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报纸谈MLF利率上调:温和去杠杆成货币政策主旋律

鸡年首个交易日,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进一步验证了春节前的市场预期。继春节前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上调后,春节后,央行又把各期限逆回购利率较节前上调了10个基点。同时,自2月3日起上调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  2月3日,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了200亿元7天期、100亿元14天期和200亿元28天期逆回购操作。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恢复了此前一度暂停的7天期逆回购,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2.35%,此前为2.25%;14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2.5%,此前为2.4%;28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2.65%,此前为2.55%。由于当天央行公开市场有1200亿元逆回购到期,故单日净回笼700亿元,连续第5个交易日实现资金净回笼。  同时,央行表示,自2月3日起上调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调整后隔夜、7天、1个月利率分别为3.1%、3.35%和3.7%,此前利率分别为2.75%、3.25%、3.6%。  九洲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这是继上调MLF利率之后,央行自2014年以来第二次上调政策利率,表明央行货币政策从稳健偏宽松周期逐步进入中性偏紧周期。另有分析人士表示,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顺应节前MLF操作利率变化上调,进一步明确了货币政策中性偏紧的态度,以引导货币信贷合理增长和短期杠杆进一步回落。  适度提高政策利率  春节前,1月26日的DR001(1.260,0.00,0.00%)加权平均利率为2.57%,较前一周上涨0.9个基点;DR007(2.480,0.00,0.00%)加权平均利率为2.64%,较前一周上涨0.49个基点;DR014(3.000,0.00,0.00%)加权平均利率为3.50%,较前一周下跌10个基点;DR1M加权平均利率为3.48%,较前一周上涨8.38个基点。Shibor方面,截至1月26日,隔夜、7天、1个月、3个月利率分别为2.53%、2.69%、3.85%、3.87%。  可见,隔夜和7天期市场利率分别在2.5%和2.6%的水平。中信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为保证政策利率的有效性和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的相关性,有必要适度提高政策利率,减少市场利率与政策利率的利差。  从整个央行的利率政策来看,明明表示,此次公开市场利率上调意义重大。一是政策预期有必要保持一致,春节前(1月24日)央行上调MLF利率,此后第二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并未上调,市场存在分歧,此次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SLF利率相应上调,明确了央行的政策方向,避免了政策方向出现混乱;二是保持利率走廊稳定,此次公开市场利率和SLF操作利率上调是央行中短期政策利率曲线变化的一部分。  SLF利率上调,意味着利率走廊上限的提高。分析人士表示,这说明央行对利率走高的容忍度在增加,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政策从稳增长转向防风险和促改革”相符,体现了去杠杆和防风险的意图,并有近期国内PMI超预期、年初信贷超预期、欧美PMI和通胀攀升等因素支撑。  金融去杠杆意图强化  其实,自2016年8月末以来,货币市场的利率中枢和波动性已经在提高,但是央行没有明确提高任何一项政策利率(包括存贷款基准利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MLF利率、SLF利率等)。邓海清认为,从深层次原因来看,公开市场操作利率、SLF利率、MLF利率上调与之前提高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一脉相承。  春节后,逆回购和MLF面临大量到期。据统计,2月份,逆回购预计到期金额为17300亿元,MLF预计到期4000亿元。有机构分析认为,在资金大量到期的情况下,上调利率将全面提高银行体系从央行获得资金的成本,去金融同业杠杆势在必行。  明明表示,去杠杆和控制地产泡沫有必要引导利率适当上行。银行业同业负债方面,在当前未把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的情况下,全国大型银行同业负债占比相对稳定,自2010年以来基本保持在6.2%左右的水平,2016年12月的水平为6.93%。但中小银行的同业负债占比则自2010年以来呈现上升态势,至2016年12月这一比例已达21.66%,银行同业去杠杆仍在路上。房地产方面,近期,一线城市房价再次出现上涨势头,考虑到去年12月份信贷规模仍然较大和地产投资再创新高,货币政策有必要通过适当引导中长期利率上行,以抑制地产泡沫继续上升。  基本面支撑政策利率上调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张晓慧近期发表文章指出,当前,我国经济结构性矛盾仍很突出,过度扩张总需求可能会进一步固化结构扭曲和失衡,加之通胀预期有所抬头,部分领域资产泡沫问题较为严重,开放宏观格局下还面临着汇率的“硬约束”和资产价格的“强对比”,在这样的宏观大背景下,稳健的货币政策需要更加中性、更加审慎,更好地平衡稳增长、调结构、抑泡沫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  当前,全球制造业持续复苏,通胀预期仍存,就业市场保持强劲。明明认为,这为全球货币政策转向提供了支持,也是我国政策利率全面上调的基本面背景。国家统计局2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制造业PMI为51.3%,略低于前值51.4%,连续6个月位于荣枯线上方。剔除春节扰动因素,1月份制造业仍有所回暖。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近期美元指数强势不再,并一度向下跌穿100点,人民币获得喘息机会,阶段性贬值告一段落,并顺势大幅反弹,外汇占款的收缩幅度也将相应明显下降,央行借机进一步在边际上收紧流动性。而最新公布的PMI数据显示,通胀短线有上升迹象,这也为央行的操作提供了支持。目前,央行同时调节长端、短端利率,一方面会带动资金成本上升,但流动性仍属充裕;另一方面,国内利率抬升将会扩大中美利差,进而增强人民币计价资产的吸引力,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国资本外流的压力。

