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城争夺战渐入高潮 员工称上面吵架没法专心干活-第一财经·中国房地产金融

融绿股权之争越演越烈,11月19日,宋卫平高调免去现绿城房产总经理田强的职务,任命老绿城人应国永接任。四个小时后,田强领衔,绿城6名副总经理及4名区域公司总经理共同署名,发出《绿城集团管理团队联合声明》,强调上述人事变动未经合法董事会批准,不予采纳。当晚,孙宏斌连夜飞往杭州,再一轮谈判开启。  两周前,这似乎还是一场温情脉脉的江湖义气剧;两周后,故事变得扑朔迷离,双方都在拼命争“话筒”,一出《罗生门》正式上演;未来会变成悬疑片还是战争片?  宋卫平发檄文正言行动  11月19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无论对于宋卫平还是孙宏斌。当天凌晨,绿城中国的股东宋卫平通过媒体发布了一份自己口述、他人整理的《我的反省与检讨》。这份检讨名为罪己诏,实际上更类似于檄文。大部分内容都为了证明自己接下来行动的正义性。“经过100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致使客户担忧不满,合作伙伴委屈且受到不合理的对待”。  宋卫平强调绿城不属于宋卫平、寿柏年、孙宏斌。绿城属于整个社会、从业人员、合作伙伴、全体业主。“绿城是一个理想,希望绿城能够成为大同世界的实践者、建设者。”宋卫平在文中表示。  而在他看来,孙宏斌显然是“道不同”。“孙宏斌先生内心也应该有相应的善念和理想。但他们的表现在经营企业的诸项诉求中,把所谓盈利、所谓经营的成功,放在了首选,而忽略了企业所应有的社会属性和行业价值。”宋卫平表示,“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观察,明显不融于绿城。”  于是乎,既然所托非人,宋卫平要纠错。他也认同对于股权交易而言,这是一种失信。但他还是要“守住对更多的人、更重要的道理的信用”。  17个小时过去,晚上6点,由宋卫平秘书撰写、宋卫平审核,并由绿城房产董事长寿柏年签署的免职令和聘任令发出。免去孙宏斌的忠实部下,现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强的职务,取代者是宋卫平的老部下,原绿城房产的执行总经理应国永,并宣布任免从11月19日起生效。  仅仅四个小时后,融创的管理团队开始反击,发布了《绿城集团管理团队联合声明》。强调新团队自7月7日履新以来,在销售方面取得的成绩以及对品质的坚守,并表示:“2014年5月22日,各方签署的关于绿城中国24.313%股份交易的‘买卖协议’及后续文件,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合法有效的”,且根据这些文件已经全额支付了交易对价,所以认为股份交易已经实质完成。而新组建的管理团队也得到了各方股东的一致认可,所以“任何一方股东单方提出的人事任命要求,现任管理团队是不予采纳的;任何一方股东或个别董事无权单独对管理团队发出任何指令或意见”。该份声明最后签署的除了田强外,还包括六名副总经理及四位区域公司总经理,据熟悉内情的人士表示,其中四位是原绿城的老臣子。  当晚10点,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从香港赶到杭州,又一轮谈判开始了。  神秘人举报  11月6日,孙宏斌曾在微博上发出了一份感慨,表示在做不到双赢时,“就保护你的员工的权益,保护股东们的利益,保护家人的平安幸福”。仿佛在告诉世人,他将在这场股权之争中默然离开。  事实上,《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参与谈判的知情人中了解到,当时双方一度达成了一致意见。从10月27日开始,双方就已经进行了几次讨论,但对于股权争议未能达成统一意见。10月30日傍晚,孙宏斌提出最后方案:交易复原,但宋卫平要将上海融创绿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50%的股份,转给孙宏斌,并且宋在上海项目中保留5%的股份,北京项目中留有100%的股份。当时宋卫平一口答应,双方均认为事情会告一段落。参与谈判的一方曾在事后表示,孙宏斌“以极其宽松的付款条件,并不过分的要价,挥手告别”。而事后孙宏斌也发出了宋卫平“永远是大哥”的真情告白。  然而绿城中国的另一重要股东九龙仓在得知这一方案后,考虑到自身利益投了反对票。双方最接近和平分手的一次谈判再度宣布中止。其后一个礼拜,双方再次会面,据称双方各执一词,最后不欢而散。宋强调孙降价卖房,惹出许多关于客户与合作方的麻烦事,而孙则指责宋收了钱却不卖股票。  双方的谈判也一直在断断续续中进行,到了11月10日前后,宋卫平提出了另一方案:宋签订股权交割协议,孙宏斌将执掌绿城期间与客户、合作伙伴及老员工等方发生的矛盾,逐条记录,并承诺解决。