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会议前瞻:明年政策定调稳健货币搭配积极财政

瑞银证券财富管理研究部主管、首席中国投资策略师高挺近日表示,短期市场盘整消化政策调整,未来看好增长确定、对货币信贷紧缩敏感度低、应顺经济结构调整的板块。高挺指出,当前上证指数和沪深300的估值总体较低,相对目前市场对今明两年的盈利增预期来看,处在合理区间内,对中期(6-12个月)走势偏乐观,建议关注建材、机械设备、消费等板块。  关于通胀形势,他认为短期难以乐观,货币政策侧重点转向管理通胀预期和流动性。11月份的CPI增速将接近5%,预计央行将进一步使用利率、汇率和数量型工具组合应对通胀威胁和流动性过剩的局面。经济增长近期无忧,但目前政策调整对未来经济的影响并不明朗。  同时,高挺指出明年货币政策基调的改变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历年在12月上旬举行,给未来经济政策定调。货币政策基调很可能由“适度宽松”转向“稳健”,“但是无论是“适度宽松”还是“稳健”,在执行力度上都有伸缩的余地。市场更可能观望在中央对未来一年经济政策定调之后实质上的操作力度。”  瑞银宏观经济学家预计明年货币增速目标为15-16%,新增信贷控制在6.5-7.0万亿。高挺认为年末将出现信贷严控,11月CPI通胀较高已经成为共识,并反映在市场前期的表现中。信贷增长在今年最后一个月中将受到严格控制,以实现新增贷款接近7.5万亿的原定目标。

财新网消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立了稳中求进的总基调。研究机构认为,2018年政府可能会淡化经济增长预期目标,而且货币政策可能将保持中性偏紧。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为明年宏观政策定调

瑞银集团发布研究报告认为,2018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能会有所下调或淡化。

图片 1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

图为9月30日在人民大会堂拍到的资料图片。REUTERS/Jason Lee

此次会议并没有像往年一样提及适度扩大总需求。

* 预计明年稳健货币政策搭配积极财政政策

瑞银认为,政府近期强调的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实际上已经隐含了2018-2020年平均GDP增速需要达到6.3%的目标。考虑到本次会议删去了去年会议中提到的适度扩大总需求,再加上政府还积极推动供给侧改革和防范金融风险,政府会小幅下调经济增长目标,并会弱化相关用词。

* 经济增长”保八”目标料不变,CPI上涨容忍目标或提升

例如,目标可能定在一个区间、或定在6.5%左右,并且会删除2017年增长目标中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的措辞。这也与本次会议和十九大强调高质量而非高速发展的政策基调相一致。

* 防通胀,调结构,扩内需与惠民生均为全年经济工作重心

国金证券宏观分析师边泉水预计,2018年经济增长的目标将被定在6.5%左右。虽然政府追求经济增长目标的重要性下降,但不代表经济增长就不重要了,只是应当放弃不顾资源环境约束、不讲经济质量的高增长。这一方面反应了政府将追求高质量增长的诉求,另一方面也反应经济增长目标应该顺应中国潜在增长率下降的客观要求。

作者 沈燕

瑞银也认为,增长依然很重要。包括房地产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不会大幅收紧。但另一方面,如果经济增长的放缓更为明显,政府可能微调其偏紧的政策,包括对地方政府融资的约束和环保政策等。

北京11月23日电—作为”十二五”(2011-2015年)规划的开局之年,中国明年的宏观政策将何去何从?即将于12月初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望为此定调.预计在确保经济平稳增长的前提下,政策取向可能转为稳健货币政策搭配积极财政政策.

事实上,中国央行近期选择近三年来首度加息及两周内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已然昭示实施两年的适度宽松货币政策不再宽松.分析人士指出,”保增长,调结构,控物价与惠民生”或为明年的经济工作主线,其中,经济增长”保八”目标料维持不变,通胀容忍目标则会有所提升.

“中国政府在2011年及十二五期间应坚决控制通货膨胀,其重要性高于经济增速的目标,并将基本政策取向明确调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军建议称.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夏斌稍早也认为,面对过多的货币流动性,中国应采取适当偏紧的稳健的货币政策.明年的货币政策要加大跟进.

“我估计货币政策的定义会由今年适度宽松转调为稳健,而财政政策可能会保持积极的提法,”一位不具名的前政府高层称,”但在政策扩大支出的范围上会有明显调整,更倾向于加大社会保障,公共财政方面的支出.”

而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的最新报告也都建议明年货币政策应转向,应审时度势,推动货币政策由扩张性向中性转变.

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已连续两年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不过随着全球流动性泛滥及国内通胀形势严峻,中国今年以来不断收紧银根,实质上已令货币政策开始回归正常化,利率、汇率、准备金率等多种调控手段轮番上阵,旨在管理好不断高涨的通胀预期.

