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养老保障第三支柱的税收优惠政策需慎重选择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媒体报道说,已经呼喊了10年备受业内关注的税延型养老保险试点在2018年伊始依然没有听到落地,分析人士认为政策优惠的额度、延迟征税的标准等是绕不过去的坎。我国要建立多层次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也叫“三支柱”体系),其中第三支柱就是个人参加的商业养老保险。从政府层面来讲,目前呼声最高的是实行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但从实际情况看,困难重重,很难在短期取得进展。个税递延,简称为EET(E,即
Exempted,免税;T,即Taxed,征税),它的意思是,对于用于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支出,在税前扣除,即免税(E);商业保险投资运营取得的收益,予以免税(E);退休后享受待遇领取时则征税(T)。这种制度设计并不是对于商业养老保险的支出和收益的全程免税,实际是将当下的纳税义务延迟到退休的时候履行。这种EET模式有什么好处呢?它的好处因人而异,而且也与其他有关制度有关。理论上说,对于缴纳工薪类个税的高收入人群来说,这个政策比较实惠,因为高收入对应的边际税率更高,税前列支带来的节税会更多,最高可节税扣除额的45%。当然,对于高收入者来说,其个税递延带来的实惠大小还取决于另外一些因素。比如,未来的个税会如何设置,是实行综合征收还是分类征收,是将养老保险收益摊薄到若干月份分月支取还是一次性支取,未来支取时的个税免征额是多少等等,这些都会影响那时的纳税义务。如果这些政策不明朗,不确定,未来的纳税义务无法与今天的进行比较,那么,今天的个税递延,就会带来未来的税务风险。这就是对于富人来说EET模式仍然不具很大吸引力的原因。对于低收入者来说,EET模式更没有吸引力。因为收入达不到个税门槛或者刚刚跨过个税门槛的人,并不存在税前扣除问题,如果有,也是在很低的边际税率上扣除的,当下的节税很少。不但没有什么优免,一旦参加EET型商业养老保险,还要付这些账户的资金被锁定的代价,在退休之前不得支取。这使他们失去对自己资金的支配权。这也是EET模式不受欢迎的重要原因。EET模式还有一个缺点是,它只在工薪收入者中实行,非工薪者、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等等无法加入,这也是不公平的。按照一些学者的建议,EET模式下,在未来退休支取的时候,可以将投资收益摊到若干月,分次支取,如此则每月支取的数额有限,对于高收入者来说,退休后的收入可能远低于在职时的收入,因而个税的边际税率大为下降,这样可以真正达到节税目的。在这种情况下,EET账户无疑成为可观的免税账户,对于高收入者具有很大吸引力。这种情况下,如果对税前列支的数额不做限制,必然会造成高收入者大量购买商业养老保险避税,当期税收大量流失,形成对高收入者的补贴和福利,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公平,扩大收入差距,EET政策将会形成继企业年金之后的又一个“富人俱乐部”。所以,为了社会公平,为了当期个税收入不受太大影响,商业养老保险的税前列支一定要有限额。这种情况下EET模式将面临两难:允许当期扣除的数额太大的话,虽有吸引力,但会带来税收流失,且受益人群很小,不但达不到实现第三支柱的目的,而且造成新的不公平,人为加剧收入不平等;如果当期扣除数额很小,则无法吸引有能力的人群参加,同样起不到“第三支柱”的目标和功能。所以,EET模式的选择和设计,必须慎之又慎,多方权衡。个人参加的商业养老保险,本质上是个人的事情。如果政府要对人们的这种选择进行干预,必然要通过税收优惠措施予以诱导而不是强制。税收优惠措施,除了个税递延型的EET模式之外,还有其他模式。对人们让利最大的当然非EEE(全程免税)莫属,但是采取这个模式不大现实,因为政府要承担极大的税式支出。另一种可选的模式,就是TEE。而一些学者也建议在实行个税递延型的EET
模式的同时,继续保留TEE,甚至设想人们可以持有两种模式,且两种模式间可以自由转换。所谓TEE模式,就是将用于商业养老保险的支出,在个税缴纳的时候不予列支,照章纳税,但随后投资运营中取得的收益则免税,最后支取环节也免税。这种模式我们并不陌生。目前,缴纳个税之后,投资理财所得如资本利得是免税的,人寿保险所得是免税的,储蓄利息也是免税的。这些投资所得不但免税,而且不存在资金被锁定的弊端,还可随时变现和赎回。可以说这就是TEE模式,但这种模式并不是针对商业养老保险制定的特定政策。针对商业养老保险的TEE模式的关键是享受了免税的投资收益被锁定
