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国职工养老储备刚“及格”,企业年金、商业保险滞后

就在市场热议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方案正在制定之中并即将出台之时,一份反映中国个人养老储备现状的《2017年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报告》新鲜出炉。该指数相比2015年时的59.7略微上涨至60.5,整体处于“基本水平”区间的下限位置。值得注意的是,推升养老储备指数的重要力量依然是基本养老保险。该数据显示,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充足度指数值为90.6,比2015年的数值高出9.3。而作为养老保险三大支柱之一的企业年金却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从2015年的58.7下降到了2017年的56.5。根据公开数据,目前普通城镇职工养老金替代率在43%左右。考虑到随着“全面参保登记计划”实施,已经从制度全覆盖到人员全覆盖,基本养老保险的提升空间正在逐步接近“天花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在解读指数时表示,通过二级指标发现,充足度主要来自于基本养老保险,但其他五个方面都有下降,金融资产也不及2015年,商业养老保险也不如2015年,不动产的充足度也是略有下降。“所有的目标都聚焦在,国家层面履行为老百姓提供养老责任的同时,我们社会和个人还有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这两年是经济进入新常态,似乎还在扩大。”齐传钧说。“企业养老”逐渐力不从心此次调查针对36个大中城市中的城镇企业单位职工。调查表明,在以所有制性质划分的企业中,外商独资企业的职工养老储备指数从2015年的63.0提高到2017年的64.2,超越国有企业排名榜首,国有企业则下降到了62.7。“以往都是国有企业福利好,养老储备水平高,这次调查显示,国有企业职工养老储备水平下降比较多,这与国有企业改革以及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转型等各种原因有一定的关系。”齐传钧表示。在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看来,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以及之前的制度安排叠加的影响
,国有企业的职工养老负担逐渐显现。“我们第一支柱的转制成本昂贵,使得企业费率太高,发放有些困难。作为养老保障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中国从2004年左右开始做,但是中国老龄化速度快,工业发展不充分,对比其他国家都是在工业化上升时期,企业竞争力较好的时候开始做年金制度,例如美国用了65年的时间来完善年金的积累。”杨燕绥。

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了2017年年底前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下称“税延养老险”)试点。这就意味着,酝酿了近10年的税延养老险试点将于近日启动。所谓税延商业养老险,是指允许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投保人在个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税,这将降低投保人的税收负担。12月16日,2017年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养老储备指数在北京发布。今年的指数为60.8,相比2015年提高1.1(注:该指数隔年发布),整体处于“基本水平”区间的下限位置。(注: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值下限和上限分别设定为0和100,指数值越高,说明职工养老储备情况越好。指数值小于40,为低层次水平;指数值40-60,为较低层次水平;指数值60-80,为基本水平;指数值80-90,为较高层次水平;指数值90-100,为高层次水平。)养老储备是指个人针对未来自身养老需求储备的各种权益、现金流和退休时具有变现能力的资产。2017年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养老储备指数项目组(下称“指数项目组”)指出,这一结果基本符合中国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养老储备未来进一步提升空间仍然巨大,而通过参加商业养老保险等办法,加强个人自我保障,是提升养老储备水平的最优选择。目前,我国职工养老储备充足度如何?“老有所养”压力有多大?业内人士对于即将启动的税延养老险试点有何期待和建议?企业年金、商业养老保险发展滞后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和个人购买的商业养老保险,是我国养老保险制度的“三支柱”。2017年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报告显示,在这三支柱中,基本养老保险实现了“广覆盖、保基本”的目标,而企业年金以及商业养老险的发展则很滞后。指数项目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介绍说,养老储备指数分为充足度、稳定度、认知度三个维度。今年的指数比2015年提高1.1个百分点主要是充足度提高了,而这又主要得益于基本养老保险充足度的提高。“说明这两年基本养老保险普及范围又扩大了,又有很多人获得了这种权益,这对指数贡献非常大。”齐传钧说。相比之下,金融资产、商业养老保险、不动产、企业年金等4项指标的充足率均较2015年有所下降,从而进一步拉大了与基本养老保险充足率之间的差距。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充足度从2015年的33.5下降到了2017年的22.1,下降幅度明显。2016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有7.63万户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仅占企业法人单位数量的0.35%;参加职工人数为2325万人,占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人数的6.13%;参保企业和职工数量同比增幅在2016年分别下滑至1.1%和0.4%。第三支柱商业养老保险充足度为38.5,比2015年的41.3下降了2.8。“数据给人的直观感受是,国家层面履行为老百姓提供养老保障责任的同时,社会和个人的养老储备还有缺口,并且似乎还在扩大。”齐传钧说。从不同企业类型上来看,外商独资企业/代表处的职工养老储备指数从2015年的63.0提高到2017年的64.2,排名第一。

摘要:工薪阶层拿什么养老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韩宋辉
众所周知,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已达到较为严重的程度,养老的形势严峻,那么,中国工薪阶层目前的家庭负担程度有多重,为养老所做的储备是否足够?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主导的《2015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大中城市报告》…

  工薪阶层拿什么养老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韩宋辉
众所周知,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已达到较为严重的程度,养老的形势严峻,那么,中国工薪阶层目前的家庭负担程度有多重,为养老所做的储备是否足够?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主导的《2015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大中城市报告》(下称《报告》)给出了一个数字——59.7。

