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办:6.5%还不是“十三五”GDP增长目标

本报记者 孟庆伟
北京报道  11月3日,关乎未来5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十三五”规划建议“出炉”,这既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行动纲领,也是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编制的第一个五年规划。  建议稿提出,“十三五”期间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规划建议做说明时指出,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  从中央高层近期的表态看,6.5%还不是我国未来五年的经济发展目标。  11月6日,李克强在《人民日报》撰文,“实现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必须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初步测算,“十三五”时期,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平均增长速度需保持在6.5%以上,主要经济指标平衡协调,才能实现翻一番目标。”  “新常态不是几年就过去了”  “新常态不是一个很短期的、几年就过去了。如果说前37年是一个常态的话,可能后面还会经历很长时间的新常态。”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9日上午在国新办“十三五”规划建议的吹风会上表示。  实现2020年GDP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十年的经济平均增长速度要求是7.2%。目前
“十二五”即将结束,如果2015年全年GDP增速为7%,那么“十二五”期间的GDP增速将在7.8%左右。这就意味着,“十三五”期间的增长速度需要在6.5%以上。  目前有测算称,“十三五”GDP增速需要达到6.523%以上,才能实现翻番的目标。  杨伟民认为,这是一个测算的依据,并不是一个目标。  “‘十三五’经济发展的目标规划肯定会充分考虑到实现翻番的要求和6.5%的底线,但6.5%本身并不是目标,最后的目标怎么确定,还要到明年3月份确定。”杨伟民说。  按照五年规划制定程式,中央提出建议后,国务院提出规划纲要,然后报明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  不过从经济学界的观点来看,未来五年我国经济发展的目标或将高于6.5%。  “十三五”课题组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部长余斌认为,尽管与过去相比,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和空间以及比较优势发生明显转变,但“十三五”期间,我们完全有条件保持6.5%的增速。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主任李稻葵日前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底到明年一季度乃至上半年,经济将逐步企稳;预计今年全年增速是6.8%,明年GDP增速将为6.9%。他还预计,从明年下半年到后年,经济开始反转向上,2017年可能回到7甚至更高。  李克强总理在《人民日报》撰文还指出: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要长期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经济转型升级、迈向中高端水平。  “十三五”规划建议还有这些亮点  全新篇章布局  “十三五”规划建议分成八个部分,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分别讲形势、目标和理念,第三部分到第七部分分别以五大发展理念所引领的发展路径为标题,阐释了未来五年经济社会发展各个方面的任务和重要的举措,最后一部分是关于党的领导是怎么实现全面发展的目标和发展任务的政治的保证。  杨伟民表示,过去几个五年规划从来没有这么安排过篇章结构,这是一种全新的结构、全新的篇章布局。  杨伟民解释称,其背后的逻辑是,到2020年实现小康社会这个目标是必须完成的任务,是没有退路的;但环境和形势是切实变化着的,就国内来讲,就是经济发展进入到了新常态。  但不能变的目标碰上了变化了的形势,应该怎么办?规划建议提出了创新发展的路径、协调发展的路径、绿色发展的路径、开放发展的路径、共享发展的路径五大理念。  对现行金融监管体制进行改革  我们的改革从来都是问题导向,就是有什么问题改什么体制。这次规划建议虽然不是改革的系统性文件,是发展的系统性文件,但是也讲了很多新的改革内容和举措。  规划建议重点强调了三个关系我们国家未来发展动力和发展的重要基础性环境的重要改革,包括国有企业改革、财税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  杨伟民表示,根据前一个阶段资本市场的波动,也适应我们国家金融发展混业越来越多的趋势(但是我们的监管体制是分业监管的),所以这次建议中提出,要对现行金融监管体制进行改革,具体的改革方案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制定。  建设用地增量要和人口落户数量挂钩  目前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55%,但是质量不高,最主要的体现在于现有的7.5亿城镇常住人口中有2.5亿左右的人没在城镇落户,没能在城镇享受到相应的公共服务,也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市民权利。  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其中一个重要的基础性条件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农民工增长速度在下降。  目前农民工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干到40岁左右就离开城市,这就意味着每一个农民工一生的劳动年龄时间比在城市的就业人口少了接近20年。  未来常住人口城镇化的速度将会放慢,城镇化率取决于进城农民工的数量。现在这种城镇化的模式,是只能到城市打工、经商、就业,但是不能在城镇落户的城镇化的模式,在全局上制约着中国经济增长。

日前,“十三五”规划建议全文公布,引发广泛关注。昨日,国新办举行解读“十三五”规划建议有关情况吹风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就6.5%的经济增速、城镇化、财税制度改革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释疑1

如何理解经济增速6.5%?