,资金受到监管且被锁定,在退休之前不能支取。如果对于商业养老保险实行特定的TEE模式,那么,还需要对现行个税政策进行大的调整。在资本利得免税且随时可以兑现和赎回的情况下,如果商业养老保险实行TEE模式,那它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如果对资本利得、利息、保险所得普遍征收所得税,关上免税大门,然后再打开商业养老保险TEE模式的大门,那么,投资就会被吸引或者被“驱赶”到TEE模式养老保险中来,从而达到既扩面又增量的目的。经过如此改造,EET模式和TEE模式并存,在EET模式下不能参加的非工薪收入者,如低收入者、自由职业者、农民、个体经营户等等都可以参加进来,如此就可以有效提高商业养老保险作为第三支柱的覆盖率(见郑秉文:《第三支柱商业养老保险顶层设计:税收的作用及其深远意义》)。建立养老保障第三支柱,税收政策的余地不小。但是要设计出一套公平、合理、可操作强且操作成本低的税收方案,绝非易事。既要扩面,有吸引力,使更多的人加入;还要考虑公平性,不致沦为“富人俱乐部”仅仅优惠了富人;既要通过EET为缴纳个税的工薪者提供优惠,也要通过TEE模式让个体工商、自由从业者和农民等加入进来;既要打开参加第三支柱养老保险的税优大门,又要关上与其形成竞争关系的资本利得免税的大门。这一切都涉及复杂的利益关系和利益调整,要通盘考虑,最好通过认真修改《个人所得税法》予以确定、完善和整合。

财政部等部门日前发布《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自5月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这个被简称为税延养老险的政策,据说经过十年的打磨,最近才获得试点的机会。不少媒体进行了大量解读,认为是建立社会养老保险第三支柱的重要举措。有媒体说,“可能部分消费者会有疑惑,税延养老险其实只享受了税收的延迟缴纳,最后领取时还是要交税的,真的产生了实际税收优惠吗?多家券商研报表示,优惠是确实存在的,主要原因包括通货膨胀因素和退休后个人收入大幅下降导致交税基数下降等。”这样的分析,很大程度上是误导,必须予以辨析。税延养老险是一项相当复杂的政策,非常难以笼统地计算今天被递延的税收,在将来缴纳的时候是增加了还是下降了。在今天购买商业养老险可以税前扣除因而免税与未来领取时纳税之间有长达一二十年甚至三四十年的时间差,通货膨胀、经营风险等因素使得未来的收益高度不确定;即使不考虑这些因素,未来的钱与今天的钱也不能简单比较,如要比较,需进行折现,以知道未来的钱在今天的现值,而且未来数十年的贴现率是多少,今天也是非常难以准确掌握的。但有一点可以比较,那就是今天被递延税收的税率和未来缴纳的税率。可以说,衡量税延养老险对人们是否有利的极为重要的参考依据就是税率,包括今天被免掉的个税的边际税率和未来领取时的利率。按照财政部等部门的试点通知规定,可以递延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额度是个人工资的10%,到1000元封顶。这些税前扣除的金额,在当前并不缴纳个人所得税,在保险机构进行运营时也不缴纳个税。到未来退休的时候,分15年领取。(这就是所谓的EET模式)对个人达到规定条件时领取的商业养老金收入,其中25%部分予以免税,其余75%部分按照10%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其实是相当于给了一个75%的折扣,也就是实际税率为7.5%。按照这个规定,没有缴纳个税的人群,自然不会有什么递延个税,此项政策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可递延的税负为零。当收入超过个税免征额,每月就可以有若干个税递延额度。这个额度在0~450元之间。一个人获得的递延额度到底有多大,取决于与当下收入水平挂钩的边际税率。当收入水平处于边际税率为45%的最高档时,扣除1000元养老保险费,可以节税450元。有媒体解读说,如按照月均2万元的税前收入计算,每月可节税250元,税前月收入达到12万元及以上时,每月节税额可达到450元,以此证明这项政策给人们较大的节税力度。这个例子本身没错,但是,所举收入样本的收入如果不是月入2万元和12万元而是四五千元,又怎样呢?因为各地社保和住房公积金的缴纳比例不一样,所以,这里假定社会养老保险为工资8%,医疗保险为2%,公积金为10%。就是说,税前扣除额为收入的20%。如果月入4000元,扣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后剩下的就低于如今个税3500元的免征额,因此,月入4000元不必缴纳个税,当然也没有资格参与税延养老险;如果月入4500元,扣除900元,再减去免征额3500元,应税收入为100元,税率为3%,应纳税3元。如果按照税延养老险政策将工资的10%也就是450元商业养老保险费扣除,那么,当期就无需缴纳个税,就是说,递延后当期节税3元。用同样的计算办法可知,月入5000元时应纳税15元,实行此政策后,可以增加扣除500元,正好免除当期税收,节税15元。月入6000元,同样的计算办法可知,应纳税39元,参与税延养老险后应纳税21元,节税18元。如上可见,由于当下收入水平不同决定的个税边际税率不同,暂时节税额度是大不一样的,那么,在未来领取之时,情况又是怎样呢?

