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行:不良贷款率“趋稳” 风险总体可控

8月25日晚间,交通银行发布2016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上半年该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33.39亿元,同比增长6.84%;实现利润总额484.97亿元,同比微增0.43%。其资产总额达到79563.22亿元,同比增长11.19%。不良贷款余额为613.64亿元,较2015年底增加51.58亿元;不良贷款率1.54%,较2015年底上升0.03%。  交行行长彭纯指出,目前,资产价值依旧处于下降通道中,外部严峻的形势给商业银行的风险管控带来了极大挑战,不良率逐渐“趋稳”,这一周期至少还要持续2年以上,交行将继续加大风险管控力度。  该行首席风险官杨东平表示,2013至2014年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主要产生于江浙地区,集中于钢贸等行业。“目前,不良贷款率虽然‘趋稳’,但说‘见底’还言之尚早。这是因为金融行业的坏账风险是有内在逻辑的,是多年累积起来的,且有相互传导性。所以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问题,想要在短时间内消除不是可能的。降低全行业不良贷款率需要时间。”  他同时指出,银行的不良贷款既与行业政策、改革措施这些大背景有关,也和商业银行自身的对策有关。“行业政策和改革措施发挥实效需要时间,非一朝一夕之功。交行上半年不良率呈现上升,但从金额和比例来看,其幅度较小,证明交行的风险管控有力有效。”  同时,他还坦言,就行业和地区而言,不良贷款的分布有一些新的变化,江浙地区依然是不良贷款爆发的主要地区,该地区由于小微企业集中,风险的源头主要还是来自小微企业。杨东平介绍,对公业务和个人业务表现尚称平稳,在江浙地区以外,不良贷款没有形成大面积、区域性的传导;但在山东、天津、福建这几个地区则呈现明显上升的趋势。“今年上半年,交行共处置不良贷款360亿元,同比增加236亿元,回收现金200亿元,核销94亿元。下半年,交行将继续加强风险管控。”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交行实现利润总额484.97亿元,同比增加2.08亿元,增幅仅0.43%。利润增速放缓的原因主要来自利息净收入下降和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681.48亿元,同比减少29.1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151.68亿元,同比增加31.23亿元。但另一方面,该行中间业务增速较快。报告期内,其实现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09.64亿元,同比增加15.78亿元,增幅为8.14%,对利润有较大贡献。  此外,今年上半年,交行加大了对个人存贷款业务的开拓力度。报告期内,该行住房按揭贷款余额达到6877.11亿元,较2015年底增加833.54亿元,增幅达13.79%。  针对今年上半年全国范围内住户部门贷款迅猛增长的现象,杨东平认为,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实体经济的某些领域将出现困难,与过去相比,高货币投放、高投资、高拉动的经济发展模式可能难以为继,目前的经济走势证明了市场规律在发挥作用,因此相比于某些银行热衷的公共设施、政策项目,交行更看好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  “从安全性、抵押率,综合交行对房地产市场未来走势的判断,我们觉得这一块业务仍然是比较安全的。”杨东平说。事实上,只要银行有清晰的客户定位、市场定位,并在放贷政策上把好关,住房按揭贷款业务将给银行带来可观的收益。  不过杨东平也指出由于个人按揭贷款与房地产市场的关联性非常密切,所以交行的开发贷主要定位在一、二线城市,且将严格执行信贷标准,以控制风险。“下半年,交行将继续大力开拓这一业务领域。”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龙江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9亿不良率增至3.23%
资本充足率降至11.68%大幅落后于同行 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 哈尔滨报道
引入民企混改尚未有实质进展,龙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贷资产质量恶化情况愈发…

摘要
银行的各项业务此消彼长,近些年来,“长”的毫无疑问是大零售。梳理上市银行财报也可见,银行间,大零售业务竞争力的起落。以利润规模看,建行高居榜首,工行紧随其后;招行依然是股份行中零售业务的“翘楚”,利润甚至超越了国有大行中的邮储银行以及交通银行,与农业银行也仅有一步之遥。股份行中的平安银行、民生银行也可见蓄势发力。

