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关系全局 推动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要求我们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迈进新时代,“美好生活”究竟有哪些深刻内涵?如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推动人的全面发展?每个行业和企业又将如何参与到“美好生活”的建设中去?目前阻碍人民获取“美好生活”的障碍究竟在哪里?我国目前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如何破解社会主要矛盾,实现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值此33周年社庆之际,《中国经营报》策划“美好生活
共创共享”专题,与社会各界共同探讨“美好生活”深刻内涵和路径选择。“大家都说中国梦,我的梦就是做漆器。”在《寻找手艺人》这部纪录片中,做漆器很有天赋的彝族姑娘吉伍五各说,为免受生活之苦,父亲要求她选择了稳定的教师职业,但其实她最深爱的还是漆器。如吉伍五各一样,很多人的梦都很小,很安静,安静到不需要回应。但就是无数个这样真诚的梦,组成了我们的中国梦。习近平总书记还特别强调:中国梦是国家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中国梦最根本的是实现中国人民的美好生活。”新时代,新征程。面对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国家做出了回应。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党和政府的奋斗目标。这为新时代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共创共享美好生活,日益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正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软需要”注重人的全面发展过去,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十九大报告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概括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表示,相对于旧矛盾,“新矛盾”对人民需要的描述,从原来的物质文化两个方面,扩展到美好生活需要,充分体现了恩格斯需求三层次理论即“生存、享受、发展”等多方面的需求。在经济学家、G20与新兴国家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张其佐看来,“从物质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从“落后的社会生产”到“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重新定义社会主要矛盾,是对社会变迁的把握,但归根到底是对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回应。事实上,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人民美好生活”是一个高频词,先后在全文中出现过14次。那么,“美好生活”到底是什么?在受访的人群中,有人回答是“有房有车有钱”,有人回答是“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也有人回答是“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对于“美好”的定义,在社会各界各行各业中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角度和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进入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中央党校教授辛鸣则认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比“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内涵更加广泛。它不仅包括过去我们讲的“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即“硬需求”,更包括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的人民群众对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以及尊严、权利、当家作主等更具主观色彩的“软需要”。新需要,带来新挑战。辛鸣指出,原来的“硬需求”并没有消失,而是呈现出一种升级的态势。人们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新生的“软需要”具有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甚至可以说它对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当然解决起来难度也更大。多措并举,满足美好生活需要为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精神、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需要,国家已在各个领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致力于为人民谋幸福。在房地产领域,中央政府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坚持分类调控,因城因地施策,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目前,一线城市和部分热点二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涨幅回落,三四线城市的房价也趋于稳定,房地产价格的过快上涨已经得到抑制。

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

央广网北京11月7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7年10月18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如何理解“新时代”?做出这一重大政治论断的依据是什么?

关系全局 推动发展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认为,“时代”不仅是时间概念,更是一个实践概念。今天的中国社会不仅是“走进”新时代,更是“开创”新时代,“我们今天做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判断,最现实的依据就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和国家取得了全方位的、开创性的成就,国家发生了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变革。这些辉煌的成就和历史性变革,让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重大转换,让党的面貌、国家的面貌、人民的面貌、军队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本报记者 严 冰

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重大变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一个显着特征。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确定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而根据十九大报告,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正确认识和把握这个新的重大政治论断,对于深刻理解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具有重要意义。

这里在表述上有两个不同,其一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变成了“美好生活需要”;其二是现状由“落后的社会生产”变成了“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两者之间的区别主要在哪?辛鸣表示:“‘美好生活需要’的内涵更加广泛。它不仅包括过去我们讲的‘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我把它们称之为‘硬需求’),更包括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的——人民群众对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以及尊严、权利、当家作主等更具主观色彩的‘软需要’。原来的‘硬需求’并没有消失,而是呈现出一种升级的态势。新生的‘软需要’则具有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甚至可以说它对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当然解决起来难度也更大。”

现实依据充分

在报告中提出目前发展是“不平衡不充分的”,具体体现在哪里?辛鸣表示:“‘不平衡’主要是指目前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领域不平衡、区域不平衡和群体不平衡。比如领域上,我们经济发展一马当先。社会政治、文化、生态还需要继续加快往前走;区域不平衡,主要是东中西不平衡,城市农村发展不平衡等;群体不平衡主要是在社会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上要下大力气。‘不充分’主要是由于我们现在依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国情没有改,整个社会的发展总量还是不充分的,所以我们不能过于盲目乐观。”

十九大报告关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表述,具有充分的现实依据。

辛鸣认为,如果说此前的社会主要矛盾是“发展起来前”的矛盾,如今则可称为是“发展起来后”的矛盾。这一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也对党和国家的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当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之后,意味着接下来的工作会有一些变化。接下来的工作该如何开展?重点会向哪里转移?辛鸣表示:“社会主要矛盾的重要转换,是关系到整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题,势必会带来我们在发展重点、发展战略乃至发展方式方面的一系列改变。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解决发展不平衡,确立一些新的发展理念,更加强调从全局高度思考发展、筹划发展。同时重点依然要放在大力发展生产力上,要下大力气破除制约生产力发展的障碍,释放社会活力与创造力。”

报告指出,我国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小康,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同时,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

现在新提出的社会主要矛盾解决需要多久?会不会也大概需要30年?解决之后,人们的生活水平、生产水平会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对此,辛鸣表示:“30年的概念只是一个大体说法。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时间不一定是个确切的概念。从目前我们的“两步走”战略来看,应该是到2050年。即再过30多年,我们现在的社会主要矛盾将会得到较好的解决,但这也只是大体的测算。当社会主要矛盾得到较好的解决后,我们国家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会达到甚至超过现在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中国社会将会有更加丰富的物质文化供给,有弹性的社会福利保障,中国人民奋斗了80多年的共同富裕的梦想将成真。更重要的是,人民群众将会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到那时,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又会发生重大转换。人类社会就是在旧的矛盾不断得到解决,新的矛盾又出现的过程中向前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这段精辟论述,深刻反映了中国社会生产和社会需求发生的新变化。原来关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的表述,已经不能准确反映这种变化了的客观实际,理所当然需要作出新的概括。

把握“变”与“不变”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十九大报告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提法进行修改,原因有三:

一是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明显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落后的社会生产”的提法已经不能真实反映中国发展的现状。

二是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再只讲“物质文化需要”已经不能真实全面反映人民群众的愿望和需求。

三是影响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因素有很多,但主要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对中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

在解决矛盾中前行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认为,如果说此前的社会主要矛盾是“发展起来前”的矛盾,如今则可称为是“发展起来后”的矛盾。

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制约中国发展和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问题,是现阶段各种社会矛盾交织的主要根源。发展是动态过程,不平衡不充分是永远存在的,但当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后不平衡不充分成为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时,就必须下功夫去解决它。

辛鸣认为,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势必会带来我们在发展重点、发展战略乃至发展方式方面的一系列改变。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按照新的发展理念,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他说,人类社会就是在旧的矛盾不断得到解决,新的矛盾又出现的过程中向前发展的,人民群众的生活会在不断解决矛盾中变得更加美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