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保险多元化投资新路径浮现 民间资产潜力待挖

“现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全部都在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一家独大,有很多风险。”日前,人社部基金监管局局长唐霁松在参加某公开论坛时表示:“我们也在讨论是否要成立相应的保险投资管理部门或公司。”而新机构的作用是,分散社保基金理事会的压力,“进行投资运营”。目前,已有九省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了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委托投资金额为4300亿元。2018年,西藏、甘肃、浙江、江苏也将加入,将新增资金1500亿元。社保基金管理资金增加2017年底,唐霁松刚刚赴任人社部基金监管局局长一职。外界十分关注未来社保基金的资金来源与投资导向。目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全部都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管理,唐霁松称:“业界认为,有很多风险。”根据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官方介绍显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是国家社会保障储备基金,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基金投资收益和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构成,专门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简称‘社保基金理事会’)负责管理运营。”社会保险基金包括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工伤保险基金、失业保险基金和生育保险基金。仅在2017年和2018年,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管理规模就出现巨大提升。2017年11月18日,国务院公布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方案指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基本目标是弥补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促进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人社部作为重要的参与部门,也参与了讨论。“国资划转社保基金,肯定全社会都在推动,我们有预期,很多好的资产我们都想要。”社保基金理事会人士向记者表示。除此之外,社保基金理事会还要对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的部分进行监管。“社保基金监管体制机制建设相对滞后,人员薄弱。有数据显示,养老基金人均监管资产1340亿元。”唐霁松表示担忧:“与三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相比,困难更多,管理资金更大,人员显得更不足。”讨论是否成立新运营机构在全国社保基金资金量不断扩大的同时,记者观察到,包括吉林、山西、湖北、河北等省都在2017年末密集出台了“社保基金监督管理办法”。随着资金量的增加,人社部对全国社保基金的监管一直非常重视。

距离《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公布已经近一个月的时间,《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包括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人社部在内都曾经对国资划转社保基金一事进行过技术层面的讨论,“主要讨论哪些省参与进来。”人社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人士向记者透露。此外,“我们也进行了讨论,好资产非常多,理事会想要的也很多。”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前述人士均向记者表示,讨论虽然已经展开,但是还没有确定具体的企业和省份名单。这个所谓的名单就是涉及哪些国资先划转的名单。“第一步”2017年11月18日,国务院公布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指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基本目标是弥补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促进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国资划转社保基金,肯定全社会都在推动,我们有预期,但是能到什么样的程度,目前还没有看见,也没看见具体资产。”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人士向记者表示,“好资产非常多,理事会想要的也很多。”按照《方案》的时间规划,“按照试点先行、分级组织、稳步推进的原则完成划转工作”。其中“第一步,2017年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开展试点。中央企业包括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管理企业3~5家、中央金融机构2家。试点省份的划转工作由有关省(区、市)人民政府具体组织实施。”《方案》中明确予以指出。对于试点的企业,“还没有讨论出具体的名单,所以还不好说。”前述人士表示。按照《方案》中指定的部门,人社部也是重点参与讨论的部门之一。人社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人士向记者透露,“前期就试点省份进行了一些讨论,我们和财政部一起商量,哪些省参与,但是具体的名单还没有定下来,最后财政部做决定。”2017年11月18日《方案》公布后,辽宁省随即表态,“完成部分省属企业股权无偿划转至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对应权益424亿元,上缴国有资本收益35亿元用于补充社保基金。”按照财政部之前披露的程序,“目前,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由社保基金会负责管理运营,基金运营情况良好,收益水平较高,实施中积累了资本管理经验。基于此,《方案》提出,划转的中央企业国有股权,由国务院委托社保基金会负责集中持有,单独核算,接受考核和监督。同时,与现行基本养老保险体制相适应,划转的地方企业国有股权,由各省级人民政府设立国有独资公司集中持有、管理和运营;也可将划转的国有股权委托本省(区、市)具有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功能的公司专户管理。”技术环节待定

