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该如何常态化?

在8月1日前后,《反垄断法》开始实施6年之际,一系列密集的反垄断执法行动开始。  7月28日,工商部门反垄断执法人员突击检查微软在中国的4地办公室。8月4日,上海市发改委的工作人员前往奔驰上海办公室检查。8月13日,湖北省物价局通报了武汉市场4家宝马汽车经销4S店协商统一收取PDI检测费构成价格垄断协议的违法行为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反垄断法专家薛克鹏教授认为,这场席卷外资、合资企业的反垄断执法风暴,源于2013年。只不过,微软、奔驰等跨国巨头更能引起媒体关注而已。  有专家指出,自2013年开始政府反垄断的力度增大,最近一系列的反垄断处罚表明,政府将对涉及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加大打击垄断力度,而企业应该加强对自身商业行为的合规性审查,注意法律风险。  执法大举发力  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开始实施。《反垄断法》有着经济宪法之称,对于保护公平竞争、维护市场经济秩序、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发挥着重要作用。  国家商务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发改委三家机构分头执行反垄断法。国家发改委是负责涉及价格的反垄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垄断协议:国家工商局负责非价格垄断协议、非价格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反垄断执法;商务部负责经营者集中行为的反垄断审查。  2011年11月,国家发改委对国内企业开出了首张反垄断罚单,山东两家企业垄断一种抗高血压药物的原料药,被罚款700多万元。  自2013年开始,《反垄断法》的执法力度骤然加大,进口液晶面板企业价格垄断案、茅台五粮液价格垄断案、洋奶粉价格垄断案、上海黄铂金饰品价格垄断案等一批大案要案相继被查处,涉案金额达到14.82亿元。  有专家指出,这与当前改革重点相关。2013年11月,作为当前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明确提出,要“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因此有专家认为,可以将2013年称为“反垄断执法元年”。  为何《反垄断法》会在沉寂几年后才发力呢?  中国政法大学反垄断法专家薛克鹏教授认为,对于执法部门而言,《反垄断法》也属于一项新生事物。由于调整对象的特殊性——垄断所决定的《反垄断法》的抽象性,增加了理解和运用该法的难度。需要一段时间为该法有效运行做准备,包括人才的配备、规则的细化等。“每一个国家的《反垄断法》将有一个‘准备期’,中国也不例外。”薛克鹏说。  纵向垄断容易查处  《反垄断法》规定的三种垄断行为,即: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  反垄断专家魏士廪与同事刚刚完成了“2013年度中国反垄断报告”。通过对去年反垄断执法案例的统计分析认为,随着《反垄断法》执法力度的增强,企业的法律风险增大,需要加强对自身商业行为合规性审查。  现在查处的案件类型中,垄断协议案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占了较大比例。在2013年,发改委查处的与价格垄断有关的7个有结果的典型案件中,6个与垄断协议有关。而工商行政部门2013年公告结案了12个垄断协议案件。  垄断协议是指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经营者(包括行业协会等经营者团体),通过协议或者其他协同一致的行为,实施固定价格、划分市场、限制产量、排挤其他竞争对手等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  我国《反垄断法》对垄断协议分为两类。一类是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达成的垄断协议,即横向垄断协议;另一类是处于产业链上下游环节的不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达成的纵向垄断协议。  前者具体包括:固定或者变更商品价格;限制商品的生产数量或者销售数量;分割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限制购买新技术、新设备或者限制开发新技术、新产品;联合抵制交易;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后者具体包括: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以及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

