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中韩关系注入新动力 自贸协定讨论基本成熟

习近平7月3日抵达韩国首尔,开始为期两天的对韩国事访问。这是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以来首次访问朝鲜半岛,但却是与韩国总统朴槿惠在过去一年多以来的第五次会谈。中韩关系在经贸投资和地区安全与战略等多重动力推动下,进入发展的新阶段。  习近平到访韩国当天,在韩国媒体发表署名文章称,中韩建交22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韩各领域合作取得巨大成就,两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利益共同体。  习近平还表示,当前,中韩关系正站在新的起点上,面临大发展的机遇,给两国关系发展注入新动力是双方面临的共同课题,也是这次访问的主要任务。  密切经贸重塑双边关系  韩国总统朴槿惠当天在首尔青瓦台为习近平举行欢迎仪式,随后进行了单独会面以及扩大范围的会谈。习近平4日将在首尔大学发表演讲,并参加“中韩商务论坛”。此次随同习近平主席出访的经济使团规模庞大,包括制造业、金融、IT、服务业等多个领域。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从韩国驻华大使馆获悉,在习近平主席抵达首尔前,已到任1年多的韩国驻华大使权宁世已返回韩国首尔,准备习近平的访韩行程。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中韩学者认为,在去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访问中国的基础上,习近平此次访问韩国,将中韩关系推向新的发展水平。  首尔高丽大学教授安仁海(Ahn
Yinhay)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习近平此次访问韩国,是中韩两国首脑去年上任以来的第五次见面。中韩希望向世界展示两国关系前所未有的密切性。  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冲突管理中心主任苏浩对本报记者表示,中韩到了需要搭建新型关系的关键时期。  权宁世大使此前对媒体表示,中韩两国从人文、民间到贸易、高层,各方面交流都非常活跃。  数据显示,2013年,中韩双边贸易额超过2700亿美元,与韩美、韩日贸易额总和相当。今年1~5月,韩国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低迷的情况下逆势增幅达87.9%。  中韩两国自1992年建交以来的22年里,双边贸易额实现了数十倍的增长。权宁世认为,这是因为两国经济互补性很强,而中韩将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是为更加突出双方经济互补性,并通过取消关税等手段进一步扩大货物贸易。  中国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来源国、最大海外投资对象国,韩国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第五大外资来源国,双方互为最大海外旅行目的地国、最大留学生来源国。  苏浩认为,从经济方面来看,中韩两国关系如此重要,现在到了中韩关系需要提升的时候。目前中韩FTA的讨论已基本成熟,双方需要作出最后的决定。  安仁海说,中韩FTA也是中韩关系升级的新动力。更紧密的中韩关系能推动FTA谈判更快达成。  东北亚安全中的新角色  韩联社报道,中韩两国首脑在会谈中,就两国关系发展大计、朝核问题、应对日本右倾化等事项深入交换了意见。  习近平此次访问韩国备受关注的一大背景在于,中国与朝鲜半岛上两个国家朝鲜和韩国以及试图影响东北亚安全格局的日本之间复杂的关系。  有外国媒体报道称,与此前中国国家领导人访问朝鲜半岛先朝鲜后韩国的顺序不同,习近平首先访问了韩国,似乎意味着中国对朝对韩政策发生了变化。  苏浩并不认可上述说法。他认为,中国和韩国都有发展双边关系的需要。同时面对东北亚非常复杂的安全形势,中韩两国有很重要的共同利益。  从东北亚安全格局来看,中韩角色重要。苏浩说:“朝鲜半岛及整个东北亚的和平稳定,需要中韩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个非常重要的时期,中韩关系、韩美关系、韩日关系、日朝关系,这么多复杂的关系交织在一起,中韩两国需要协调。”  此外,苏浩称,半岛问题到了非常重要的关键点,中韩在如何维持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以及朝鲜无核化、恢复六方会谈等问题上,特别是朝鲜和平稳定的问题,都需要中韩两国来协调。不是中方要重视某一方,针对某一方,是中国与韩国正常关系的发展需要。从中国来看,发展与韩国的关系非常必要。  在安仁海看来,紧密的中韩关系有助于对朝鲜产生影响,特别是在朝鲜的核问题上,中韩两国面临共同的压力。

