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多地GDP造假 经济规模超香港

最近,一些地方政府一改往日风格,开始自我揭短,如辽宁和内蒙古,相继进行了一些统计指标的修正,主动挤水分,让统计指标还原当地的真实发展水平。应该说这种行为需要很大的勇气,值得点赞。地方经济发展指标反映了地方政府绩效,而绩效又关系到官员的前途,把绩效往大了说,对官员个人有利,对当地发展不利,这就有一个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权衡问题。假如官员为了个人利益,通过各种手段来虚报GDP,虚增收入,不仅会导致当地的社会经济环境恶化,损害当地的经济发展本身,更重要的是,这种“虚胖”的经济会让当地患上“三高”病症,从而逐步丧失未来的发展潜力。地方经济“虚胖”的诱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特定的阶段形成了GDP导向的增长模式,在这种模式的驱动下,地方政府把经济增长当作最主要的目标来追求,一切为了增长,所有其他的工作都要为了这个核心目标服务。在这种模式下,官员的晋升激励就和增长绩效挂钩,GDP增长快,官员晋升就快,这就导致一些地方官员急功近利,不惜牺牲眼前利益来博取更高的GDP增长率。二是地方政府之间存在竞争,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一些地方不顾当地的实际情况,一味通过承诺各种优惠条件来招商引资,导致地方政府之间出现恶性竞争,这就和商家相互之间不惜血本降价赚吆喝一个道理。由于各地的硬环境和软环境质量都差异很大,一些地方即便下血本也很难吸引资本流入,即便吸引来资本,也可能是负外部性较大的行业,比如高污染行业,结果地方之间的恶性竞争非但没有改善当地的经济状况,反而可能让当地经济更加恶化了。官员的GDP考核压力与地方之间的竞争压力迫使一些地方铤而走险,通过人为虚增收入的方式来提高当地的经济增长率,结果看似当地经济发展势头很好,老百姓的实际收入不仅没有增加,当地的资源反而耗竭,软环境反而进一步恶化,从而陷入恶性循环当中。GDP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缺乏可持续性。当地方GDP泡沫吹到一定程度,就可能会破灭。以前有个说法叫“棘轮效应”,地方的“虚胖”程度也存在这种效应,泡沫会越滚越大。因此,如果不挤水分,任由地方“虚胖”下去,将会给整个社会经济带来巨大的风险。正是看到了这种模式的问题以及潜在的风险,所以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重质量的经济发展的新思路,这是非常有智慧的新说法。在人均收入很低的时候,把快速增加收入当作第一要务无疑是正确的,就好比一个饿肚子的人首先要吃饱饭才行。但随着吃饱肚子了,就不能光想着继续猛吃,这样有害无益,这个时候就要注重营养平衡和生活质量了。对地方来说,当人均收入达到一定的水平后,如果还围绕着GDP打转转,无疑是属于吃饱了撑的。经济发展到新阶段,就要有新的思路,十九大把增长质量放在首位,就是符合新阶段的正确思路。何为重质量的经济发展?就是不仅要让老百姓收入有增长,还要让老百姓过得舒适,过得安心,过得实在。显然,地方经济的“虚胖”是无法做到这些的。与其费力地恶性竞争,不如光明正大地良性竞争。尽管辽宁、内蒙古等地经济发展目前处于相对落后的地位,但通过刺破过去经济发展中出现的泡沫,实际上已经获得了竞争的先动优势。地方瘦身的首要好处就是完整、准确和及时地暴露了当地的实际情况,也就相当于把当地的问题摆在了阳光之下,不藏着不掖着,问题明了,解决起来自然就不用绕弯子,找有效的解决办法也相对容易很多。其次,挤水分等于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不再把发展速度放在首位,而是把发展质量放在首位,这就促使地方各级政府转变观念,重新定位和设计相应的社会经济政策,从而使得地方恶性竞争行为得到合理的矫正。最后,挤水分也给当地老百姓以及潜在的投资者一个合理的乐观预期,因为挤水分必然伴随着软环境的持续改善,地方通过制度创新、人才竞争、强化公共领域的投入等,吸引适合当地的企业进入,让当地的老百姓对未来有信心,这样各方就可以形成合力,共同为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做贡献。无论如何,地方主动挤水分走出了正确的第一步,如果进一步把改进软环境作为工作的重点,那么每个地方都可以凭借自身的特点和比较优势,参与到区域间的分工和专业化中来,相互之间良性竞争。这种情况下,不仅可以有效降低宏观风险,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形成地区间的协调合作。特别是一些地方在挤出水分之后,轻装上阵,看似当前的起点较低,反而可能在未来取得可持续的增长。地方之间的良性竞争可以大幅度提高人力资本水平,激励资本流向高附加值行业,从而有利于经济的顺利转型。当然,地方政府行为的规范化和地方政府间的良性竞争还需要更多跨区域合作层面的制度创新,如何突破行政区划的固有限制,通过更多的跨区域平台的构建,来改进区域之间的分工和专业化水平,恐怕是未来要下大力气抓的工作。

