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开启恐怖主义3.0时代

在不久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卸任国务卿、被普遍认为有意参选2016年美国大选的希拉里·克林顿,还动辄将兑现竞选诺言、让美军从伊拉克撤出当作最重要外交成果拿出来炫耀,将后萨达姆时代的“新伊拉克”,当作“中东政治现代化”的成功典范,也的确有一些人真诚地相信,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的。  然而从6月10日开始,“新伊拉克”的光环被一个叫做“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或ISIL)的组织打得粉碎:就在这一天,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尼尼微省省会摩苏尔被该组织攻克;次日,伊拉克逊尼派曾经的政治中心、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也被攻陷。到6月13日时,该组织声称已控制了尼尼微省、阿尔安巴尔省、基尔库克省大部和迪亚拉、萨拉哈丁、巴比伦、巴格达省一部,并一度包围了位于白吉的伊拉克最大炼油厂(日炼油能力30万桶),兵锋直指巴格达。  6月13日,奥巴马发表讲话,称ISIS对伊拉克“构成威胁”,并“潜在威胁到美国人民”,已构成“地区性问题和长期问题”,至2014年8月,奥巴马已经授权美国军方对ISIS进行空袭。  这突如其来的强敌,究竟是何许人也?  叙利亚组织或伊拉克组织?  有些媒体将ISIS称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也有人称之为“伊拉克反政府武装”,到底哪个才是对的?  其实都对,也都不对:这个组织的创始人阿布·扎卡维(AbuMusabal-Zarqawi)是出生在约旦的巴勒斯坦人,第二任首领阿布·马斯里(AbuAyyubal-Masri)则是埃及人,第三任和第四任首领两个巴格达人(AbuOmaral-Baghdadi和AbuBakral-Baghdadi)则国籍不详。  这个组织也不是什么“新组织”。该组织20世纪90年代初成立时叫“一神论和圣战组织”(TOMJ),是扎卡维利用阿富汗赫拉克设立的营地,表面上声称要在阿富汗对苏作战,实际目的则是培训用于颠覆约旦政府的武装分子,因为该组织认为约旦政府太过世俗,不符合教义。  虽然在赫拉特时期曾受到美国资助,但“9·11”后他们作为恐怖主义组织遭到围剿,在约旦无法立足。2003年,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伊拉克北方许多地方出现政治真空,扎卡维等趁机打着“基地”的旗号进入伊拉克,利用逊尼派对美军和美军扶植的什叶派掌权政府不满,以“伊拉克基地分支”的名义猖獗一时,扎卡维也成为基地组织第三号人物。2006年1月,他们和提格里特附近一些逊尼派部落、组织组成反美的“圣战者联合委员会”(MSC),同年12月13日,宣布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拉克伊斯兰国”(ISI)。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ISI先是派遣部分武装以“胜利阵线”(AL-NUSRA)名义进入叙利亚,成为反巴沙尔武装中最有战斗力的一支,控制了叙利亚伊拉克边界的许多关卡,随即ISI主力也纷纷进入叙利亚,并在2013年4月正式打出ISIS的“国号”。  这个组织早在20世纪末就涉嫌策划美国和约旦的“千禧年爆炸”及2002年针对美国外交官福雷(LaurenceFoley)的绑架案。2003年以后,该组织开始在伊拉克境内发动针对西方人和“异端”的恐怖袭击,早在2003年12月27日就发动了针对卡尔巴拉政府办公楼的自杀式袭击,次年5月又首次实施了如今成为该组织“招牌”的人质斩首(受害者是美国人尼克·伯格)。2004~2006年,他们在“提克里特三角”和美军、伊拉克政府军屡屡激战,并多次发动恐怖袭击和针对西方人的绑架、斩首。但2006~2010年,该组织三任首领相继被美军打死,自身也元气大伤,一度据说只剩两三百人。  “阿拉伯之春”和随之而来的叙利亚内战,给了该组织起死回生的机会,2013年4月ISIS宣布成立时,号称有数万人马,据估计,此次攻势发动前,其在叙利亚有近7000人,在伊拉克境内则有约6000人。  不难看出,该组织从成立起就带有强烈的国际性,其成员中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信奉“萨拉菲斯特”原教旨主义的恐怖分子,各级领袖也是哪国人都有。  症结在哪里  一些美国智库日前称,伊拉克问题的首要责任,应归咎于一战后英国在当地错误划分国界线,此外,未能及时推翻巴沙尔也是一大原因。这种说法显然意在为美国开脱。事实上,ISIS能坐大至此,美国要负极大责任。  如前所述,ISIS前身兴起之初受过美国资助,但“9·11”后其在约旦本已穷途末路。然而美国却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原本很善于对付逊尼派极端组织的萨达姆政权,又在“后萨达姆时代”将“提格里特三角”的若干世俗权力家族当做“萨达姆残余”清洗,而未能及时跟进相应措施,令ISIS得以渗透入这片真空区,并利用当地人对美军的仇恨和对库尔德人-什叶派充斥的巴格达当局的恐惧,在当地发展壮大。  2006年后,美国驻当地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推行了有针对性的战略,利用当地逊尼派部落、组织和民众不满ISIS严刑峻法及喧宾夺主的怨气,说服他们转而与美军合作,一度将“提格里特铁三角”的反政府武装活动降到极低频率,让美国政府认为“战事已经结束”。但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却导致中东各国极端原教旨势力借“民主革命”大旗作掩护,起死回生,卷土重来,攻城略地,ISIS不过是众多这类“受益者”的一员。他们在叙利亚充当“义军”之初,也曾获得来自欧美国家和土耳其的各种援助,可笑的是,一旦羽翼丰满,他们反过来又对这些“恩主”大开杀戒——6月11日,他们袭击了土耳其驻摩苏尔领事馆,绑架了总领事以下49人。  奥巴马上任后,为结束伊拉克这场“布什的战争”,一方面匆匆撤军,另一方面把宝压在“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上,但去年12月8日最后一名美军刚踏上归途,次日马利基的联合政府就告破裂。  伊拉克是个伊斯兰国家,穆斯林占总人口95%,其中什叶派54.5%,逊尼派40.5%,不过逊尼派中包括和第一大民族——阿拉伯人流派不同、独立意识强烈的库尔德人,倘扣去他们,则逊尼派只占总人口20%左右。历史上伊拉克一直是少数逊尼派把持政权,多数什叶派处于被压制地位,萨达姆时代更变本加厉,逊尼派中的提格里特集团独揽大权,什叶派则遭到无情镇压。

