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续跌煤电联动或启动 上网电价下调几成定局

“电价下调的事情今年上半年就在进行测算,各个省会分别算下调的幅度。”8月14日,原电监会研究室高级工程师、中国人民大学能源经济专业吴疆教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此前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对煤电联动已经进行了调研,目前基本确定在2014年重启煤电联动,全国上网电价预计将约有0.01元的平均降幅。不过,至于下调的具体时间和降幅,仍有待于发改委的文件确认。  然而,正是这一分钱的降幅,却遭到了发电企业的强烈抵制。如果在今年第四季度实施,根据2013年火电发电量4.19万亿千瓦时计算,预计影响火力发电企业超过100亿元的利润。  2012年年底,国务院在《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中的规定: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实际上煤电联动的条件早已达成,但迟迟不见实施。  电价是电改的核心,围绕电价调整,价格管制、定价体系、依赖行政程序等掣肘,中国电力体制改革亟需解决的问题一一浮出。  电价调整因省而异  据能源研究机构安迅思了解,已经有福建电厂从当地物价局得到消息,近期将下调火电上网电价,降价幅度在0.01元以内。此外,亦有江苏的电厂称电价下调属实,下调幅度在0.01元~0.02元之间。  上网电价有望下调的消息,记者也从吴疆等业内人士处得到确认。  “电价下调的幅度每个省份都不一样。”吴疆表示。  煤炭这两年价格大幅下跌,2013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就将下调电价纳入调研工作中,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在今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重新考量适时重启“煤电联动”,在一些省份的电厂进行了调研,并提出让每个省份对上网电价下调的空间进行测算。  据吴疆称,目前下调的具体幅度尚未完全明确,全国也不会是统一的下调价格。这些具体内容仍有待于发改委文件的明确。  提及引发本次上网电价下调的直接原因是煤炭价格的连续下跌。8月13日,最新一期的秦皇岛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报于481元/吨,从7月份以来,这一指数即不断刷新着自其2010年10月发布以来的新低。  2014年年初,秦皇岛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602元/吨,而在2013年年初这一指数为640元/吨。至今,煤价仅在2014年的价格跌幅就超过20%。  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彻底取消电煤双轨制,并提出了要进行煤电联动——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  多位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表示,从国内煤炭价格的变动情况来看,煤电联动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但是,虽然煤炭价格下跌了这么多,电价下调的幅度可能不会有预期的多,全国平均下调的幅度在0.01元/千瓦时左右。  “下调1分钱,相当于电煤的价格每吨下跌了30元。”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现在煤炭的跌幅远不止30元,但电价下调的测算则比较复杂,预计1分钱的降幅也是一个综合平衡的结果。  电企利润受影响  “上网电价还要下调啊。”陕西榆林一家火电厂管理部负责人稍有惊讶,他向记者表示,公司在近期并没有收到上网电价即将下调的消息。  该负责人称,去年下半年,为了支持榆林的工业、吸引高耗能产业的发展,政府已经下文将电价每度下调了0.0386元,目前的上网电价为0.326元/度。这一价格已经明显低于全国0.45元/度的平均上网电价,所以他预计后期电价不会出现明显变化。  在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看来,这实际上已经是一种煤电联动,不过是地方先行一步。  采访中亦有火电企业向记者表达,企业现在盈利一般,而且相对于往年,现在企业需要在环保措施上投入更多资金,比如脱硫、脱硝、除尘,所以上网电价不应下调,一旦下调将对企业造成较大压力。行业平均水平,燃料成本约占火电企业总成本的70%~80%。  “现在煤炭价格下跌了这么多,发电企业还说不挣钱,那主要是自身的经营问题。”韩晓平认为,综合目前电力企业的整体营业状况看,随着煤炭价格大跌,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在内的多数电力企业的盈利水平都非常可观。对采取环保措施而言,这应当是企业分内的事情,不应和上网电价是否下调画上等号。

