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瑞资本李丰:打破壁垒,让资源流动起来

经过一年的时间,峰瑞资本已经成长为一家覆盖人民币、美元的全链条
VC,资产管理规模约 36 亿元人民币。峰瑞资本人民币主基金过去一年共投资了
57 家公司,其中 26 家已完成新一轮融资。新增项目中有 1/4
为深科技项目。此外,峰瑞资本还设立了 4 支专项基金,分别投向了
Uber、三只松鼠、摩比神奇、Unity,总计金额超过 11
亿元人民币。  在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看来,一家基金越来越需要通过不断革新,成为创新型公司。“我们向往用公平、透明、开放的方式,来做一件或许非常难的事情,因为正确比容易更重要。”在“经历了一年的实践之后,不满足于只创办一家著名基金的李丰更加明确了一点,他说,“要首先成为行业的连接者,我们要打破所有壁垒,让资源真正流动起来。”  九成项目领投  从去年成立开始,峰瑞资本尝试了大量对内对外的新机制。比如,为了在投资决策上更公平,将赋予年轻的投资经理平等的话语权,内外部很多人曾经担心其可行性和真实性。一年过去,根据峰瑞资本内部投决会的票数统计,年轻的投资经理们和合伙人一样,参与到了每一个项目的投票中。  “投资团队获得更大话语权的同时,也承担起了更大的责任。每个人都在这一年中迅速地成长和成熟”,李丰说。尊重个体的差异和独立,帮峰瑞资本网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团队从去年的
17 个人增加到今年的 50 人。投资、投后团队人数比例 1 :
1。超过半数的成员拥有创业经验,绝大多数人具备跨境、跨行业、跨学科背景。  对外,峰瑞资本也视公平为长期价值和标准。去年峰瑞资本首次提出给项目推荐者分
Carry(绩效收益)的机制:所有非直接利益相关方推荐项目,且使得峰瑞资本在 6
个月内成为该项目首个机构投资者,都能从 Carry 中获得项目退出时 5%
的投资回报。  过去一年间,峰瑞资本 37%
的已投项目来自外部推荐。团队开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会议,穷尽式地追溯到了每个项目的具体推荐人。“对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尽最大努力给予感谢,无论这份回报本身是不是别人的初衷。”
李丰强调。  从结果上看,峰瑞资本收获了丰富的独家项目来源,91%
的已投项目由峰瑞资本领投,其中 49% 为独家投资。  为了实现初创时提出的
“做一家透明的基金”,峰瑞资本搭建了一套内部 ERP
系统。不论投资团队,还是投后团队的每个人,都能即时了解到每一个项目的具体进展,并提供有效的帮助。这使得举全基金之力为创业公司解决具体难题成为可能。每个人的贡献也都会被
ERP
系统追踪,成为未来基金内部收益分配的重要凭据。  四维空间APP  与此同时,峰瑞资本对外大量地分享投资思路和研究报告。这在峰瑞资本内部一度有争议,但李丰坚持认为只有分享最真实的判断,才能吸引到更多优秀创业者。“不论是创业还是投资,基于信息不对称的获利都只是短期行为,所以我们选择了不隐藏自己的观点”,
李丰说。  透明也让这家新基金收获了来自创业者的正向回馈。峰瑞资本发布的
6 份报告和 20
余篇投资观点,吸引了来自跨境电商、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医疗技术、气象等领域的众多创业者,其中一些最终达成了投资。  在一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峰瑞资本还发布了一款
App。“我们的目标是构建一个开放式的社群。这个社群里有 4
种角色,峰瑞资本的员工、已投公司管理团队、峰瑞资本
LP(出资人)、外部专家群。”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林中华介绍。  创业者可以在熟人社区里分享创业心得、技能和活动;资金层面上,这个平台还为创业公司提供了更多融资选择。在满足基金投资份额的前提下,峰瑞资本会努力向目标公司争取更多的投资额度给
LP,峰瑞资本的被投公司也可以选择将融资需求发布给 LP。“因而,LP
可以通过这个 App
以跟投形式直接入股创业公司。与此同时,除了资金,创业公司能获得来自 LP
的精准的资源支持。”
林中华说。  一年间,在开放文化的催化下,好的投资人变成了顶尖创业者,好的创业者则成为峰瑞资本重要的投资决策者。峰瑞资本的
LP 不但出钱出力帮助创业公司,有的甚至全职加入。  以场景化家居电商
“好物”为例,好物 最近宣布完成千万级 A 轮融资。峰瑞资本 LP
张忠义(上海三松礼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参与投资,并全职加入
“好物”,成为创业者。他将利用 20
余年的家居行业外贸及供应链经验,助力这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发展。