图片 1

中东恐怖主义进入3.0时代。尽管伊拉克政府军近两天从恐怖组织手中夺回两座小城,但这个名为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组织近一周来迅速攻城略地,令世界震惊:800名武装分子竟让受美国训练过的伊拉克政府军3万人落荒而逃,一个崭露头角的恐怖组织半年间竟然占领伊拉克北方大片国土,这些震惊夹杂着指责将美国奥巴马当局有关撤出后确保伊拉克安全的承诺打得粉碎。德国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把911事件和本拉登被击毙作为第一代和第二代恐怖主义的标志话,ISIS将成为后拉登时代恐怖主义的新标志。战后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成为中东恐怖大本营和策源地。以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中心,从两河流域到阿拉伯半岛,从西亚到北非,恐怖主义像癌细胞一样在中东扩散,已处于中东历史上最严重时期。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处决政府军战俘

当今世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

“中东恐怖主义进入3.0时代。”最近,伊拉克境内局势急转直下,尽管伊政府军近两天从恐怖组织手中夺回两座小城,但这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组织近一周来从该国北部迅速攻城略地,直逼首都巴格达,令世界震惊:800名武装分子竟让受美国训练过的伊拉克政府军3万人落荒而逃,而这个极端组织的成员手段极其残忍,经常会当众处决被俘的军警,并将血腥过程拍照录像后上网发布。