另外,再将宋卫平、寿柏年及夏一波(宋卫平妻子)剩余18%的股权一并出售。孙宏斌也同意就此方案进行谈判。但其后,宋卫平一方发现这一方案可能会引发一笔24亿美元债务的违约,这笔债务列明要求宋卫平方及九龙仓合计持股不低于35%,种种原因下,最后这一方案又一次流产。  其后,市场第二度传出一致行动人风波。今年8月香港证监会曾质疑融绿并购案中,融创中国和宋卫平属于一致行动人,需要按照香港法规进行全面收购,当时涉及全面收购的金额将超过200亿元。随着孙宏斌强力表态称“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这起收购”这一说法逐渐被平复。  但到了11月12日前后,又有绿城小股东向香港证监部门举报,再提出这笔交易双方宋卫平、夏一波、寿柏年及孙宏斌为一致行动人,应暂停交易。其后市场盛传,举报的幕后操纵者是宋卫平妻子夏一波,但该消息并未得到双方证实。  但就在举报风波发生同时,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宋卫平向孙宏斌表示,双方此次股权交易不恰当,建议只留下5%股权对应的资金作为订金,剩余资金尽快归还给孙宏斌。但对于这一安排,孙宏斌并不同意。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到了11月13日,融创向宋卫平方发出最后通牒,表示如果股权不交割,双方将以诉讼方式解决。  一周后,双方的股权之争延伸到管理层之争。11月19日,宋卫平、夏一波、寿柏年、九龙仓的代表,以及孙宏斌齐聚杭州,再一轮谈判开启。最终这场诡异的股权之争将如何结束,不妨拭目以待。

11月20日,绿城集团内部OA上再次刊出声明,针对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即绿城集团、绿城房产集团)原总经理田强19日晚间10点的反击施行再反击,声明指出,才智控股有限公司是绿城房产集团的唯一投资者。同时,持有绿城中国24.313%股份的二股东香港九龙仓集团派出的副主席周安桥,也加入到宋卫平与孙宏斌有关绿城股权争夺的斡旋中。一位在绿城工作的融创方面项目经理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我也很想知道未来的老板会是谁。现在他们上面在吵架,我们在下面没法专心干活儿啊!争夺战渐入高潮11月20日,对于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来说绝对是漫长而疲倦的一天。11月20日下午四点钟左右,中国证券报记者在绿城集团总部杭州黄龙世纪广场10层见到了刚刚外出归来的孙宏斌。孙宏斌一身休闲打扮,穿一件黄绿色帽衫,形容憔悴,面对中国证券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孙宏斌沉默以对,与近日敞开心扉的宋卫平相比,他并不想多说什么。就在孙宏斌回到绿城总部的同时,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在内部OA上发布了一份《才智控股有限公司和绿城房产集团有限公司联合郑重声明》。中国证券报记者拿到的声明原文指出:才智控股有限公司是绿城房产集团的唯一投资者,绿城房产集团不存在数个股东的情形,未设有股东会,也未在任何时候与他人组成新的股东会。根据绿城房产集团章程,董事皆由才智控股指派,且有包括董事长在内的四名董事组成公司董事会,才智控股指派的绿城房产集团现任董事为宋卫平、寿柏年、郭佳峰、应国永四人,寿柏年为董事长。才智控股在此前未更换过绿城房产集团的董事会成员。绿城房产集团的现任董事会,皆属合法有效。资料显示,上市主体为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才智控股有限公司是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才智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16日,法人代表为宋卫平的太太夏一波,持有绿城房地产集团100%的股权,100%控股绿城集团及其全国各项目公司。这份声明显然是针对孙宏斌大将田强反击的再反击。11月19日,绿城通过内部OA发布人事任免公告称,免去田强绿城集团总经理一职,同时任命应国永为绿城集团总经理,即日生效。田强随即展开了反击。19日晚上10点钟,绿城集团OA系统上再次发出联合声明的工作邮件,表示现有管理团队是受各方股东领导下,唯一的、合法的管理团队。其他任何一方股东单方提出的人事任免要求,现任管理团队是不予采纳的,任何一方股东或个别董事无权单独对管理团队发出任何指令或者意见。至此,绿城争夺战终于进入高潮期。在这份最新的声明里,宋卫平还不忘再补一刀。声明再一次明确,现在,绿城房产集团董事会经4位董事研究一致同意,作出关于决定免去田强的公司总经理职务、任命应国永为公司总经理职务的决定。