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家大型煤企利润大跌九成 行业亏损比例可能已达九成_综合新闻_中国-东盟矿产资源网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1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专题会,研究抓好今年有关重点工作,并作重要讲话。李克强指出,坚持用改革的办法,运用好市场倒逼机制,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抓住化解过剩产能、消化不合理库存、促进企业降本增效等方面的难点问题,综合施策,率先从钢铁、煤炭行业入手取得突破,增强企业自身活力和投资意愿,努力缩短转型阵痛期,有效化解各类风险隐患。  煤炭行业告急!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1月20日下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2015年度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副会长姜智敏在会上透露,协会统计了90家大型煤企,产量在行业占比为69.4%,但2015年前11个月,这90家大型煤企利润只有51.3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降幅为90.7%,全社会存煤连续48个月超过3亿吨。  对此,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主任陈养才表示,目前亏损煤企占比肯定超过了90%,截至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跌至370元/吨,如果这个价格维持一年的话,整个煤炭板块肯定都是亏损的。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跌至370元/吨,但2015年初则是525元/吨。  正如姜智敏所言,这是一个逐步下跌的过程,直到2015年10月以后,煤价才掉到380元/吨直至370元/吨。“但如果煤价继续下跌,或者维持370元/吨这个水平,我们认为2016年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他称。  姜智敏所说的“2016年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到底是指什么呢?陈养才表示,2015年全年吨煤平均价格是425元,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少量的企业能够盈利,但是如果按照现在370元/吨的价格,维持一年的话,煤炭板块肯定是亏损的。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调研中发现,中国神华等少量还能盈利的煤企,主要是非煤板块收入占比较高,有的已经超过了60%,一跃超过了煤炭板块。  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下的合并抵消前各业务板块经营收益计算,中国神华2015年上半年发电板块占比由2014年上半年的29%上升至2015年上半年的44%,煤炭板块则由2014年上半年的43%降至2015年上半年的28%。  另据证券日报报道,1月上旬李克强总理到山西省调研的时候,有专家及相关部门提议国家出台煤炭行业最低限价措施,以便缓解煤炭行业压力。实际上,早在2014年,中国煤炭协会就对煤炭价格提出一个限价目标,希望促使动力煤价格回升到0.1元/大卡-0.12元/大卡的水平,也就是550元/吨-660元/吨。  但目前来看,煤价的下跌幅度已经远远超出这个价格。对此,中煤协会长姜智敏表示,前两年提出这个合理的价格,是基于整个行业发展情况,保证行业能够稳定运行。但是现在看,这个愿望由于供求关系的严重失衡,远远没有达到,而且煤价还在下滑。  “按照370元/吨的价格或继续下滑,2016年煤炭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
姜智敏指出,现在很多煤企都在低于成本销售。以山西为例,370元/吨的价格去掉物流费和税费,坑口价也就180元/吨,而实际上,山西大煤矿的平均成本在270元/吨-340元/吨,这样每吨煤亏了100多元钱。  对于这样的困境,煤企呼吁设置煤炭“地板价”。“至于具体采取哪些措施,要不要像成品油一样设置地板价,煤炭企业有这个需求,也一直在呼吁。”姜智敏表示,但这些还都在研究中,协会也向有关部门提出了一些建议。要保持煤价的合理回升,应该采取综合性措施。  “我们更侧重于供需关系的调整,另外从监管方面要减少无序竞争。”他强调。  事实上,煤价之所以“跌跌不休”,主要还是归因于供过于求的市场格局。因此,目前,煤炭行业正在集中力量去产能。“去产能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安置问题。”