而滑雪也同样坚持认为,和创业者保持沟通也更有利于他们创业成功,同时保证投资人的利益。

  本报记者问一位创业者:“如果经纬中国的张颖和引力创投的戴周颖同时坐在你面前,砸同样的钱给你,你会选谁?”该创业者回答:“跟谁聊得来,我就选谁。”

心元资本就是那个10%中的一个。

  引力将会选择一些垂直的领域来进行这一策略,比如房产、教育、旅游、B2B。不过,这些领域,每一块都是花钱大户。以在线旅游为例,去年年底开始,亏损的OTA们开启新一轮的融资,今年7月3日,同程获万达[微博]领投的60亿元巨额融资,但当下的同程依然是亏损的状态。

她的付出谁都看得到,因而心元资本的业绩及回报也征服了LP及投资圈最精明的投资人——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

  投中研究院分析报告指出,2015年上半年PE/VC投资市场势头强劲,特别是VC市场,投资业绩持续向好,开始募集基金数目和目标规模均创下了近3年来的最高值,LP(有限合伙人)出资意愿强烈。

近期,王功权有句话在投资圈非常流行,那就是投资人有三分之一是傻瓜问题。

  “第一次做自己的基金,就碰到了‘风口’。”7月中旬,在北京CBD商圈的一个写字楼里,33岁、一身霸道总裁范儿的戴周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他的楼上,是老牌VC经纬中国,以及风头正劲的险峰华兴。

而一旦投资之后,他们也非常注重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最起码要保持很好的沟通,这个节奏通常是一周一次。

  和楼上的经纬中国及险峰华兴比起来,2亿人民币实在是一个不大的池子,一家发展不错的创业公司可能B轮融资时就能拿下2亿。

然而,在滑雪眼里,心元资本无论是从募资还是从找项目多个层面,并没有遇到那么多的困难,尽管从2015年起,涌入一级市场的钱还在不断增加,竞争对手比比皆是。

  如何用不多的钱玩出动静,引力创投的策略是,既然是一家新基金,索性就成为创业合伙人,和早期项目一起成长,而非强势介入管理。

让GPLP君走进这家少数派基金。

  另类投资路径

如果创业者遇到的问题,我们暂时没有资源,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其找资源。

  引力创投的首期基金为人民币2亿元,戴周颖并没有费什么事就从原来接触到的LP手中拿到了这笔钱。同时,这笔钱的回报周期是10年,这和以往人民币基金“短平快”的投资策略有了不同。

比如看BP这个事情。

  江旋

在投资项目过程当中,心元资本并没有像其他机构广撒网,地毯式投资,也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来挨个核对数字,相反,因为天使阶段项目决策流程相对简单,他们更看重创始人和团队的背景,他们的项目来源,80%的案源来自于已投项目CEO或后轮合作机构推荐,基本不会接收陌生项目。投资决策中在有项目意见不同时,对方一定要有理有据来说服才可以。

  迎风而立的不只戴周颖,原先蛰伏在大基金里一些高级别的投资人,都在敏锐地捕捉这一趋势,利用自己积累起来的人脉资源,成立新基金,独立募资,并且尝试更为“聪明”的投资路径。

