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厉害了我的国!又一波企业减负政策正“组团”赶来

企业税收负担总体水平在近些年呈现下降趋势,政府通过减税降低企业成本取得了实效,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企业对减税预期依然很高而减税空间越来越小,增值税留抵一定程度上导致企业不公平竞争等。这问题,来自于财政部下属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下称“财科院”)官网近日发布的《关于企业税收负担情况的调查与建议》一文,财科院院长刘尚希是该文的执笔人之一。该文调研了14709家来自于中国各个区域、不同类型大小的企业。调研发现,近六成的企业百元营业收入纳税不足5元,盈利企业纳税总额低于利润总额,税收占企业综合成本的比重不足6%等。而从时间趋势上看,企业的税收负担水平总体呈下降趋势,比如近三年盈利样本企业“企业纳税总额与利润之比”均值为77.4%,分年度看呈下降态势。近3年样本企业“纳税总额占企业综合成本的比重”均值为5.42%,分年度看也呈下降趋势。“尤以微型企业税负降幅最大,表明减税政策红利已释放,通过减税来降低企业成本取得了实效。”上文称。近些年,我国推出大规模减税政策,其中营业税改增值税(下称“营改增”)减税规模累计超过1.7万亿元。此前不少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企业表示,营改增消除了营业税存在的重复征税弊端,增值税链条的完善和进项抵扣的增加帮助企业降低税负。尽管政府减税力度空前,企业税负确有降低,但财科院在调研中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企业税费负担仍较重,没有体会到减税降费的好处”。目前社会上产生了一种对税收的“厌恶感”,“凡是税,交多少都觉得很重。”“政府大幅降税,而企业获得感不强,这种反差的产生,固然有经营困难的因素,但也表明企业的减税胃口已被吊起来,对减税的预期越来越高。而实际上,无论从企业,还是从政府看,减税空间越来越小。”上述文章称。对此,财科院认为,政府越减税,企业对减税的期望值越高,使企业产生减税“依赖症”,造成减税的边际效应递减,甚至趋于零。它建议政府做好减税预期管理,需要明确减税的计划性、阶段性,给经济社会主体发出明确的信号,将在什么条件下,减税政策将停止。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定调2018年经济政策走向时,并未像前两年那样提及减税。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对第一财经分析,前两年减税主要来自营改增、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等,这些政策减税效果未来还会持续。下一步降成本将转向降费。财科院建议,减税的目标应从“减负”转到“稳定”。企业的预期能否稳定取决于多种因素,但与政府的政策密切相关,尤其是税收政策。税收政策的目标不在于为企业减了多少税,而在于降低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使企业预期稳定下来。从当前不确定性环境来看,稳定预期比减了多少税更重要。同时,财科院建议,在征管效率提高条件下,就可适当降低名义税率,并通过税制优化减少不公平竞争。如降低增值税基本税率和简并税率档次,降低企业所得税标准税率和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以缩小名义税率与实际税率的差距,加快推进环境、资源税费制度改革等。

从今年7月1日起,增值税简并税率政策将正式开始实施,原适用13%增值税税率的农产品、自来水、天然气等货物销售企业,简并税率后负担再次降低,统一按照11%的税率征收增值税。

营改增又有新动作。

从今年7月1日起,增值税简并税率政策将正式开始实施,原适用13%增值税税率的农产品、自来水、天然气等货物销售企业,简并税率后负担再次降低,统一按照11%的税率征收增值税。

不仅是营改增。事实上,一批新的减税降费政策已经开始实施。政策组合拳之下,预计每年可再减轻企业负担2830亿元,合计全年为企业减负超过1万亿元。

降低税负可以有效盘活企业的现金流,提高企业进一步扩大再生产的能力。同时,通过税负转嫁和传导机制,对消费者也会起到减负作用。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副司长林枫表示。

营改增加码

近日,中瑞岳华税务师事务所税务合伙人卓森祥忙得团团转。新政之下,怎样为企业解析新政,指导企业合理纳税,成了最近的主要工作。

事实上,减税降费,已成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主基调,营改增正是万亿减税大礼包的主力军。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此前的数据显示,2016年5月至2017年4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一年来,累计减税6993亿元,98.7%的试点纳税人实现税负降低或持平,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的预期目标已经实现。分行业看,新增试点的建筑、房地产、金融和生活服务四大行业累计减税2419亿元,前期试点的3+7行业累计减税2162亿元,原增值税行业,主要是制造业累计减税2412亿元。

