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项目帮频造访央企求输血 规模已超10万亿

近期,地方政府陆续出台投资稳增长的刺激政策,据不完全统计,规模已经累计超过10万亿元。在土地财政萎缩和信贷紧缩等背景下,这么大投资规模的资金从何而来?  从地方政府最新的动向看,“拉拢”央企、引进民资成为其资金来源的主要方向。目前多省份举办央企洽谈会,同时推出了万亿级引进民企的项目。有专为地方政府作PPP(公私合作模式)项目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今年的业务量翻了一番。”  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首席分析师范为认为,地方需要发展,这既稳增长也不会造成全面过热,但他也表示,操作上存在风险,尤其要注意地方政府出现投资失误的情况。  地方推动对接央企  在中央
“微刺激”政策的主导下,各个省份陆续出台稳增长的刺激政策,上调或公布新的重点项目清单。其中,广东、海南、天津等5省市重点项目投资规模达到7.13万亿元;黑龙江最新公布了3000多亿元稳增长计划,加上之前几个省份公布的计划,地方投资规模已超10万亿元。  在这些项目中,除了棚户区改造等项目能够获得中央的资金支持,其他项目在筹集资金方面有着较大的压力。  基础设施建设和传统工业项目仍是地方的重点投资领域。而央企历来都是地方政府需要“拉拢”的对象,随着一季度经济数据出台,尤其是排名垫底的省份对央企的需求更为迫切,多地政府一把手先后拜会央企和国资委,国资委和央企也给予了回应。  6月6日,黑龙江省政府召开了“黑龙江省-中央企业振兴老工业基地战略合作推进会”,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张毅出席推进会。  6月13日,陕西省副省长李金柱拜会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副书记张喜武。张喜武表示,国资委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央企进陕,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事实上,不仅是黑龙江和天津掀起与央企对接合作的热情。年初至今,寻求与央企合作的省市呈现“全面开花”的态势,河北、山西、江苏等十多个省份均专门召开针对央企的项目对接会。部分省份斩获颇丰,像陕西举办的中央驻陕企业与省属企业战略合作签约大会,共有37户中央驻陕企业与31户省属企业签订项目45个,签约金额约142亿元。  向民企伸出橄榄枝  除了与央企合作,地方政府同时向民营企业主伸出了橄榄枝。  6月23日,江西省面向非国有资本开放300个示范项目,拟引入2701亿元非国有资金;6月25日,甘肃省首批推出100个基础设施等领域鼓励社会资本投资项目;6月26日,广东省97个总投资2120亿元重大项目向民间投资招标;6月27日,重庆市属国有重点企业面向非公资本推出110个共2650亿元合作项目;此前陕西、湖南及河南等省份也纷纷推出了民企示范项目。  处于债务问题和资金需求双重压力下的地方政府,对PPP保持着较高的兴趣。而地方稳增长方案也明确提出鼓励PPP模式,“凡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将全面向民间投资开放。”此前,国家发改委公布80个PPP项目的清单,其中部分项目就是地方政府主导的项目。  大岳咨询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做的项目比以往多了一倍,而且原来一个合同一个项目,现在一个合同往往有几个项目,他说,“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企对PPP的参与热情都挺高。”  不过,范为也指出,民间资本愿不愿意进还要看具体的项目及收益,“对央企来说,目前负债较高,加上部分产能过剩,投资效率也是个问题。”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在近期中央“微刺激”政策的主导下,地方政府开始争先出台刺激政策。据不完全统计,规模已经累计超过10万亿。而各省市如此高的项目投资背后,钱从哪里来成为了难解的谜题。  据华夏时报报道,“高大上”的央企历来都是地方政府争相拉拢的香饽饽,而这一次似乎正中央企下怀。  “地方政府愿意跟央企对接,一个重要原因是央企体量大,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他们如果在地方投资项目,几十亿上百亿都是小数目,很容易在短时间内把当地GDP拉上去,这也是地方政府最想看到的。”一位国资委人士表示。  以黑龙江省为例,6月6日在哈尔滨召开的“黑龙江省-中央企业振兴老工业基地战略合作推进会”。在推进会上,富裕县县长邹浩接连拜会了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盐业总公司、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众多央企负责人,这在以前他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  对接恳谈中,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民浩同黑河市政府达成初步意向,将对北黑铁路升级改造、风电等项目进行先期调研;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同伊春市政府就矿产开发项目签订了意向协议……或许正是基于这次的成果,黑龙江省政府随后出台了65项稳增长措施,计划在铁路、民航、水利等领域投资3000多亿元。  去完哈尔滨,张毅又赶往天津,出席“百强企业走进天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恳谈交流会,中海油、中国联通、一汽集团、国投、华录集团等央企负责人随同前往。事实上,不仅仅是黑龙江和天津掀起与央企对接合作的热情,年初至今,寻求与央企合作的省市呈现“全面开花”的态势,河北、山西、江苏、浙江、广东、四川、重庆等十多个省市,均专门召开针对央企的项目对接会。  需要指出的是,地方频抛“橄榄枝”的背后,是地方经济增长的压力。一份来自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到5月份,地方项目投资14.7万亿,增长17.6%,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创下2002年以来的最低值。公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除安徽省外,全国其他省份的GDP增速均未达到年度预期目标。其中,黑龙江省位列全国倒数第一,GDP增速仅为4.1%,不到预期增速的一半。  