除了机构LP及多位国内互联网创办人及高管外,包括Youtube,Twitch,Palantir,Google,Facebook等的创办人高管都高度认同心元资本的跨境策略而成为心元的LP,从其成立至今一直持有并且坚定的看好心元资本。

  有过日本留学经验的戴周颖,还希望能在另一个领域有所发现:智能硬件。但这也是一个烧钱的程度连大基金都很谨慎的领域。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但是其管理人合伙人只有两个,滑雪作为心元创始合伙人之一和中国区代表,与来自台湾的创始合伙人Matt郑博仁一起掌管基金。

  多年以后,当戴周颖回过头来看时,或许会感叹自己那一年创业时的风云变幻。

残酷的竞争及厮杀之余,GPLP君但愿投资圈的未来更加光明。

  所以,戴周颖需要用得很省:1亿元用来投新项目,1亿用来后期跟投。单个项目的投资约为300万~400万元。

“投资一个独角兽不容易,难得是他连续投资了那么多奇迹,无论是亚信集团、3721还是360,然而,他却一直保持了一颗谦卑的心。”这让滑雪感慨不已。

  新基金需要聪明钱

“我们还是会正常做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感觉发生了什么变化,在我们眼里看来,没有不好的姓名,只是看你什么时候进入,2016年我们在国内投资了7个项目,在硅谷投资了6-7个项目,跟2015年和2014年比数量差不多。”滑雪表示。

  路线图已经出炉,眼下,戴周颖的另一名合伙人下个月即将到位,这是一位纳斯达克[微博]上市公司的联席创始人。他认为,合伙人投资+产业的背景能让基金走得更远。

因此,关于品牌及业绩之间的关系,其合伙人matt和滑雪一致表示,心元资本为LP创造回报就已经足够了。

  这一天,A股正在经历多年难得一见的多空大战,IPO暂停,国内资本市场的信心亟需重塑。而此前,上证指数飙升至5000点以上,无论是关于中概股回归,还是新三板、战略新兴板的政策,都让市场激动不已。

也因此,心元资本为LP赚取高回报的背后,滑雪要比其他女人付出的更多——4月8日,面对GPLP君的滑雪,其实刚出月子不久,在这个大部分女人都在家里陪伴孩子的时刻,她早在月子里就开始工作。

  新门派的背后是LP的繁华,除了传统的财富阶层和上市公司,一些创始公司的创始人也开始加入LP的行列,如今日头条的张一鸣,美团网[微博]的王兴。

如果说投资就是投人的话,那么,在创业者之间保持良好的口碑,这是心元资本最为看重的东西,尽管道德和信任这个从古至今的道理在中国已经被很多人所忘记。

  在CA时,他投了一家名为机锋网的安卓平台,2013年时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回报率为17倍。此外,另一个让他满意的项目是房多多,据透露,回报率也很乐观。目前,戴周颖的团队仍然管理着此前所投的24个项目。

这是一个迷失的年代,然而我们在坚持及逐步寻找我们的信仰。

  他的设想是,日本、韩国在某些垂直领域做得很精细,且很多相关的知识产权都是在他们手里,而中国的模式创新又走得非常靠前,所以,如果能把日韩和中国的创业团队融合在一起,可能会在智能硬件的创业上有所突破。

这与雷军坚持不熟不投的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

  钱多,速来。于是,圈子里的人看到了,原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微博]离职创立愉悦资本;IDG合伙人李丰创办FreeSVC;原经纬创投[微博]中国投资董事胡海清[微博]和陌陌高管郑毅成立浅石创投……再加上此前从红杉出来的曹毅、IDG出来的张震,从鼎晖出来的王晖等等,江湖上的新门派越来越多。

品牌与业绩之间 我们选择对LP的业绩回报

  戴周颖刚刚从一家名为CA创投的日本投资机构离职,创立了新机构引力创投。在VC行业里,他的10年经验并不算久,但也经历了一轮完整的经济周期,以及互联网创业从PC端到移动端的过程。