原标题:龙江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9亿不良率增至3.23%
资本充足率降至11.68%大幅落后于同行

银行的各项业务此消彼长,近些年来,“长”的毫无疑问是大零售。梳理上市银行财报也可见,银行间,大零售业务竞争力的起落。

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 哈尔滨报道

以利润规模看,建行高居榜首,工行紧随其后;招行依然是股份行中零售业务的“翘楚”,利润甚至超越了国有大行中的邮储银行以及交通银行,与农业银行也仅有一步之遥。股份行中的平安银行、民生银行也可见蓄势发力。

引入民企混改尚未有实质进展,龙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贷资产质量恶化情况愈发严重。

与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相比,上市城商行“大零售”体量则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利润增速整体居首。

日前,龙江银行披露上半年经营数据,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净利润8.74亿元,相当于去年全年净利润的54%左右。

国有大行谁是王者

事实上,在2009年重组开业后,龙江银行也曾经历高速扩张阶段。但自2014年开始该行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滑。尽管近两年有所回温,但该行去年净利润16.18亿相较于2013年时,仍下降11.6%。

从“双大”转向“双小”(小行业、小企业)战略的建行,“大零售”利润已经超过“宇宙行”工行。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龙江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却在不断减少,或在一定程度上增厚该行利润。近三年来,该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7.57亿元、12.81亿元、12.46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7.8%、63.4%、62.9%,占比逐年走低。

2019年上半年,建行个人金融业务收入不及工行,为1333.23亿元,同比增长3.86%,占总营收的比重为36.88%;工行个人金融业务营业收入1823.15亿元,同比增长16.97%,占总营收的比重为41.1%。但是,上半年,建行个人金融业务税前利润已超工行,建行、工行的个人金融税前利润分别为858.89亿元、838.96亿元,增速均在6.4%附近。

但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龙江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恶化明显。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11.68%,不良贷款率由上年末的2.14%暴增至3.23%,不良贷款余额达到29.39亿元。相较于银保监会披露的今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和城商行1.81%和2.3%的不良率、14.12%的行业资本充足率,该行贷款质量及资本充足水平明显落后于行业平均水平。

导致两家国有大行出现差异的,是中间业务收入(即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简称中收)。

近五年净利润整体下降11.6%

上半年,建行个人金融业务中收457.29亿元,同比增长18.22%;但工行中收出现0.58%的跌幅。建行中收主要来自信用卡收入(银行卡手续费261.84亿元,增长15.13%)、网络金融客户和交易规模增加(电子银行收入122.63亿元,增长18.32%)、代理保险(代理业务手续费108.63亿元,增长17.90%);随着净值型理财产品推广,建行的理财业务收入74.50亿元,同比增长13.71%。

公开资料显示,龙江银行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于2009年12月25日正式对外挂牌营业,是在原齐齐哈尔市商业银行、牡丹江市商业银行、大庆市商业银行和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基础上合并重组而设立的省级城市商业银行。

导致工行个人金融中收下降的,是理财业务。今年上半年,工行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降了9亿元,减幅5.5%。该行信用卡分期付款手续费收入也在增长,但银行卡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仅增长5.4亿元,增幅2.5%。唯第三方支付增速较快,带动结算、清算及现金管理业务收入增加
40.66 亿元,增幅24.7%。

重组开业后,龙江银行也曾经历高速扩张阶段。2009年该行净利润为1742万元,2013年,该行净利润18.3亿元,较2009年增长了约104倍。

六大国有银行中,除工行外的其他五家大行的个人金融业务中间业务收入均保持了双位数增速,其中邮储高达38.5%。

然而,2014年龙江银行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滑,仅为8.18亿元,同比下降约55%。此后尽管有所回升,但仍不及2013年巅峰时期的水平。

