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曾经在泰铢英镑获利不菲,也曾经在港币折翅

新兴市场货币正在承受着近10多年来最严重的抛售潮。今年以来,马来西亚林吉特汇率累计大跌17%,成为表现最差的亚洲主要货币。此外,印尼盾汇率在8月下跌3.7%,创下近11个月来的最大单月跌幅。印度卢比、泰铢和菲律宾比索汇率也累计下跌近3%。这些现象自然激发了人们对1997年经济危机的痛苦回忆。1997年年初,东南亚大部分国家还都沉浸在一场资产升值,经济快速增长的盛宴中。也正是多年来的经济持续快速增长让其对自身经济体制的漏洞几乎毫无察觉。因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东南亚国家不约而同地开始了一场经济大跃进,加快金融自由化步伐,以求驱动经济快速增长。然而,他们都忽视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即:东南亚过去几十年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是外延投入的增加,而非单位投入产出的增长也即内涵增长,因而技术进步等真正体现国家竞争力的要素进步不大。泰国则是东南亚经济的最典型代表。泰国举借了大量的中短期外债,其债务高达790亿美元,而泰国的外汇储备却只有300多亿美元。更严重的是,这些债务并没有完全进入制造业领域,而是大量流入了房地产市场,当时泰国众多的写字楼空空如也。据参与亚洲货币投机的量子基金的操盘手罗德里·琼斯回忆说,他实地调研时,发现东南亚的很多房地产开发商连利息都还不起,但是当地银行还在帮房地产开发商以美元融资。与此同时,泰国货币泰铢在东南亚各国流通性良好、风险较小、但资产泡沫也非常大。这些特点很快就使泰国成为量子基金索罗斯心中的最佳猎食目标。索罗斯认为,泰国人把大量的金钱用来购买美国国债和美国的房产,但是国家在基础建设和工业上的投资却十分低,而房地产价格也一路上升,股票市场同样是一片虚假的繁荣。1997年3月,泰国央行宣布国内数家财务公司及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性不足等问题。索罗斯以此为契机,迅速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随着各路国际资本的大举抛售,泰国股市迅速下挫,银行和证券公司相继发生挤兑现象。就在大家面对突如其来的崩盘极度恐慌之时,以索罗斯为代表的空头们又开始大量抛售泰铢。最终迫使泰国政府动用了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150亿美元的国际贷款试图挽救这场危机。经此一役,泰国外汇储备消耗殆尽。6月,索罗斯再度出兵,下令旗下基金出售美国国债以筹集资金,并于当月下旬再度向泰铢发起了猛烈进攻。泰国被迫放弃泰铢与美元的固定汇率,泰铢一天之内下跌了20%左右,其后泰铢总共贬值了60%,泰铢的贬值导致泰国众多银行破产、房地产价格大幅下跌。索罗斯断定,如果泰铢大贬,其他货币也会随之崩溃,因此继续扩大战果,全军席卷整个东南亚。这股做空飓风很快席卷了印尼、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与泰国一样,这些国家央行的救援也相继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而深陷危机。7月中旬,港币和港股也遭到了大量投机性的抛售,港币汇率受到冲击,一路下滑至1美元兑7.7500港币的心理关口附近;港股从最高点16000点下跌到万点之下。香港金融管理当局一样立即入市,强行干预市场,大量买入港币以使港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7.7500港元的心退关口之上。后经过中国政府的强烈声明支持香港,几轮的激战之后索罗斯投机港币计划落空。

泰铢崩溃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东亚地区的经济增长率位居世界前列,洲际增长率8%,看似经济繁荣。然而以泰国为代表,其经常项目呈现逆差,资本和金融项目顺差,即泰国表面上经济数据良好,但主要依靠国外投资,本国制造服务等行业并不发达。因为泰铢作为一种地区货币较为开放,政府管制较少,金融市场开放,便于操作,索罗斯选择了泰铢作为其重点关注的对象。97年初,泰铢面临更大的压力,96年第四季度的政府财政和出口数据欠佳,金融业问题资本过多,房地产市场逐渐低迷(1997年3月3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国内9家财务公司和1家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问题),索罗斯意识到时机已到,着手狙击泰铢。

