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延鲁举报释永信玩弄女人 少林寺:因娶妻被逐

多名原少林弟子进京举报释永信通奸”十宗罪”  “我们也是忍无可忍了,不得已才进京举报。”  8月8日,释永信徒弟,曾为少林寺四大金刚之一的武僧总教头释延鲁,与少林寺原僧人或员工共6人,一同来到北京,准备向国家有关部门递交材料,实名举报释永信“十宗罪”。这是自神秘举报人“释正义”出现以来,释永信面临的最为正式的一次举报。此前,“释正义”连续五波通过网络举报,举报内容涉及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身份证违法、与女性通奸、违反寺规、侵占少林寺资产等多个方面。此次赴京举报的6人,均否认自己是“释正义”。  对于组团进京举报此事,少林寺有关人士称,仍在调查中,不方便接受采访。  另据报道,在网络举报者“释正义”被登封宗教局查明“不存在”后,此前被部分少林弟子怀疑为“释正义”的释延鲁正在北京实名举报释永信。7月25日以来,一位名为“释正义”的人士多次通过网络举报释永信“私生子”、“玩弄女人”和“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  举报者包括释延鲁在内,共计五人。  五位举报者在举报材料中提到多起此前网络上未出现的问题,并盖有指纹印,填写了身份证号和手机号。  举报材料已交至河南和登封两级相关部门。释延鲁等人在阐述所举报的问题时,暂未出示任何物料证据。  IS血洗摩苏尔
杀戮超过2000人  伊拉克官员7日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去年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后,在当地及周边地区杀戮超过2000人。“伊斯兰国”对外发布的“死亡名单”显示,遇害者包括警察、律师、官员和医生等。  这一恶行遭到各方谴责。一些民权组织说,这是“前所未有的野蛮行径”,应被视为战争罪。  伊拉克国防部7日发表声明说,“伊斯兰国”去年控制伊拉克北部尼尼微省后,已在首府摩苏尔及周边地区杀戮超过2000人。  伊拉克国防部长哈立德·奥贝迪在事先录制的视频中说:“‘伊斯兰国’冷血屠杀了2070人。这些人因拒绝与他们合作而遇害。”不过,声明中没有提及这些人遇害的时间和其他细节。  摩苏尔当地居民说,“伊斯兰国”把上述2070人的姓名列成一份“死亡名单”,并对外公布。其中一些人的名字被张贴在当地卫生部门的墙上。  伊拉克卫生部法医部门一名消息人士证实上述消息。这名消息人士说,“伊斯兰国”把这份名单交给伊拉克官方,供后者开具死亡证明。  根据这名消息人士的说法,名单上的人被“伊斯兰国”指责为违背教义,因而受到惩罚。  一名摩苏尔居民说,他的家人可能已经遇害。出于安全考虑,他不愿公开姓名。  他说:“我认为我的表兄弟就是其中一名遇害者。他曾在选举委员会工作,在摩苏尔市中心的家中被‘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掳走。而后,我们再没听到他的消息。我想,他的遗体肯定被埋在一个巨大的坟墓里。”  外媒:外资撤离中国
股票基金流走112.62亿美元

就在官方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进行调查时,弟子释延鲁的实名举报不期而至。

举报人爆料不断,大和尚身处法外之地?

8月8日,曾被少林弟子怀疑系释正义的释延鲁,和多名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多年的人,站出来实名举报释永信。

“释正义”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举报仍在持续。昨日凌晨1时47分,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一份材料,披露了更多指称释永信与一刘姓女子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的细节。这已是释正义8日来公布的第5份举报材料。(8月2日《新京报》)

自7月25日以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释正义,多次网络爆料,举报释永信有私生子、玩弄女人、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引起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关注。

7月26日,一则《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帖子在网上热传。自称“少林寺知情人士代表释正义”发举报帖,“今天我们少林寺弟子们勇敢的站出来,揭露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违规、违法事件;让世人明白这个披着佛教外衣的少林寺方丈是怎样疯狂的玩弄女人、嚣张的侵占少林寺财产和玷污少林寺名誉的老虎。”

