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亮全面胜诉 王海一方当庭承认洗衣液可添加荧光增白剂

从10月14日起,荧光增白剂案进入了关键的“收官”阶段。在10月14日广州天河区法院和10月26日北京朝阳区法院的判决中,蓝月亮均最终胜诉,10月25日,蓝月亮起诉王海侵犯名誉权案在广州黄埔区人民法院开庭,王海一方当庭承认洗衣液可添加荧光增白剂。  北京朝阳区法院判定:原告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法律依据不符合常理
蓝月亮质量合格  10月26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对市民因使用蓝月亮洗衣液导致身体不适而起诉华联超市一案进行了宣判。法院判定:荧光增白剂对人体是安全的,添加了荧光增白剂的蓝月亮洗衣液是安全合格的;原告冯晓鸣既未举证证明被告所售商品存在质量问题,亦未举证证明被告所售商品给自己造成损害,陈述缺乏事实依据且不合常理,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这是继广州市天河法院之后,法院对荧光增白剂安全性的再次认可。  广州天河区法院判定:蓝月亮洗衣液安全环保
外包装标识符合事实  10月14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对职业打假人叶茂良起诉蓝月亮一案进行一审宣判。法院最终判定,荧光增白剂CBS安全环保,不存在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风险;蓝月亮亮白增艳洗衣液产品外包装标识符合规定,其宣传功能符合事实;原告要求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原告叶茂良未出庭,王海作为其代理人出庭代理了此案。庭审中,王海一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最终败诉。  广州黄埔区法院庭审:王海叶茂良唱双簧身份遭疑
当庭承认洗衣液可添加荧光增白剂  10月25日,蓝月亮起诉王海侵犯名誉权案在广州黄埔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蓝月亮要求王海立即停止以恶意失实言论严重侵害蓝月亮名誉权的行为,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消除不良影响。  原告王海没有出庭,他的代理人竟是在天河案中的原告叶茂良,而在天河案的庭审中,王海恰恰是叶茂良的代理人。叶茂良和王海在荧光增白剂案中,角色互换,共唱双簧,其消费者身份遭到质疑。  在庭上,王海一方当庭承认洗衣液中可添加洗涤用荧光增白剂,这与之前王海攻击蓝月亮洗衣液添加的荧光增白剂是有毒物、对人体有害的言论形成巨大的反差,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10月份的2次诉讼案中,荧光增白剂CBS安全环保,蓝月亮洗衣液质量合格,接连得到法律的认可和证实,这对于安抚消费者恐慌情绪、增长消费者对洗衣液市场的信心和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有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自2011年6月20日起,王海连续通过微博就蓝月亮亮白增艳洗衣液发表一系列言论,多次使用“致癌”、“化学毒物”、“欺骗行为”等污蔑性词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蓝月亮亮白增艳洗衣液发布失实的恶意攻击性的评论,被其他网络媒体、电视媒体不断引用、转载、评论后,在广大消费者中产生了极恶劣的影响,对蓝月亮的名誉已构成严重侵犯。

王海一方当庭承认洗衣液中可添加荧光增白剂

王海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微博、博客及媒体上发表的一系列言论,严重的损害了蓝月亮的商誉,引起了消费者的恐慌,破坏了市场的稳定发展,给社会带来了极恶劣的影响。为维护企业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稳定和社会安定,蓝月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海停止在微博、新闻媒体发表纯属捏造及主观臆断的抹黑蓝月亮、严重侵犯蓝月亮名誉权的行为,还社会以公平和正义。

庭审中,法官问及被告,是否可以在洗衣液中添加荧光增白剂时,王海一方回答“可以”。这成为多方指责的焦点。一方面,王海大肆宣扬荧光增白剂是有毒物,攻击蓝月亮亮白增艳洗衣液,而另一方面则又承认可在洗衣液中添加。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再从整个事件来看,王海一开始攻击蓝月亮亮白增艳洗衣液所添加的荧光增白剂是化学毒物,而国家法律、各方专家证明蓝月亮在产品中所添加的荧光增白剂合法安全时,转而对蓝月亮标注的“护手护肤”功能发起攻击,仿佛王海要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千万百计想证明蓝月亮有问题,即使没有任何问题,也要让所有消费者觉得可能有问题。

王海叶茂良再演双簧 消费者身份受怀疑

为保护企业的信誉,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蓝月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海停止在媒体发表侵害蓝月亮名誉权的行为,在全国有影响性的门户网站、一家全国性的报纸和一家广东省有影响力的报纸进行书面道歉。

推荐阅读

王海散布谣言恶意攻击荧光增白剂终成被告

10月25日,广州蓝月亮实业有限公司起诉王海发表不实言论侵犯名誉权案在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海由于在荧光增白剂事件中不断恶意攻击蓝月亮亮白增艳洗衣液、散播误导消费者的谣言、严重损害了蓝月亮的企业形象、侵犯了蓝月亮的名誉权而被蓝月亮告上法庭。

各方专家证言荧光增白剂安全环保

2011年8月2日下午,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在北京中国科技会堂召开“洗涤剂用荧光增白剂安全性”专家媒体见面会。受邀请的专家均是在国内从事毒理学、医学、荧光增白剂、洗涤用品、纺织、染料研究的知名教授和研究员。各方专家从各自专业的角度,对荧光增白剂进行了权威解读,并得出一致结论:洗涤剂用荧光增白剂对人体安全,对环境友好,是洗涤产品中不可替代的功能性助剂。

荧光增白剂是一种本身呈无色或浅色的有机化合物,其作用原理是吸收光线中不可见的紫外光,并发出可见的蓝光,这种蓝光与微微泛黄的底物发出的黄光进行叠加后,互补形成白光,使底物发出的白光增加。

如果是化学毒物,在产品中是绝对不能添加的;既然承认可以添加,那么则承认了它不是化学毒物,而在之前的言论中,王海一直宣传荧光增白剂为化学毒物,对人体不利。

庭后,叶茂良、王海的消费者身份遭质疑。25日的庭审中,王海没有出庭,他的代理人竟是在10月14日天河区荧光增白剂案中的原告叶茂良,而在10月14日的诉讼中,王海恰恰是叶茂良的代理人。

自王海以“打假”出名以来,其“消费者”身份和“打假维权”的合法性一直受到法律界人士的质疑,而此次在整个荧光增白剂案中,王海一方的“维权”维的很“匪夷所思”:一方面,拒绝与企业沟通,无论是职业打假人或普通消费者,在进行消费维权时,如接收到企业方的主动沟通邀请,应先倾听企业方的解释,而并非断然拒绝;另一方面,拒绝法院主持的诉前调解,诉前调解可以解决消费纠纷,但王海要求坚持立案,并在没有任何可靠证据下在媒体上大肆发表不利于蓝月亮的言论。王海的维权行为有悖常理,蹊跷至极,他维护的到底是消费者的“权”,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衣物洗涤剂用荧光增白剂在全球也已使用了40多年,其安全性获得各国科学家、0部门和权威机构的广泛认可。而蓝月亮使用的衣料洗涤剂用荧光增白剂价格昂贵,是世界上公认最优秀的荧光增白剂CBS,其价格是洗涤剂中常用洁净成分表面活性剂的10倍以上。可以说添加了荧光增白剂的衣物洗涤剂是更高档的产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