本文以韩国李明博总统访华为契机,较为全面深入地论述了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的战略背景及内涵,并探讨了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中韩两国以及有关周边国家关系的影响。

中新网北京7月3日电
今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韩国展开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这是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后首次访问韩国,也是首次专程对单个国家进行的访问。在东北亚地区形势日趋复杂的当下,此访备受全球瞩目。
届时,如何规划两国关系未来,能否“拍板”加速历经十余轮谈判的中韩自贸协定缔结,“韩流”“汉风”怎样相得益彰,如何发挥东北亚地区“稳定器”作用,成为习近平此访的四大看点,引发期待。
专程访韩:如何为两国关系做“顶层设计”?
此次韩国之行,是习近平自2013年就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首次专程访问一个国家。这种“特殊待遇”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实际上,这可以看做是习近平对韩国总统朴槿惠去年‘心信之旅’的回访。”外交学院教授高飞对中新网记者谈道。
去年6月,朴槿惠打破韩国惯例,就任总统后第二站绕过日本优先访华,中方亦是罕见连续两日举办欢迎宴以表重视。此后,习近平和朴槿惠两次通话,并在多边场合3次会晤。
通过此访,双方领导人将实现任内第5次会面。届时,习近平将同朴槿惠举行会谈,并会见韩国国会议长郑义和、国务总理郑烘原。
“新时期中国外交一大亮点就是全球布局、统筹安排,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此访系精心设计。”在高飞看来,中韩关系是解决中国外交面临的全球性和地区性挑战的一把“钥匙”。
据中国外交部介绍,习近平将同韩方领导人全面总结中韩关系发展基本经验和重要成就,从战略全局高度规划两国关系未来,明确发展方向、主要任务和基本思路。
对此,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指出,“中韩发展更紧密关系的政治、经济、文化基础已经具备,需要两国领导人从战略高度进行谋划推动,习主席此次访问无疑具有这样的重要作用。”
面对日益发展的国情现状和不断生变的地区形势,双方领导人将如何为两国关系做“顶层设计”,进一步实现战略衔接,值得期待。
经贸合作:“拍板”加速中韩自贸协定缔结?
作为中国重要邻邦,虽然建交只有22年,但中韩关系全面迅速发展。其中,经贸合作一直是两国关系中的“传统强项”。
2013年,中韩双边贸易额达2742亿美元,相当于韩美、韩日贸易额总和,而这一数字在建交之初仅为50亿美元。今年1-5月,韩国对华投资在多国疲弱的情况下逆势上扬,增幅达87.9%。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国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来源国、最大海外投资对象国;韩国亦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第五大外资来源国。
鉴于此,有媒体预测,习近平此次访韩,两国元首可能会进一步寻找两国在经济发展战略上的契合点,为中韩经贸合作输送更大动力。
消息称,习近平此访将有大规模经济代表团陪同,并将出席经贸论坛活动,包括三星集团、现代汽车、LG集团等企业在内的数百位两国商界高层将参会,商务发展契机不言而喻。中国外交部此前亦透露,双方将签署经贸、金融、环境、领事等领域一系列合作文件。