图片 1

2月9日,在中国竞争政策与法律年会暨《中国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报告》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介绍,2014年反价格垄断执法取得重大进展,全年共查处价格垄断案件21件,涉及汽车及其零部件、眼镜、保险、证券、交通运输、中介服务和知识产权等多个领域。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组长、国务院法制办前副主任张穹表示,
“最近有的国家的官员说中国的反垄断行动越来越多,而且主要针对外国企业。此话偏颇,我们查处的国内企业的比重占绝大多数。”
国家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吴汉洪指出,我国反垄断执法进入第六个年头,当前反垄断事业的一个新特点是,中国与欧盟、美国已经并称为三大反垄断司法辖区。
反价格垄断案件罚款同比增长50.7%
商务部反垄断局局长尚明介绍,2014年商务部受理的经营者集中案件的立案246件、结案245件,分别比上年同比增长16%和18%,均达到了2008年《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的历史新高。
其中,商务部受理的经营者集中案件集中行业仍然以制造业为主,制造业领域的经营者集中案件审结了157件;集中方式以股权和资产收购为主;集中性质以横向为主,共121件;交易主体以上市公司为主;境内企业间集中案件数量增多,按照注册地统计,2014年境内企业收购境内企业的案件有37件,约占整个并购审查的15%,比2013年增加5%。
许昆林表示,发改委受理的反价格垄断案件主要呈现三个特点。首先是重大案件明显增多。2014年国家发改委及各省级价格主管部门查处价格垄断案件实施经济制裁18亿元,比2013年增长50.7%,其中罚款超过1亿元的案件5件。对8家日本汽车零部件企业协调价格行为,处以8.3196亿元罚款,是《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罚款数额最大的案件。
其次,涉及市场主体和垄断行为全面。许昆林介绍,在2014年的查处案件中,涉及行业协会、内资企业、外资和境外企业、行政机关等。从垄断行为类型看,以横向垄断协议案件最多,有13件;从垄断行为类型看,横向垄断协议案件13件,纵向垄断协议案件6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1件,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案件1件。
第三,反垄断执法的威慑力显着增强。许昆林介绍,由于执法压力不断增加,在举报增多的同时,涉案企业开始主动报告达成垄断协议的有关情况,争取宽大处理。其中,日本汽车零部件企业和轴承企业2起价格垄断案,均为涉案企业主动报告有关情况。
另据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执法一处处长赵国彬介绍,2014年以来全国工商系统一共立案17件,其中涉及垄断协议的案件有4件,涉及滥用市场垄断地位案件13件。
推动竞争政策的确定和实施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晓晔指出,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为了进一步推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因此我们要改变过去以产业政策为主导的发展模式,转向推动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的确定和有效实施。
尚明指出,下一步商务部将进一步完善配套立法,将制定《关于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适用标准的暂行规定》的配套措施,并将推进《经营者集中申报办法》和《经营者集中审查办法》的修订,“预计这两个办法的修订2015年有望完成”。
张穹指出,我们必须认真解决立法和执法实践中的重大问题。中国的《反垄断法》无论是立法和监管执行,都是借鉴西方发达市场经济的经验。反垄断机构如何出牌,涉嫌垄断的企业如何接牌,其复杂程度远高于发达国家案例。许昆林指出,发改委将深入推进竞争政策实施,探索建立对各类经济政策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保障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充分发挥。
从立法层面来看,由于《反垄断法》是粗线条的,没有相应的具体实施细则,因此仅凭一部法律应对垄断行为并不足够。比如对垄断行为的定界,本身那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概念。“因为无论从构成事实垄断还是行为垄断,仅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来说,怎样判断企业是支配地位除了法学定性外,还需要经济学的定性。”张穹分析。
张穹建议,从监管执行层面来看,现有的《反垄断法》只是设立了反垄断委员会,负责组织、协调指导反垄断工作,而反垄断委员会是立法和协调机构,不是执法机构。反垄断需要进一步研究协调执法机构,涉及到商务部、发改委和国家工商总局这种“多头执法”的模式带来的执法标准如何统一、分工如何明确,遇到交叉问题如何协调,还需要进行磨合。

车市精英会专栏作家/张毅(新华社环球车谈栏目主编)

最近一段时间,国内汽车反垄断消停了许多。国外汽车反垄断反倒热闹起来。

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汽车巨头戴姆勒集团揭发宝马、大众、奥迪、保时捷和戴姆勒多年来一直就供应商、价格和标准等形成事实上的价格联盟,实施了行业垄断。戴姆勒自身也深陷其中。

图片 2

德国媒体援引业内消息称,在戴姆勒曝光德国车企存在非法垄断联盟之后,宝马暂停与戴姆勒集团未来合作项目的商谈。宝马表示,此举“严重破坏了”宝马对戴姆勒的信任。

据报道,宝马、大众、奥迪、保时捷和戴姆勒是否涉嫌垄断,欧盟和德国反垄断监管部门正在调查。如果属实,这几家德国汽车巨头将面临着巨额罚款的惩罚。

戴姆勒集团旗下的梅赛德斯奔驰,和大众旗下的奥迪,以及宝马,是豪华汽车市场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死对头。