  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或提速

  养老保险多元化投资新路径浮现

  加快探索境外投资,几十万亿民间资产潜力待挖

  养老保险多元化投资新路径逐渐明晰。《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权威人士处获悉,为实现养老保险基金进一步保值增值,相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扩大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范围的多个途径,包括加快实施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并在规模和速度两方面同时发力;今年内或全面启动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基金的委托投资;酝酿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探索养老保险基金境外投资和开放个人投资选择权等内容。

  业内专家表示,随着包括个人储蓄、保险在内的几十万亿民间资产更多投入到养老储备中来,我国也将有更强信心和更大能力应对老龄化高峰的挑战。

  我国养老保险基金支出规模仍在不断增加。人社部数据显示,2017年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总支出增长21.9%,其中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增幅达18.6%。“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快,社会保险制度内人口抚养比不断下降,基金总体支付压力仍在加大,虽然基金结余总量每年都在增长,但是支撑能力呈下降趋势。”人社部基金监管局局长唐霁松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保底”和“开源”是养老保险基金保值增值的两大砝码,市场化多元投资运营仍有较大的潜力空间。

  在保底方面,唐霁松坦言,目前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偏低偏慢,仅在两个省和五家央企试点,也都没有正式实施,难以应对迅速到来的人口老龄化风险,因此,无论是划转规模上还是划转速度上都需要再提高。

  有专家分析称,根据国务院去年年底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推算,至少补充养老金10万亿元规模,对保证养老金充足和按期足额支付会起到关键性作用,以后再根据养老金改革和发展需要进一步研究划转。

  在开源方面,政府将推动扩大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规模,健全监管框架和配套措施,督促地方开展委托投资。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底,全国共有14个省份签署了5850亿元的委托投资合同,其中3516亿元资金已经到账投资。2017年累计投资收益额87.83亿元,投资收益率为5.23%。

  “目前,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的钱仅有几千亿,不到存量的10%,这远远不够。”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表示。“为了加速养老储备资金的积累,应扩大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范围,进一步研究投资多元化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累计结存达到6318亿元。政策层面上,财政部社会保障司和人社部基金监管局正在抓紧研究,今年内有望全面启动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

  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投资空间也有待拓展。截至2017年底,全国有8.04万家企业建立企业年金,2331万职工参加,积累基金1.3万亿元,当年投资收益率为5%。

  “目前,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投资尚无法律法规支撑,投资税收优惠政策也迟迟未出台,既拉低了基金投资收益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各地委托开展投资的积极性。”唐霁松指出,通过税收优惠和投资政策调整,扩大养老保险投资范围势在必行。

  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副书记郭建华认为,目前大量职业年金迟迟没有开展投资运营,是因为还存在不少担心,比如,担心遴选管理人不能公平公正,管理费用没有统一标准,投资运营收益低于其他省份等。对于各地普遍担心的问题,管理部门也将进一步出台指导性意见。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人社部发布了《关于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资格有关事项的报告》,宣布启动新一期资格受理工作,这向市场释放了积极信号。

  探索境外投资也已被列入研究清单。“就第二支柱来看,投资区域目前仅限于境内,参照国际经验,开展境外投资是分散风险、提高收益的有效选择。除了政策完善,在工作推动上也要更加积极。”唐霁松说。

  个人养老金投资潜力也被普遍看好。“我国尚未开放个人投资选择权,这需要有政策引导的一个过程。为参保人提供多样化的投资产品选择,使其获得长期较高的投资收益,需要有关部门和社会各方面共同努力,打破局部利益格局。关键是打通银行、证券、基金、保险等业态通道,用统一的政策引导和统一的平台服务,从而使拥有巨大潜能的个人沉淀资金更多地投向自身的养老储备。”唐霁松说。

  胡晓义也表示,应出台更有吸引力的政策加快发展第三支柱。如果把目前几十万亿民间资产更多投入到养老储备方面来,我们应对老龄化高峰的挑战就有了更多的信心和更强的能力。

责任编辑:谢海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