春节后首个交易日,央行全面上调资金利率,货币政策金融去杠杆意图强化,对股市楼市又有和影响?鸡年首个交易日,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进一步验证了春节前的市场预期。继春节前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上调后,春节后,央行又把各期限逆回购利率较节前上调了10个基点。同时,自2月3日起上调常备借贷便利利率。

近期的货币政策操作有些耐人寻味。继上周央行开展创新性的“临时流动性便利”操作之后,1月24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对22家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共2455亿元。中国民生银行(9.280,
0.06,
0.65%)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春节后资金到期压力,继续维持流动性稳定。不过,更值得注意的是,6个月和1年期MLF利率分别上升10个基点至2.95%、3.1%。此次利率上调是MLF创设以来首次上调,也是央行近6年以来政策利率的首次上调。此前,1年期MLF3.0%的利率和6个月期MLF2.85%的利率维持了11个月(从2016年2月至今)。温彬认为,MLF利率上调,除了提示个别金融机构要加强资产负债管理,防范流动性风险外,也有助于促使金融机构实现降杠杆的目的。在当前宏观经济企稳回升的背景下,综合考虑通胀、汇率、广义信贷增长等因素,今年上半年货币市场利率或易紧难松。近期,由于受外汇占款持续下降、缴税、春节提现需求激增、银行缴纳存款准备金等多重因素影响,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紧张,央行也在公开市场上操作频频。上周央行在公开市场累计净投放11300亿元,创历史新高。虽然上周MLF到期未续作,但央行于上周五(1月20日)宣布向现金投放占比高的大型商业银行提供临时流动性便利,支持市场流动性。兴业证券(7.840,
0.04,
0.51%)宏观分析师王涵表示,临时流动性便利和MLF利率上调实际上都是有条件地投放流动性,即在满足合理流动性需求的同时,避免向市场传递货币放松的信号。不过,与上周的公开市场操作和临时流动性便利操作不同,央行此次通过MLF投放流动性的期限明显偏长,这表明对冲短期流动性需求并非此次操作的唯一目的。此次MLF利率上调的信号意义明显,货币政策注重引导金融去杠杆和防控风险的态度明确。引导中长期利率上行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调节好货币闸门”。货币政策在新的环境和压力下,量价配合、“缩短放长”控制“流动性闸门”,并以1年期MLF利率水平引导中长期利率走势。中信证券(16.540,
0.15,
0.92%)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认为,MLF操作利率上调有四大原因:一是经济复苏迎暖春,去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6.8%,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保持较高水平,民间投资企稳,物价温和上升,为政策利率上调提供了条件。二是短期利率保持高位,近期6个月期和1年期SHIBOR利率在3.7%左右,与同期的MLF操作利率差距较大,为保证政策利率的有效性以及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的相关性,有必要适度提高政策利率,减少市场利率与政策利率的利差。九洲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其实自2016年8月末以来,货币市场的利率中枢和波动性已经在提升,但是央行没有明确提高任何一项政策利率(包括存贷款基准利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MLF利率、SLF利率等)。从深层次原因来看,此次MLF利率上调与之前提高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一脉相承。明明还表示,去杠杆和控制房地产泡沫有必要引导利率适当上行。银行业同业负债方面,在当前未把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的情况下,全国大型银行同业负债占比相对稳定,自2010年以来基本保持在6.2%左右的水平,2016年12月的水平为6.93%。但中小银行的同业负债占比则自2010年以来呈现上升态势,至2016年12月这一比例已达21.66%,银行同业去杠杆仍在路上。房地产方面,近期一线城市房价再次出现上涨势头,考虑到去年12月份信贷规模仍然较大和房地产投资再创新高,货币政策有必要通过适当引导中长期利率上升,以继续抑制房地产市场泡沫。