“双方经贸合作能否再上一个台阶,核心在于中韩自贸协定。”高飞谈道。中韩自贸协定谈判2012年正式启动,被认为是两国深化经贸关系的关键措施。迄今,双方已进行了十余轮谈判。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也认为,中韩双方应努力尽快达成并落实好自贸协定,鼓励更多企业参与到自贸协定中,这将释放两国经贸合作的巨大潜能。
“无疑,习主席此访会推动这一协定的进程。”高飞说。另有分析预测,两国领导人可能为中韩自贸协定“拍板”,促进加速缔结。
高飞进一步指出,中韩如能在这一“关键环节”取得突破,中日韩自贸区和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都会有一个很好的基础。
人文交流:“韩流”“汉风”如何相得益彰?
今年上半年,当红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席卷中国。其实,这只是近年来“韩流”深刻影响中国的缩影之一。“韩流”在中国流行的同时,“汉风”也在韩国劲吹。
事实上,在亚洲,韩国是与中国历史和人文联系最紧密的国家之一。近年来,中韩人文交流愈加密切,成为拉近两国关系的坚实纽带。
目前,中韩双方互为最大海外旅行目的地国、最大留学生来源国,两国之间每周有850多个航班往来。
据统计,中韩目前已签订涵盖文化、教育、体育和影视等多个领域的8个文化交流执行计划,两国文艺界每年互访团体达200多个,超过2000人次。去年,在访问韩国的海外游客中,中国人数首次攀至首位。
分析认为,习近平此次访韩,将推动两国人文交流取得更多成果,引领“韩流”和“汉风”进入对方社会文化的更深层次。
在王俊生看来,此次访问还将大大拉近两国的心理距离,“习近平主席的个人魅力在韩国非常受欢迎,朴槿惠总统在中国也有很多粉丝,两位领导人的私人关系很好。”
另据韩国外交人士透露,此次习近平访韩,中国可能借一对大熊猫给韩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对此表示,若让中国大熊猫渡过黄海,去韩国和当地人见面,将增强两国友好的气氛,让韩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起到一个独特的作用。
“人文交流是习近平此访一大亮点,也是中国外交非常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高飞说,双方应进一步开放心胸、接纳彼此。
东北亚局势:如何发挥地区“稳定器”作用?
有媒体表示,东北亚地区形势复杂,此访可能会引起周边国家的某些猜疑。对此,中国外交部明确指出,此次访问不针对第三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分析称,对某一国家进行访问,这取决于双方共同的努力。中韩之间关系近年来发展很好,合作不断深化,这有利于亚太地区局势的稳定。
确如其言,东北亚局势的安危对中韩来说至关重要。对中国来说,东北亚是其多个周邻地区之一,但在整个周邻安全环境中,这一地区更具安全上的挑战性;而对韩国来说,东北亚则更是其全部周邻环境。
“东北亚关系到中韩各自的核心国家利益,而且两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存在诸多交汇点。”王俊生说。
鉴于此,有媒体指出,东北亚局势,将是习近平同朴槿惠会谈的另一个重要议题。
反观当下,最令人关注的东北亚安全问题,莫过于长期持续的朝鲜半岛问题和近年来浮出的日本走向问题。
“两国都坚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并尽快创造条件重启六方会谈。在日本走向问题上,中韩都坚决反对日本否定和美化侵略历史,高度警惕日本通过‘军事大国化’实现所谓‘正常国家化’。”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朴键一说。
高飞也表示,中韩元首在进一步推动解决东北亚问题上存在良好基础。此访期间,中韩双方如何发挥地区“稳定器”的作用,值得观察。