姜智敏表示,李克强总理在山西省召开座谈会时,已经提出中央设置专项基金,但是这个专项基金到底是多少,怎么花,还在研究讨论中。  李克强总理强调,中央财政将出资1000亿元,以地方政府配资的方式,用于去产能过程中的人员安置。同时鼓励企业重组和产业链整合,内部转岗安置人员。  但是,去产能的过程必然是长期而艰难的。在姜智敏看来,“十二五”期间煤炭行业面临不少问题,首先是市场供需严重失衡,产能严重过剩,截至2015年底,全社会存煤持续48个月,超过了3亿吨;二是产业、技术、产品结构不合理,生产集中度、效率低;三是相关体制机制的不完善,如煤矿退出机制。  对此,中煤协副秘书长张宏表示,从近期来看,主要是依法依规来控制煤炭产能的无序增长和产量的大量释放。一是违法违规的煤矿必须停掉,二是控制煤矿的超能力生产。从中长期来讲,化解过剩产能要与淘汰落后产能相结合,建立和完善煤矿的长效退出机制。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透露,统计的90家大型煤企,其产量在行业占比为69.4%,但2015年前11个月,利润只有51.3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降幅为90.7%。煤炭行业告急!告急!告急!重要的事情即使说N遍也难以诠释形势的危机。1月20日下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2015年度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副会长姜智敏在会上透露,协会只统计了90家大型煤企,产量在行业占比为69.4%,但2015年前11个月,这90家大型煤气利润只有51.3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降幅为90.7%,全社会存煤连续48个月超过3亿吨。这一重磅信息迅速成为在场媒体关注的焦点。对此,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主任陈养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亏损煤企占比肯定超过了90%,截至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跌至370元/吨,如果这个价格维持一年的话,整个煤炭板块肯定都是亏损的。煤价跌至370元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千余年前,唐代诗人白居易在《卖炭翁》中写下的这几句话,用来形容当下的煤炭价格,再贴切不过了。自2012年以来,由于下游煤炭需求持续疲软、煤炭供大于求,再加上海外煤炭进口量持续上升等因素影响,全国煤炭价格出现回落,而且一直持续到现在。由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素有煤炭价格风向标之称,其走势也表明煤价确实在跌跌不休。据姜智敏介绍,从协会监测的数据上看,秦皇岛发热量5500大卡/千克动力煤,已经从2011年10月最高点860元/吨,降到了2015年底370元/吨,甚至一度跌破了这个数。1月20日,最新出炉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372元/吨,虽然本报告期比前一报告期上涨了1元/吨,但仍处于低位徘徊阶段。从企业角度观察,1月17日,神华集团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关于2016年1月价格政策的消息,消息来源于神华销售集团。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环比去年12月份的现汇售价,神华销售集团与用户谈判之后确定的各煤种价格有涨有跌,但总体上涨2.68元/吨。一方面1月是一年当中煤耗最高的阶段,另一方面在煤矿限产保安全和煤矿放假影响,1月整体产量不足,全国煤炭市场处于阶段性企稳时期,煤炭价格小涨也是正常的。但中宇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关大利等市场人士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6年全年煤炭价格并不容乐观。神华销售集团方面也表示,受国内外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预计2016年国内煤炭市场仍将处于供大于求的态势,竞争将日益激烈。行业亏损面超过90%之所以煤价备受各方关注,因为影响煤企收入、盈利水平的最直接要素就是煤价,而一泻千里的煤价,让整个煤炭行业哀鸿一片,独善其身者少之又少。姜智敏就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由于煤炭严重供过于求,煤炭价格还在下滑,2015年煤炭行业亏损面超过了90%,这已经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跌至370元/吨,但2015年初则是525元/吨。正如姜智敏所言,这是一个逐步下跌的过程,直到2015年10月以后,煤价才掉到380元/吨直至370元/吨。