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产就能保价?铜不行,煤炭也不行

【中国经营网注】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林晓桃表示,在买方主导的市场下,力挺了一段时间的煤价后,国内大矿迫于销售压力不得不作出销售策略的调整。而在其他煤企相继下调煤价,并已成为大势所趋之时,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的挺价努力也宣告失败。  “我们感觉到这个(煤炭)价格是市场决定的,不存在神华集团带头不带头的问题,供需关系是目前对价格影响最大的因素。”崔凤海表示,“神华集团一年煤炭产能是4亿吨,我们自己的电厂消化掉2亿吨,实际上只有2亿吨对外销售。”  煤炭行业早已经从“卖方市场”进入“买方市场”,即使低价,煤企尚要四处寻觅客户,高价则意味将来之不易的市场份额拱手让人?由于神华煤炭在行业内有标杆价的意义,有行业人士说,很多煤企等同行每月紧盯神华定价,每月均比神华略低价格出货,抢占市场。  厦门大学能源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柏强也表示:“神华集团不降价,煤价还会不会降?答案是肯定会下降,因为整体市场供严重大于需。”“神华集团是行业龙头,对行业是有影响的,大家也都关注,但还没办法左右国内煤炭市场价格。”林伯强表示。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虽然神华、中煤、兖煤等少数行业龙头主动带头减产,并试图让煤价趋稳,但独木难成林,部分地区产量仍在扩张,目前煤价下跌仍看不到止步势头。  神华销售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凤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煤炭价格快速下滑主要还是产需发生了明显的不协调,国内煤炭产能太大了,加上在建项目,一年产能在50多亿吨。“神华集团一直试图稳定煤价,甚至主动上涨煤价,但神华集团一年的产能仅仅4个亿,怎么能决定产能达50多亿吨的市场呢?”  对于行业目前的情况,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近期表示,煤炭产业当前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仍然是供给能力远大于需求,协会正在抓紧研究建立产能退出机制,为煤炭产业进一步推动结构转型提供保障。  挺价失败,煤价继续降  作为煤炭行业的龙头企业,面对2015年煤炭市场持续低迷、自身运营形势严峻的内外双重困境,挺价和减产是今年神华、中煤等煤炭企业做出的主动应对举措。  今年5月底,神华集团率先发布了6月份涨价政策(上调5元/吨),并呼吁同行利用当期稍有好转的市场需求情况适时、适度上涨煤价。  步入10月、11月,综合考虑到煤企全年经营任务的完成,以及2016年煤炭订货工作的开展,神华集团又采用稳定的销售政策,杜绝价格战。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以来,神华集团的煤炭价格政策一共调整11次,其中3次主动维稳(7月、10月和11月),6次被迫跟进降价,2次上涨(6月和9月)。只可惜孤军奋战,难以突出重围。  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林晓桃表示,在买方主导的市场下,力挺了一段时间的煤价后,国内大矿迫于销售压力不得不作出销售策略的调整。而在其他煤企相继下调煤价,并已成为大势所趋之时,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的挺价努力也宣告失败。  “我们感觉到这个(煤炭)价格是市场决定的,不存在神华集团带头不带头的问题,供需关系是目前对价格影响最大的因素。”崔凤海表示,“神华集团一年煤炭产能是4亿吨,我们自己的电厂消化掉2亿吨,实际上只有2亿吨对外销售。”  实际上,今年以来,神华集团的降价政策均落后于市场变化,且降幅也小于市场跌幅,同期销售价格仍高出市场价。  2015年1~11月,以5500大卡煤炭为例,神华集团煤炭销售价格从520元/吨降至390元/吨(已扣除量大优惠等政策)。然截至11月25日,环渤海指数从525元/吨降至373元/吨,市场价格(以中国煤炭资源网秦皇岛港成交价为例)从515元/吨降至354元/吨,均超出神华煤价降幅,同期价格均低于神华煤价。  煤炭行业早已经从“卖方市场”进入“买方市场”,即使低价,煤企尚要四处寻觅客户,高价则意味将来之不易的市场份额拱手让人?由于神华煤炭在行业内有标杆价的意义,有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很多煤企等同行每月紧盯神华定价,每月均比神华略低价格出货,抢占市场。

商品市场的“跌跌不休”让矿企如坐针毡,为抱团取暖,目前国内主要的镍生产商、铜生产商已经计划明年大幅度减产。

但华尔街见闻此前曾介绍过,挺价的效果可能会非常有限。国内不少铜冶炼企业现在是纯粹赚加工费,只要有加工费赚就不停产。所以问题的核心出在海外矿商,他们减产才能驱动加工精炼费下降。但从目前来看并不现实。

归根结底,还是市场供应太多,需求太少,这可能令减产保价的努力化为泡影。煤炭行业是更为鲜明的例子。虽然有神华、中煤、兖煤等行业龙头带头减产挺价,但仍有部分地区的产量在不断扩张,煤价依然连跌不止。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

今年5月底,神华集团率先发布了6月份涨价政策(上调5元/吨),并呼吁同行利用当期稍有好转的市场需求情况适时、适度上涨煤价。

2015年以来,神华集团的煤炭价格政策一共调整11次,其中3次主动维稳(7月、10月和11月),6次被迫跟进降价,2次上涨(6月和9月)。只可惜孤军奋战,难以突出重围。

上述报道援引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林晓桃表示,在买方主导的市场下,力挺了一段时间的煤价后,国内大矿迫于销售压力不得不作出销售策略的调整。而在其它煤企相继下调煤价,并已成为大势所趋之时,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的挺价努力也宣告失败。

目前,供需关系依然是对价格影响最大的因素。煤炭行业早已经从“卖方市场”进入“买方市场”,即使低价,煤企尚要四处寻觅客户,高价则意味将来之不易的市场份额拱手让人?《第一财经日报》援引业内人士提到,由于神华煤炭在行业内有标杆价的意义,很多煤企等同行每月紧盯神华定价,每月均比神华略低价格出货,抢占市场。

除了挺价,煤炭巨头也在带头减产。一财:

数据显示,2015年1~10月,中煤能源和兖州煤业的商品煤产量也分别同比下滑18.6%和6.1%。同期,作为神华集团的核心上市公司,中国神华的商品煤产量也同比下滑9.2%,煤炭销售量同比跌幅则高达18.8%。

然而,并不是所有煤企都在减产。部分煤企集中的省份煤炭产量尽管同比增幅有所放缓,但同比产量仍在继续攀升。

前述行业人士说,因为所有的企业都有富裕的产能,前期的投入都摆在那里,只要能销售,多产多卖一点就能补一点生产损失,大家都在考虑各自的利益,结果产量往往是越减越多,价格战往往越打越烈。

“对于煤炭行业来说,未来化解产能可能仍需调动国内国际两大需求、动用行业内外两种资源。从当前煤炭企业的经营情况来看,在产业链横向或纵向调整较好的企业往往能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一财提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