李明博政府;朝鲜半岛;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魏志江,中山大学韩国研究所副所长、亚太研究院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

本文以韩国李明博总统访华为契机,较为全面深入地论述了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的战略背景及内涵,并探讨了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中韩两国以及有关周边国家关系的影响。

李明博政府/朝鲜半岛/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2008年5月27日,大韩民国第十七届总统李明博正式访华,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谈,并签署了两国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交流与发展的有关协议。中韩两国关系以李明博总统访华为契机,不仅在双边关系定位上出现了质的飞跃,即将两国政治关系从卢武铉时期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且在两国经贸、社会和文化等领域也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因此,以李明博总统访华为标志,中韩关系已进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不过,在中韩关系学界,主要就中韩关系战略定位的研究,成果并不多见。①
本文拟通过对冷战后中韩关系发展定位的考察和分析,对中韩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背景和战略动机加以论述,以揭示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朝鲜半岛周边国家的影响。

在冷战后中国对外关系发展的政治定位上,有所谓“合作关系”、“伙伴关系”、“友好条约关系”和“传统友好关系”四种基本模式。其中,“传统友好关系”为中国最高层次的对外关系政治定位,也是与中国最为密切的友好关系定位。“伙伴关系”则介于“友好条约关系”与较低层次的“合作关系”之间,根据其与中国关系的密切程度,又可细分为“睦邻伙伴关系”、“合作伙伴关系”和“战略伙伴关系”三大类。②
1992年8月,中韩两国建交,两国在国家关系定位上建立的是较低层次的“友好合作关系”。1998年11月,韩国总统金大中访华,根据中韩关系的全面迅速发展,两国进一步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将“合作关系”提升到“伙伴关系”的层次,实现了两国建交以来,首次将中韩关系发展到“伙伴关系”的新阶段。2000年10月,中韩两国一致决定,将两国的伙伴关系推向全面合作阶段。2003年7月卢武铉总统访华时,中韩两国正式宣布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这是指中韩两国不仅在政治、外交、军事、安保、经济、社会文化领域进行全方位的合作,而且还将超越两国关系层面,在朝鲜半岛核问题和东北亚和平机制的构建等地区安全乃至联合国改革等全球性问题上,进行政治和外交的相互协调与合作。③
为此,2005年11月,胡锦涛主席在参加在韩国举行的APEC峰会期间,与卢武铉总统发表了《中韩共同声明》,确认中韩合作已超越双边合作的范畴,具有地区性意义,并表示将进一步发展两国间较为滞后的军事安保合作关系。此举表明,中韩关系实际上已经从传统的以经贸合作为主提升到军事、安保战略合作层面,标志着中韩关系在战略上的转型,从而为李明博总统访华、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构建奠定了政治基础。

2008年5月27日至3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进行了其上台后的首次对华正式访问。李明博总统先后会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后,中韩两国正式发表《联合声明》,④
确认两国一致同意双方首脑会谈所达成的协议,其内容包括将两国关系由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两国外交部副部长级的战略对话机制和首脑互访机制,积极考虑推动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为朝鲜半岛及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加强合作,以及为扩大贸易和投资采取实质性措施等。具体领域包括:

第一,政治安全领域。根据中方提议,两国首脑就两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达成四点共识:一是加强友好交往,深化政治互信。两国高层和各级别要保持经常交往,充分利用对话磋商机制,就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进行沟通和协调。要妥善处理双边关系发展中出现的问题,确保两国关系健康稳定的发展。二是推进务实合作,实现互利双赢。双方要对《中韩经贸合作中长期发展规划》进行调整和充实,加强在经贸、投资、环保、物流、通信、能源等重点领域的互利合作,积极研究和推进中韩自贸区建设进程,建立更加紧密的经济关系。三是扩大人文交流,巩固友好基础。特别是要进一步加强两国青少年的交流,为中韩友好事业培养更多的生力军。两国有关部门要为双方人员往来创造更为便利的条件。四是密切多边合作,维护共同利益。双方要进一步加强在东北亚和平稳定、区域和次区域安全,以及联合国改革、应对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上的合作,使之成为中韩战略合作的重要内容和支点。⑤
双方高度评价1992年建交以来中韩关系取得的迅速发展,一致同意将中韩“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外交、安全、经济、社会、文化、人员交流等领域,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中韩双方一致认为,应进一步加强两国在外交和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合作,商定建立两国外交部门高级别战略对话机制,并将双方现有的“外交安全对话”机制化。为了推动中韩战略合作,双方还就中、韩、日三方合作对于亚洲和平与稳定以及繁荣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达成共识,从而使中韩关系超越两国关系层面,具备了增强地区安全合作的意义。

第二,经贸能源领域。两国政府决定为逐渐实现双方的贸易扩大均衡而共同努力,并在韩国积极参加中国各项贸易投资博览会的同时,派遣采购使节团和投资调查团,以逐步解决中韩两国的贸易逆差问题。此外,双方还就有必要在移动通信领域开展具体合作达成共识,同时决定为了将电子信息通讯领域的合作扩大到软件及无线射频识别等领域而展开密切合作。两国政府还决定推进金融市场的改革与开放,加强在国际和地区金融舞台上的合作。为此,双方决定对2005年发布的“韩中经济贸易合作展望共同研究报告”进行修订和完善,使其成为推进经济、贸易合作的基础。另外,为了加强环境保护,两国决定在扩大环境产业及保护黄海环境等领域增进交流与合作。值得重视的是,两国还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尤其是在应对地震、海啸及台风等自然灾害方面,也达成了进一步加强合作的构想。

第三,中韩FTA方面。两国政府对迄今为止的产、官、学共同研究表示肯定,并决定以此研究结果为基础,向符合两国共同利益的方向推进韩中FTA。早在2002年11月4日,时任中国总理的朱镕基在金边举行的中韩日领导人会晤中,就向韩、日两国正式提出了建立中韩日自由贸易区的构想。迄今为止,中韩FTA产、官、学共同研究会议已经举行四次,除农林水产业、政府采购和结论及建议等三个分科领域以外,两国已就共同研究报告书的七大领域、十八个分科领域当中的十五个分科领域达成了最终协议。中韩双方决定于2008年举行第五次会议,结束共同研究,从而为中韩FTA谈判奠定基础。