图片 1

货币政策金融去杠杆意图强化

九洲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这是继上调MLF利率之后,央行自2014年以来第二次上调政策利率,表明央行货币政策从稳健偏宽松周期逐步进入中性偏紧周期。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顺应节前MLF操作利率变化上调,进一步明确了货币政策中性偏紧的态度,以引导货币信贷合理增长和短期杠杆进一步回落。

适度提高政策利率

从整个央行的利率政策来看,此次公开市场利率上调意义重大。

一是政策预期有必要保持一致,春节前央行上调MLF利率,此后第二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并未上调,市场存在分歧,此次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SLF利率相应上调,明确了央行的政策方向,避免了政策方向出现混乱;

二是保持利率走廊稳定,此次公开市场利率和SLF操作利率上调是央行中短期政策利率曲线变化的一部分。

SLF利率上调,意味着利率走廊上限的提高。分析人士表示,这说明央行对利率走高的容忍度在增加,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政策从稳增长转向防风险和促改革”相符,体现了去杠杆和防风险的意图,并有近期国内PMI超预期、年初信贷超预期、欧美PMI和通胀攀升等因素支撑。

金融去杠杆意图强化

其实,自2016年8月末以来,货币市场的利率中枢和波动性已经在提高,但是央行没有明确提高任何一项政策利率(包括存贷款基准利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MLF利率、SLF利率等)。邓海清认为,从深层次原因来看,公开市场操作利率、SLF利率、MLF利率上调与之前提高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一脉相承。

春节后,逆回购和MLF面临大量到期。据统计,2月份,逆回购预计到期金额为17300亿元,MLF预计到期4000亿元。有机构分析认为,在资金大量到期的情况下,上调利率将全面提高银行体系从央行获得资金的成本,去金融同业杠杆势在必行。

基本面支撑政策利率上调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张晓慧近期发表文章指出,当前,我国经济结构性矛盾仍很突出,过度扩张总需求可能会进一步固化结构扭曲和失衡,加之通胀预期有所抬头,部分领域资产泡沫问题较为严重,开放宏观格局下还面临着汇率的“硬约束”和资产价格的“强对比”。

在这样的宏观大背景下,稳健的货币政策需要更加中性、更加审慎,更好地平衡稳增长、调结构、抑泡沫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

