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直播平台 流水的网络主播

【中国经营网注】最近几年,网络直播平台正在迅速崛起。然而在整个行业快速增长的背后,直播内容的质量却是良莠不齐,借血腥、色情等内容吸引眼球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网络直播行业在近期也迎来了严格的监管。不过,在高昂薪酬的诱惑下,网络主播的数量仍旧在快速攀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主播都能够风光无限。有的主播月入50万,在别墅里进行直播,也有的主播想拿5000却做不了几天。  文章来自每日经济新闻:  6月中旬,初见肆客体育的主播车宛倪时,她穿着一件深蓝色T恤,略施粉黛,与一些网络女主播精致的装扮有些不同。  “这是巴萨夺冠衫。”车宛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平时不管是做在线视频直播还是生活中,自己也大多是身穿球衣。  基于对足球的热爱,车宛倪去年大学还未毕业时就兼职做足球方面的主播,如今在足球直播圈子中已经小有名气。“希望我喜欢的足球事业可以作为我的工作,一直养活我。”  与车宛倪相似,如今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孩热衷进入视频直播行业。不过与车宛倪需要具备一些专业足球知识有所不同,相比之下很多主播并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在比较极端的情况下,甚至连一些直播睡觉、吃饭的主播也开始出现,并且某些这类网络直播的观看人数还不少。  这也让外界颇感疑惑——他们究竟是行业搅局者,还是大众需求催生下的新生事物?同样受人质疑的是,一些平台直播观看量注水、主播粉丝数造假等现象,似乎也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在极低的进入门槛下,更多的普通人也想分一杯羹。  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陈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社会需要的服务与产品,获得了自己赖以生存的生活资料,这就是一种职业。但是,直播睡觉、吃饭等没有知识水平、技术含量的主播能持续多久,还是要打一个问号。  美好前景:主播收入靠粉丝打赏最高可至数十万  “每天稳定在公司指定的直播平台直播3小时以上……底薪加提成月收入2万以上。”这是58同城上的一则主播招聘信息。从该网站页面上显示的信息来看,已有百余人投递了简历。  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网络直播行业的门槛的确非常低,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个账号即可进行直播,而利用手机软件,更是能够实现随时随地直播。  在高收入的“诱惑”下,也使得一些年轻人对网络直播行业趋之若鹜。这究竟是高薪的“糖衣炮弹”,还是事实确实如此?  带着这个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咨询了已有多年视频直播经验的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一般新入驻平台的主播每月收入5000到8000没有太大问题。开播两个月后,新主播每天直播3澳门新莆京娱乐app ,~5小时,每个月可达到1万~2万的收入;中等主播一般粉丝数量在30万到50万左右,月收入可以达到10万~
20万;而拥有50万到100万左右粉丝的优质主播,每月收入可达30万~50万左右。  对于高收入的来源,一家在线直播视频公司的工作人员尹红(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名主播的收入除了底薪之外,绝大多数来源于粉丝赠送的虚拟货币。  据尹红介绍,粉丝充值现金换得虚拟货币,然后可以买礼物给喜欢的主播打赏。平台收到虚拟货币后,与主播及经纪公司分成。“我们家不同量级的主播分成都是一样的,为32%,经纪公司分成18%,剩下的为平台所有。”  经纪公司参与利润分成,也是因为较大的直播平台往往是直接与经纪公司合作,由后者负责招聘主播或艺人,再将合适的人选提供给直播平台合作。  “我们平台与600多家经纪公司合作,由他们提供主播。”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表示。  残酷现实:薪资不稳定新主播流失率高达20%  在主播的招聘上,经纪公司也用尽了各种办法。  一家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阿荣(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最基本的就是在招聘网站或本地互联网论坛上发招聘帖,招聘艺人、主持、主播。除了网站以外,现在公交站台、高速公路、高铁站上等平台也开始出现了招聘主播的广告。  阿荣给记者发来的一张照片显示,高速公路旁的一个立柱广告牌上,以黑色加粗字体写着“每个人都可以是明星”,右侧配着一张美女图片,下方也以加粗字体写着“只要你有梦想,我们给你平台”。  “‘高颜值’、‘才艺佳’、‘能说会道’是对主播的基本要求。”阿荣说,如果觉得可以就会签一年的试用协议,每天有6个小时是工作时间,经纪公司就此安排直播。新人的底薪是3000到5000元,成熟的主播底薪非常高。目前,该公司签约艺人约有5000人,月活跃主播数大约600到700人。  他表示,经纪公司会安排一个主播同时入驻多家直播平台。这也意味着,主播可选择的平台范围广泛,流动性较强。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负责人表示,平台每天新入驻主播约有500到800,但有些新主播不适应平台情况,并且粉丝少,薪资不会很高,因此流失率会高一点,占新入驻总量的20%左右。一般中等以上主播流失率不到5%。