6.5%只是一个测算,是底线不是目标

对于“十三五”时期的经济增速,规划建议中并未明确说明。不过规划建议明确,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要比2010年实现翻一番。有专家根据此前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进行测算,这意味着“十三五”期间的平均经济增速要在6.5%以上。

对此,杨伟民表示,实现十年翻番平均增长速度要求是7.2%,因为前五年,也就是“十二五”这五年增长速度是7.8%,“十三五”期间的增长速度可能是在6.5%以上。他说,6.5%是一个测算的依据,并不是一个目标,但目标肯定会充分考虑到实现翻番的要求和6.5%的底线。

而此前在11月3日,新华社刊发的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中,习近平指出,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一番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

近日,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也表示,按照目前的测算,如果今年的经济增长6.9%,要实现翻番目标,未来五年年均经济增长速度必须在6.543%。如果今年能实现7%的增长,我们算了一下大概6.523%,这是实现翻番的最底线要求。

杨伟民介绍,我国制定规划固定的程式是,中央提出建议,最后国务院提出规划纲要,报明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因此,“最后的目标怎么确定,还要到明年3月份确定”。

释疑2

如何让农民工落户城市?

改变当前农民工只就业不落户的模式

根据建议规划,“十三五”期间将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将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居家进城落户。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因为城市的容纳力是有限的,它有它的饱和度。大规模迁入城市会不会加重城市的负担压力?有没有新的破解措施?

杨伟民表示,虽然看起来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5%,但是质量不高。目前,现有的城镇7.5亿常住人口中有2.5亿左右的人没在城镇落户,没能在城镇享受到相应的公共服务,也没有相应的市民权利。

杨伟民说,农民工市民化或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水平,在全局上影响着我国的经济增长,而城镇化是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这主要体现在农民工如何从现行的只就业不落户变成真正和城市居民融入到一起。

此外,杨伟民还谈到城市住房改革。他说,现在房地产市场调整,城镇住房也已经到了一个调整的阶段,杨伟民称,如果考虑到外地人口,现在很多外地的非户籍人口拥有房子的人比较少,而这样会产生很大的住房需求。

为解决城镇化要地不要人的问题,杨伟民表示,这次提出来两挂钩,一是建设用地增量要和人口落户数量挂钩,即人口进来多的地方,落户多了就多给你地;同时,财政转移支付和市民化挂钩,落户多,则义务教育、医疗等相关政府支出要多,解决好利益问题。

释疑3

未来是否会征收房产税?

“十三五”期间是否征收房产税需统筹考虑

目前,上海、重庆两地已经启动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在“十三五”期间,公众关注的房地产税是否会开启征收模式?

对此,杨伟民表示,房地产税的改革需要和整个税制的调整和改革,包括下一步深化住房制度的改革要相匹配,因为税不是一个独立的问题,它是和整个领域的体制建设、制度建设相关联的,所以需要统筹考虑。

对于当前进行的财税体制改革,杨伟民坦言是“难点”。他说,现在财税体制改革根据新的情况可能要做一些调整,比如哪些可能需要进一步加快,哪些可能需要考虑到先后顺序等问题。

杨伟民表示,此前财税的一个方向是中央集中的税收、集中的财力相对较多,而地方承担的事权相对较少,所以今后要考虑到加强中央统筹的事权,这样事权和支出责任会更加匹配。

针对规划建议提出的“要考虑税种的属性,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划分”,杨伟民称,这样有利于调动地方发展经济的积极性。杨伟民介绍,在此之前,地方特别是基层,市县财力比较有限,所以建设相当大程度上依靠于土地财政及其房地产的开发。而现在房地产进入到调整阶段以后,他们的相应的收入大幅度减少,建设资金来源就成问题了。所以,以后如果税种划清楚后,地方就有稳定的税收,这样就可以保障相应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支出。

新京报记者 沙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