但如果煤价继续下跌,或者维持370元/吨这个水平,我们认为2016年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他称。姜智敏所说的2016年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到底是指什么呢?意犹未尽的媒体记者果断追问,会议主持人转而将这个话题抛给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主任陈养才。陈养才表示,我们测算了一下,2015年全年吨煤平均价格是425元/吨,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少量的企业能够盈利,但是如果按照现在370元/吨的价格,维持一年的话,煤炭板块肯定是亏损的。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调研中发现,中国神华[-1.26%
资金
研报]等少量还能盈利的煤企,主要是非煤板块收入占比较高,有的已经超过了60%,一跃超过了煤炭板块。由于中国神华尚未发布2015年度报告,无法得知其收入构成情况,但2015年上半年,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下的合并抵消前各业务板块经营收益计算,中国发电板块占比由2014年上半年的29%上升至2015年上半年的44%,煤炭板块则由2014年上半年的43%降至2015年上半年的28%。发电业务利润水平的稳定,部分对冲了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影响。中国神华董事长张玉卓在2015年半年度报告中表示。但陈养才也坦言,可以肯定的是,90%以上煤企都是亏损的,即使剩余10%还有盈利的大型煤企,煤炭板块也处于盈亏平衡点的边缘,而且马上也都要是亏损的。调整供需关系无论是煤企,还是协会,抑或是市场人士,基本达成了一个共识,煤企实现脱困升级的目标,煤价必须止跌、回升。正如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于12月底在内蒙古举行的2016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所言,当前,我国过低的煤炭价格严重违背价值规律,稳定煤炭价格是煤炭行业脱困工作的重要任务。在1月20日的会议上,也有媒体记者向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提问,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有没有考虑给煤炭设立一个底板价呢?对此,姜智敏表示,至于要不要设立一个底板价,我们的想法是要保持煤价的合理回升,应该采取综合性措施。我们可能更侧重供需关系的调整,因为煤价是由供需关系所决定的。他称。根据有关部门近期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矿产能总规模为57亿吨,其中正常生产及改造的产能为39亿吨,而新建及扩产的产能为14.96亿吨,其中有超过8亿吨为未经核准的违规产能。一边是不断扩张的产能,另一边却是明显放缓的煤炭消费需求。从2000年13.6亿吨到2013年42.4亿吨,煤炭消费增幅超过200%;但近几年却在大幅下降,2014年全国煤炭消费同比下降2.9%,预计2015年下滑4%左右。基于此,通过去产能调整供需关系,进而稳定煤价,成为行业脱困、升级的主旋律。据媒体报道,日前,财政部召集国内各大煤炭企业负责人在沈阳开会,议题主要就是研究落实去产能部署。实际上,去产能一直在进行中。据陈养才介绍,十二五期间,全国累计淘汰落后煤矿7250处、落后产能5.6亿吨;仅2015年全国就淘汰落后煤矿1340处、落后产能约9000万吨。截至目前,全国煤矿数量已经降至9624处,完成了十二五煤矿数量控制在1万处以内的目标任务。为此,有关部门将设立去产能专项资金。1月12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李朴民在宏观经济运行发布会上表示,以钢铁、煤炭等行业为重点,力争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在化解产能过剩方面取得突破,同时中央将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化解产能过剩进行奖补。但去产能专项资金怎么花、如何花,便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自然也是2015年度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新闻发布会上的一个热门话题。姜智敏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李克强总理在太原召开座谈会时,已经提出了中央将设立专项资金,但专项资金究竟有多少、这个怎么花,我们也在研究。但总理已经告诉我们了,这个主要用于安置人员。姜智敏坦言。