关于心元资本的投资业绩,资料显示,心元资本投资的项目获得平均成长倍数为30到80倍之间,并且有超过70%的项目获得后续融资。

  大众创业的浪潮刚刚开启,可以预见的是,当这些本身就牛肥草沃的新掌门开始自立门户时,老牌基金们在天使投资市场的垄断地位终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滑雪一天要看几十份商业计划书,非常辛苦,而对很多同事建议一些自动化软件之类的选择,滑雪及团队都选择了拒绝,“可能其他机构采用机器来筛选项目,但是我们筛选项目就是一封一封,一笔一笔的看,这样虽然很累,但是这是我们投资人的本职工作,我觉得投资还是以人为主。”在只有人和品牌的情况下,对于投资就是投人的观点,滑雪深信不疑。

  “退出是一个很讲究的事。前三年做投资,后三年做孵化。一个公司估值从5000万人民币到1亿,是很难的事情,它是一根缓慢上升的线,如果在这个期间卖了,能得到的回报率是个位数。但是再往后,如果公司战略是正确的,就会一马平川。”戴周颖说。

换句话说,投资就是做人,这是她的心里话。

  “我们现在的弱势就是钱少。”戴周颖说。与钱少相对应的是国内创业项目的高估值。

资料显示,心元资本2010年成立,目前有三支美元基金,一支人民币基金,包凡在险峰华兴时认识了心元资本创始人Matt郑博仁,在2014年共同创立独秀资本后,立刻选择心元资本作为该母基金最早的投资机构,随后,在其三期基金当中又增加了对心元资本的资金投入。

  新门派林立

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基金?

  房产和旅游是戴周颖非常看好的领域,特别是海外房产以及出境旅游。他设想了一个场景:中国人海外资产的配置需求越来越大,不过,在买房之前,需要有签证、出境路线,就会引发出境主题旅游的需求。在当地有了房子以后,把房子托管,相当于是一个金融资产,每年都会有一定的收入。

作为跨中美最活跃的天使投资机构,以及获得包括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成立的母基金“独秀资本”及多位全球独角兽创办人连续投资的机构,2010年成立的心元资本尽管每期基金的业绩不俗,LP的复投率超过60%,给LP创造了巨大回报,然而心元资本却并不为人所知。

  在投资路线图上,引力计划用生态圈的模式去进行竞争,并且避免投竞品。比如,一些产品最开始是工具属性,有了一定的日活跃量之后导入社交属性,加强用户黏性,第三阶段,把流量导到线下或是游戏、电商平台。第四阶段是互联网金融,如果用户在平台进行交易,可以衍生出金融产品。

因而,他们对资本更加尊重,对LP的信任也倍感珍惜。

  从铁饭碗里出来,戴周颖说自己的创业撞上了“风口”,一是国内资本市场改革提速,对于中概股的回归给予政策支持,让投融管退可以在国内形成闭环。二是财富拥有者们把在二级市场赚到的钱大量投入到一级市场。

10%少数派的秘密:投资就是投人 他们的付出谁都看得到

因此,这影响了深深影响的滑雪——从心元资本成立至今,滑雪一直在琢磨投资这件事情,

还有,Matt每天会把浏览的信息,记住要点,发送给相关领域的创业者。

因此,在投资之前,滑雪或者Matt都会反复的和创业者见面,一起做过很多事情,确保这个创业者具备坚持的品质;

“我们不会让感觉特别神秘,反而是会花更多的时间保持对LP的沟通,保持信息对称,比如我们投资了哪些项目,某些项目我们为什么没有投资,基金怎么运作的,增强大家的参与感,因此,7年下来,LP对我们相当信任,反而选择跟我们一起投资,什么事情都会找到我们。”滑雪表示,其实,最早这些LP都想自己做GP的,这跟中国的大环境有关系,大部分LP其实是不信任GP的,但是如果你更坦诚,也更透明的话,这些LP反而会更信任你。