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德国《图片报》15日这样写道,他们拖着一道血痕穿越中东,一个名为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成为中东最新的恐怖生力军。该报称,这个组织有可能使整个中东地区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爆发一场中东的阿拉伯战争。与拉登被击毙前后中东出现的一些小打小闹的恐怖组织不同,该组织企图在从伊拉克到地中海之间的中东核心地带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该组织的头目巴格拉迪被视为新一代拉登,美国已出千万美元赏金要他的人头。报道引述德国反恐专家诺伊曼的话称,ISIS对世界的危险远远高于塔利班,其影响已经突破区域局限,成为全球性的威胁。而且该组织拥有包括美欧国家在内的各国信徒,比如,该组织约有200名圣战者从德国到叙利亚,不久前转到伊拉克的。奥巴马当局低估ISIS太久,这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错误。

一个崭露头角的恐怖组织半年间竟然占领伊拉克北方大片国土,这些震惊夹杂着指责将美国奥巴马当局有关“撤出后确保伊拉克安全”的承诺打得粉碎。
环球网消息

目前,在伊拉克的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反政府武装基本上控制了逊尼派穆斯林生活的城市,最早今年1月经叙利亚通过安巴尔省到达费卢杰及周边的地区,经过近5个多月的生息和壮大,现在扩展到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及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一名刚从摩苏尔城逃出来的伊拉克朋友对《环球时报》记者称,现在摩苏尔城里听不到枪响和汽车炸弹的声音,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很明显,ISIS和以前以制造恐怖袭击为目标的恐怖组织不同,它们是要完全取代伊拉克政府。这名伊拉克朋友说,ISIS在摩苏尔和费卢杰两个城市成立了临时管理机构,并命令以前所有在政府任职的工作人员正常上班。他说,目前在这两座城市中,普通民众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基本上有保障,但该组织已经严格禁止西方音乐以及饮酒等,连观看世界杯足球赛也不允许。

被美军释放的恐怖魔头

这名伊拉克朋友说,目前占领当地的这些武装分子,从街头上看他们武器装备都不错,他们装备有各种制式的坦克、火炮等,他甚至还看到空中有黑鹰直升机,但主战武器仍然是装有火箭筒和机枪的皮卡车。伊拉克官方称这些武器是卡塔尔、沙特等海湾国家资助的,但这些组织声称武器都是从伊拉克军队手中抢来的。

伊拉克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巴克尔生于1971年,是反政府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头目,他手段残忍,崇尚暴力且极端仇恨美国。虽然当地媒体将巴克尔称为“拉登接班人”。

对于伊拉克老百姓来说,在被占领的费卢杰、摩苏尔等地,老百姓对于谁来统治并不关心,他们最担心的是受到战争的伤害。由于ISIS和政府军都采取强攻政策,使得当地不少逊尼派民众大量死伤。不少伊拉克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他们希望和平,但战争什么时候结束还是个未知数。伊拉克《晨报》称,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沙特,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他们最终的目标就是建立大伊斯兰国。这个组织比基地组织更强大,组织管理效率更高。《晨报》称,ISIS和基地组织之间的政治路线不同,但它们的目的是一个,即推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现政权,控制整个阿拉伯世界。

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后,巴克尔加入反美武装。2005年到2007年,他曾被美军监禁,获释后开始组织武装力量在伊拉克北部活动,具有丰富的战场指挥经验。很少有人见过其真面目,他即便在与身边助手谈话时也用头巾遮面。2010年后,他成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一号头目。2011年,正式被美国定为“恐怖分子”。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

“伊斯兰国”也曾是“基地”组织的附属力量,后来在巴克尔领导下“单干”。尽管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要求巴克尔“把精力放在伊拉克”,但后者仍然不断派人进入叙利亚活动。除了和叙利亚政府军作战外,也和当地的其他武装派别交手,属于“见谁打谁”的极端武装力量。

