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炼厂首获进口原油使用权 油气改革提速_能谱网

5月27日,国家发改委初步确认山东第一大民营炼厂山东东明石化集团(以下简称东明石化)可使用进口原油750万吨/年。目前考评组继续在山东地面审核,此次考评由中国石油化工联合会带队,利用周末两天就完成了对东明石化审核考评。按照这个速度,6月底将会有一个全新的地炼阵容加入使用进口原油的大家庭——油源垄断的坚冰正在快速消融。  然而,这场来得突然的幸福中,也伴随着改革带来的小“烦恼”。  马太效应初显  东明石化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超过千万吨产能的地方炼厂,拔得头筹无可厚非。但为了获取使用原油进口权,东明石化付出的代价并不小。  在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会长刘爱英看来,地炼企业进行了大瘦身,但明显没吃饱。“进口使用权类似于进口原油配额,地炼企业依然要依赖于5家国营贸易商和20多家非国营贸易商来进口原油。在刘爱英看来:“放开的步子可以迈得再大些”。  “目前国内产能过剩,利润最大化的民营油企肯定不会盲目提升产量,而且几大石油公司也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淘汰掉500万吨以下、经济效益不好的落后产能。”在广东石油商会信息部部长姚达明看来,其实并不用担心原油进口权放开后加剧市场竞争和产能过剩问题。  据记者了解,6月有望瘦身成功并获得原油进口使用权的山东地炼企业有:海科化工(600万吨/年)、万通石化(580万吨/年)、汇丰石化(580万吨/年)、垦利石化(500万吨/年)、弘润石化(500万吨/年)、利津石化(500万吨/年)、万达天弘(500万吨/年)、神驰化工(350万吨/年)、京博控股(350万吨/年)等,预计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总规模将达到3000万吨以上。  “今后只要企业的装置规模和报送的申请材料合格,并承诺淘汰落后产能或建设天然气储气库,专家组就会立即对其进行现场核查。”中国石油和化学联合会副秘书长、核查评估用油企业领导小组副组长孙伟善表示,专家组将坚持成熟一家核查一家,以推动合格企业用油核查工作的开展。  规模较大的地炼企业在淘汰部分落后产能之后正式获得原油配额,过上吃好料的日子。而200万吨装置能力以下的小炼厂则被剥夺使用进口原油加工的资格,只能使用燃料油、渣油、沥青等劣质原料。  作为山东地炼的领军者之一,这两年除了传统的炼油化工板块,山东京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向精细化工、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战略投资等多个产业领域延伸。其副总经理栾波告诉记者,石油化工依然是公司业务的核心,公司这边已经做好了相关准备,就等着考核组过来审核。  在栾波看来,原油进口权的逐步放开对他们利弊共存,一方面有利于地炼拿到一手进口原油,提升开工率和经济效益;另一方面,淘汰落后产能代价不小,将来还要及时提升国际化运营能力,应对利率、汇率等各种可能的风险。  不过这些都可能只是甜蜜的忧伤。据介绍,排除代理加工部分,目前地炼企业国内原油资源计划仅有122.2万吨,相对于山东地炼12735万吨/年的一次加工能力而言,几乎可忽略不计;而在此前,山东地炼企业往往只能使用燃料油等劣质原料,油品质量和出油效率、收益都受到较大影响。  而目前进口原油的价格在3200元/吨上下,主流进口燃料油价格3800~4200元/吨。  “使用燃料油进行炼油加工的成本每吨就高了600~1000元。”卓创资讯原油分析师高健说,关键是用原油进行炼油加工,相比较燃料油、渣油等,出油率高、且将更加丰富和平衡整个炼厂的生产方案,经济效益会有较大幅度提升。  “本身具有规模优势的大型地炼企业在获得优质原料后,优势会更加明显,未来逐步会取得与国营炼油厂相对公平的市场待遇,”姚达明分析说,相比较,地炼小企业在政策红线和地炼大企业竞争的双重挤压下,生存空间变得更小。

5月27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关于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进口原油使用评估情况的公示》,初步确认东明石化可使用进口原油750万吨/年,成为首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的民营地炼企业。