目前亏损煤企占比肯定超过了90%,截至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跌至370元/吨,如果这个价格维持一年的话,整个煤炭板块肯定都是亏损的。

煤炭行业告急!

1月20日下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2015年度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副会长姜智敏在会上透露,协会统计了90家大型煤企,产量在行业占比为69.4%,但2015年前11个月,这90家大型煤企利润只有51.3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降幅为90.7%,全社会存煤连续48个月超过3亿吨。

对此,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主任陈养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亏损煤企占比肯定超过了90%,截至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跌至370元/吨,如果这个价格维持一年的话,整个煤炭板块肯定都是亏损的。

煤价跌至370元

自2012年以来,由于下游煤炭需求持续疲软、煤炭供大于求,再加上海外煤炭进口量持续上升等因素影响,全国煤炭价格出现回落,而且一直持续到现在。

1月20日,最新出炉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372元/吨,虽然本报告期(2016年1月13日至1月19日)比前一报告期上涨了1元/吨,但仍处于低位徘徊阶段。

一方面1月是一年当中煤耗最高的阶段,另一方面受煤矿限产保安全和煤矿放假影响,1月整体产量不足,全国煤炭市场处于阶段性企稳时期,煤炭价格小涨也是正常的。但分析师关大利等市场人士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6年全年煤炭价格并不容乐观。

神华销售集团方面也表示,受国内外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预计2016年国内煤炭市场仍将处于供大于求的态势,竞争将日益激烈。

姜智敏就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由于煤炭严重供过于求,煤炭价格还在下滑,2015年煤炭行业亏损面超过了90%,这已经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跌至370元/吨,但2015年初则是525元/吨。

正如姜智敏所言,这是一个逐步下跌的过程,直到2015年10月以后,煤价才掉到380元/吨直至370元/吨。但如果煤价继续下跌,或者维持370元/吨这个水平,我们认为2016年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他称。

姜智敏所说的2016年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到底是指什么呢?

陈养才表示,2015年全年吨煤平均价格是425元,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少量的企业能够盈利,但是如果按照现在370元/吨的价格,维持一年的话,煤炭板块肯定是亏损的。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调研中发现,中国神华等少量还能盈利的煤企,主要是非煤板块收入占比较高,有的已经超过了60%,一跃超过了煤炭板块。

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下的合并抵消前各业务板块经营收益计算,中国神华2015年上半年发电板块占比由2014年上半年的29%上升至2015年上半年的44%,煤炭板块则由2014年上半年的43%降至2015年上半年的28%。

调整供需关系

无论是煤企,还是协会,抑或是市场人士,基本达成了一个共识,煤企实现脱困升级的目标,煤价必须止跌回升。

正如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去年12月底在内蒙古举行的2016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所言,当前,我国过低的煤炭价格严重违背价值规律,稳定煤炭价格是煤炭行业脱困工作的重要任务。

对于要不要设立一个底板价,姜智敏表示:我们可能更侧重供需关系的调整,因为煤价是由供需关系所决定的。

有关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矿产能总规模为57亿吨,其中正常生产及改造的产能为39亿吨,而新建及扩产的产能为14.96亿吨,其中有超过8亿吨为未经核准的违规产能。

一边是不断扩张的产能,另一边却是明显放缓的煤炭消费需求。从2000年13.6亿吨到2013年42.4亿吨,煤炭消费增幅超过200%;但近几年却在大幅下降,2014年全国煤炭消费同比下降2.9%,预计2015年下滑4%左右。

基于此,通过去产能调整供需关系,进而稳定煤价,成为行业脱困、升级的主旋律。

实际上,去产能一直在进行中。陈养才介绍,十二五期间,全国累计淘汰落后煤矿7250处、落后产能5.6亿吨;仅2015年全国就淘汰落后煤矿1340处、落后产能约9000万吨。截至目前,全国煤矿数量已经降至9624处,完成了十二五煤矿数量控制在1万处以内的目标任务。

为此,有关部门将设立去产能专项资金。1月12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李朴民在宏观经济运行发布会上表示,以钢铁、煤炭等行业为重点,力争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在化解产能过剩方面取得突破,同时中央将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化解产能过剩进行奖补。

但去产能专项资金怎么花、如何花,便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自然也是2015年度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新闻发布会上的一个热门话题。

姜智敏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李克强总理在太原召开座谈会时,已经提出了中央将设立专项资金,但专项资金究竟有多少、这个怎么花,他们也在研究。但已经告诉我们了,这个(专项资金)主要用于安置人员。姜智敏坦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