6月中旬,初见肆客体育的主播车宛倪时,她穿着一件深蓝色T恤,略施粉黛,与一些网络女主播精致的装扮有些不同。
“这是巴萨夺冠衫。”车宛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平时不管是做在线视频直播还是生活中,自己也大多是身穿球衣。
基于对足球的热爱,车宛倪去年大学还未毕业时就兼职做足球方面的主播,如今在足球直播圈子中已经小有名气。“希望我喜欢的足球事业可以作为我的工作,一直养活我。”
与车宛倪相似,如今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孩热衷进入视频直播行业。不过与车宛倪需要具备一些专业足球知识有所不同,相比之下很多主播并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在比较极端的情况下,甚至连一些直播睡觉、吃饭的主播也开始出现,并且某些这类网络直播的观看人数还不少。
这也让外界颇感疑惑——他们究竟是行业搅局者,还是大众需求催生下的新生事物?同样受人质疑的是,一些平台直播观看量注水、主播粉丝数造假等现象,似乎也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在极低的进入门槛下,更多的普通人也想分一杯羹。
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陈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社会需要的服务与产品,获得了自己赖以生存的生活资料,这就是一种职业。但是,直播睡觉、吃饭等没有知识水平、技术含量的主播能持续多久,还是要打一个问号。
美好前景:主播收入靠粉丝打赏最高可至数十万
“每天稳定在公司指定的直播平台直播3小时以上……底薪加提成月收入2万以上。”这是58同城上的一则主播招聘信息。从该网站页面上显示的信息来看,已有百余人投递了简历。
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网络直播行业的门槛的确非常低,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个账号即可进行直播,而利用手机软件,更是能够实现随时随地直播。
在高收入的“诱惑”下,也使得一些年轻人对网络直播行业趋之若鹜。这究竟是高薪的“糖衣炮弹”,还是事实确实如此?
带着这个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咨询了已有多年视频直播经验的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一般新入驻平台的主播每月收入5000到8000没有太大问题。开播两个月后,新主播每天直播3~5小时,每个月可达到1万~2万的收入;中等主播一般粉丝数量在30万到50万左右,月收入可以达到10万~
20万;而拥有50万到100万左右粉丝的优质主播,每月收入可达30万~50万左右。
对于高收入的来源,一家在线直播视频公司的工作人员尹红(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名主播的收入除了底薪之外,绝大多数来源于粉丝赠送的虚拟货币。
据尹红介绍,粉丝充值现金换得虚拟货币,然后可以买礼物给喜欢的主播打赏。平台收到虚拟货币后,与主播及经纪公司分成。“我们家不同量级的主播分成都是一样的,为32%,经纪公司分成18%,剩下的为平台所有。”
经纪公司参与利润分成,也是因为较大的直播平台往往是直接与经纪公司合作,由后者负责招聘主播或艺人,再将合适的人选提供给直播平台合作。
“我们平台与600多家经纪公司合作,由他们提供主播。”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表示。
残酷现实:薪资不稳定新主播流失率高达20%
在主播的招聘上,经纪公司也用尽了各种办法。
一家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阿荣(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最基本的就是在招聘网站或本地互联网论坛上发招聘帖,招聘艺人、主持、主播。除了网站以外,现在公交站台、高速公路、高铁站上等平台也开始出现了招聘主播的广告。
阿荣给记者发来的一张照片显示,高速公路旁的一个立柱广告牌上,以黑色加粗字体写着“每个人都可以是明星”,右侧配着一张美女图片,下方也以加粗字体写着“只要你有梦想,我们给你平台”。