对此,中国石油化工集团董事长傅成玉在推进会上说,由于结构调整,当前黑龙江的经济发展速度放慢了,这是正常现象,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但黑龙江无法忍受这种“有质量没速度”的增长。黑龙江省政府一官员对本报记者说,“上项目,全省全员招商引资,省长也不例外。”  另外,受经济下行压力和房地产成交量下滑影响,今年前5个月,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速出现回落。与此同时,财政支出增幅明显,地方政府入不敷出,缺钱严重,一些地方甚至出现运转困难的状况。而有资金、有实力的央企自然成了地方政府的“救命稻草”。  值得玩味的是,高达10万亿的地方投资总额计划引发了不少市场人士的担忧,中央出台的一系列定向的“微刺激”是否到了地方就会变成“强刺激”,因而重回投资拉动老路呢?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教授林江表示,不必过分担心“微刺激”到了地方成为“强刺激”的问题,因为最终把握这个度的还是在中央层面。  “只要没有大规模的信贷扩张,就不会成为‘强刺激’”。他表示,过往的“强刺激”有一个明显的信号来自银行贷款的保证以及央企和国企来拉动投资,“现在来看,只需要央行和银监能把好关”。  而在林江看来,今后地方政府的筹钱渠道将更通过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来自民间投资,另一方面则是来自金融创新。“但是这绝对不是意味着政府从银行借不到钱”,林江解释称,判断是否“强刺激”的标准之一就是以市场行为为主还是有政府大规模的干预。  林江认为,从商业原则上来说,只要是银行认定风险可控,政府的一些投钱项目依然可以从银行获取融资,“当然中央政府更希望动用债券、基金、担保等多种金融工具,能够盘活存量以及民间资本”。(编辑:姜小鱼)

最近一个月,地方政府的“项目帮”频频造访分布在北京的众多央企。7月1日,一家在京央企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不下10个地方政府的“橄榄枝”,都希望他们能够下去投资,为地方经济“输血”。  地方政府邀请央企投资项目的热情,源于地方经济“稳增长”竞赛的开始。  在近期中央“微刺激”政策的主导下,地方政府开始争先出台刺激政策。据不完全统计,规模已经累计超过10万亿。而各省市如此高的项目投资背后,钱从哪里来成为了难解的谜题。  “地方政府愿意跟央企对接,一个重要原因是央企体量大,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微博],他们如果在地方投资项目,几十亿上百亿都是小数目,很容易在短时间内把当地GDP拉上去,这也是地方政府最想看到的。”一位国资委[微博]人士如此表示。  “高大上”的央企历来都是地方政府争相拉拢的香饽饽,而这一次似乎正中央企下怀。  “这么多地方找央企,实际上是给央企提供了更多的市场选择机会。央企可以把资金投到更优质的项目上,这样不仅可以实现市场配置资源,而且还可以优化投资。”湖南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肖毅敏说。  央地结盟“项目帮”  就在赶赴中南海的前一天,黑龙江省省长陆昊还忙着接待由国资委主任张毅率领的57家央企投资团。  “50多家央企中不乏中石化、中粮、中盐这样的航母,而且很多都是一把手亲临会议现场。”黑龙江省发改委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说。据该官员透露,此前省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就曾多次赴京拜访央企。  而这一次会面最终促成了6月6日在哈尔滨召开的“黑龙江省-中央企业振兴老工业基地战略合作推进会”。在推进会上,富裕县县长邹浩接连拜会了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盐业总公司、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众多央企负责人,这在以前他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  邹浩兴奋地说:“省委、省政府能够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将众多央企的负责人邀请到黑龙江来,我们也一定要把握这次难得的契机,按照各自的发展思路进行归纳整理,通过回访、督办等措施进一步推进项目落地,将资源优势尽快转化为产业优势。”  对接恳谈中,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民浩同黑河市政府达成初步意向,将对北黑铁路升级改造、风电等项目进行先期调研;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同伊春市政府就矿产开发项目签订了意向协议……  或许正是基于这次的成果,黑龙江省政府随后出台了65项稳增长措施,计划在铁路、民航、水利等领域投资3000多亿元。  去完哈尔滨,张毅又赶往天津,出席“百强企业走进天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恳谈交流会,中海油、中国联通、一汽集团、国投、华录集团等央企负责人随同前往。  据悉,恳谈会涉及的投资领域包括:关注建设城市群和提升城市化质量中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承接首都医疗、教育、文化功能转移中的投资需求,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中有利于技术进步的投资需求。  事实上,不仅仅是黑龙江和天津掀起与央企对接合作的热情,年初至今,寻求与央企合作的省市呈现“全面开花”的态势,河北、山西、江苏、浙江、广东、四川、重庆等十多个省市,均专门召开针对央企的项目对接会。  地方频抛“橄榄枝”的背后,是地方经济增长的压力。  一份来自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到5月份,地方项目投资14.7万亿,增长17.6%,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创下2002年以来的最低值。  于是,今年3月初,四川上调投资计划值2.88万亿元,增幅高达40%,此后广东、海南、陕西、湖南、天津等5省市公布7.13万亿的重点项目清单,这还不包括黑龙江3000亿元投资计划和重庆2650亿元合作大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各省市的计划投资总额已超过10万亿,而这些投资项目大部分都与央企有关。  地方缺钱,央企输血  地方政府和央企之间,各有各的算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