具体来看,2019年上半年,中行、农行、交行、邮储银行的个人金融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增长了12.68%、14.83%、16.54%、38.51%。究其原因,均是由于信用卡分期付款、代销保险等增加,但代理理财等增长乏力甚至出现负增长。

2015年至2017年,龙江银行母公司口径下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3.76亿元、55.29亿元、50.39亿元,同比增长-3.01%、2.85%、8.87%;净利润分别为11.43亿元、15.58亿元、15.96亿元,同比增长41.99%、36.33%、2.38%。

例如,今年上半年,中行信用卡、互联网支付、代理保险等增长较快,带动银行卡手续费168.05亿元,同比增长20.15%;代理与结算手续费83.37亿元,增长8.37%;但上半年,中行从非保本理财产品、公募基金和资产管理计划等获取的手续费、托管费和管理费收入为37.99亿元,同比下降24.02%。

去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龙江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9.92亿元,同比增加2.16亿元,增幅4.54%;净利润16.18亿元,同比增加2.21亿元,增幅15.83%。相较于2013年18.3亿的净利润,该行净利润近五年仍有11.6%的缩水。

农行、交行的零售金融中收增长均来自信用卡、理财等,其中,农行上半年由于信用卡分期付款业务收入增加,银行卡手续费增长15.0%。不过,农行非保本理财规模虽下降,但上半年来自理财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2.96亿元,同比增长30.97%。建行银行卡手续费增长9.81%;由于个人客户理财投资产品收入的增加,管理类手续费增长13.22%;代理类手续费收入增长30.99%,主要由于代理保险业务收入的增加。

日前龙江银行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净利润8.74亿元,相当于去年全年净利润的54%左右。

不过,零售金融业务利息收入却不稳定,建行、农行的个人金融利息净收入均出现负增长。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传统利息净收入及中间收入增长均出现停滞的情况下,去年龙江银行投资收益增长带动全年业绩提升。

其中,建行个人金融业务利息收入甚至出现负增长,该行上半年个人金融利息净收入912.45亿元,同比下降3.71%。远不及工行个人金融业务利息净收入上半年1031.12亿元,工行为唯一利息净收入过千亿的商业银行。建行零售净利息收入负增长,主要受累于消费类贷款。

具体来看,报告期内,龙江银行实现利息净收入35.92亿元,同比减少1.86亿元,降幅4.92%。其中,报告期内该行利息收入94.32亿元,同比减少4.6亿元,降幅
4.64%。利息支出58.41亿元,同比减少2.73亿元,降幅4.47%。非利息收入14亿元,同比增加4.02亿元。

今年上半年,建行个人贷款6.1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930.48
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新增3018.34
亿元,信用卡贷款新增207.59亿元,个人消费贷款余额1682.70亿元,较上年末减少418.55亿元,降幅19.92%。与之对应,建行个人贷款不良率从去年末的0.41%上升到0.46%;个人住房贷款、信用卡贷款、个人消费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27%、1.21%、1.45%,较上年末分别增长3bp、23bp、35bp,而该行公司类贷款上半年反而下降10bp至2.50%。

但受资金市场利率下行影响及部分长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到期实现预算收益的正向拉动,去年该行投资收益达到7.13亿元,同比上升4.29亿元,增幅高达151%。

农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也出现反弹,为唯一上涨的个贷子类别。该行个人贷款上半年新增4237.78亿元,
增长9.1%。其中个人住房贷款较上年末增长7.2%,不良率0.26%;个人消费贷款较上年末增长4.8%,不良率1.03%,较上年末上升22bp,该行称积极推进个人消费贷款“扩户”工程和场景化布局,“网捷贷”
等中短期线上消费贷款增长较快。此外,个人经营贷款较上年末增长15.5%,不良率1.84%;个人信用卡透支较上年末增长19.4%,不良率1.43%。

除此之外,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近两年龙江银行资产减值损失相对较低,或在一定程度上使该行利润空间得到释放。

