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铝业——被卷入盗采铝矾土事件_综合新闻_中国-东盟矿产资源网

交口县隶属山西吕梁,地处大别山,拥有丰富的煤炭、铝钒土等矿产资源,矿产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也是因为“靠山吃山”,当地偷采、乱采、违规占地现象频发,其中不乏知名企业的身影。  “中国铝业旗下的下桃花耐火粘土矿(下称‘下桃花粘土矿’)在采矿过程中大肆越界侵占村民耕地,我们实名举报多年,却没有效果。”11月2日,康城镇上科村村委会计姚醒龙描述称,该村超过80%的面积已经被采空。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协议书”显示,该村采矿占地面积为1599亩(包括林地、农田、山川、道路、村庄等上科村所属范围),总价4500万元,时间为17年。上科村村民介绍,最终实占面积达5000余亩,包括该村可耕地及基本农田1400余亩。11月3日,交口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下称“交口安监局”)明确答复,该矿目前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  而对于占用耕地等问题,截至记者发稿前,交口县国土资源局、交口县政府、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及中铝方面均没有做出答复。  “村子80%面积被采空”  上科庄村位于交口县康城镇东北角,该村总面积约5000亩(合3.333平方公里),其中可耕地及基本农田1400余亩,不宜耕种有植被覆盖的坡地、林地、丘陵及道路村庄等共计3600余亩。  “现在我村80%面积已经被采空”。姚醒龙介绍,采空区原耕地无人复耕、管理,露出大面积石块。村民告诉记者,早在1998年之前,当地村民曾在村子及周边对露天矿产资源进行零星开采,随后被地方政府叫停,山体、耕地得到了较好保护。此后,为了防止死灰复燃,2008年8月,山西省政府专门出台《关于立即停止以各种名义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紧急通告》,严禁以各种名义变相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  但转折发生在2011年。当年1月7日,交口县金龙煤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龙煤业”)作为交口县下桃花耐火粘土矿“代理人”,以甲方身份与上科庄村民小组的乙方签署“协议书”,约定采矿占地范围为乙方所属全部面积。  记者获得的“协议书”显示,下桃花粘土矿即将更名为“中国铝业总公司山东分公司(下称‘山东铝业’)交口县下桃花矿”,该矿全权委托金龙煤矿负责下桃花矿的开采、经营管理。“协议书”称,乙方地界处于甲方矿界之内。资料显示,“矿方”原法人张炳哲,同时任山东铝业阳泉铝矿法定代表人。  此后,金龙煤矿就开始以山东铝业名义进行开采、施工。  业内人士称,上科庄及其周边境内富含铝矿、铁矿、粘土矿、石灰石等优质矿石,其中尤以铝、铁矿含量丰富。地勘资料显示,上科庄所处山脉仅铝矿储量在4600万吨以上,是山西省大型矿床之一。  山东铝业地处山东省淄博市,1954年7月建成投产,是新中国第一个氧化铝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铝工业的摇篮”,作为中国铝业成员单位,2002年3月正式独立运作,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协议书”约定甲方开采范围限定于2.5平方公里内,其中占用乙方土地时间为2011年1月1日至2027年12月31日,共计17年,盖章单位包括下桃花粘土矿、康城镇人民政府等。姚醒龙直言,根据下桃花粘土矿采矿许可证拐点标定范围,是以下桃花村某处为中心,方圆2.5平方公里,仅涉及上科庄1000余亩土地。他称,包括他在内的村民最初对上述“协议书”并不知详情,所签协议是在未征得全体村民们同意下悄然签订。  此后,2015年6月23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下发“交口县下桃花耐火粘土矿采矿权转让公告”,称该矿采矿权以出售方式转让与中国铝业。  下桃花粘土矿开采范围涉及上科庄、下科庄、下桃花、上桃花等自然村。  “仅上科村就有187名村民实名举报多年,但到现在也没有效果。”姚醒龙说,该村人口为240余人,最大要求是复垦耕地。11月初,记者实地采访看到,地处大山深处的下桃花粘土矿仍有大量工程车、卡车在施工、运输,远远望去,黄色的石块在周边绿色植被衬托下,格外显眼。大门口处没有明显标志,不允许陌生人进入。而在门前道路上,运输车排出了长队。  多名不愿具名的村民介绍,补偿标准为每人12.5万元/17年,并采取多种方式在协议上签字,随后逼迫村民搬迁。村民回忆称,“协议书”内容最初也遭到了村民质疑、抵抗,直到2011年3月11日,签署“补充协议”,其中协议甲方一边开采一边复垦,复垦一块交付乙方一块。但事实上,被占用土地大多数已不具有复耕、复垦的可能。  上科庄两轮土地承办合同及村务账目证实,该村实际全部面积5000余亩,基本农田为1400余亩,其余为有植被覆盖的不宜耕种的坡地、林地、沟壑3600余亩。来自上科庄村民小组“关于中铝公司下桃花矿在本村采矿整体补偿事宜征求意见书”中,其“基本情况”介绍,“全村总面积1599亩”,其中耕地728亩,荒山荒坡871亩。在村民们看来,其余土地很显然被山东铝业方面通过“虚假数字”等途径占用。