摘要:多年来,地方GDP增速高于全国、总量大于全国的统计乱象引发公众质疑。近期,东北多地官员坦承,各地纷纷在给统计数字挤水分,并反思统计数据造假之弊。
调查 数据至少有20%的水分
如果统计数据不失真,东北经济发展后劲今天不至于此。吉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

“注水数据”贻害大 “挤出水分”须较真

    多年来,地方GDP“增速高于全国、总量大于全国”的统计乱象引发公众质疑。近期,东北多地官员坦承,各地纷纷在给统计数字“挤水分”,并反思统计数据造假之弊。

近期,东北多地官员向“新华视点”记者坦承,各地纷纷在给统计数字“挤水分”,并反思统计数据造假之弊。

    调查

多年来,地方GDP“增速高于全国、总量大于全国”的统计乱象引发公众质疑。有专家指出,这种“数据掐架”既有重复统计、数出多门和基础资料不全等原因,但其深层次则是“数字出官,官出数据”的扭曲政绩观在推波助澜。相形之下,东北三省部分地方数据造假之风尤甚,不仅误导中央和地方的规划决策,且已演化为破坏党风政风、损害政府公信力的腐败推手。

    数据至少有20%的水分

“注水数据”惊动中央巡视组

    “如果统计数据不失真,东北经济发展后劲今天不至于此。”吉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赵振起认为,倘若依照各地汇报的产业成长性计算,东北一些县域经济规模都超过香港了。

“如果统计数据不失真,东北经济发展后劲今天不至于此。”吉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赵振起认为,从各地固定资产投入上计算,“2010年底一汽集团的资产总额才1725亿,全省每年上万亿的投资,一年要建设多少个一汽?”倘若依照各地汇报的产业成长性计算,东北一些县域经济规模都超过香港了。

    “相关部门做过一些核查,有些投资数据至少有20%的水分。”黑龙江省工信委投资规划处处长官英敏证实。仅黑龙江省自行“挤掉”的投资水分,近两年每年至少数百亿元。

今年上半年,辽宁省大连市受工业负增长拖累,在全国副省级城市经济增速排名垫底。“以一季度为例,工业经济增长-29.9%,其中价格因素和市场需求不足各占5%,剩下20%是‘挤水分’。”大连市经信委副主任于德虎向记者剖析当期经济下滑主因。

    2013年,黑龙江省黑河市虚报项目投资19亿元,按当年统计公报披露的223亿年度项目投资总额计算,“注水”比例为8.5%;辽宁省岫岩满族自治县虚增财政收入8.47亿元,超过同年实际财政收入的127%。

“相关部门做过一些核查,有些投资数据至少有20%的水分。”黑龙江省工信委投资规划处处长官英敏证实。仅黑龙江省自行“挤掉”的投资水分,近两年每年至少数百亿元。

    黑河、岫岩等地的“数据注水”丑闻,今年1月份分别由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家审计署以《中共黑龙江省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关于201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向社会公布。

2013年,黑龙江省黑河市虚报项目投资19亿元,按当年统计公报披露的223亿年度项目投资总额计算,“注水”比例为8.5%;辽宁省岫岩满族自治县虚增财政收入8.47亿元,超过同年实际财政收入的127%,地方统计数据“注水量”之大由此可见。

    自去年2月底开始,中央第四巡视组、第十一巡视组、第八巡视组先后向吉林、辽宁和黑龙江三省反馈巡视情况,各地对经济“数据注水”问题反映强烈,各巡视组也都将之列为党风廉政和作风建设的突出问题进行反馈要求整改。

黑河、岫岩等地的“数据注水”丑闻,今年1月份分别由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家审计署以《中共黑龙江省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关于201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向社会公布。自去年2月底开始,中央第四巡视组、第十一巡视组、第八巡视组先后向吉林、辽宁和黑龙江三省反馈巡视情况,各地对经济“数据注水”问题反映强烈,各巡视组也都将之列为党风廉政和作风建设的突出问题进行反馈要求整改。

    反思

“如果不是当初吹得高,现在也不会掉这么厉害”

    数字好看经济很难受

前几年,东北曾流传这样一副对联:“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级哄上级,层层掺水,水到渠成”。

    前几年,东北曾流传这样一副对联:“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级哄上级,层层掺水,水到渠成”。

“如果不是当初吹得高,现在也不会掉这么厉害。”一些基层官员反映部分经济数据造假严重,不仅GDP增速、投资、消费和进出口等数据“大水漫灌”,甚至连棚户区改造、城乡居民收入等数据也被篡改。

    “如果不是当初吹得高,现在也不会掉这么厉害。”一些基层官员反映部分经济数据造假严重,不仅GDP增速、投资、消费和进出口等数据“大水漫灌”,甚至连棚户区改造、城乡居民收入等数据也被篡改。

2014年底,辽宁阜新市、葫芦岛市虚报年度新开工任务数,比实际开工数合计超过2万余套,占上报开工数52.8%和29.3%;吉林省四平市虚报8165套,占上报开工数87.2%,审计发现后又编造完成基础打桩6938套,截至今年5月份仍有6356套未开工。近期,吉林省对四平市、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8名责任人给予相应政纪处分和组织处理。