当前,全球制造业持续复苏,通胀预期仍存,就业市场保持强劲。明明认为,这为全球货币政策转向提供了支持,也是我国政策利率全面上调的基本面背景。国家统计局2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制造业PMI为51.3%,略低于前值51.4%,连续6个月位于荣枯线上方。剔除春节扰动因素,1月份制造业仍有所回暖。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近期美元指数强势不再,并一度向下跌穿100点,人民币获得喘息机会,阶段性贬值告一段落,并顺势大幅反弹,外汇占款的收缩幅度也将相应明显下降,央行借机进一步在边际上收紧流动性。而最新公布的PMI数据显示,通胀短线有上升迹象,这也为央行的操作提供了支持。

目前,央行同时调节长端、短端利率,一方面会带动资金成本上升,但流动性仍属充裕;另一方面,国内利率抬升将会扩大中美利差,进而增强人民币计价资产的吸引力,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国资本外流的压力。

利率上调对楼市股市有何影响?

海通证券:地产凛冬将至

海通宏观姜超等认为,央行确认货币市场加息的结果,其实意味着房贷利率存在着大幅上调的风险,目前5年期以上贷款基准利率为4.9%,这意味着按照5.5%的合理水平,所有的折扣房贷将全部绝迹,否则银行不如去买债。
如果未来房贷利率持续上行,叠加政府对部分一二线城市投机购房限购限贷的铺开,地产销量或将持续下行,而地产市场的严冬或将到来。

申万宏源:对股市楼市不会带来实质影响

历史上,每到一年的年底及次年春节这段时间,市场资金面总是相对偏紧,从而引发交易市场上利率回升。去年末以来的状况也同样如此,人们注意到央行为应对这一局面,实施了一种特殊的“短期借贷便利”做法,以此名义临时调降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这一操作的力度很大,极大地改善了市场的流动性。

不过,由此也使得一些人产生一种资金面会变得较为宽松的联想,而这显然与去年年底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要求不符。因此,有必要向市场明确发出货币政策导向不变的信号。

所以,在接下来所进行的“中期借贷便利”操作上,就有了提高利率10个基点的举措。应该说,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含有对冲色彩的举措,它与其它包括“短期借贷便利”等措施共同使用,除了继续带来“锁长放短”的效果之外,也有利于引导市场对货币政策形成的准确预期。

另外,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最近这段时间,由于市场资金面相对偏紧,实际利率有较为明确的上升趋势,这不但反映在回购利率大幅走高上,也反映在新发行理财产品的利率普遍有0.8个百分点左右的提升。

在这种情况下,央行适当上调“短期借贷便利”的利率,恐怕也有让定价机制更加市场化的考虑,这对于推动商业银行理性使用央行贷款也会有积极的作用。当然,10个基点的幅度太小,估计一般商业银行对此不会太敏感。但不管怎么说,如果人们都关注到这个事件,那么对当前市场资金格局的变化,应该会有比较完整的认知。

至于说“中期借贷便利”的利率提高,是否就预示了央行将开启升息之旅呢?恐怕未必如此。尽管今年美国再度加息的概率很大,而且很可能还不止加一次息,但是对于中国而言,并不会轻易进入加息周期。一方面中国经济现在还在探底企稳过程中,距离全面复苏还有距离,这个时候加息会对经济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今年国内的通胀还是有可能维持在较低水平,而且现行基准利率也远高于美国,加上当前人民币汇率也较为平稳,因此至少从目前来看,加息的必要性并不大。应该说,“短期借贷便利”利率的提高,更多是一种战术性的安排,并不具有引导中长期利率上行,乃至发出加息信号的作用。而且,这方面的压力也是短暂并且有局限的,不至于对整个资金市场产生太大的影响。

当然,对于国债期货的下跌,还是要予以关注的。去年年底出现的因为违约及不规范运行等因素所导致的债券市场大震荡,尽管事件本身已经得到了平息,但很难说问题已完全解决。这也就决定了债券市场仍需一定的整固期,此间一有风吹草动,价格就容易出现震荡,而国债期货则表现得更为敏感。

因此,对春节前债市波动,应理性看待。综合而言,对于“短期借贷便利”利率提高10个基点,人们不必太担忧,它对股市以及楼市等,不会带来实质性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