泰国银行在远期市场抛出260亿美元,干预外汇市场。自5月15日,央行停止干预市场,试图利用利率上扬维持币值。但投机持续,市场参与者普遍对泰铢悲观,疯狂买入美元,泰铢持续贬值,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紧接着,贬值风暴蔓延至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虽然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地基本面健全,但因为经济体间联系紧密,市场的萎缩,对东南亚投资份额较大,国内也出现了大规模企业倒闭等现象。

图片 1

香港局势

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冲击和投机客的攻击下,香港金融市场开始出现急剧震荡。

香港作为小型而且开放的自由经济体系,在周边国家股市,汇市双双下滑的情况下,必然受到牵连。一些以东南亚投资为主的基金要应付客户的赎回,随即套现的港股,便成为沽售目标,通俗的来讲,就是因为香港在东南亚的投资面临贬值的风险。

另一方面,香港的经济情况也存在一系列的隐患,比如,香港持续的实际负利率,房地产和股市严重脱离经济基本因素的不合理水平,银行贷款总额中房地产贷款所占比重过大,实行联系汇率制使港元跟随美元升值影响出口经常项目中的货物一项连年逆差。

该来的总会来,当机会到来,能把握的就是人生赢家。

港府失策

1997年9月下旬至
10月,以索罗斯控制的量子基金为代表的空头开始对港元进攻。他们在货币市场上大量拆借港币,卖空股票获得大量港币,在外汇市场卖出港币,买入美元,使得港币需求小于供给,于是贬值。只要港币大幅度贬值,就可以将部分手中的美元换回港币,还清那些以港币为计量单位的资产,这样剩余的美元就是利润。

香港政府为了提高国际投资客的借贷成本,选择了一个不算明智的策略,加剧了金融市场的波动。港府急剧增加货币市场同业拆解利息,货币市场同业拆解利息急剧上升引起股票市场下跌;同时引起衍生市场上恒生股票指数期货大幅下跌;恒指期货大幅下跌又加速了股票市场的下跌;股票下跌又使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经济和港币信心锐减,纷纷卖出港股,换回美元,使港币面临新一轮贬值压力……

提起量子基金,大家都会想起做空大师索罗斯。

乔治索罗斯出身自一个移民家庭祖籍匈牙利,1969年创立#34;量子基金#34;,1992年的时候其身价已经拥有过亿美元。他的名头有很多,比如世界伟大的投资者、伟大的慈善家等等。他最得意的投资是做空开始的,今天我们去窥视一二。索罗斯真的那么神吗?他真的能左右一个国家的货币走向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整理三个案例。

做空交易

运筹帷幄做空英镑获利不菲

英国在90年加入欧洲货币体系的汇率机制,这个体系要求个股国家维持固定汇率,这些要求都是为了后期的欧元做铺垫。当英国加入该组织后,发现固定汇率带来很多掣肘。到了1992年,虽然欧洲央行还没有成立,但在具体操作上德国央行充当了这一角色。

90年代的德国,是一个相对特殊的经济体。柏林墙倒塌后,德国实现了统一。为了东德的重建工作,德国政府投入了大量的人财物。政府大规模投资容易引发通胀危险,为了避免这个后果,德国央行采取了高利率的货币政策。

做空英镑

而加入欧洲汇率体系的英国,英镑汇率在纳入时被高估,所以英国的经济陷入了衰退。经济的滞胀激发了国内矛盾,虽然政府官员一再表示不考虑推出欧洲汇率体系,但是英国人民已经引发了不安。

索罗斯在欧洲货币体系看到了机会,做空英镑的计划应运而生。

、筹集资金,利用杠杆的力量谋求资金支持。索罗斯通过一系列的运作,量子基金筹集了150亿英镑,并得到授权可以换成美元。

、利用媒体造势,宣扬自己的判断,英镑要贬值。

看似简单的策略,一旦成功将获利不菲,但是具体操作却需要层层缜密的操作。他赌的就是当趋势成立后,政府的力量并不能阻碍他的发展方向。索罗斯的计谋在时间的推移下成功了,英国政府虽然怀富了进500亿美元捍卫英镑,但并没有阻碍贬值的结果。英国政府退出了欧洲汇率体系,索罗斯通过一些列操作获利达10亿美元。