继广汇能源去年获得20万吨原油进口资质后,发改委昨日公告,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成为首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地方炼厂,初步确认可进口原油750万吨/年,标志着原油进口权的垄断正逐步打破,民企分羹开放红利将加速。山东地炼协会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预计下一步会有多家地炼获得原油进口使用资质,但配额规模难以超越东明。

“国家要淘汰落后产能、体制要放开,让民企享有更多权利,必然要放松原油进口管制。今年会先从使用权放开开始,先选定10家企业,预计总量在3000多万吨。”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国际交流与外企委员会秘书长庞广廉透露,“接下来原油进口权也会放开,地炼和海外有资源的民企有望有限获得原油进口入场券。”

国家发改委昨日公布《关于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进口原油使用核查评估情况的公示》,称近日中国石化联合会专家组对东明石化的申报材料进行了审验,并于5月22日至25日进行了现场查验和核实,公司申请使用进口原油的炼油装置规模,安全、环保、消防、储运等设施,及产品质量和能耗指标符合有关规定,初步确认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750万吨/年。

审核程序曝光

配套条件为,公司拟保留250万吨/年、500万吨/年炼油装置各1套。按规定淘汰自有落后炼油装置350万吨/年;淘汰兼并重组的落后炼油装置250万吨/年;承诺在山东菏泽建设5000万Nm3
LNG储存设施;承诺2015年底前完成国V标准汽柴油质量升级。

在东明石化董事局主席兼总裁李湘平看来,原油供应问题一直是影响地方炼油企业的“生命线”。

今年2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口原油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允许符合条件的地方炼油厂在淘汰一定规模落后产能或建设一定规模储气设施的前提下使用进口原油。

“国家放开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将为包括东明石化在内的民营炼油企业提供新的、重大的历史发展机遇。”在通过评估审核后,李湘平舒了一口气。

“有了油源,企业不会出现断奶的情况。”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会长刘爱英告诉上证报记者,石化地方企业能拿到进口使用权,是历史性的转变,有了原油连续供应,原料得到保障,确保炼化装置长期运转,750万吨/年能满足公司日常经营。另外随着公司加工量上去,油品质量按标准执行,未来规模有望增加。

据了解,作为第一家将申报材料上报国家发改委的地炼企业,东明石化比较顺利地通过了审核。5月初,东明石化将申报材料上报发改委,5月14日至15日,核查评估申请用油企业第一次专家工作会议召开,东明石化提交的材料通过核查评估专家组的初步审查。紧接着,23日至24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专家组一行15人来到东明石化,启动了对该公司的现场核查,并给出了核查评估意见。

她进一步介绍,受发改委委托,石化联合会组成的专家评审组是一家家审查原油进口资质材料的,4月底,地方炼厂申请原油进口资质的申报材料报到国务院。东明作为最大的地方炼厂,率先通过,意味着山东其他炼厂通过可能性很大,不过“量没那么大”。

“东明石化成为第一家获得原油进口红利的地炼企业并不意外。”锐财经行业分析师刘江远表示,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东明石化是国内一次加工能力最大的地方炼厂,也是国内首家具备千万吨级加工能力的地炼。

东明石化董事局主席兼总裁李湘平则表示,原油供应问题一直是影响地方炼油企业的“生命线”,对于地炼行业加工规模最大的东明石化尤为重要。国家放开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将为包括东明石化在内的民营炼油企业提供新的、重大的历史发展机遇。

不过在隆众石化网分析师张萌看来,东明石化为了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可谓付出巨大。

在中宇资讯原油分析师张永浩看来,东明石化是山东第一大地方炼厂,拥有接近1200万吨/年的原油加工能力,并已经具备相对完善、纵深的产业链条,在民营炼油企业中都极具优势。此次发改委审验通过的是原油进口使用权,并非原油进口权,地方炼厂在进口环节仍需通过中联油、中联化、中海油、中化集团、珠海振戎等五家企业代理进口。