    为了维护虚高“注水数据”不露馅,一些地方官员甚至采取“无收入来源空转财政收入、有收入来源的列收列支及借款缴税、违规调整入库品种和截留侵占上级收入和违规提前征收税款入库”等更为隐蔽手段,在公共财政收入上大做手脚。

为了维护虚高“注水数据”不露馅,一些地方官员甚至采取“无收入来源空转财政收入、有收入来源的列收列支及借款缴税、违规调整入库品种和截留侵占上级收入和违规提前征收税款入库”等更为隐蔽手段,在公共财政收入上大做手脚。

    尽管各级官员都深知“注水数据”的危害,但面对来自上级考核、地区竞争和自身升迁等压力和冲动,最终往往还是硬着头皮“层层分解指标、人人摊派任务”。

2014年,审计署对庄河市塔岭镇审计发现:2013年全镇公布财政收入比实际财政收入高出2534万元,虚增16.24倍。相邻的普兰店市将全市2014年公共财政收入,由年初预算53.35亿元下调为33.85亿元,降幅近20亿元。大连市针对虚增财政收入进行专项整治,对庄河市、普兰店市主要领导提出严肃批评,并对塔岭镇镇长作出免职处理。”

    “东北黄金十年两位数的增长,数字挺好看但经济很难受,弄到最后各省都在挤水分。”阜新市副市长金东海说。

尽管各级官员都深知“注水数据”的危害,但面对来自上级考核、地区竞争和自身升迁等压力和冲动,最终往往还是硬着头皮“层层分解指标、人人摊派任务”,难得糊涂。

    措施

“东北黄金十年两位数的增长,数字挺好看但经济很难受,弄到最后各省都在挤水分。”阜新市副市长金东海说。

    调整考核指标并严惩作假

防止“注水数据”须多管齐下

    “注水数据不是骗国家就是骗百姓,一定有个人利益在里面。”辽宁省鞍山市经信委副主任孙祎明等人认为,当前,要保证经济数据质量就必须完善统计问责制,追究涉事官员的责任,确保挤干经济统计数据中的水分,对造假行为予以严惩,让干部吹不起“数字牛皮”。

国家统计局早就提出,要将弄虚作假作为统计领域最大腐败来治理。对于过度崇尚GDP增长的地方官员而言,无论多报虚报、瞒报谎报,还是少报漏报、凭空捏报,只要能转化为政绩指标,至多被视为作风不实而敷衍了事。这种失之于宽的纵容行为,助长一些地方统计数据竞相掺水,其社会危害程度并不亚于贪腐。

    为彻底解决数据“注水”问题,东北三省以中央巡视组反馈整改为契机,自去年以来重点整饬经济数据弄虚作假行为。

“注水数据不是骗国家就是骗百姓,一定有个人利益在里面。”辽宁省鞍山市经信委副主任孙祎明等人认为,当前,要保证经济数据质量就必须完善统计问责制,追究涉事官员的责任,确保挤干经济统计数据中的水分,对造假行为予以严惩,让干部吹不起“数字牛皮”。

    黑龙江省制定出台《黑龙江省产业项目推进责任主体考核办法》和《反对弄虚作假提高统计数据质量工作方案》,调整考核指标和分数权重,对统计指标进行规范。

虽然统计法明确规定“利用虚假统计资料骗取荣誉称号、物质利益或者职务晋升的”,除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外,还要“取消其荣誉称号,追缴获得的物质利益,撤销晋升的职务”,但在实际执行中极少有人为此丢官。有关专家指出,既然注水数据真相是一笔糊涂账,自然没有人为此担责;既然无人为此担责,注水数据问题自然长期存在,两者互为因果。

    吉林省采取调整全年GDP增速,改进各部门和市(州)领导干部政绩考核指标,以拓展延伸“德能勤绩廉”考察范围和内容为重点。

为彻底解决数据“注水”问题,东北三省以中央巡视组反馈整改为契机,自去年以来重点整饬经济数据弄虚作假作为。黑龙江省制定出台《黑龙江省产业项目推进责任主体考核办法》和《反对弄虚作假提高统计数据质量工作方案》,调整考核指标和分数权重,对统计指标进行规范。记者在《牡丹江市整治投资指标数据上弄虚作假工作实施方案》中看到,重点清理固定资产投资额指标的弄虚作假和不规范行为,主要包括统计调查对象造假和统计数据资料造假两项内容。

    辽宁省调整财政收入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取消利用外资指标和城区财政收入指标考核排名,调整招商引资工作重点,对寅吃卯粮、空转收入等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坚决遏制财政收入征管中的弄虚作假行为。

吉林省采取调整全年GDP增速,改进各部门和市领导干部政绩考核指标,以拓展延伸“德能勤绩廉”考察范围和内容为重点,帮助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辽宁省调整财政收入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取消利用外资指标和城区财政收入指标考核排名,调整招商引资工作重点,对寅吃卯粮、空转收入等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坚决遏制财政收入征管中的弄虚作假行为。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