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评点全国两会的开放氛围:更坦诚更透明

本报记者 周远征
北京报道  挤不进去,即使挤进去了,背后也感觉强大的力量要把你推动着前行,背后湿乎乎的气息让你脖子痒痒的,而你也已经贴在别人的身上,此时已没有尴尬,互相理解是必须的。重庆人大代表团媒体开放日(摄影:茅硕)  时间回溯,前几年的人民大会堂重庆厅,有着强大的磁场吸引着全国两会中记者前往。《中国经营报》记者也曾在重庆厅感受过热度。问题的尖锐程度、媒体记者追捧的热度,甚至让其他团都艳羡不已。  那些年,无数的媒体涌入,境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下,重庆团依然应对自如。当然,高度亢奋的媒体涌入,让试图温和应对的重庆团也只能顺应大势。伶牙俐齿的境外媒体小姑娘、声音浑厚的资深老记者,抛出的各类问题往往抓到了痛点,也顺应了人民的呼声。面对这些问题,代表团成员即使不好回应,但是也往往会进行了深入解答。当然,也有代表团成员面对问题的挑战性,回应“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然而,个性鲜明亦是特点。整场发布会下来,辛苦站立几小时的媒体没有疲乏,只有兴奋,大呼“真值”。重庆人大代表团媒体开放日(摄影:茅硕)  今年,对于代表团中的一些昔日的焦点人物的追访,从大会堂外就可以感受到热度就在降低。那些年,大会开幕式那天,重庆代表团一到大会堂外,目标会被迅速锁定。然后,无数的相机、无数的录音笔,触目所及是由红色、黑色、灰色等各种颜色组成的巨大云团在大会堂广场里或凝固或像慢镜头一样一点点的挪动。围在里面的人,身穿黑色大衣在几度或者零度左右的温度下也渗出了汗水。那时候的热点人物,也会偶尔回答一下问题之外,还不时关切地说:“注意啊,不要摔倒!”  今年的3月6日,又是在大会堂重庆厅举行开放日活动。下午三点的活动,两点过了也只有一二十家媒体到位,留给媒体有限的十来把可以看到重庆团代表开会的椅子,彼时也能够轻松占位。而在楼下举行的上海团开放日活动,人流却在不断的涌入,热度不断提升。到了下午三点,重庆团会议举行。此时,媒体也并不太多,站立着的记者,这一次可以很宽松的伸伸懒腰,或者四处走动与一年一见的熟人们打打招呼。  开放日,重庆团审议的还是政府工作报告。审议当然非常辛苦,代表们也表达出审议的热情。时间却在一点点的失去,站了两个多小时的媒体记者有些开始嘀咕,咋还不开始。此时,楼下的上海团已经开始记者提问。一位媒体记者说:“早知道下楼去了。”记者也在此时看到信息,全国人大代表、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谈到了热点问题房价、公务员等等。然而,重庆团还没有开始。开始、开始、开始,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三遍!  终于开始了,第一个问题交给了中央电视台。全国人大代表、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回答的非常充分、非常详细。长期从事农业工作的孙政才,对于农业问题、城镇化问题研究颇深。回答了三个问题之后,重庆团准备结束,媒体记者有些情绪了。主持人张轩表示,孙书记说大家辛苦了,可以再加两个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准备的是供给侧结构改革方面的经济问题:重庆提出淘汰煤炭和钢铁产能,预计多少人下岗,与上世纪90年代的情况相比,此次会不会形成下岗潮,会采取什么措施;昨天重庆团在讨论中供给侧改革一章建议加上“去杠杆、防风险”,如何看待当前房地产行业的风险,去库存中如何进行防范?当然,亦没有得到提问机会。会后,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人大主任张轩亦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抱歉啊!”  没有得到提问机会的记者们,试图努力,“再加一个问题吧!”然而,时间已经消失,昨日亦不可重现。悻悻然的记者们,互相对视了下,苦笑一下:“唉,散了吧!”  大会堂外,空旷的道路上,足足站了三个多小时的记者们,拖着沉重的腿向前挪动。