山西省吕梁市交口县,位于太行山深处,煤炭、铝矾土资源丰富。前述资源成为该县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也正因为如此,当地偷采、乱采资源、违规占地采矿现象频发。其中不乏一些全国知名企业的身影。中国铝业便是其中之一。

图片 1  

交口县康城镇上科村村委会计姚醒龙等人举报称,中国铝业旗下的下桃花耐火粘土矿(以下简称下桃花粘土矿)在采矿过程中大肆越界侵占村民耕地。约定占地约1600亩,但实际却占用超过5000多亩。交口县安监局称,这一铝矾土矿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

不断有大货车驶出开采现场。

交口县政府、国土资源局等部门未回应这一事件。

图片 2

全村八成面积被采空

  经过开采的山头。京华时报记者怀若谷摄

上科庄村位于交口县康城镇东北角,该村总面积约5000亩,其中可耕地及基本农田1400余亩,不宜耕种有植被覆盖的坡地、林地、丘陵及道路村庄等共计3600余亩。

  一年多来,山西吕梁上科庄村民姚醒龙在网上不断举报交口县下桃花铝土矿违法越界开采、无土地审批手续等问题,随后,该矿自称已停产。吕梁市纪委在今年8月发布消息,对交口县国土局、安监局、康城派出所相关人员做出党内警告等处分。但记者发现,交口县现任国土局长王高也在该处分通报官员之列,事由是其任吕梁市中阳县国土局长期间不依法履行职责,给予其行政警告处分。因下桃花铝矿受党内警告处分的原交口县国土局长冯建平则是现任中阳县国土局长。

姚醒龙等村民说,早在1998年之前,有村民曾在村子及周边对露天矿产资源进行零星开采,随后被叫停,山体、耕地得到了较好保护。据了解,为了防止全省各类对资源盗采现象的死灰复燃,2008年8月,山西省政府专门出台《关于立即停止以各种名义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紧急通告》,严禁以各种名义变相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

  广告

但仅过了3年,2011年1月7日,交口县金龙煤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龙煤业)作为下桃花耐火粘土矿代理人,与上科庄村签署协议书,约定采矿占地范围为该村所属全部面积。协议书显示,下桃花粘土矿即将更名为中国铝业总公司山东分公司(下称山东铝业)交口县下桃花矿,该矿全权委托金龙煤矿负责下桃花矿的开采、经营管理。协议书称,乙方地界处于甲方矿界之内。资料显示,矿方原法人张炳哲,同时任山东铝业阳泉铝矿法定代表人。此后,金龙煤矿就开始以山东铝业名义进行开采、施工。

  inReadinventedbyTeads

协议书约定的开采范围限定于2.5平方公里内,其中占用土地时间为2011年1月1日至2027年12月31日,共计17年。盖章单位包括下桃花粘土矿、康城镇人民政府等。但姚醒龙等村民却质疑,根据下桃花粘土矿采矿许可证拐点标定范围,是以下桃花村某处为中心,方圆2.5平方公里,仅涉及上科庄1000余亩土地。他称,包括他在内的村民最初对上述协议书并不知详情,所签协议是在未征得全体村民们同意下悄然签订。5年过去,全村超过8成的面积都已经被采空。

  矿企4500万“买断”村庄17年

被举报矿山涉违法采矿

  在吕梁市交口县,康城镇的南故乡村委会上科庄、下科庄两个村民小组,以及回龙乡田庄村委会上桃花、下桃花、东家窊3个村民小组连成一片,这里的大山也连成一片。远远望去,多片山体已没有绿植覆盖,黄土裸露。这片土地已被金龙煤业有限公司及交口县桃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没有土地使用证件的情况下开采了5年之久,上科庄村会计姚醒龙带着村民经历了1年多的举报。

下桃花粘土矿《采矿许可证》还显示,该号为C140000209106220042713,开采矿种为耐火粘土矿、山西式铁矿,有效期为两年零六个月,即2010年12月31日至2013年6月30日止;筹建期工商营业证号为141130100002907,经营期限至2011年6月30日。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1年4月,此证已处于吊销,未注销状态。