图片 3

然而,几个豪车市场的竞争对手,为了牟取超额利润,竟然联手打造价格联盟,形成事实上的价格垄断。

这样的行为,才是汽车领域真正的垄断行为,必须要予以反对。而国内反垄断机构近年来处理的好几起所谓汽车反垄断,不少都存在着适用法律不当,执法依据存在着重大问题,根本算不上垄断。

什么是垄断和价格同盟

垄断的原意是独占,即一个市场上只有一个经营者。反垄断法是反对垄断和保护竞争的法律制度,是市场经济国家基本的法律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2007年8月30日通过,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

图片 4

《反垄断法》指出,本法规定的垄断行为包括: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

国家发改委根据《反垄断法》制定的《反价格垄断规定》明确指出,价格垄断行为包括: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使用价格手段,排除、限制竞争。

根据上边两个法律和规定,是否存在垄断行为,第一条要看具有竞争关系的几家企业是否达成垄断协议。德国几家车企的行为绝对是垄断行为。

第二条要看经营者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汽车是一个高度竞争、高度开放的市场,没有一个企业能够拥有市场支配地位,更谈不上滥用了。

第三条就是企业是否通过兼并重组取得市场地位,限制竞争。这种情况在中国也不容易发生。

图片 5

所谓价格垄断协议,也称之为价格同盟,是指在市场上具有竞争关系的几家企业,制定最低限价或一起涨价。

国家发改委前些年处理的方便面集体涨价案、进口液晶面板价格垄断案、日本企业汽车零部件和轴承价格垄断案,都是多家具有竞争关系的企业,订立价格同盟,操纵市场价格,谋取非法利益。

此次揭露出来的宝马、奔驰和奥迪联合起来,共同制定最低限价或一起涨价,绝对属于价格垄断。

如果宝马、奔驰或奥迪各自对自己的特许经销商制定统一的价格标准,根本扯不上什么垄断或价格同盟,而是特许经营的内容之一。

汽车授权经营就是特许经营

就汽车领域的所谓汽车反垄断,本人曾写过好几篇文章。核心是国内反垄断执法机构对《反垄断法》的理解存在偏差,把特许经营的基本做法误认定为价格垄断,从而进行了错误的执法。

图片 6

去年12月,上海物价局认为上汽通用销售公司与其上海地区的经销商达成垄断协议,限定车型最低销售价格,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14条“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的行为,形成价格垄断。这是继一汽大众奥迪、奔驰、克莱斯勒、东风日产之后第五起类似案件。罪名都是价格垄断,被处罚的对象既有汽车厂家也有汽车经销商。

上海物价局称,上汽通用在分销汽车过程中,存在与上海地区经销商达成并实施“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最低价格”垄断协议。

通报没有交待,这些经销商都是上汽通用的特许经销商,双方的关系实际上是一种特许经营关系。被处罚的这些经销商卖的都是上汽通用旗下品牌产品,彼此之间并非竞争关系。竞争对象是其他汽车品牌的经销商。

图片 7

根据2007年国务院颁布的《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特许经营,指的是一家企业有期限地或永久地授予另一家企业使用其商标、商号、专利权、专有技术等专有权利,按照合同规定,在特许者统一的业务模式下从事经营活动。

《条例》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特许人应当向被特许人提供产品、服务、设备的价格和条件。在经营实践中,特许经营一直严格按照“统一管理、统一订货、统一价格、统一配送、统一服务”的五统一原则进行运营。

遍布全国各地的麦当劳、肯德基和星巴克,店面风格是统一的、原材料统一配送、厨房设备和餐具是统一的,食品标准也是统一的,价格也是全国统一的。

图片 8

如果说汽车经销商统一产品价格是价格垄断,那么全国所有的特许经营业态,包括餐饮、快递、连锁商业,都是违法的。麦当劳、肯德基、顺丰快递都应该被罚以巨款。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汽车领域反垄断是必须的,是保护竞争、维护消费者权益的重要手段。但是,要做好汽车反垄断,首先要吃透《反垄断法》,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来进行。如果对法律不甚了了,甚至曲解法律、滥用法律,则是对《反垄断法》的亵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