“‘高颜值’、‘才艺佳’、‘能说会道’是对主播的基本要求。”阿荣说,如果觉得可以就会签一年的试用协议,每天有6个小时是工作时间,经纪公司就此安排直播。新人的底薪是3000到5000元,成熟的主播底薪非常高。目前,该公司签约艺人约有5000人,月活跃主播数大约600到700人。
他表示,经纪公司会安排一个主播同时入驻多家直播平台。这也意味着,主播可选择的平台范围广泛,流动性较强。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负责人表示,平台每天新入驻主播约有500到800,但有些新主播不适应平台情况,并且粉丝少,薪资不会很高,因此流失率会高一点,占新入驻总量的20%左右。一般中等以上主播流失率不到5%。
“尽管直播平台有专门的新主播板块,并且会进行新进主播的扶持,例如将新主播排到页面前端等等,但是新主播的流失仍然非常快。”上述运营方面负责人表示。
此外,流动性大的特点在专注于某一具体领域的直播平台表现得更明显。车宛倪表示,以肆客为例,每天都有新的足球主播进入,每天也有人离开。“足球比其他类平台小众一些,对专业的要求也更高。”
尽管主播的流动性大,但业内仍然看好这个行业。6月初,在新浪微博与IMS新媒体商业集团联手打造的“Vstar”开启视频网红·自媒体IP时代战略合作发布会上,IMS新媒体商业集团CEO李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未来5~10年会是网红的时代,众多网红经纪公司及这些网红所拥有的粉丝数量,商业价值可谓无限,预计未来3年网红视频IP市场规模有望超过2000亿元。
而市场中一些直播平台、经纪公司、网络主播等,也确实穿上了光鲜的外衣。
“这个行业很赚钱。”尹红透露说,有一家融资过亿的经纪公司,经常拉主播去拍网剧。主播们的开播地点不少都设在别墅中,装修得很豪华,有专门的餐厅、氧吧。
行业隐忧:有平台挂机器人对直播量造假
在一个直播平台,主播留下及离开的决定性因素往往是粉丝量,因为与收入直接挂钩,这也使得维护粉丝关系成为主播日常的一项重要工作。
车宛倪表示,粉丝对主播有需求感,维护关系当然能给主播带来经济上的收益。与此同时,也会给主播带来内心的满足感,并为此想要留在这个平台。
在车宛倪看来,要想维护粉丝,最重要的是提高主播节目质量。例如,肆客足球直播平台上有一个东北男孩讲话的东北口音很有特点,为此平台也专门为其策划直播“东北味”的足球直播报道。
近期,艾瑞咨询集团联合微博数据中心对微博上的3.6万个典型网红进行了分析。数据分析显示,截至今年5月,这些完全走红于网络的“素人”已累计覆盖粉丝3.85亿,而其粉丝规模在过去两年里增长了近3倍。庞大的粉丝群体使网红发布的内容获得了更好的传播效果。
“其实平台更希望招有粉丝基础的主播,比如足球界的小网红等。”车宛倪说。
齐齐互动视频运营负责人也坦言,自带粉丝有利于平台品牌影响力的扩大。
对于粉丝数量的追求,也让一些主播想要寻求一些快速涨粉的方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一些网购网站上,也出现了买卖粉丝的交易。
例如,一家淘宝店售卖“全民K歌”粉丝,信息显示,优质粉丝10元800个,多号评论10元800条,代送鲜花10元800朵等。此外,“映客粉丝1元2000粉,10元2万粉丝,安全速度”,“直播人数单次2元=
1000”等买卖信息也层出不穷。
“确实存在主播为了上热榜,自己给自己刷礼物的事情。”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尹红告诉记者,不仅主播可以在网购网站上购买粉丝,实际上,许多直播平台自身也对在线观看人数进行造假。
上述主播也表示,许多平台上都有增加虚拟人数的手段,表面上看到的人数很多,但实际上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机器人”,主播和粉丝都不知道。“我曾进入一个直播平台,系统自己挂机器人就进来了,直播间内可能并没有那么多人在看我。”
“观看直播的在线人数很多,但是许多资料是一样的,评论没几条的,这种情况下,大多数都存在人数造假。”她说。
尹红表示,“一些平台在招主播时就会明说,互动越多,我们帮你挂的机器人就越多。按1:5或1:10的比例来挂机器人。这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了,平台也是为了增加主播的留存,一个主播在这里只有一两个人看,肯定也很快就走了。”
聚范直播CEO汪海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刷粉也许确实能带来短期的“热捧”假象,但长期来看,无论对于主播还是平台本身,都有极大伤害。“虚假人气必然带来不公平的竞争,更多的优质直播内容被虚假人气所埋没,用户看不到优质内容,会逐渐从平台流失,而且这样的流失是不可逆的,对品牌来说是致命伤。”