对于货币政策,边泉水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但实际执行上可能中性偏紧,同时保持高度灵活性。

**政策定调**

面对国际环境不确定及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仍不足的复杂背景,当包括美国等主要经济体仍在延续刺激经济的扩张政策时,中国如何灵活运用政策调控工具,抑制超发”货币”等产生的过多流动性,无疑将显示宏观调控的智慧.

对于已经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而言,在强调经济结构调整的中长期目标时,合理的GDP增速,物价的稳定,以及确定与其匹配的货币投放量等指标,显然是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讨论的重要内容.

上述不具名的前政府高层就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是定调子定盘子,”当然这个盘子还需要到两会的时候讨论通过,估计GDP的增长目标仍会8%左右,CPI的上涨目标料在3-4%,而新增贷款规模料低于今年的7.5万亿设定目标.”

王军则建议,应将经济增长目标区间设定为9-10%,同时为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创造条件,并建议明确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将3-4%作为中长期宏观经济政策的控制目标区间和警戒线.

他并表示,货币政策调整仍是应对通胀的首选.为更好地控制通胀,有必要继续收缩目前已过于泛滥的流动性,适当控制货币发行量,继续提高利率以逐步消除负利率格局.

“同时,采取多种措施严防热钱的过度涌入,增加人民币汇率波动弹性,减少外汇占款带来的基础货币被动投放对货币政策效果的负面影响,综合利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控制流动性泛滥.”他称.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此前报告预测,明年中国物价水平将小幅回落,未来3%左右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速将会常态化,建议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不宜超过17%,新增信贷维持在7-7.5万亿元,这需要央行进行150至200个基点左右的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同时进行适度加息.

根据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的预测,中国经济在2011年和2012年都将扩张9.7%.这比调查中预测的2011年成长8.9%更加强劲.

从当前中央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上来看,一方面对经济增速温和下行、但经济质量提高的状态依然乐观,在没有看到经济出现失速、预期明显转向悲观的情况下,预计难以对货币政策进行显著调整;另一方面,为了有效控制宏观经济杠杆,也需要管好货币总闸门,甚至有可能对经济下行幅度的容忍度有所提高,这也意味着货币政策短期可能仍难放松。

**抗通胀与调结构并重**

此外,作为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内容就是明确明年的经济工作重心,既要考虑眼前的现实问题,又要致力于实现十二五规划的中长期目标,”保增长,调结构,控物价,扩内需与惠民生”或许为明年全年经济工作主线.

王军就表示,鉴于未来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应当转向”调结构”和”防通胀”,可考虑适当提高对未来一定时期内经济增速放缓的容忍度,但不宜过度提高对通胀的容忍度.

“2011年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和主要目标是保持国内物价和产出稳定,既要继续遏制国内资产价格过快上涨,又要防范通胀风险加大.”他称.

眼下,中国正全力应对日益加剧的通胀压力,无论是包括行政调控等方式的多种组合拳,抑或加息及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等金融手段,从政府严控物价上涨的表态中,不难看出明年中国”控物价”的难度与今年的”调房价”同等艰巨.

中国10月CPI同比涨幅扩大至4.4%,创出25个月来的新高,通胀形势已超出政府容忍程度.而食品价格及农产品价格的大幅上涨已迫使政府不断出手遏抑物价.

中国国务院上周六发布通知称,将采取大力发展农业生产、稳定农副产品供应等16项措施,进一步做好价格调控监管工作,稳定市场价格.国家发改委周一表示,目前中国完全有能力有条件保持价格总水平的基本稳定.

而要实现结构调整的中长期目标,还要进一步细化和落实好已经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加强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就业政策、收入政策等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配合.

“同时重视对流动性的疏导,增加民间投资渠道,向国内资金开放金融与实体市场,引导社会资本和新增信贷流向实体经济.”王军指出.

边泉水认为,货币政策的最大原则是灵活性,未来货币政策将出现边际变化,它会随着经济增长和市场变化作动态调整,特别是在明年一季度经济增长出现明显下行压力的时候,货币政策存在边际放松的诉求。

–审校 张喜良

瑞银预计,在进一步强化金融监管的背景下,流动性仍将保持偏紧,市场利率也仍将保持高位。如果明年美联储加息3-4次,央行可能再次上调公开市场操作率。如果CPI通胀连续几个月接近3%,央行有可能会在三季度上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鉴于海外利率上升和金融监管进一步加强,瑞银认为2018年的市场利率将保持高位。监管层应该会根据市场反应来调整监管收紧的程度和步伐,央行会更主动地投放流动性,并加强与市场的沟通。

同时,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目标可能下调,整体信贷增速预计放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