趁火打劫做空泰铢再次封神

90年代泰国经济飞速发展,打造这一奇迹的就是产业转移带来了经济发展风口。随着外汇储备增加,国内货币供给开启了闸门,通胀和泡沫随之而来。面对乐观的经济前景,泰国政府决定大干快干,并大面积借债发展。公开资料显示,在泰铢危机发生前,泰国举借了大量的中短期外债,其债务曾高达790亿美元,而泰国的外汇储备只有300多亿美元。这些漏洞被做空擅长的各路资金看重就不出意外了,量子基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泰铢

索罗斯做空泰铢的计划并不稀奇,只是当人们被欲望遮住眼睛后,失去了理性的判断。他们展开了布局。

、筹集资金,利用杠杆收集泰铢筹码。

、利用每天造势,看空泰铢造成恐慌。

做空原理并不难,就像我们的融券业务一样,预计未来股价下跌,提前借入股票在二级市场变现,等到股价下跌后再买回还上,中间的价差便是你的做空收益。

1997年3月3日,泰国央行宣布国内金融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问题;1997年4月,泰国主要银行借贷信用被机构下调。

量子基金开始大量从市场拆借泰铢,然后大量抛售。羊群效应的影响下跟风者抛售泰铢,泰国汇率开始暴跌。索罗斯等泰铢贬值后,再以较低价格购回,还给银行。不仅如此,索罗斯还通过加杠杆和卖空股指合约的方式,放大利润,最终在泰铢的悲剧下,索罗斯赚得盆满钵满。

香港打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做空泰国后,亚洲金融危机冲击到了香港。随着周围国家的经济不振,来香港购物的游客开始降低,东南亚金融公司也停止了对香港的金融支持。此时香港严格的联系汇率制度已经不被人看好,因为亚洲其他经济体的货币已经进入贬值,而香港盯紧美元牢牢保持1美元换7港元的汇率。这个汇率制度让香港物价非常高昂,这一时期香港的经济也是异常艰难。

港币汇率

固定汇率受伤最大的是制造企业,他们的利润被汇率摊薄,商人在各种场合向政府施压以博得港币贬值。在各方呼吁港币贬值的时候,做空基金嗅到了一丝机会,量子基金悄悄的来到了香港。

索罗斯的计划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首先他瞄准的是股票市场,从大股东那借来股票进行套现。股票市场换来的港币兑换成美元,这个操作就是赌港币贬值,这个套路从英镑、泰铢上屡试不爽。一旦港币贬值,因为他们持有美元,所以他们将获得不菲利润。这些计划一旦实现,股市、汇率下跌那么这一手空手套白狼将会完美成功。

新瓶装旧酒,做空基金开始进行煤炭攻势,这确实对于香港汇率带来了一定压力。但是香港并没有坐以待毙,相反他们开始了反击。

收集资金对港股护盘

出台限制做空政策

限制做空政策让那些股票股东不得不把#34;租#34;出去的股票收回,护盘资金彻底让做空阻力大减。两个政策的实施做空基金最终损失惨重,他们一边撤退一边愤怒的骂着粗口,做空基金第一次尝受失败的滋味。

这次香港智慧避免了香港经济硬着陆,也让神奇的量子基金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通过三个案例,我们不得不反思。索罗斯真有能力让一个经济体的货币贬值?我觉得并不是!他狙击英镑的时候,英镑的贬值压力已经在不断加重。当他做空泰铢的时候,泰国经济在繁华的表象下却漏洞重重。索罗斯只是通过自己的模型推演加速了这一切,然后在做空的时候博得了一定的盈利空间。

索罗斯为什么会在香港折翅?或许也是他心中思虑多年的一个痛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