第四,民间文化交流方面。在中韩两国首脑会谈和《联合声明》中,双方一致决定,为增进两国国民之间的交流,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签证程序便利化、推动青少年友好交流访问、举办民间学术论坛以及进一步加强两国在人文领域的交流与沟通等,并且加强两国在科技、司法和教育领域的合作,尤其是双方签署了中韩学历互相承认的协定,有助于进一步扩大两国青少年的交流,为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构建强大的民间基础。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改善双方因古代高句丽归属问题、北京奥运会火炬首尔传递中发生的肢体冲突而导致的两国民间感情趋于冷淡的状况,李明博总统决定赴四川地震灾区慰问灾民,并向地震灾区提供大量援助,称为“吊唁外交”,从而有助于增进中国国民对韩国的好感。

无疑,李明博总统访华最重要的成果是,将中韩关系定位由卢武铉时期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而标志着两国关系发展到了新的阶段。何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根据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官员的见解,就是两国关系自1992年建交以后,从“友好合作关系”逐步提升为金大中政府时期的“合作伙伴关系”、卢武铉政府时期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如果加上“战略”一词,将使此前集中在经济、贸易领域的韩中关系全面扩大到外交、国家安全等所有领域,具有重大意义。⑥
有韩国媒体评论称:“所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国家之间规定的关系水平,在等级方面来说,可以说是最高层次,几乎相当于同盟关系,也就是不仅两国间的双边关系,在第三国和国际社会也将加强合作和采取共同措施。”⑦
温家宝总理在与李明博总统会谈后表示:“中国将为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和改善南北关系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韩中此次建立战略关系,任何时候都不会因某件事而改变。”⑧
显然,温家宝总理从超越双边关系的角度,更为注重地区安全合作关系,并认为中韩的这种战略合作关系具有稳定性,不会因为某种事件或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中国目前未与任何国家建立同盟关系,与朝鲜建立的“传统友好关系”虽然是以《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为基础,但其内涵已经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此次与韩国建立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实际上是在卢武铉政府时期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将两国关系从战略定位上超越双边关系范畴,而赋予其更多的地区和世界范围内进行全面合作的意义,表明两国将在外交、安保、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建立较为稳定的合作对话机制,进而在朝鲜半岛、东北亚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就两国关系的问题进行全方位合作。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其内涵是中韩两国不仅在经贸、民间领域加强合作与交流,而且在政治、外交、安保、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领域建立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关系,同时,中韩关系还将超越两国合作的范畴,在东北亚安全机制构建上进行战略合作,并将此种合作扩大到地区乃至全球性事务如应对国际恐怖主义、联合国改革以及全球气候变化等领域。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标志着中韩关系发展到新的阶段。

在中国对外建立的伙伴关系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最高层级的合作定位。中韩建交以来,两国先后建立了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合作伙伴关系和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此次两国将关系定位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仅是两国关系发展进入了新阶段的标志,而且也体现了两国对朝鲜半岛战略格局的重新考量和调整。

就中国而论,中国已积极调整朝鲜半岛战略,在恢复和加强中朝传统友好关系的同时,特别注重发展与韩国政治、军事、安保等方面的全面战略合作,切实改变过去在发展对韩关系时,重经济合作而轻政治、外交和军事、安保合作的政策,并将朝鲜半岛问题提升到与台海问题同等重要的战略高度,重视发展中韩关系。⑨
随着朝鲜半岛安保环境的变化,中国将进一步调整东北亚和朝鲜半岛战略,改变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长期以来所奉行的“重北轻南”和与韩国发展外交、安保合作顾虑重重的政策,而是全面推进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强化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建设性作用。因此,中国一方面恢复和加强与朝鲜的传统友好关系,以保持同朝鲜的正常沟通渠道,尤其在经济关系方面,由过去单纯的经济援助转向经济合作,同时,通过《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实现对内外的双重制约——一方面继续承担条约中维护朝鲜安全的法律义务,以遏制美日可能发动的对朝鲜的军事打击;另一方面,条约也对自身加以制约,防止铤而走险,对外发动主动性大规模军事行动。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和中国对朝鲜半岛战略的调整,已经表明中国实际上承担了对半岛政治和安全方面的义务——不允许任何一方以武力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中国将致力于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支持朝鲜半岛自主和平统一。