这几天,财经媒体热捧和欢呼个人养老金制度。原来,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于近日发布了年度重点课题《建立中国特色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课题组建议,第三支柱养老金制度的名称应为中国个人养老金制度。课题组预测,2019年5月个税递延养老制度试点转常规有望如期启动,我国个人养老金制度也将真正实现落地。这对于提高养老金待遇水平以及促进资本市场发展都将是重大利好。  个人养老金制度,就是我们常说的养老金制度的第三支柱。与作为基础养老金制度的第一支柱和职业年金、企业年金的第二支柱相比,第三支柱聊胜于无。为什么这样呢?一般认为,税收政策不给力,使得第三支柱也就是个人养老金制度建立不起来。基于此,去年我国开始了个税递延养老制度试点。  试点的要点是,参与该试点的个人可以在税前扣除工资的6%直到1000元封顶,也就是说,这笔钱不用缴纳个税。这笔资金由专门机构建账管理运营,只有在供款的个人退休后,才可以支取,到那时候再按照7.5%的税率纳税。就像笔者早就一再分析指出的,这项政策不会吸引人们踊跃参与。原因在于,一是税前扣除的手续太复杂,给个人和单位增加很大成本;二是对于收入所在的边际税率高于10%的个人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对于没有缴纳个税或者边际税率在3%这样档次的人,参加则意味着税率的增加,根本没有吸引力;三是,一旦加入这样的政策,你的资金即被锁定数年至三四十年,急需用钱的时候也不能支取,活钱变成死钱;四是,商业保险机构的经营管理能否让人放心满意,也是一个大问题。从现在的情况看,果然和笔者预料一样,大半年过去,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签发保单约2万件,哪怕是按照每单最高1000元计算,也不过2000万元。  事实上,由于个税法的修改,免征额的提高以及六项专项扣除的实施,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目前更加失去对中等收入者的吸引力。按照新的个税法,5000元基本免征额,加上社保、住房公积金的基本扣除,再加上六项专项扣除中的若干项扣除,使得月收入一万元的个人,应税所得也就是一两千元左右,对应的税率是3%,而未来支取时却要按照7.5%纳税。任何理性的人,都会明白这不是一项优惠。月收入万元者尚且如此,万元以下的当然更不可能从这个延迟缴纳的税收政策中获益,而那些经过多项扣除后已经没有任何个税负担的人,当然更没有必要将0税负的收入,放入一个收益相当不确定且被高度锁定的账户中,在未来支取时还得缴纳7.5%的税收。大致来说,今天月收入2万元以上的人,能够从这个政策中获益,当然收入越高,获益越多。如果收入高到边际税率达45%,那么,与未来的7.5%的税率相比,有37.5%的税率差,参加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还是划算的。  因此,有专家认为,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按照1000元限额内进行税前扣除的幅度过小,后端征7.5%的实际税率太高,建议如果转为正常全国推行,就应该将前端的限额提到3000元至5000元,后端的税率从现在的7.5%降到5%甚至3%。  如果个税递延养老制度在前端的限额和后端税率上做这样的调整,结果会是怎样的呢?当然,这种优惠肯定会增加吸引力,但仍然是对于高收入者有利,对于中等收入和低收入没有什么意义。如果限额仍然是工资的6%直到最高限额5000元封顶,中等和低等收入者由于收入所限,享受的额度没有什么变化,而高收入者则大大提高了限额。所以,享受好处的是高收入者。即使像近来个税专项扣除那样,每个人享有同样的限额,不再与工资的百分比挂钩,假如每人可以享有5000元的税前扣除,但对于没有应税收入或者应税收入不高的中低收入者来说,哪怕扣除一万元,也是与自己没有关系的数字而已。至于后端税率从7.5%降到3%,则能够享受税前扣除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再有增加税率的问题,也就是说,基本上都不吃亏。但这仍然是高收入者的福利,因为边际税率处于45%和35%这样的高收入人群,其税率会有大幅度降低,具有和完全免税差不多的效果。他们如果享受每月5000元的税前扣除限额且未来享受3%的优惠税率,那么,这项政策就成为高收入人群的避税天堂。他们因此而得到相当的节税,而国家却要为此付出巨大的税收损失,也就是税式支出。无论从公平来说还是国家税收考虑,前端5000元限额扣除,后端3%的税率这样力度的税收优惠大概是不可能实行的。可以预料,哪怕国家进行调整,前端的限额和后端的税率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动,这项政策的真正受益者不会很多,好处尤其不会落到中低收入人群身上。 被人们热捧的个人养老金制度,如果按照目前这种设想,实际上根本不能解决困扰养老的真问题。中国目前养老出现问题,养老金不足的问题,集中在中等和低收入人群中。目前每月收入能够达到一万元的,已经是属于较好的阶层了。但是,从上述分析可知,在目前试点的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中,月入一万元的都不能享受其实际好处。只有月入达到2万元以上的才可以从中受益,而月入2万元在中国其实已经是人数不多的高收入群体了,他们恰恰有更强的实力去解决自己未来的养老问题。如果一项以税式支出进行优惠的公共政策,主能惠及月入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群体,月入一万元以下的中低收入者都无法从中获益,那么,这样的个人养老金制度,有什么意义呢?从国际上的情况看,建立和完善养老金三支柱确实是非常必要的,我国建立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制度也是非常必要的。但是,目前正在试点的个税递延养老制度,并不是最理想的模式,还需进行多方面的探索和试验。最重要的是,由国家政策和财税支持的个人养老金制度,必然应该服务于最需要它的人,优先解决最大多数人的急需。这是万万不可偏离的目标。(作者为中国奥地利经济学50人论坛研究助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