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否认自己是释正义,称受到释正义鼓舞。此前,释延鲁曾表示,释正义值得敬佩。

“释正义”在贴中称,释永信有2个户籍和2个身份证,并列出了其身份证号,此外还称释永信有情妇,并与女子通奸。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曾向澎湃新闻表示,他推测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系释延鲁组织,也有些反水的,会有些信息反馈过来。刘和形容说,这次是大决战。

网上举报一出,虽然当事人释永信方丈很淡定,对外称“不辩解脱”。但是,从少林寺方面的回应来看,方寸明显已经大乱。少林寺方面先是否认“释正义”的存在,称遭恶意造谣,少林寺并无“正”字辈弟子。然而,没过多久,少林寺30名弟子发表集体声明称:已查明“释正义”身份,实为释延鲁。释延鲁对于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怀恨在心,才引发此次利用网络恶意诋毁、诽谤方丈释永信。少林寺弟子的声明,已经证明了“释正义”的存在。

释正义究竟是谁?举报事件调查结果如何?谜底,仍待官方揭晓。而使这场举报风波更加复杂的,是释延鲁作为释永信曾经身边的红人、侍者,师徒从蜜月到反目的故事。

既然“释正义”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且,截至目前“释正义”已经先后抛出了五份举报材料,甚至有来自警方的讯问笔录,有释永信玩弄女人的细节。“释正义”还隔空喊话:人物铁证俱在,试问释永信你敢做亲子鉴定吗?

师徒交恶

令人遗憾的是,目前虽然少林寺方面已经报案,但登封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到少林寺报案后,已由该局所辖的少林派出所负责,目前正在受案初查,还未正式立案。7月30日,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先后对释永信被举报一事作出回应,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7月31日,登封市宗教局公开表示,将尽早查明真相,以正视听。

释延鲁:释永信索要钱财 少林寺:释延鲁结婚生子

释永信虽然只是一个吃斋念佛、弘扬佛法的大和尚。但据公开报道,不少大和尚都是有行政级别的,特别是像释永信这样有着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头衔,有着全国人大代表身份,身披多重光环的,至少也是一个“省管干部”。没有上封发话,登封公安局少林派出所敢不敢立案?登封市宗教局能否查得了释永信这个大和尚?都要打问号。

走进少林寺院门,左甬道第二道券门,就是锤谱堂。锤谱堂形似四合院,东南角一间二三十平方米的房屋,已被锁两年。

少林寺是佛门净地,不应是法外之地。释正义的举报如果属实,释永信显然是一个不合格的大和尚。真相究竟如何?既然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都已经做出回应,河南省有关方面不能再保持沉默。一者,对于举报者“释正义”来说,无疑希望尽快匡扶正义;二者,对于“天下第一名刹”少林寺而言,事关寺院的声誉,不能因为释永信一个人毁掉少林寺;三者,对于社会和公众而言,也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试想,这些年少林寺负面新闻不断,假如大和尚与女子通奸,佛教信徒们谁还敢去少林寺烧香拜佛?

这间房屋,便是释延鲁与释永信矛盾升级的引爆点。

据最新消息,少林寺相关人士证实,释永信目前正在接受登封市宗教局调查。释正义举报是否属实,真相只有一个,人们不妨多一点耐心,等待登封市宗教局的调查结论。

释延鲁8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05年初,他在锤谱堂为登封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设立一间招生办公室。

文/张卫斌

武僧基地教育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下辖武僧基地、少林国际足球学校、《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演员培训基地、霍利菲尔德拳王培训中心等八个单位。官网介绍释延鲁说,少林寺武僧总教头,俗名林清华,1985年入嵩山少林寺,拜于方丈释永信门下修禅习武。

释延鲁说,2010年2月和2012年1月,释永信借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向他要钱,他两次向释永信的个人账户支付,每次100万元。2012年底,释永信再要释延鲁支付200万元,遭到拒绝。二人由此交恶,招生办公室因此被锁,释延鲁同年离开少林寺。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7月30日告诉澎湃新闻,释延鲁系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中除名,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起初是释延鲁的办公室,后被其用来招生。