实际上,工行也有意缩减了消费贷的规模,上半年,工行个人消费贷款1927.87亿元,半年减少113.75亿元,信用卡透支8283.17亿元,半年仅新增17亿元;同期个人住房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新增4017.83亿元、859.81亿元。交行也压降了信用卡透支规模,该行信用卡透支余额4546.77亿元,半年减少505.13亿元;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同期新增601.55亿元。

2016年至2018年,龙江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7.57亿元、12.81亿元、12.46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7.8%、63.4%、62.9%,占比逐年走低。

股份行“大零售”深度分化

上半年末不良率高达3.23%

股份制银行零售业务继续分化,招行零售业务利润总额388.20亿元,超过平安、民生、中信的零售利润之和。

业绩增速放缓的同时,龙江银行资产规模扩张也有降速,同时面临着信贷资产质量急速下降的风险。

然则,观察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大零售”转型,由于受到资本金、负债端等的约束,各家股份制银行零售策略不一。

彼时,重组完成后,2009年底龙江银行资产总额仅为405.26亿元。到了2013年,总资产为1719.69亿元,较2009年增长了3.24倍;到了2017年底,总资产为2427.25亿元,较2009年增长了5倍。

其中,中信、光大两家股份制银行零售金融利润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上半年分别减少12.77%、47.28%;号称“零售之王”的招行、正在全行转型零售的平安银行,来自零售业务的利息净收入增速均在20%左右。其中,民生、中信两家股份制银行的中收净收入超过利息净收入。此外,浙商银行的零售策略与城商行较为类似。

截至2018年末,龙江银行总资产2448.07亿元,同比增长1.06%。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该行总资产2485.8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54%。

业内一般将招行、平安的“大零售”相比较,两家银行均重视金融科技在零售业务中的应用。从零售收入看,招行、平安上半年零售业务收入分别为753.49亿元、385.96亿元,分别增长19.77%、31.66%;零售业务利润总额分别为388.20亿元、140.39亿元,分别增长20.97%、19.07%。

贷款净额增加是龙江银行资产变化的主要原因。截至2018年末,该行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809.16
亿元,同比增加107.75亿元,增幅15.36%。

不过,两家银行的“大零售”策略实际差异却不小。从资产端看,招行贷款的51.8%为零售贷款,不良率上半年下降5bp至0.74%;该行零售信贷投放以房贷为主,个人住房贷款占全部贷款投放的24%,其次为信用卡贷款、小微贷款,占比分别为15.09%、8.87%,;但招行信用卡贷款上半年不良率反弹19bp至1.30%。

截至2018年末,龙江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7.34亿元,同比增长11.15%;不良贷款率为2.14%,同比下降0.08个百分点;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15.61亿元,与不良贷款比率为90.02%。

与之相比,平安将资产投放主力放在信用类贷款,该行上半年将58.8%的贷款额度投向个人,占比增加了1个百分点,其中信用卡贷款增长了8%;其中,信用卡应收账款、汽车金融贷款、新一贷占比分别为24.5%、8.0%、7.4%,不良率分别为1.37%、0.62%、1.13%,分别增减5bp、8bp、13bp。

按行业划分,截至2018年末,龙江银行不良贷款主要分布在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农林牧渔业,不良贷款余额分别达到4.93亿元、2.48亿元、2.2亿元。

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与两家银行的负债结构有关。招行上半年存款总额4.70万亿元,占负债总额的71.00%,存款成本率1.71%;而平安存款的成本率高达2.49%。这是由于招行活期存款占比较高,上半年招行活期存款年日均余额占客户存款年日均余额的比例为58.92%,较上年下降1.72个百分点。不过,平安管理零售客户资产(AUM)增长较快,达1.7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3.9%。

但今年以来,龙江银行贷款质量恶化明显。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行贷款总额909.35亿元。其中,正常类贷款余额805.06亿元,关注类贷款余额74.9亿元,不良贷款余额29.39亿元。不良贷款率3.23%,较上年年末增长1.09个百分点,增幅超过五成,实际保有贷款损失准备金额高达40.07亿元。