随着台海局势的缓和,朝鲜半岛问题在中国东北亚战略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为了在朝鲜半岛核问题和在构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的进程中发挥中国的建设性作用,中国在维护与朝鲜的传统友好合作关系的同时,必须与韩国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提升韩国在中国周边外交中的地位,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在朝鲜半岛南北关系中发挥战略协调的作用,以维护中国在朝鲜半岛的战略利益,全面加强在半岛的战略地位。所以,韩国有学者认为:“虽然中国推行朝鲜、韩国间的均衡外交,但实际上从经济和战略角度逐步演变为更重视与韩国间的关系。中国在经济、核问题和朝鲜问题上,将对韩国的利益产生决定性影响。”⑩
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是中国对朝鲜半岛进行战略调整和全面提升韩国在中国周边外交中地位的重要战略抉择。

韩国愿意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则是出于如下战略考量:

一是韩国认识到在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和建构半岛和平机制等问题上,不能排除中国的战略影响力,因此,李明博总统在与胡锦涛主席会谈时,提出希望中国在协助落实“9·19共同声明”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行动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二是平衡韩美同盟关系和韩日关系,消除中国对韩国所谓“亲美疏华”的战略疑虑。李明博访华前曾表示:如果让中国政府的领导人认为李明博是亲美主义路线的代表,将极大地不利于韩国的国家利益。
因此,他接受《亚洲周刊》专访时明确表示,“韩中关系与韩美关系一样重要”。他还指出,现在朝鲜半岛处于南北分裂的状况之下,“只有靠中国的多方面帮助,才能让朝鲜半岛稳定并繁荣起来”。

三是进一步扩大中韩经贸合作,以加强对华投资,开拓中国市场,并推动中韩FTA谈判,签订中韩自由贸易协定,以实现其“经营韩国”的战略目标。因此,同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是中韩经贸关系发展的必然要求。

四是为了打破和牵制朝鲜实行的“通美封南”的战略,防止美朝“越顶外交”,以避免韩国在朝核问题的解决和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的构建中被边缘化。为此,韩国也需要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增强对美、对日外交的筹码。

因此,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仅可以增强韩国在朝核问题和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建构中的外交筹码,提升韩国在东北亚格局中的国际地位,而且可以进一步扩大中韩经贸合作,为韩国经济的振兴和发展,开拓更广泛的战略空间,从而振兴韩国经济,实现李明博“经营韩国”的经济目标。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作为韩国外交基轴的韩美同盟,构成了李明博“实用主义外交”的两大战略支柱。李明博政府认为,不论是解决朝核问题,还是构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韩国都必须与中国展开全面的战略合作。中韩两国对维护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和半岛和平稳定共同的战略需求,是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的战略基础。

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不仅对中韩关系产生重大的影响,标志着中韩两国关系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而且,也必将对相关国家关系带来较大的影响。

首先,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将对21世纪的中韩关系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将中韩关系由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发展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标志着中韩两国关系进行了新的战略定位,双边关系也发展到了新的阶段。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是中韩两国应对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变化的明智选择。通过李明博总统访华和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中方对李明博政府的“实用主义外交”理念有了更多的理解。虽然中国认为韩美同盟是冷战时期的产物,但是韩美同盟与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可以同时并存,在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框架下,对于李明博政府加强韩美同盟以维护朝鲜半岛安全的外交政策予以理解,有助于提升对韩外交在中国周边外交战略中的地位,有助于消除中国对李明博政府“亲美疏华”的疑虑,从经济和战略价值上更加重视韩国在东北亚乃至国际格局中的战略地位,有利于两国增进战略互信。而韩国通过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可以进一步开拓对华投资和经贸领域,有利于中韩FTA谈判的启动和全面扩大两国的经贸合作,从而实现李明博总统“经营韩国”的战略目标。