对于这个所谓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到底根源何在,国际媒体莫衷一是。英国《经济学家》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力量,在过去数年针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在这些国家引起的不受欢迎的民间态度,直接让各种恐怖组织获益。该报道称,ISIS在一年前将组织的名字伊拉克伊斯兰国(ISIS)增加了沙姆,意指大叙利亚(西方称之为黎凡特)。这一组织改名的背后也体现出想要靠武力征服比现在叙利亚更大的版图。报道称,令西方最紧张的是,ISIS大约有6000武装人员,3000人是外籍士兵,其中约上千人来自车臣,另有500多人来自美欧。

法国《世界报》称,ISIS“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很强,一些曾和他们交手的美军表示,他们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该报称,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的ISIS,能娴熟实施地面协同作战。法国中东问题专家贝纳阿德称,和许多恐怖组织不同,ISIS不仅有国际兵源、财源,而且有自己的人力、财力基地,还刚刚在摩苏尔银行截获4.29亿美元巨款,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美国表示将协助伊拉克政府恢复秩序。今年早些时候,巴克尔的武装控制了伊拉克城市费卢杰并占据至今。既然此人这么厉害,美军当年为何要释放他?没有任何资料能合理解释这个问题。

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成为国际圣战的新堡垒,俄塔社10日以此为题称,该组织此前在叙利亚的力量曾一度加强,成为反巴沙尔的主要力量。但由于该组织在所占地区推行暴政,因此遭到叙利亚普通民众的痛恨。今年1月,该组织在叙利亚为了争夺地盘,又与原先并肩作战的叙利亚自由军火并,受西方支持的叙反对派组织全国联盟也表示完全支持打击活跃在叙利亚北部和东部的这支武装。

“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德国《图片报》15日这样写道,他们拖着一道血痕穿越中东,一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成为中东最新的恐怖生力军。该报称,这个组织有可能使整个中东地区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爆发一场中东的“阿拉伯战争”。与拉登被击毙前后中东出现的一些“小打小闹”的恐怖组织不同,该组织企图在从伊拉克到地中海之间的中东核心地带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

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料,实际上,ISIS的前身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成立的一个名为一神论和圣战组织(TOMJ),是扎卡维利用阿富汗设立的营地。911后他们作为恐怖主义组织遭到围剿。2003年,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伊拉克北方许多地方出现政治真空,扎卡维等趁机打着基地的旗号进入伊拉克,以伊拉克基地分支的名义猖獗一时。2006年,他们和提克里特附近一些逊尼派部落武装组成反美的圣战者联合委员会。同年12月,它们宣布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拉克伊斯兰国(ISI)。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ISI纷纷进入叙利亚,并在2013年正式打出ISIS的国号。

目前,在伊拉克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反政府武装基本上控制了逊尼派穆斯林生活的城市,现在扩展到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及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很明显,ISIS和以前以制造恐怖袭击为目标的恐怖组织不同,它们是要完全取代伊拉克政府。这名伊拉克朋友说,ISIS在摩苏尔和费卢杰两个城市成立了临时管理机构,并命令以前所有在政府任职的工作人员正常上班。

许多中东问题专家称,这个源流混杂的恐怖组织在伊拉克并不真正关心能否取代伊拉克政府,或者在叙利亚推翻巴沙尔政权,他们所关心的是占领一块(能占领哪一块就哪一块)足够大、足够富庶的地盘,在那里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并毫不留情地在地盘里消灭一切敢于持异议的人和组织。

对于伊拉克老百姓来说,在被占领的费卢杰、摩苏尔等地,老百姓对于谁来统治并不关心,他们最担心的是受到战争的伤害。由于ISIS
和政府军都采取强攻政策,使得当地不少逊尼派民众大量死伤。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巴格达迪很可能成为新伊斯兰帝国的哈里发。拉登被杀3年后,ISIS已经在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等积累了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经验。它们已经不再藏身于偏僻的山里,而是走向城市,扩展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帝国打下基础。他们不仅有明确的意识形态目标,也有针对性的战术,新一轮攻势即将开始。