增值税以增值额为税基,其链条抵扣机制避免了重复征税,有利于社会分工协作,不会对经济行为产生扭曲。正因如此,增值税除了筹集财政收入外,还有一些其他流转税不具备的独特功能,就我国当前情况而言,尤其是对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具有重要作用。国家税务总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军表示。

国际税收专家、维也纳经济大学全球税收研究中心教授欧文斯对中国营改增倍加推崇。在他看来,营改增有效地消除了重复征税的情况,同时完善了整个链条,由于抵扣的环环相扣,使得产业链各个环节都更加规范。

营业税与增值税是占中国税收收入比重较高的两大税种,营改增试点启动以前,营业税和增值税两税合计占税收收入比重约为42%。将所有营业税行业都改为缴纳增值税,实现增值税全面代替营业税,结束了1994年以来增值税和营业税并存的体制,有效缓解了两税并存导致的货物服务税制差异、对企业经营造成扭曲等问题,进一步简化了税制和征管,降低了征纳成本。

当前,有160多个国家实行增值税,增值税的改革各国不一,有增有减。为实现增值税税收中性的目标,各国逐渐普遍追求更为简明的增值税税制,简并税率、减少优惠、拓宽税基已经成为国际增值税制度发展的趋势和主流。

此次简并增值税税率即是首次实行的新政策。

据了解,营改增试点前,我国增值税有17%和13%两档税率,营改增试点过程中,根据试点行业的销售收入、成本构成等情况,基于减轻试点行业税负的考虑,新设了11%和6%两档税率,税率档次增至4档。

4档税率并存的情况,导致税制较为复杂,可能引发高征低扣、低征高扣的现象,抑制了增值税中性作用的发挥。考虑到13%税率主要适用于农产品、图书、报刊、杂志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消费品,化肥、农药、农机等农业生产资料,以及天然气等工业生产资料,因此,取消此档税率并下调至11%。林枫表示。

政策扩围减税降负

营改增之外,多项减税优惠也同步实施。

据国家税务总局所得税司司长邓勇介绍,今年,有4项新增所得税减税政策,包括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小微企业范围、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开展创业投资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有关税收政策试点、推广商业健康保险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试点政策等。同时,有6项执行到期后今年延续执行的税收政策,包括物流企业大宗商品仓储设施用地城镇土地使用税政策、有线电视收视费增值税政策、农村金融税收政策等。

此次减税新政策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支持双创以及为企业减负增效的重要举措。邓勇表示,6项减税政策组合发力,做到了货物和劳务税、所得税、财产行为税三大类税种的全覆盖,从种类规模上看,前所未有。

不仅是顶层设计扩大减税降费范围,地方也开始政策加码。

近日,福建省地方税务局发布了《福建省地方税务局减税降负十条政策服务措施》,进一步帮助企业降成本、减负担、渡难关。围绕降低企业成本问题,《措施》中明确提出扩大银税互动合作范围和受惠面,开展纳税信用级别年度评价,深化纳税信用评价结果应用,联合多部门实施守信激励措施,帮助诚信纳税企业解决资金短缺和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从2017年7月1日起,对地税征管的企业所得税纳税人,不再按月预缴企业所得税,统一按季预缴,减少预缴税款对企业资金的占用。

政策之下,成果显著。过去3年,我国平均每天新增企业1.2万户;今年前4个月平均每天新增超过1.5万户,企业活跃度保持在70%左右;众创空间数量超过4000家,与3000多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和400多家加速器一道,构成创业孵化服务的链条。

这表明,相比美国最新公布的减税方案,中国在全球更早布局一揽子结构性减税降费方案,包括在自贸区、创新示范区和功能性区域实行减税政策和推进商事制度改革等,不仅助推经济新旧动能转换,而且有力提振了实体经济信心。

不过,一些企业对减税感受并不深刻。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一方面,由于税和费征收主体不同,减税的同时,很多费没有同步降低,经营收费、预算外收费使得企业压力仍然很大。更重要的是,人工、环境、土地、融资等其他成本的上升,使得这些企业利润下滑、经营困难,企业的边际效应放大,也会冲淡减税效果。因此,在减税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同步降负;同时,企业也要不断创新,提升自身创造附加值的能力,多方发力降低企业综合成本。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表示,减税降费特别是涉企收费清理的力度将进一步加大,同时,更要降低要素成本和各类交易成本,为企业减负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关键词:减负政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