但是,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发展趋势,也并非一帆风顺。其中,如何进一步消除中国对韩国可能参与美国主导的东亚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反扩散安全倡议的疑虑,如何化解中韩关于高句丽历史归属的争议、黄海海洋权益的争端以及日渐崛起的民族主义对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冲击等,仍然考验着两国的战略互信。因此,为了进一步奠定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础,笔者认为中韩两国应该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充实双方战略合作的内涵。目前,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应该主要就以下几方面加强合作:

一是在产、官、学研究的基础上,两国保持密切协调,在条件成熟时及时启动FTA谈判,力争在2010年底前完成中韩FTA谈判,为中韩经济合作建立全方位的战略合作架构。

二是除中韩两国外交部副部长年度会谈机制以外,应该努力将两国国防部长年度会晤制度化,在地区安全问题尤其是朝核问题和黄海权益争端方面进行磋商。因此,应该就双方军事热线制度、两国军舰互访和海难救助以及渔民海上争端的解决机制等方面加强协调与沟通,以避免双方在军事、安全上发生误判和冲突。

三是作为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突破口,应该致力于非传统安全的合作,即在地震、海啸、台风、生态环境保护、能源、粮食安全等方面,应尽快建立有关协调合作机制,以双方共同关注的非传统安全合作作为全面建构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础。

同时,为了配合中韩战略伙伴关系的提升,韩国也在进一步提升中韩关系在韩国外交战略格局中的地位。诚如韩国外交安保研究院金兴圭教授所言:“中国与韩国的双边关系是任何两个双边关系都无法取代的,两国关系的发展将深深地影响着韩国的命运。”

其次,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对于韩美同盟关系的发展将起到一定的平衡和牵制作用,但不可能削弱和取代韩美战略同盟关系。显然,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有助于平衡韩国的对美、对日关系以及牵制朝鲜“通美封南”的外交战略,也体现了李明博政府“实用主义外交”理念中所谓美日中俄四强“平衡外交”的色彩。但是,此举并不能削弱或代替作为韩国外交战略基轴的韩美同盟关系在韩国外交中的地位和作用。以“民主主义和市场经济的价值观”
作为对美日外交的基本理念的李明博政府,已明确提出,将建立超越21世纪的韩美战略同盟关系和开创韩日睦邻友好关系的新时代。李明博多次表示:“韩美同盟是韩国安保政策的核心,强化韩美同盟政策是最优先的。”
因此,李明博总统上任后,于2008年4月首先出访美国和日本。李明博对美国的访问,是其就任后的首次出访,主要目标是不仅要恢复金大中、卢武铉执政期间疏远的韩美同盟关系,更主要的是对韩美同盟重新进行战略定位,使韩美同盟超越双边关系的范畴,成为地区多边安保合作的一部分。李明博总统在访美时,提出了21世纪韩美战略同盟三项原则(韩美同盟超越军事安保同盟的范畴,构建以自由民主主义和市场经济价值观为基础的政治互信、经济合作,共同应对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的政策构想。通过对韩美同盟的重新定位,李明博总统把韩美同盟发展为超越双边合作关系的范畴,旨在使韩美两国在朝鲜半岛和平稳定和东北亚多边安全机制的建构中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关系,从而为韩国21世纪的外交战略奠定基础。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可能取代或削弱韩美战略同盟关系,也不可能削弱美国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战略影响力。以韩国外交战略而论,加强韩美同盟关系与建立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可以并行发展的两大外交战略支柱,而不是必须二者选一的零和博弈。韩国首尔大学政治外交学系河英善教授认为:为了实现“全球韩国”的目标,在建立朝鲜半岛21世纪生存之地的过程中,美国和中国不再是二者选一,而是必须结实地编织在一起的两个“网眼”。

再次,尽管朝鲜可能会对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合作关系的建立产生疑虑和不安,然而,由于中朝两国有着传统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关系,而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不会损害朝鲜的利益,尤其是中国作为朝鲜和韩国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对于化解由于李明博上台后推行强硬的对朝政策所导致的僵持与对抗,具有重要的战略协调和稳定作用。中国一贯主张朝鲜半岛自主和平统一,为了构造和谐稳定的朝鲜半岛,中国积极推动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通过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又积极与韩国和朝鲜进行战略协调,以推动朝鲜“弃核”进程,维护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一个和平稳定和无核化的朝鲜半岛不仅符合中韩两国的根本利益,也符合朝鲜的根本利益。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会得到朝鲜的理解和认同。尤其是中朝传统的友好合作关系经历了历史风雨的考验,不会因为中朝两国外交政策的调整而发生根本性改变,在朝鲜所关切的国家经济和能源援助以及国家安全保障等方面,中国仍将在地区安全和世界多边合作的框架内,积极支持朝鲜的立场和要求。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有助于推动朝鲜“弃核”进程和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以及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因而符合中朝两国的根本利益,必将对中朝关系产生深远的积极影响。