揭秘网红生产线:从素人到网红最快1个月 2019-01-11 09:26 分类:资讯 阅读()

位于成都锦江区东大街某写字楼39层,骆文军,某网红经纪公司的负责人,正透过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欣赏窗外风景,摆在他面前的不仅是林立的高楼,还有网络直播的一片蓝海。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5亿元,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2亿人,年增长率达到22.6%。不少年轻人趁着这股直播热潮,一跃成为月入过万的网络主播。

事实上,这些网络主播背后,也有专业经纪团队精心布置好一切。近日,记者也走访了成都的网红经纪公司,了解从一个“素人”(非明星、网红的普通人)到“网红”的全过程。

个例:95后网红女主播 月入3万元

网红经济公司墙上贴满主播艺术照。

今年22岁的笑笑是一名网络主播,在某知名直播平台上拥有20万粉丝,在圈内也算是红人,而她另外一个身份是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的签约艺人。

表演专业出身的笑笑长相甜美,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接触网络直播,最初也只是作为娱乐消遣。毕业后,她经朋友介绍,去了某个平台做网络主播,靠着礼物打赏,两个月就赚了6万块。

尝到甜头后,她开始接触不同的直播平台。去年9月,笑笑看到成都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招聘艺人的启事,通过一系列面试,成为该公司签约艺人。

近日,记者探访了这家位于成都青羊区的网红包装公司。公司配有专业的录音棚、化妆间和舞蹈房,以及20多个精心布置的直播间。舞蹈房内,几个身材高挑的艺人正在进行形体训练。而在直播间内,几个年轻女孩正在对着手机镜头直播。

该公司运营总监邵暑东介绍,从去年6月成立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签约艺人已经有1189名,而这只是成都众多网红经纪公司中的一家。

包装:打造网红主播最快只需要1个月

从“素人”到网红主播,需要经历一个坎坷的过程。所有进入网红经纪公司的艺人,都需要经过严格面试和筛选。上述公司负责人邵暑东介绍,公司会考察他们的五官、性格和才艺,五官端正、性格开朗并具备一定才艺的人,才有可能成为公司签约艺人。

成都另一家网红经纪公司负责人骆文军说:“长相精致,或五官气质佳,或得有一定才艺和个性之处。”才艺方面,唱歌、跳舞都是最基础的,最好是会演奏乐器,而且具备专业水平。

此外,还有一家公司负责人李旭提出对艺人自身条件要“多维度衡量”,包括语言能力、沟通能力、知识储备以及对社会的认知、甚至对于生活的理解等等,而不是纯看颜值。

公司签约只是第一步,这些“有潜质”的新人进来后,公司会对他们进行重点培训和包装,开设穿搭、妆容设计等基础课程,供艺人选择学习。“从一个素人成长为主播,一般需3个月。学习能力比较强的,最快只需要1个月。”邵暑东说。