  姚醒龙今年40岁,他和村里其他240多名村民一样,世代生活在这片吕梁山脉余脉的山村里。面对被采空的山头,他说,这里曾经也是覆盖着灌木丛和林木,是村民们世代生活的家园。

交口县安监局证实,该矿目前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该局曾多次督促,下桃花粘土矿实际上存在手续不全等违规问题。也就是说,该矿已经涉嫌违法采矿,其采矿行为是是盗采。据悉,早在2014年1月13日,交口县政府就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露天开采管理规范露天开采行为的通知》,明确现有露天开采企业手续不全或手续证件过期的继续全部停产停建。该通知要求,非煤矿山露天开采企业要四证齐全有效,即《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工商营业执照、矿长安全资格证。该通知并对土地复垦、占地等做出了严格要求。

  姚醒龙回忆说,2010年秋,交口县康城镇领导给上科庄村村民开动员大会,以脱贫致富为由,劝说村民将自家的山地租给金龙煤业有限公司,称该公司是证照齐全的合法企业。

2008年8月12日,山西省政府就出台了《关于立即停止以各种名义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紧急通告》并强调:严禁以各种名义变相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如有违法立即停止,各地各部门不得再行批准和同意此类涉煤涉矿项目上马。直到2014年4月11日,山西省政府人民办公室再次下发《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明确工作职责严厉打击非法采矿活动的通知》(晋政办发[2014]25号)要求各级政府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其中包括无证非法采矿行为,越层越界,以探代采,擅自改变开采方式,采用破坏方法等违法采矿行为的通知。

  据上科庄多名村民介绍,经过数月协商,大部分村民签字同意将本村所有土地租赁给金龙煤业有限公司,并获得相应补偿。2011年1月7日,交口县金龙煤业有限公司以交口县下桃花耐火黏土矿(以下简称桃花矿)代理人的身份,与康城镇上科庄村民小组签订了《协议书》。协议显示,金龙煤业给上科庄村支付了土地补偿、荒山荒坡补偿、房屋补偿等7项补偿共计3500万元,另外给每个村民按新农村建设标准新建住宅40平方米(约合1000万元)。占用时间为从2011年1月1日至2027年12月31日。

虽然山西省、市、县三级均出台过相关禁令,但依然难以全面制止各类盗采资源的行为。山西省部分铝矾土业内人士介绍,金龙煤业与下桃花粘土矿之间并不存在隶属关系,能作为其代理人在交口境内未批先占违法开采,并非易事。姚醒龙等村民实名举报信中亦描述,金龙煤业最终以一亩20多万元的价格转卖给福建商人进行开采,此项交易的整个开采过程中对国家矿产资源造成几十亿元的经济损失,这里面利益太大且错综复杂,采矿者对政府禁令被熟视无睹,违规行为还是屡禁不止。

  拿到补偿后,大部分村民搬离山村,“所有的耕地都没了,包括林地”。

  另据记者获取的协议书显示,2013年,下科庄村、回龙乡上桃花村分别被以3900万元、9300万元的价格,交由桃花矿占用17年。姚醒龙称,据其了解,下桃花村及东家窊村以1.2亿元及1700万余元的价格租给桃花矿占用17年。

  村民介绍,上科庄村民搬到了离旧村20多里路之外的康城镇建的新农村,下科庄村民搬到了离旧村三四里路之外桃花矿大门边的新农村,另外三个村子没建新农村,村民拿着补偿的钱在外买房住。

  除与上科庄村签订协议的该矿代理人为交口县金龙煤业有限公司外,与另外4个村子签订协议的代理人为交口县桃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得知,前者成立于2005年11月20日,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2014年9月10日,该公司法人代表由师保平、张兰茂变更为杜文杰、张海东。后者成立于2012年11月30日,法人代表为师保平,股东同样为张兰茂、师保平。

  上科庄村民之所以举报该矿,是因上科庄的村民人均获得的补偿最少。“不要房子的17万,要房子的12.5万,其他有的村人均二十七八万”,姚醒龙称。

  姚醒龙称,后来他们发现该矿存在非法采矿、越界开采、没有土地使用手续等问题,他们村超过80%的面积被采空,便开始向纪委部门举报。他说:“金龙公司2011年起在我村非法租用村集体5000余亩土地进行露天采矿,在未经得国家几项强制性审批情况下,私挖盗采国家资源5年,破坏村集体土地4000余亩,使全村百姓完全失去了土地,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