中信、光大的零售业务利润出现大幅下降,但实际上,其零售业务收入、零售业务利息净收入及中收净收入增速均超过20%。导致这一情况的原因,是信用减值损失。

而在资本充足方面,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龙江银行资本充足率11.68%、一级资本充足率10.3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39%。其中,该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的11.73%有所下滑。

其中,中信银行零售业务今年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104.11亿元,2018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为50.77亿元。

根据银保监会日前披露的银行业二季度监管数据,截至今年6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1%,其中城商行不良贷款率2.3%。此外,行业资本充足率为14.12%。由此可见,龙江银行目前贷款质量及资本充足水平均落后于同行。

中信财报显示,该行以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为基础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上半年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合计341.90亿元,同比增长30.69%,其中计提发放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335.99亿元,同比增长42.25%。上半年,中信个人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减少0.63亿元,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10个百分点,但其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335.99亿元,同比增加99.79亿元。拨备计提变动主要是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拨备消耗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龙江银行仍在推进混改寻求突破。去年9月末,龙江银行第一大股东大正投资集团、第二大股东中粮资本,以及第五、六大股东上实集团、上海国际共计挂牌出让16.46亿股龙江银行股份,约占该行总股本的37.77%,挂牌底价为56.86亿元。其中,大正投资集团、上实集团及上海国际三大股东限定了接盘者条件,必须为非国有性质公司。

若从整体看,中信零售银行业务实现营业净收入324.72
亿元,同比增长20.05%,占营业净收入的
36.72%。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82.92亿元,
同比增长29.41%。其中,银行卡手续费同比增加53.64亿元,增长34.12%,主要由于信用卡手续费及收单业务收入增长所致;
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佣金同比增加10.80亿元,增长45.06%,
主要由于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增长所致;代理业务手续费同比增加9.19亿元,
增长37.01%,主要由于代理保险手续费收入增长所致;
担保及咨询手续费同比减少2.91亿元,下降10.55%,主要由于咨询顾问收入下降所致。

此前,龙江银行曾表示引进战略投资者,此次国资股权出让,也被视作该行引入民资实施混改的重要一步。

对于光大银行,该行上半年零售银行的业务及管理费支出92.55亿元,同比增加15.27亿元;资产减值损失121.60亿元,同比增加86.45亿元;这使得光大零售业务利润大幅下降。实际上,光大上半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7.49亿元,
同比增加22.71亿元,增长21.67%,主要是银行卡服务手续费收入同比增加15.36亿元,增长28.33%。

民生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虽然增加,但零售业务税前利润同比增长29.37%,为A股上市股份制银行零售业务利润增速最快。该行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增加49.73亿元,零售业务净收入322.80亿元,同比增长22.17%;零售净收入全行占比38.02%,同比提高1.53个百分点。实现零售业务非利息净收入198.81亿元,同比增长24.46%。

民生银行零售业务增加,主要来自中收,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72.82亿元,同比增加12.15%。其中,银行卡服务手续费增长32.65%,结算与清算手续费增长20.23%,但该行代理业务手续费下降9.23%。

兴业、浦发未公布零售业务收入的详细数据,但零售增速亦较快。

兴业银行上半年零售客户综合金融资产余额1.91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343亿元;实现零售银行业务营业净收入264.08亿元,同比增长29.07%。上半年发放个人贷款2129.92亿元,同比增长40.29%。零售财富综合金融资产1.29万亿元,零售财富类中间业务收入29.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3.7亿元。

浦发银行零售营业净收入实现
370.56亿元,同比增长12.32%。该行个人贷款(不含信用卡及透支)余额1.15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77%。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实现27.39亿元,同比增长32.06%。但浦发也有意控制信用卡增速,该行上半年信用卡透支余额4396.3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1.46%。信用卡业务总收入282.99 亿元,同比增长2.49%。

城商行缘何折戟中收

与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相比,上市城商行虽然也在推进“大零售”,但却几乎“放弃”中收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零售业务的比重极低。

