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应防止市场通过过度的冒险行为倒逼央行

12月5日,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在中国银行总行召开题为“世界经济与中国2018:把握全球经济金融新格局”年会。与会专家就明年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和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取向分享重要观点,普遍认为,明年主要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将回归正常化,我国货币信贷政策趋紧将是主要趋向。但在全球流动性泛滥“退潮”后,金融资产价格面临着大幅波动的可能,也是不可忽视的潜在风险点。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国央行都在研究并探索新的货币政策框架,其重点目的在于防范金融风险。新的货币政策框架主要包含政策目标、政策工具、政策的传导机制以及国际协调这四个主要需要关注的方面。在货币政策目标方面,调控目标已不再局限于资产价格等因素,而是要看金融周期。毕竟资产价格只是金融周期的一个体现,而金融周期的背后是银行广义信贷,资产泡沫的背后就是银行的过度借贷,且过度借贷往往是由超低利率引起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货币政策应该对金融周期进行调控。除了探索新货币政策框架外,金融危机后各国央行还在探索建立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但仅靠宏观审慎政策还不够,假如利率长期处于低位,即使使用了各种宏观审慎手段,效果仍是事倍功半,所以需要建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政策框架来应对金融周期。”孙国峰称。孙国峰认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国也开始关注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也就是风险承担渠道。由于银行背后有政府显性或隐性的担保,所以天生有冒险倾向。如果央行长期保持低利率水平,就容易鼓励银行的冒险行为,这种冒险行为很有可能与央行的货币政策之间形成博弈,即市场会预期央行在金融市场受到压力时会降低利率,这反而会鼓励一些高杠杆的银行过度承担风险。央行的货币政策应当抑制银行的冒险行为,特别是不能给予市场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预期,防止市场通过过度的冒险行为倒逼央行。而美联储今年下半年来启动的“缩表”,其目的就是为了提高长期利率,以防范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到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理事长李扬表示,从历史实践看,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高杠杆,中国金融业进入风险集中爆发期,且高杠杆主要集中在国企和地方政府债务。为了防止宏观杠杆继续快速上升,今后中国要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坚决管住货币信贷。不过,事物都有两面性。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从此前多年的量化宽松开始回归正常化,是为了防范下一次危机,但这个过程也潜藏着风险,不少与会专家都提到了应关注明年可能引发的流动性风险。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明年可能会是全球流动性和实体经济的分水岭,当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后,担心资产价格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邵宇称,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呈现“三高一低”的特点:各国央行资产负债表膨胀、全球金融资产泡沫变大、杠杆率升高,但市场波动性却在降低。“市场波动率低已经不太正常了,当全球流动性开始回潮后,金融资产可能面临大幅收缩”。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也表示,降杠杆重要,但不应过度牺牲经济增长。考虑到房地产投资增速预计还会进一步下滑,不排除2018年经济增速有所下降的可能性。因此,基准利率应尽量低一些,货币市场流动性充裕一些。(原题为《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年会与会专家表示:央行不能给予市场长期低利率预期》)

(更正:内文央行官员姓名“孙国锋”有误,应为“孙国峰”。)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1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图为中国央行总部大楼前的人行过街标识。REUTERS/Kim Kyung-Hoon

北京2月20日 –
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近日撰文指出,经济发展新常态对货币政策调控和工具创新提出的新要求,货币政策需提供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从直接调控向间接调控转变,从数量型为主向价格型为主转变,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同时央行要通过多种渠道提供流动性,增强逆周期调节能力。

中国金融杂志周一刊载他的署名文章称,央行在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时需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完善中央银行流动性供给机制、建立政策利率体系,以及拓展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央行创新推出了一系列货币政策工具,这些工具创新较好地适应了新常态下经济运行的特点,提高了货币政策调控的前瞻性、灵活性和有效性。”孙国峰称。

他并指出,中国经济需要保持中高速增长,因此在基础条件出现较大变化时货币政策需要适时适度调整,防止经济出现惯性下滑;另一方面,在经济结构转型的过程中以及杠杆率已经较高的情况下,也要注意防止过度“放水”固化结构扭曲、推升债务和杠杆水平,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他称,此前外汇占款渠道被动投放的基础货币,央行通过提高法定准备金率和发行中央银行票据等多种方式回收流动性,以防止银行体系流动性过剩。但是目前外汇大量流入的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央银行提供流动性的传统渠道减少,需要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以主动管理流动性。

此外,经济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创新的一些货币政策工具带有宏观审慎政策的逆周期特征,通过引入激励相容机制刺激银行在经济下行期提供信贷支持,并且注重将银行信贷资金引入实体经济部门,这些做法值得借鉴。为此央行需要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发挥其逆周期调节与结构引导功能。

为深化金融改革,要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伴随金融改革的逐步推进,中央银行将主要通过市场化的利率调控机制来实现货币政策目标,为此需要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使得中央银行有能力调节市场利率并使之有效传导到实体经济。

**创新货币政策工具的着力点**

孙国峰指出,完善央行流动性供给机制,首先流动性期限种类要比较丰富,应注重提供中长期的流动性供给以支持银行体系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其次,考虑将流动性供给与金融机构信贷投放相联系,以建立激励相容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国民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信贷投放。最后,在提供流动性的过程中可借鉴国际经验,扩展中央银行合格抵押品范围。

他并表示,建立政策利率体系,一方面央行需通过操作释放短期政策利率信号,同时探索构建利率走廊机制,防范货币市场利率过度波动;另一方面,考虑到短期利率传导存在障碍,有必要探索央行的中期政策利率,以更有力地影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和预期,从而间接影响贷款利率。

此外,需要在货币政策工具设计中加入更多负反馈因素,避免短期内金融条件的过度变化对经济发展形成不利影响。同时,拓展宏观审慎管理的范围,将金融机构的资产扩张行为和短期资本流动等作为其作用的重点领域。

他并介绍,近年来,央行着眼于完善流动性供给机制、建立政策利率体系和拓展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对于货币政策工具中的法定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中央银行借贷便利、宏观审慎管理和预期管理等都分别进行了创新。

“今后改进和完善金融宏观调控体系,要坚持市场化的基本取向,…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探索在流动性供给机制、政策利率体系和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三个方面完善适应经济新常态的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他称。

他并表示,未来要继续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推动从数量型调控为主向价格型调控为主逐步转变,同时加强与其他经济政策的协调配合,保持经济和金融体系的稳定运行。”

发稿 孙琦子; 审校 毕晓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