中国证券报记者专门致电田强,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田强的电话仍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九龙仓加入战局作斡旋11月20日下午,中国证券报记者赶到绿城集团总部杭州黄龙世纪广场10层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已是大战后的平静。公司前台的两名接待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目前拒绝一切采访,并同时表示,你看现在挺平静的,大家都在正常办公,一切运转正常。有消息称,就在一天前的11月19日下午,针对绿城罢免田强公司总经理职务一事,融创高管聚集到黄龙世纪广场,进行集体停工。对此,绿城方面也不甘示弱,并出动了所有保安对大楼进行防控。双方甚至在10楼总部展开面对面的对峙,并就办公室和公章开展了激烈争夺。甚至有消息称,宋卫平本人也加入了公司控制权的争夺。直到晚间,在警方的干预下,双方的人员才逐步散去。据了解,事后,宋卫平和孙宏斌又前往杭州玫瑰园酒店展开了新一轮的漫长谈判。与前几轮谈判不同的是,持有绿城中国24.313%股份的香港九龙仓集团派出的副主席周安桥也加入其中进行斡旋。知情人士介绍,在11月5日宋卫平对外正式回应将回归绿城而孙宏斌也原则上同意后,双方最初的解决方案本来是:交易复原,但宋卫平将融绿平台(上海融创绿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50%的股份转给孙宏斌;同时,宋卫平在上海项目中留有5%的股份,在北京项目中留有100%的股份。但是,这一方案招致了九龙仓方面的强烈反对,宋卫平的回归由此陷入僵局。九龙仓在这场绿城争夺战中的作用显而易见。2012年,绿城中国将24.6%的股份出售给香港房企大鳄九龙仓集团,合计融资50亿港元。配股完成后,九龙仓成为了绿城中国第二大股东。今年5月,在融创中国以62.98亿港元的代价收购绿城24.313%的股份后,其将和九龙仓并列成为绿城中国第一大股东。在当时的发布会上,绿城副董事长、执行主席寿柏年表示,九龙仓虽未出席,但其对绿城融创的股权交易持支持态度。中国证券报记者最新了解到的消息是,11月21日,绿城中国将召开董事会,向董事会汇报股权交易的相关进展。争夺战远未尘埃落定事情发展到如今,宋卫平和孙宏斌的绿城争夺战远未结束。在11月20日的声明中,宋卫平方面表示,田强先生在职务被免去后,继续以绿城房产集团总经理的名义组织并发出联合声明,是一种干扰绿城房产整个集团经营管理秩序、故意危害绿城房产集团利益的严重违法行为,我们将依法追究其相应法律责任。其他管理人员联合署名发表错误声明,造成集团管理秩序混乱,亦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应予纠正和处理。至于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现有股东出售部分股份的行为,应按香港现行法律依法处理,与绿城房产集团的人事任免事项无涉。从以上声明的内容也可以看出,宋卫平和孙宏斌20日的谈判仍然没有达成最终的和解。回望今年5月23日,宋卫平把绿城中国的股份转让给融创时,当众宣称孙宏斌是他在绿城的接班人。但仅仅过了5个月,宋卫平却称自己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我至今认为,孙宏斌与他的融创团队,在经营、营销方面是非常优秀的。我也不认为孙宏斌是一个坏人。但是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的观察,是明显不融于绿城。宋卫平在近日发布的检讨书中表示。与宋卫平的敞开心扉相比,孙宏斌在这场股权争夺战中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过,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11月6日凌晨,孙宏斌曾在微博上袒露心迹称,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曾经赢得畅快淋漓,也曾输得一塌糊涂,但是我不后悔。年纪大了点后,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不做双输的事。实在做不到,就保护你的员工的权益,保护股东们的利益,保护家人的平安幸福,支持你的朋友们。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这场股权争夺战的胶着令绿城集团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