究其原因,大多数城商行将信用类贷款作为“大零售”转型的抓手,而并未将零售转型重点放在理财业务、代销报销、银行卡交易等。

值得警惕的是,由于信用类贷款“共债”风险逐渐暴露,城商行限于当地业务,部分城商行零售转型的风险开始暴露。其中,郑州银行、锦州银行的零售业务收入出现罕见的负增长,北京银行、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的税前利润也出现负增长,个别银行零售利润腰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的18家上市城商行中,郑州银行上半年零售银行业务收入8.17亿元,同比下降23.79%;零售银行税前利润1.98亿元,同比下降49.10%。该行零售业务的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下降21.99%、31.58%。

刚刚获得注资、新任管理层入驻的锦州银行上半年零售银行税前利润4.16亿元,同比下降29.6%;该行零售银行业务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增减15.6%、7.3%。

究其原因,均在于不良风险暴露。

郑州银行上半年个人贷款增加73.77亿元,主要投向个人经营贷款及个人住房按揭贷款,该行上半年压降个人消费贷款、购车贷款分别为12.6亿元、4.7亿元,但信用卡贷款增长了6亿元。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39%,较上年末下降8bp,但是购车贷款不良率高达9.56%,较上年增加了638bp;个人消费贷款、信用卡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不良率分别为3.05%、1.55%、3.05%,较上年分别增加了67bp、64bp、5bp,而按揭贷款不良下降2bp至0.07%。

锦州银行6月末不良率6.88%,较上年末增加了189bp;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余额增加,该行贷款减值准备310.4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5.6%。该行截至6月末的120.7亿元零售贷款中,不良率11.97%,较上年末增加313bp;其中个人经营性贷款98.79亿元,不良率14.30%,较上年末增加395bp;个人消费贷款6.41亿元,不良率3.62%,较上年末增加115bp。

此外,哈尔滨银行的零售业务税前利润分别下降19.83%、40.47%。

其中,哈尔滨银行主要是由于零售业务利息净收入下降5.46%。该行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为23.738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9.71%,占营业收入的31.97%。个人贷款余额为1237.640亿元,较去年末增长7.26%,占贷款总额的47.5%。信用卡资产余额为121.2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18%。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率1.89%,较上年末上升0.16个百分点;但该行1237.64亿元个人贷款不良率下降22bp至2.29%。其中,个人消费贷款余额719.31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3.164亿元,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下降0.28个百分点至1.51%。

此外,北京银行零售业务利润总额30.19亿元,同比略减2.14%。但该行利息净收入60.50亿元,同比增长34.53%。

徽商银行零售业务利润总额6.88亿元,同比增长0.23%。该行零售贷款总额为人民币1642.2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07%,占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的37.79%,比上年末下降0.25个百分点。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58.94亿元,同比增长8.90%。

零售业务利润超过10亿元的城商行中,宁波、江苏、上海、天津、长沙银行的零售业务利润分别为26.03亿元、24.30亿元、24.15亿元、12.46亿元、10.90亿元。其背后,均是由于利息净收入大幅增长。

其中,天津银行零售业务增长76.97%,主要来自理财服务费增长18.1%至6.21亿元。

其余城商行零售业务利润低于10亿元,苏州、中原、南京、青岛、西安、盛京银行的零售业务利润分别为6.78
亿元、6.01 亿元、5.90 亿元、5.26 亿元、4.90
亿元、2.29亿元,分别增长146.33%、90.49%、26.72%、110.21%、75.00%、373.38%,零售业务已成为这些银行对冲对公业务收入下降压力的核心工具。

不出意外的是,这些城商行的零售业务利润主要来自贷款。

其中,苏州、中原、南京、青岛、西安、盛京银行的零售业务净息差分别为8.45
亿元、26.14 亿元、23.19 亿元、6.56 亿元、9.37
亿元、6.87亿元,分别增长65.04%、54.39%、50.10%、24.06%、88.15%、197.4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