最后,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对于中日和韩日关系的影响。中日关系通过两国首脑的“破冰之旅”和“暖春之旅”得到明显改善,尤其是2006年温家宝总理访日,两国决定建立战略互惠关系,为中日关系重新确立了新的战略定位。然而,以中日韩三国为中心的东北亚地区,由于缺少战略互信和存在历史问题以及领土、领海争议,在东亚区域合作中显得较为滞后,因此,提升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助于强化中日韩三国在东北亚的区域经济合作。这也是中国平衡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重要举措,通过中日战略互惠合作和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有助于增进中日韩三国战略互信和推动东亚区域一体化进程。而韩日关系经过日本福田首相出席韩国李明博总统的就职仪式和李明博总统对日本的访问,韩日两国的穿梭外交已经正式启动,从而有助于构筑面向21世纪的韩日关系新时代。不论是解决韩日贸易逆差问题,还是应对朝核问题和导弹问题对朝鲜半岛以及韩日两国的威胁,韩国必须加强韩美日三国安全协调机制。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有助于平衡韩国对日本的经贸、安全战略需求,增加韩国对日外交的战略筹码。因此,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中日战略互惠合作关系构成了东北亚经贸、安全等区域合作的两翼,从而有助于充实韩日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内容,增强韩国在对日关系和东亚区域合作中的国际地位,并对韩日关系的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

注释:


目前,学术界对中韩关系政治定位的相关研究,主要成果有:朴键一、朴光姬主编:《中韩关系与东北亚经济共同体》,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朴键一:《中韩“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新阶段辨析》,载《当代亚太》2006年第8期;[韩国]金兴圭:《韩中关系的评价与展望:以外交安保为中心》,载《当代韩国》2008年第3期;魏志江:《参与政府的“和平繁荣”政策与韩中关系》,载[韩国]《国防政策研究》2006年冬季号;魏志江:《论朝鲜核试验背景下的中韩关系与两国的战略选择》,载《当代韩国》2007年第3期。此外,戚保良、石源华等也有相关论著。

② 朴键一、朴光姬主编:《中韩关系与东北亚经济共同体》,第64~65页。

③ 同上,第70页。

④ 《中韩发表联合声明》,中国网,2008年5月28日。


《胡锦涛同韩国总统李明博会谈》,新华网,2008年5月27日。


[韩国]朱庸中:《韩中关系升级战略合作伙伴实现“质的飞跃”》,载[韩国]《朝鲜日报》2008年5月28日。

⑦ 《韩中进入战略合作伙伴时代》,韩国广播公司网站,2008年5月29日。


[韩国]朱庸中:《韩中两国就进一步扩大经贸合作达成共识》,载[韩国]《朝鲜日报》2008年5月29日。

⑨ 魏志江:《论参与政府的“和平繁荣”政策与韩中战略合作》。


[韩国]金兴圭:《李明博访华将成为实用外交的大考验》,载[韩国]《朝鲜日报》2008年5月27日。

魏志江等:《新定位、新起点、新飞跃》,中国网,2008年5月31日。

[韩国]朱庸中:《韩中两国就进一步扩大经贸合作达成共识》。

王堬生:《李明博访华,践行“平衡外交”》,载《解放日报》2008年5月28日。

张琏瑰、[韩国]金兴圭:《李明博对华政策不是排他的零和游戏》,载《东方早报》2008年5月27日。

[韩国]李明博:《携手开创先进化之路》,载[韩国]《朝鲜日报》2008年2月25日。

《韩媒称韩国新政府外交安保班子保守亲美》,星岛环球网,2007年12月17日。

[韩国]河英善:《新政府如何与美中日俄建“外交网”至关重要》,载[韩国]《朝鲜日报》2007年12月28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