中兴通讯与美政府达成和解 将支付8.9亿美元罚金

经过一年波折后,蒙在中兴通讯头顶的不确定因素终于消散。3月7日,中兴通讯宣布已经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意味着中兴遭遇的美国出口限制事件尘埃落定。“虽然会有罚款,但因为一次性计提到2016年损益,所以此后不会再对业绩产生影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抛下出口限制包袱后,对于中兴通讯而言最大的机遇在于即将迎来的5G建网投资高峰期,作为通信行业主要供应商之一,此后利润不断增厚是大概率事件。大幅变革后甩包袱尽管中兴通讯A股目前尚继续停牌,但其H股却在3月8日开盘后暴涨,盘中振幅达10%,最终报收于12.94港元,单日涨幅为6.07%。从侧面显示出,在中兴卸下近一年的不确定性包袱后,资本市场已经“用脚投票”表明了立场。此前一天,中兴通讯宣布与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协议签署即生效,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在美国德州北区法院批准后生效。法院批准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是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签发其与中兴通讯和解命令的先决条件。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约8.9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亿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司对协议的遵守并继续接受独立的合规监管和审计。至此经历的一年的“出口限制”事件落定。而这源自于数年前一桩旧事,有媒体报道显示,2012年,中兴因与伊朗运营商一项数百万美金的既有电信设备合同受到美国相关部门调查,美国商务部在去年3月7日在其网站发布消息,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公司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限制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向中兴出口产品。对于此次事件的解决,中兴通讯董事长兼CEO赵先明表示:“中兴通讯承认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相关法律法规,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司将继续积极致力于变革,并已制定了新的合规流程及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据了解,为促成出口限制事件和解,近几个月来,中兴进行了大幅度的变革以创建领先的出口合规体系,先是任命赵先明为董事长兼CEO,并对高层管理团队进行了重大调整,除此之外,中兴通讯还成立了由CEO领导的新的合规管理委员会,并将合规职能从法律部门分离,建立独立的合规管理部门,增加合规专业人士,保证合规部门的独立性等等。据介绍,法院批准司法部的协议及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签发和解命令后,工业与安全局将建议把中兴通讯从实体清单中移除。

摘要:
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中兴通讯7日宣布,该公司已经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约8.9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亿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
…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中兴通讯7日宣布,该公司已经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约8.9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亿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司对协议的遵守并继续接受独立的合规监管和审计。7日,中兴在发给《环球时报》的新闻稿中表示,中兴通讯与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协议签署即生效,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在美国得州北区法院批准后生效。法院批准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是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签发其与中兴通讯和解命令的先决条件。中兴通讯董事长兼CEO赵先明表示,“中兴通讯承认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相关法律法规,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司将继续积极致力于变革,并已制定了新的合规流程及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我们从这次经历中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将努力成为出口管制合规治理的典范,致力于打造一个合规、健康、值得信赖的新中兴通讯。”赵先明说:“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能够使中兴通讯获得未来发展的更为坚实的基础。”美国司法部长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声明中称,“中兴公司不仅违反了禁止将敏感美国技术向包括伊朗在内的“敌对”政权出口的规定,而且对联邦调查员撒谎,并对其公司内部调查员和外部法律顾问隐瞒真相。和解协议使中兴为这些行为负责,显示美国将使用一切工具维护国家安全。”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强调,11.9亿美元的总罚金是截至目前对公司违反出口管制条例所处罚的最高金额。“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游戏结束了。那些违反经济制裁和出口管制法律的主体不会逍遥法外,而将面临最严酷的惩罚。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美国工人为双重目标,我们将激进地执行贸易政策。”中兴通讯与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协议签署即生效,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在美国德州北区法院批准后生效。法院批准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是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签发其与中兴通讯和解命令的先决条件。2016年3月7日,美国商务部在其网站发布消息,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并对中兴采取限制出口措施。中国商务部立即对此表示了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称中兴公司一直在积极从事国际化经营,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美方此举将严重影响中国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中方将继续与美方就此问题进行交涉。随即,中兴通讯股票于当日停牌。双方陷入了长达11个月的斡旋期。事实上,中兴通讯和美国政府之间的暗斗还要追溯到去年3月。当时美国以违反出口管制法规(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为由,对中兴通讯采取了限制出口措施,在此背景下,去年4月,中兴通讯高层大换血,原CEO史立荣等三位高管卸任,而赵先明则“临危受命”被委任为公司董事长兼CEO,美国禁令事件的压力也随之来到了新任掌舵人身上。虽然此后美国商务部也多次将出口限制禁令做了延期执行,给予了后者临时普通许可,但案件悬而未决,对中兴通讯的国际化依旧是巨大的阻碍。成立于1985年的中兴是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供应商,在逾160个国家开展业务。同时它也是中国最大的上市通讯设备供应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