  发现开采非法187名村民实名举报

  记者查找地图发现,从东家洼西端往东到下桃花村东端有约3公里,从下科庄南端到上桃花北端有约2公里,5个村面积约6平方公里,即9000亩。姚醒龙称,这只是平面面积,山地面积大概有15平方公里,2万多亩,已开采的大概有1.5万亩。而采矿许可证上标明的矿区面积为2.5平方公里,即3750亩。

  9月29日,记者来到该矿附近探访,发现大面积山头已被采空,大量挖掘机械停在工地上,不时有货车从矿上离开。据姚醒龙介绍,车上装的是已经被破碎处理的铝土矿。

  据该矿的采矿许可证显示,开采主矿种为铝土矿,采矿权人为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有效期为2015年11月27日至2035年11月27日。而在2015年11月27日之前,该矿的开采主矿种为耐火黏土、山西式铁矿。多名当地村民称,该矿此前5年内均在以开采耐火黏土矿的名义开采铝土矿。

  早在2015年4月1日,吕梁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就给交口县发出督导指令称,要求该县调查上科村187人实名举报金龙公司非法租用该村5000余亩土地露天开采铝铁矿一事。交口县制止该矿采剥行为后,将设备统一编号存放查封,派人进行巡查,罚款20万元,并于2015年4月8日由交口县安委办上报市安委办。

  同年5月,姚醒龙遭不明身份人员围殴,之后其家门店、轿车也遭打砸。因对派出所处置不力及国土部门的调查不满,姚醒龙开始在网上公开实名举报康城派出所时任所长李智强及交口县国土局时任局长冯建平。

  2016年7月份,交口县纪委对姚醒龙举报的前述问题作出反馈,确认冯建平在监管金龙公司违法用地、土地复垦中失职、渎职的问题属实,“对于举报冯建平在金龙煤业公司有暗股的问题,鉴于冯建平已于2016年2月调任中阳县国土局长,不属于交口县管辖范围,建议市纪委对该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冯建平随后被移交给吕梁市纪委处理。

  该反馈还称,姚醒龙举报反映李智强压案不破、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问题没有证据支持,但李智强存在违反工作纪律、群众纪律的问题,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建议县公安局免去其康城派出所所长职务。

  受处分国土局长已在其他县任职

  9月30日,金龙煤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兰茂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从今年8月份起,我们已经全面停止开采,后来只是做了些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在等政府部门办理土地审批手续”。对于有货车往外拉铝土矿一事,张兰茂称,那是以前在土地复耕过程中产生的铝土矿石,“按照县政府的意思是可以往外调运,这是县政府现场办公会通过的”。

  对于村民举报的越界开采问题,他称:“县政府、县国土局都现场实测了好几次了,国土局的文件也说得很清楚,我们是占用了900多亩,不是挖采,是我们把一个沟垫了起来作为一个场地使用,并未开采。对于界内违法使用的那部分,是指我们没有取得用地手续的面积,现在正在办理当中,也都已经停工了。”

  对于国土部门是否曾对该矿进行处罚,他称,记不太清了,“好像有处罚”。

  交口县纪委在对此事的初核报告中称,该矿于2009年取得采矿许可权,有效期1年,截至2015年3月,该矿先后6次上报采矿权延续登记。营业执照在2011年6月30日过期,2011年12月21日被吊销,到2016年1月12日整合后重新办理了新的营业执照,其间一直进行间断性生产,存在违法用地行为。

  该报告还称,该矿一直没有采矿用地手续,从2011年至2016年1月,在矿界内未办理土地手续违法占用土地2627.7亩、越界非法占用康城镇上科庄村民小组集体土地937.93亩,经常进行间断性生产、违法生产矿石96.38万吨,销售84.16万吨。

  2016年8月11日,吕梁市纪委公开通报此事称,交口县国土局明知该矿违法、非法占地,简单以罚代管,致非法占地面积越来越大,引发村民上访,给予交口县原国土局局长冯建平(现中阳县国土局局长)、交口县安监局局长等多名干部党内警告等处分。

  记者发现,吕梁市纪委8月11日通报内容中,中阳县国土局原局长王高(现任交口县国土局长)也因在一起中阳县违法建设项目中不依法履行监管职责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获悉纪委的反馈后,姚醒龙仍认为此事存在官员与矿方利益输送。

  9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交口县国土局找到局长王高,希望采访该局在县纪委给出调查处理意见后,对桃花矿的违法占地、越界开采等问题做了何种处罚等。王高让记者在门外等了40余分钟后,又告诉记者如想采访需联系交口县新闻办,但后者则称采访需直接联系业务单位。当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交口县国土局时,王高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王高外出开会去了,不知何时回来。

  记者随后致电王高,电话被挂断,发送的采访短信至10月7日晚未获回复。

  来源:环球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