而经过选拔出来的主播一旦正式入职,每天至少要直播3个小时,多的甚至要6-7小时。“不是每个网友点进直播就会一直看下去,直播时间够长,吸引的人才越多,才越有机会发展成粉丝。”

推出:主播流失率高达90% “情商高”才干得久

据了解,新入职网络主播收入来源主要靠网友打赏,但前期收入也非常不稳定。有的主播会因为一段时间收入减少而放弃,因此主播流动性也非常大。

骆文军说,如今人人都能当主播,但要成为网红主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来公司应聘的人能坚持做下去的只有10%左右。“既要有毅力能坚持,还要能保持平常心,只有情商高的主播才能做得长久。”

流失率高的现状,李旭也深有体会。“我们公司真正能坚持做下去,并走在前端的只有几人。三个月实习期过后,只有30%的人还留着,也就是说,淘汰率高达70%。”

什么样的主播才算是“高情商”?怎样才能走的更远?骆文军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把粉丝当朋友。“和粉丝找到一个聊天的共同点,人家喜欢你的性格、聊开心了,才会进行后续消费。如果主播只是抱着要礼物的心态,那肯定做不长。”

邵暑东提到,类似直播周年纪念日会,有的主播都会和粉丝一起线上庆祝,也会为个别粉丝准备惊喜。一些女主播平时也会为粉丝们准备些贴心小礼物,亲手做小饼干给各地粉丝寄过去,冬天为东北地区的粉丝织围巾。“走心的套路加之适当的距离感,更有益于主播和粉丝间的相处。”

盈利:超过60%月入过万,收入高也有运气成分

对外界而言,大家最好奇的是网红究竟能挣多少钱?她们背后的“包装”公司如何盈利?

骆文军所在公司,目前活跃在线上的两千多名网红主播中,月收入1万-2万的占比超过60%,其次是4万-8万的,只有几千元或者超过8万元的都是少数,而月收入上百万元的更是“凤毛麟角”。当然也有运气成分,有的主播就是会遇到很大方的粉丝,一送礼物就是几万元。

按照他的说法,直播这种模式下,公司主要的收入模式是分成。一般规矩是主播收到礼物,平台分成30%-50%,经济公司分到10%-15%,最低5%。主播个人分到40%-50%。按照平台的不同,可能比例会稍有差异。

如果是提供全方位网红包装的公司则略有不同。邵暑东形容公司是“前期经纪公司养艺人,后期艺人养公司”。他介绍,前期公司负责旗下艺人的课程培训、与商家接洽,费用都由公司承担。后期,当主播有了一定关注度和粉丝量后,便可接广告、推销产品等商演活动,在于公司进行分成。

虽然并未说明具体收益分成,但该公司负责人透露,公司收益情况符合“二八定律”,即公司签约培养的艺人中有80%会走,最后20%的留下来。而这20%的人的收入,会填补80%的没有做出成绩的人让公司亏损的钱。

专家:网红要传播有价值的内容

网红在当下已成为一种正式职业,如何看待“网红经济”?

网红公司是随着娱乐业发展而出现的新的商业模式。前期,这个行业的门槛比较低。后期,由于监管的规范和受众审美的提高,职业门槛会越来越高,所以现在市面上出现很多网红经纪公司,专职做网红的孵化和打造。

他认为,现在“网红”跟“明星”几乎没有差别,网红公司的大量出现是娱乐化和互联网时代的一种趋势,只要在正常监管范围内运行就可以了。

高新区移动互联网秘书长张正刚说,网红经济超越了传统的“先产生流量,再把流量商业变现”的模式,一个个网红个体本身就是基于人格特质的IP资源。

而网红不仅意味着商业领域的新思路,更是一种文化现象。“网红不应该仅仅是娱乐化、明星化、搏眼球的,更应该是知识传播、价值传播、正能量传播的公众人物。”张正刚说。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