和释延鲁说法不同,少林寺称招生办公室被锁是在2013年7月。

把守寺门的释延畅、释延翰告诉澎湃新闻,释延鲁被除名后,武僧基地的招生人员,还能到锤谱堂的办公室招生,但须持景区门票,这种状况延续了一年多,直到招生办公室被锁。

上述说法获刘和证实,他提供的照片显示,锤谱堂门口贴着一张红底黑字的少林寺声明:本寺不招收习武学生,也从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招收习武学生,凡在本寺内或以本寺名义进行的招生行为,皆为欺诈。声明时间是2013年7月。

虽然没写哪家武校,其实是针对释延鲁的。刘和说。

释延畅、释延翰回忆,声明贴出当晚,就被武僧基地的教练撕掉。次日少林寺重新张贴,并派人守门,而后将招生办公室锁门,声明连续贴了几个月。

少林寺张贴声明的直接原因,是一场冲突。释延翰说,2013年6月19日,武僧基地一名外籍华人学生,没有门票要求进寺,都是年轻人,也都练武,双方动了手。

释延畅、释延翰说,学生母亲没几天来到少林寺,双方都无大碍遂和解,后方丈释永信还把守门僧人喊过去专门说了这事。没想到的是,守门僧人6月28日被登封市公安局少林派出所行拘。打人的学生在他们的要求下,后来虽被行拘,但他们认为,是释延鲁在操作。

师兄把师弟弄进去,老和尚们都看不下去了。刘和、释延畅、释延翰均称,少林寺在这件事后开了一个会,决定张贴声明,关闭招生办公室。

至于释永信借招生办公室向释延鲁要钱一事,刘和表示他不清楚。

连日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释延鲁电话,均无人接听,发短信亦未获回复。

从方丈红人到师徒反目

林清华1970年出生于山东省郯城县一个武术世家,其父和释永信相熟,便将他送到少林寺。

为考验其诚心,释永信先把林清华派到一个小寺庙里苦修。白天砍柴烧饭,晚上苦读佛经,过得清苦又乏味。

一年后,林清华离开。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林清华重返少林寺,师从长他5岁的释永信,取法名释延鲁。

作为释永信的弟子、侍者,释延鲁曾是释永信身边的红人。你看照片就知道,方丈见那些大人物,他都在旁边。刘和说。

在释永信所著《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1999年8月20日释永信升座方丈的照片显示,在释永信背后打伞的,就是释延鲁。

武僧基地官网显示,目前学校师生8000余人。媒体报道称,是登封地区的第二大武校。登封实力最强的塔沟武校,四十年才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武僧基地为什么发展这么快?刘和说:还不是傍了少林寺这棵大树哪所武校不想挂少林寺的名,不想释永信挂个名誉校长?

少林弟子释延南、释延孜告诉澎湃新闻,他俩都比释延鲁到少林寺早,和释延鲁也非常熟悉。在他们看来,武僧基地占尽了少林寺的优势,少林寺有什么好事情,都被武僧基地拿走了。

为什么他能在少林寺里招生?释延南说,其他师兄弟也开有武校,他还听说别的武校不满,师父都顶着。

在刘和看来,释永信对释延鲁是默许的。

刘和解释说,最初,释永信支持释延鲁,用意是发扬少林文化,也是考虑少林寺人少,有时会被欺负,碰到重要活动比如接待贵宾,就需要四处借人,有个自己关系好的武校,用人方便。

师徒为何从蜜月到反目?释延鲁8月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释永信2012年借招生办公室向其要钱致二人反目,他同年离开少林寺。刘和、释延南、释延孜均表示,不清楚二人反目的直接原因,但释延鲁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除名。