本报特派两会记者 周远征
北京报道  3月7日上午,海南代表团在大会堂重庆厅举行了开放日活动,全团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和“十三五”规划后,回答了记者提问。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省委书记罗保铭回答《中国经营报》关于博彩业试点、马彩是否先试行的问题时说:“现在没有说法。”他说,你看现在自贸区、自由贸易搞得很热,但是这一块没有说法。”对于跨海隧道建设,罗保铭也表示十三五没有计划。  而对当前房地产市场,海南省省长刘赐贵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去年海南房价没有涨,海南是唯一的热带省,资源独特,我们希望房地产健康发展。

“最近,你们也辛苦了,到处都能看到你们的身影。”

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江西的全国人大代表杨慧芝又认识了很多记者朋友。在她看来,两会的会场越来越开放。

“除了各代表团对境内外记者开放审议时,平时在会场和驻地,也能到处看到扛着摄像机、拿着录音笔的记者。”她说。

“开会讨论时不回避媒体,会外休息时不拒绝采访,代表委员们面对媒体越来越从容自信。”杨慧芝笑着说道,“我都记不清最近接受了多少记者的采访。”

代表委员们的感受,有着实实在在的数字支撑。今年的全国两会有3200多名中外记者报名采访。其中,港澳台记者有360多人,外国记者人数比去年进一步增加,有1000多人。

“政协会议上,不论是小组讨论还是联组讨论,记者总是受到欢迎。”全国政协委员马宗保说,很多委员在摄像机前都是从容自如、侃侃而谈、知无不言。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阶段,推进结构性改革进入攻坚之年,中国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宏观经济走向、民生保障等,都是中外媒体关注的热点。

为了让世界更好地感知中国发展,今年两会新闻中心安排了19场记者会,全国人大机关、国务院有关部委负责人和部分政协委员在记者会上集中发布权威信息。

来自重庆的全国人大代表李祖伟说:“两会期间密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或邀请有关方面负责人解答热点、解读政策,或邀请代表委员谈履职、议国是,充分体现了两会的开放透明。”

参加人大会议的代表团纷纷向境内外记者开放,地方党政负责人面对媒体的“尖锐”问题,不绕弯不躲闪,同样受到广泛好评。

说起正风肃纪,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代表坦诚直率,主动披露了省内三起巨额贪腐案例;谈到旅游宰客现象,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代表斩钉截铁,“你敢欺客宰客,就让你倾家荡产”……

代表团开放日上,把时间更多留给媒体,也是公开透明的表现。

上海代表团在开放日回答了媒体提出的17个问题,时间延长近半小时;西藏代表团的开放日迅速进入媒体提问环节,面对敏感话题,代表们一一正面回应。

来自四川的全国人大代表汪其德说:“在四川团媒体开放日,看到那么多中外记者来采访,充分说明四川的发展受到了世界的高度关注,这也展现了一个地方的开放胸襟。”

开放的氛围不仅仅体现在会场,还充满人民大会堂百米红毯铺就的“部长通道”。

“巡视为何要杀回马枪”“多校划片能否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专车规范管理政策何时出台”……

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3日下午开幕时,列席会议的4位部长主动在位于大会堂北大厅的两会“部长通道”发声,为这个重要的两会“新闻集散地”揭幕。

截至目前,“部长通道”已经6次开启,走到话筒前主动释放信息、回应关切的部委负责人越来越多。13日举行的大会全体会议前后,共有11位部委负责人走到“部长通道”的麦克风前回答提问。

从稳定房价到城市治堵,从延迟退休到文化扶贫,从反腐败斗争着力点到财税体制改革新举措……面对中外记者,部长们热情回应,坦诚作答。

来自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沈志刚注意到,有的部委负责人已经不只一次在通道上答问,但仍然非常认真、有耐心,还有的部长在会议结束后站在通道边等待二十多分钟只为与媒体见面,这种主动发布信息、主动接受舆论监督的精神值得大家“点赞”。

大会工作人员介绍,3月16日大会闭幕前,依然会有部长在通道上接受采访。

代表委员们表示,从全国两会设立“部长通道”之初,部委的“掌门人”们被记者“围追堵截”,到如今的主动向前,百米通道上的变化,让外界看到的是更加开放的两会、更加自信的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