“我与Matt在新浪投资9158进行pre-IPO项目时结识,相识8年,合作7年,已经形成了相当的默契。他昨天到月子中心看我时,还在感慨“我脑里的你还是24岁,一下子真接受不了你已经做了妈妈。”
滑雪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

近期,有人和Matt说,“国内已经没有风口,不知道投什么。”

郑博仁,作为香港上市公司天鸽互动最早的投资人,2013开始,连续4年被中国知名科技媒体技创业邦评选为中国40岁以下最优秀的早期投资人。Matt郑博仁也是前世界青少年网球选手。

“在我看来,人本身是多维的,不能用很多数字或者这种机器分析所替代,而我们又是投早期项目,因此更多的时间应花在人的上面,而不是分析和数字上面,”滑雪的投资理念简单,投资就是投人,而熟人才会更信任。

投资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相比其他行业更残酷——如果说其他行业是二八原则的话,那么投资圈则是一九比例,即10%的基金赚取90%的利润。

滑雪,心元资本大陆合伙人,多年新浪网运营/市场工作经验,运营月入2000w的产品;天鸽互动首席策略官助理,拥有移动产品super
app营销运营经验,累积下载1亿用户。曾投资项目:金蛋理财、微梦广告、特赞(设计师之家)、昂腾智造(运动健康云数据)、杰西卡的秘密等。

投资秘诀:我们很少出去找项目 注重创业者沟通

“我们不是大众追捧的那类投资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认为在投资圈做的好真的是看运气,所以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坦诚说,投资的本质跟中介没什么区别,我们无非就是代客理财,因此,我们做投资的首要原则也是给LP创造好的回报,这样口碑效应之下大家自然会找到你。”对于心元资本的目标,滑雪一直保持足够的清醒,那就是相比品牌和业绩,他们更喜欢用业绩来说话。

”我们两个人都是创业出身,对产品和商务方面的信息有一定的敏感,我们觉得你在创业的时候需要什么,就会把这些信息以团队的方式帮助创业者。因此,我们所做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从创业者的角度去思考,并协助他们,和他们建立起长期的伙伴关系,然后未来他们身边有的好的人或者项目,希望他们会介绍给我们。”Matt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说。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1

比如,他们每投资一个项目,就会帮助这家公司做一个全球竞品分析
,其中包括:国内外的公司做的怎么样,什么规模,为什么成功,为什么失败等。

“我们可能与那些出入CBD的投资人不太一样,所有在心元资本的人都要求他们尊重创业者,与此同时,我们也很少出来宣传,因为我的时间大部分都用在了投资上面,投资之后就是提供各种增值服务,这样我们的时间就已经安排的非常满了。”滑雪表示,真正的投资人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多少高大上,反而是辛苦更多。

另外,和团队保持良好的关系更有利于投资人退出,因为良好的关系会使得团队优先考虑您的利益。此外,要有良好的互动、真正能为其提供帮助,站在创业者角度而非投资人角度思考问题。

在她看来,做早期投资运气真的很重要,因为在早期投资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所能作的就是看人。

也有人对滑雪说,近期,很多机构出手谨慎,因为融资困难。

                                                                       
                                                                       
by 
王骐骥GPLP

“我当时在想,原来我坐在投资人的位置上问的那些问题,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是傻瓜问题,还有三分之一是谁都不好回答的问题,如果我再做投资的话,我只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能把自己该问的都问完了,”这是近期王功权他对自己从事投资20年的一个总结。

这或许来源于心元资本独特的寻找项目的方式以及更多的投后管理。

编前语: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2

“我们是做早期投资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团队可能还没有成立公司时就开始对其投资,在创业面临困难时会对其有反馈,我们做“babysitter”(照顾孩子的人),创业者经常把朋友、同事等创业的第一时间推荐给我们,并分享很多“秘密”(如疯狂的想法、重大决策的讨论人、获得新一轮融资的方法等)等。

二者认识了八年,合作了七年,投资理念出奇的默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