  这是2015年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其衡量内容包括个人针对未来自身养老需求储备的各种权益、现金流、和退休时具有变现能力的资产。简而言之,就是衡量大中城市工薪阶层的养老能力。

  那么59.7意味着什么呢?“接近评级第三档,表明基本满足了城市职工养老储备要求,但进一步提升养老储备水平的空间巨大”,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说,以中国政府追求的贫困、温饱、小康、富裕、富足五个目标来看,我们现在处在建设小康社会阶段,我们的养老储备状况也是处于温饱向小康过渡的阶段。

  《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已经实现了广覆盖,提升空间有限,而提升养老储备需要从企业年金和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两个方面下大功夫。与此同时,多位业内专家提出需要“重构家庭大类资产配置”,降低银行存款储蓄和不动产的偏好,强化提高家庭金融资产比例。

  养老能力现状

  据了解,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由充足度、稳定度和认知度3个一级指标和15个二级指标组成,涵盖了公众普遍关注的基本养老保险、商业养老保险、企业年金、不动产、养老规划等内容。

  充足度是个尤其需要关注的指标,它是测度职工养老准备的现实状况,既反映大中城市工薪阶层当前的养老能力。根据《报告》,大中城市工薪阶层抵御未来风险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的充足度为81.3,处于较高层次水平,只有9.2%的职工没有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不过需要强调的是,30岁以下受访者中未参保情况最为严重,比例高达20.1%。

  而作为抵御未来风险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的充足度不如人意,仅为33.5,处于低层次水平。全部调查样本中,参加企业年金计划的职工人数比例仅为33.5%。《报告》指出,虽然这个数据由于样本的局限性显然高估,但不争的事实是中国企业年金发展严重滞后。

  同时,从调查结果来看,41.3%的受访者已经购买了作为抵御未来风险第三支柱的个人商业养老保险,高于企业年金计划的参保率。《报告》指出,基于中国的发展阶段和现实情况,这一结果算是比较高的,当然与调查对象的特殊性有一定关系。

  除了抵御未来风险的能力,养老储备的能力还体现在现有财富的积累上,分为金融资产和不动产充足度。《报告》显示,大众城市工薪阶层的金融资产充足度达到48。36个城市职工平均金融资产为59.8万元,低于10万元的职工占21.4%,低于50万元的职工占到67.3%;低于100万元的职工占到83.9%。

  此外,《报告》称从受访者反馈的数据来看,中国城镇职工平均拥有不动产1.06套。整体上看,中国大中城市住房需求已经由饱和走向过剩。也就是说,住房作为养老储备的工具虽然必不可少,但是考虑到未来住房总体上将供大于求,随着老龄化高峰期的到来,变现能力将面临巨大挑战,因此对应的充足度仅为25,其养老功能不应该过分被夸大。

  税优之风在路上

  虽然中国大中城市工薪阶层的养老储备处于接近基本水平,但是提高之路仍任重道远,政策支持是这条道路上不可或缺的推动力。“养老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已于今年8月面世,第二支柱的《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办法》也在年初就出台了,目前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郑秉文说,第三支柱商业养老保险的税收优惠政策即将出台,预计12月底,三个支柱我们能有这样的改革,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不过,“政策出来之后能否执行得很好,马上就面临一个挑战。”郑秉文说,这个挑战就是选择何种制度,制度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设计一个美国式的制度,发展的前途很可能是美国式的第三支柱发展,其发展水平非常好,截至到去年底资产是7.4万亿美元,占GDP总额是42%,而我们目前这一数值只有1%多;如果设计法国式的制度,发展路径很可能就走向另外一个路径。”

  在人社部社保研究所所长金维刚看来,年初的《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办法》具有相当的强制性,这将促使职业年金在较短的时期之内迅速发展起来,并且在覆盖人数、发展速度等方面迅速超过企业年金。同时,也将有力带动企业年金的发展,中国的年金市场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实际上,除了通过企业年金计划和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为老有所依做准备,“重构家庭大类资产配置”也被多位业内专家提出,例如降低银行存款储蓄和不动产的偏好,强化提高家庭金融资产比例。《报告》显示,受访者(含家庭)对银行储蓄情有独钟,这一人数比例高达79.8%,这表明中国家庭的大类资产配置还是比较保守,长期来看还有待改进,需要完善资产市场,并进行文化塑造。

  同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还提出了一个时髦的观点——消费养老。“很多一部分中国人是不差钱的,大多数到海外去抢购奢侈品。我认为政府要加大消费宣传的力度,要教育和鼓励社会公众来注重消费养老,把消费理念、消费支出增加转移到养老上来。”她说,未来三五年,中国城镇职工储备指数应该能够增加到70左右,这是比较理性的境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充足度处于较高水平,但是孙洁指出,经济增速放缓,可能会影响到未来一个时期政府对社保投入的增长。此外,养老保险的支付压力是越来越大,目前还有很多地区当期养老保险收支不平衡,已经收不抵支。

  (注:《报告》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主导、联合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和平安养老保险公司成立项目组共同完成。)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