伊拉克《晨报》称,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沙特,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他们最终的目标就是建立“大伊斯兰国”。这个组织比“基地”组织更强大,组织管理效率更高。《晨报》称,ISIS和“基地”组织之间的政治路线不同,但它们的目的是一个,即推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现政权,控制整个阿拉伯世界。

恐怖组织找到新崛起之地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

法国《世界报》称,ISIS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很强,一些曾和他们交手的美军表示,他们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该报称,在2006年左右,ISIS的前身和美军或伊拉克正规军正面交手,总轻易被击溃。但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的ISIS,却能娴熟实施地面协同作战。法国中东问题专家贝纳阿德称,以往ISIL的攻势主要是袭击、骚扰,即便攻坚也只针对一两个城市,此番同时在几个省发动攻势,是非同寻常的。和许多恐怖组织不同,ISIS不仅有国际兵源、财源,而且有自己的人力、财力基地,还刚刚在摩苏尔银行截获4.29亿美元巨款,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倘国际社会不及时应对,后果不堪设想。德国之声认为,3年前,拉登这个世界上头号恐怖分子被击毙被西方视为一个时代的终结。但是,拉登现在有了继承者。基地组织现在活跃在尼日利亚、索马里、叙利亚、埃及和伊拉克。各种伊斯兰激进运动,像索马里青年党民兵或是尼日利亚北部的博科圣地,还有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与基地组织的性质类似,并且把基地组织的遗产接了过来。这些组织总是在冲突地区寻找新血。自从阿拉伯之春以及中东一些国家出现不稳局势以来,恐怖组织找到了一个新的崛起之地:如果它们要重整旗鼓,那么在利比亚和叙利亚要比在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有更有利的条件。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类似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几乎遍布整个中东地区。他认为,这是拉登丧生和阿拉伯之春的产物。这些组织现在从山村走向城市,给阿拉伯世界制造混乱,从叙利亚、伊拉克,到西奈半岛、也门,以及非洲国家。梅斯奈尔说,西方支持的阿拉伯之春让中东和北非陷入更大的混乱,加上当地的宗教争端,使这些恐怖组织大行其道。这些组织的崛起对中东未来局势会影响巨大,使中东的和平更加艰难。

对于这个所谓“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到底根源何在,国际媒体莫衷一是。

责任编辑:hdwmn_wdf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成为国际圣战的新堡垒”,俄塔社10日以此为题称,该组织此前在叙利亚的力量曾一度加强,成为反巴沙尔的主要力量。

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料,实际上,ISIS的前身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成立的一个名为“一神论和圣战组织”,是扎卡维利用阿富汗设立的营地。“9·11”后他们作为恐怖主义组织遭到围剿。2003年,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伊拉克北方许多地方出现政治真空,扎卡维等趁机打着“基地”的旗号进入伊拉克,以“伊拉克基地分支”的名义猖獗一时。2006年,他们和提克里特附近一些逊尼派部落武装组成反美的“圣战者联合委员会”。同年12月,它们宣布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拉克伊斯兰国”。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ISI纷纷进入叙利亚,并在2013年正式打出ISIS的“国号”。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巴克尔很可能成为新伊斯兰帝国的哈里发。拉登被杀3年后,ISIS已经在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等积累了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经验。它们已经不再藏身于偏僻的山里,而是走向城市,扩展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帝国打下基础。他们不仅有明确的意识形态目标,也有针对性的战术,新一轮攻势即将开始。

虽然巴克尔被称为“拉登接班人”,但他的做派和“基地”组织头目完全不同。他从不发表任何录像资料,只派出瓦赫伊布一人到处留影,充当“伊斯兰国”的形象代言人。

图片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