受益于煤炭价格下跌,火电行业经历了风光得意的一年。以华电集团、国电集团等为代表的五大电力集团最新发布的经营数据显示,2014年企业的主要经营指标均刷新了成立以来的历史最好纪录。  但就在此时,上网电价下调风声再起。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近期地方物价部门在广东、华东等地的火力发电厂调研电价下调事宜。基于此,部分电力企业预期上网电价将在二季度进行调整。根据电力企业透露,本次电价下调的幅度将参考各地的煤炭价格变动幅度,预计将在1~3分钱。  这可以看成是煤电联动的一次具体实施。自2012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后,先后两次对火电上网电价进行了调整,但都是以补贴新能源、补贴火电脱硝除尘的名义,销售电价都未变化。  2012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煤炭开始告别“黄金时代”,价格一路下跌。而本次火电上网电价下调的逻辑,仍来自于煤炭价格的下跌——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2014年下跌了17%,远远超过煤电联动规定5%的调整幅度。  正因如此,煤炭价格下跌了两年多,却未能“全民受益”。而2015年的这次电价调整,是否会是真正落实煤电联动机制,仍有待确认。  煤企电企各自承压  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表示,此次国家发改委将电价调整的权限下放到各地区,因考虑到各地区煤价变化的具体情况不同,未来火电标杆电价降幅也不尽相同,决定权将在各地物价局。  来自能源机构安迅思的消息称,据近期江苏、广东等地的电厂负责人透露,有物价部门来企业调研电价下调,企业也得到了电价或将在后期进行调整的消息。  受此消息影响,一些电力企业也对企业运营工作进行了调整。  广东一家电厂人士透露,该企业计划趁春节前电力需求下降之际,进行机组大检修。但随着电价下调消息的蔓延,电厂又重新调整了发电计划,争取赶在上网电价下调前,尽可能提高发电负荷、多发电。  “电价可能下调的消息已听说,但现在没有消息,具体是否调整还要等国家发改委的文件,如果收到后我们也会很快对外公布。”江苏省物价局综合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电价要下调需要对全国总的盘子进行测算,各个省份也会进行测算,才能明确具体的调整幅度。  随后,记者致电了陕西、广东、江苏等地的物价管理部门,也均被告知暂无明确的消息。  而根据江苏、广东等地的火电企业的表述,本次火电上网电价调整或在0.01元~0.03元/千瓦时,预计有望于今年二季度实施。  “即使电价下调1分钱,对于电力企业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能源信息机构安迅思分析师邓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安迅思的测算,电价每下调1%,电厂盈利将降低5%左右。假设本次上网电价下调幅度区中间价为0.015元/千瓦时,并在二季度实施,若以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全国火力发电量42049亿千瓦时进行计算,2015年整个电力行业利润将缩减约473亿元。  根据中金公司电力行业研究员陈俊华的判断,2014年火电行业税前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0%,年度税前利润达1800亿元,创下了历史高位。

随着煤价一路狂跌,煤电联动终将启动的声音在业内响起,如果启动,火电企业将再一次迎来上网电价下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从安迅思获悉,有江苏电企人士称,近日国家发改委正积极与电力企业商讨上网电价下调事宜,最早或在今年三季度落实,而且下调电价几成定局,不过下调的幅度及具体时间有待明确。

汾渭能源咨询煤炭市场分析师王旭峰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在业内的确听说过发改委针对上网电价下调约谈电厂的消息。

目前来看,煤价按年下跌幅度早已超过发改委下调上网电价的临界线5%,几乎到了历史最低点,而据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陈哲估算,本次上网电价下调或导致火电企业逾80亿元的损失。

煤价降幅已超5%

来自安讯思的信息显示,该机构在向山东、江苏及浙江多家火电企业求证时,厂方均表示自今年2月春节后,上网电价下调话题备受关注,发改委方面也有和电厂讨论商议,但时间和调整幅度尚无结果。华东地区某电厂负责人表示,煤电联动机制是这次电价下调的重要原因。电厂人士估计,此次调整幅度会在0.01~0.03元/千瓦时。

来自安迅思的信息显示,上述华东电厂人士介绍,以一家电厂的装机容量为200万千瓦时,利用小时数约为6000小时为例,若上网电价下调0.01元/千瓦时,则厂里一年的利润将减少1~2亿元。

目前国内煤市行情低迷,下游需求萎缩,煤炭价格一降再降,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已连续两周走跌,6月11日报收于532元/吨,较上一报告期下跌2元/吨。而对比去年同期610元/吨的水平,下跌幅度达12.8%。

国务院2012年下发的《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中规定,“继续实施并不断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

安迅思息旺能源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现阶段的煤炭价格看,下降幅度早已超过5%,煤电联动机制能否顺利实施,市场争议很大。

煤电联动机制的建立初衷在于缓解电煤矛盾。上网电价下调意味着火电企业销售价格降低,随之而来的是火电利润受损。

电企承压转嫁煤企可能性小

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下调上网电价,激发了业内关于电企将把压力向上游煤企传导的担忧。本次电价下调的消息传出,此番担忧再次来袭,不过业内人士认为,煤企因此承压的可能性不大。

国家发改委网站去年10月15日发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调整发电企业上网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显示,从2013年9月25日起,除了云南省和四川省外,其余29个省市均下调上网电价,平均下调幅度为1.4分/度。

“从后来的煤价走势来看,电企向煤企转嫁压力的情况并没有出现。”邓舜称。据悉,在国家发改委宣布下调上网电价后,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从2013年9月25日的531元/吨,上升至12月25日的631元/吨,3个月内涨幅超过15.8%。

今年以来,国内煤价已连续下跌近6个月。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5月中国进口煤炭1.34亿吨,同比减少0.9%。国内方面,据内蒙古、陕西、山西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这几个主要产煤省份的煤炭产量也同比下降。目前国内煤炭市场的供应在减少,接下来7、8月份是夏季用电高峰期。基于此,邓舜判断,国内煤炭价格继续大幅下跌的空间不大。

王旭峰亦认为,为了保持和煤企的良好合作关系,电企在当前市场形势下再继续下压煤价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即使小幅下调上网电价,电企也只有小部分损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