一个佐证是,东明石化申报并审验过的材料显示:拟保留250万吨/年、500万吨/年炼油装置各1套,按规定淘汰自有落后炼油装置350万吨/年(200万吨、100万吨、50万吨各1套),淘汰兼并重组的落后炼油装置250万吨/年,承诺在山东菏泽建设5000万Nm3LNG储存设施,承诺2015年底前完成国V标准汽柴油质量升级。

东明石化获得原油进口使用权,标志着长期制约民营炼厂发展的油源垄断正式开始放松,中国炼油产业开始迈进新的阶段。东明石化之后,更多优良的民营炼化企业将获得相关资质,意味着原油进口的垄断格局正在破冰,中国油气改革整体步伐正在加快。

“今后只要企业的规模和报送的申请材料合格,并承诺淘汰落后产能或建设天然气储气库,专家组就会立即对其进行现场核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核查评估用油企业领导小组副组长孙伟善表示,专家组将坚持成熟一家核查一家,以推动合格企业用油核查工作的开展。

庞广廉透露,进口原油使用权今年会先放开10余家,估计能放开3000多万吨。届时,企业进口的原油不再进入中石油、中石化的排产指标,拿到使用权后可委托中化或中石化进口,“这样权利就比较大了。”

民营地炼的里程碑

在中宇资讯分析师高青翠看来,东明石化成为此次评估工作的首站,标志着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审核问题,正式由书面化向行动化过渡。

在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高居60%的情况下,原油进口权的开放成为多数地炼企业最迫切的问题。长期以来,由于原油供应体制的原因,国内原油进口权牢牢控制在国企手中,众多地方炼油厂时常面临“断炊”的境地。

据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孟凯介绍,2015年至今,山东地炼一次常减压装置平均开工负荷为42.27%,虽然较之前出现较大提升,但整体开工负荷依然处于偏低状态。

“目前,地炼企业国内原油资源计划仅有122.2万吨,但相对于山东地炼12735万吨/年的一次加工产能而言,可谓是杯水车薪。”刘孟凯说,地炼企业常常“望油兴叹”,只好依靠进口劣质燃料油进行生产,生产产品质量与加工利润均不乐观。

“过去,部分民营地炼也只能拿到一些内贸原油进行加工,进口原油的闸门始终没有真正打开。”刘江远表示,进口原油的政策红利逐渐释放,正有利于解决这一顽疾。

“石化地方企业能拿到进口使用权是历史性的转变,有了原油连续供应,原料得到保障,确保炼化装置长期运转。”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会长刘爱英表示,随着企业加工量上去,油品质量按标准执行,未来规模也有望增加。

刘爱英透露,受发改委委托,石化联合会组成的专家评审组是一家家审查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材料的,4月底,这些申报材料报到国务院。

东明石化拿到原油进口使用权,被看做是国家对民企开放上游资源、打破进口原油垄断的承诺开始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对民营地炼而言也无疑是新的里程碑。“之前像昌邑、华星和正和等地炼虽早已开始加工进口原油,但这3家地炼均有中化的央企背景,使用的是中化1000万吨的进口原油配额。”刘江远说,而本次东明石化则是民营背景。

对于地炼企业来说,此次发改委审验通过原油进口使用权仅仅是“一小步”。

“此次发改委审验通过的是原油进口使用权,并非原油进口权,地方炼厂在进口环节仍需通过中联油、中联化、中海油、中化集团、珠海振戎五家企业代理进口。”刘江远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我国原油进口仍以中石油、中石化为主的国有油企主导,两桶油进口原油总量占我国原油进口量的接近90%,23家非国营贸易企业目前拥有2910万吨/年的原油进口配额。

事实上,油气行业的上游领域是垄断程度最高的一个环节,尤其是原油进口权的垄断,使得市场化竞争十分不充分,民营企业很难涉足,成品油价格难以真正实现与国际同步。

“上游的高度垄断制约了油气改革的实际效果,因此后续原油进口权上的垄断还需进一步破除,从而形成以国有油企为主、其他民企配合进行原油进口活动的局面。”在刘江远看来,多主体的参与将有利于我国实现油气领域的市场化,优化能源结构,保障原油供应的安全性和稳定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