释延南说,师徒也有一些小矛盾。曾有一次,师父要带人到国外表演,释延鲁挑了一批三流水平的学生,被师父发现,非常生气。

释延鲁被除名后,释延南每次见到释延鲁,就会和其理论,要求释延鲁向师父道歉、悔改,但释延鲁表现坚决。

释延鲁曾分别向释延南、释延孜描述武僧基地的规划,说这要新建几座楼,那座山头要推掉建练武场。我当时就说他,你学校办大了,翅膀硬了,敢造师父的反了啊。释延南说。

在少林寺里招的学生,有的学费能收到几万元每年,这是正宗的地方,金字招牌。刘和说,少林寺张贴声明、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被锁后,武僧基地招生受到不小影响,有一段时间,释延鲁多次在晚上游客散去后,到少林寺向释永信下跪,道歉,有时一跪一两个小时。

释延孜说,他见过两次。其中一次在方丈室内,释延鲁跪着说,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向你汇报,当时好像有说起门口打架的那个事,师父说,你是师兄,那都是你的师弟,你怎么能把你的这些师弟给关起来。

释延孜回忆,当时,屋内还有登封市一名领导,气氛沉闷。

刘和认为,释延鲁并未真心悔改,只是因为招生办公室被锁,利益受损。他还托相当级别的领导来说过情。

少林寺多人证实下跪事件,不过,未获释延鲁证实。

实名举报:释永信喝酒吃肉,有女人有私生女

释延南说,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的网帖出来后,他看到释延鲁的朋友圈转发,马上质问谁转你不能转,后发现自己被删除好友。

7月30日,30名少林弟子发公开信称初步查明释正义系释延鲁。在释延南等少林弟子看来,少林寺是子孙庙,像家一样,有什么问题应该在家内部解决,释延鲁的做法,是欺师灭祖。

当天,释延鲁回应说,自己并非释正义,但敬佩释正义。

8月8日,释延鲁和少林寺武僧团前团长李国营、少林寺武僧团前教练邹宗明、河南少林无形资产有限公司原法务部总监王永华、释延仁等多名曾在少林寺内生活或工作的人,到北京实名举报释永信。他们声称,能证实7月25日以来释正义举报的部分问题,此外,还有一些别的问题需要反映。

释延鲁说,实名举报是受释正义鼓舞,这么做可能别有用心,把我拿出来当挡箭牌。

释正义到底是谁?由谁组织?

早在7月30日,刘和曾告诉澎湃新闻,他推测释正义举报由释延鲁策划,也有些反水的,会有些信息反馈过来。

7月30日,针对网上有关释永信法师的报道,中国佛教协会表态要求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国家宗教事务局称,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8月4日夜间,登封市宗教局发布消息称,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其他事项正在核实之中。

此前,释正义举报称,释永信涉嫌拥有双重户籍,并和其情妇释延洁有一私生女,释延洁也有双重户籍。释正义还公开了阜阳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的查询截图。截至目前,当地警方尚未对此进行证实。

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说,他们曾目睹释永信喝酒吃肉;释延洁多次使用名为韩明君的身份证;僧人私下都叫释延洁为师娘。

释正义还曾贴出一组疑似郑州警方对释永信、刘某某的询问笔录。笔录中,释永信报案称遭敲诈,刘某某则称自己和释永信多次发生性关系。

释延鲁对媒体说,他曾参与处理此事,2004年,刘某某和释永信之间有一起经济纠纷,起因是一批佛像的货款结算。后来刘某某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有关她和释永信发生性关系的有力证据。释延鲁说,这之后,释永信答应赔付刘某某300万元,其中200万是释永信向他索要的。

释延鲁说,多年来,释永信从他身上敲诈近2000万,有据可查的有700万。但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并未提供任何有效书证,他们称,希望国家宗教事务局直接进行调查。

8月9日,少林寺外联办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方丈平安,举报事件将要云开雾散。9天前,该负责人曾对澎湃新闻说,面对各种所谓的举报和质疑,要让法律说话,方丈原话表示:这次一定做个了断,给社会各界人士、方方面面一个交代。

截至目前,官方调查结果仍未出来。

澎湃新闻注意到,尽管释延鲁已经实名举报释永信,武僧基地官网首页,还挂着名誉校长释永信的照片和简介。校园门外的宣传栏,依然张贴着多张释延鲁陪释永信接见国内外领导的照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