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特钢铁资金链断裂停产 中行工行曾授信7000万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我国钢铁行业的“寒冬”正在成为一些民企刚企加速衰落的重要推手。据中新网报道,江西省萍乡市宣传部门昨日通报称,该市萍特钢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于本月24日停产,200多名企业职工工资无着落。目前,当地政府已派出工作组赶往企业,并安排专人对债权人进行接待登记。小钢企承压与“宿命”4月份利润减少九成,亏损面接近40%,销售利润率排名垫底,钢价创三年半以来新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扎眼的数据开始成为钢铁行业负能量的“代名词”。甚至,如宝钢董事长徐乐江所言,钢铁行业尚未进入寒冬,目前只是“深秋”而已。
面对“寒冬”,诸多钢企已是冷暖自知。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昨日,萍乡当地政府通报称,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下称“萍钢”)出现资金链断裂现象,其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已经携资“跑路”。目前,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据悉,萍钢(原名萍乡市青山轧钢厂)始建于1998年,为安源区2007年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人代表董建乐,是一家集炼钢—轧钢为一体的特钢联合企业,目前具备年产80万吨特种钢生产能力。2009年,该公司还进行过升级改造,通过投资1.8亿元淘汰了原有450型轧线设备和生产工艺,选用先进的650型连续式轧机,此后顺利投产。但此一时彼一时。钢铁行业经历“大干快上”的快速发展后,又跌入“越投产越亏损”的怪圈,特别在近两年,钢贸商因资金链断裂引发的“跑路”案子比比皆是,并大有向钢厂蔓延的趋势。根据萍乡当地媒体报道,很多供货商在向萍钢讨债过程中,一直遭到推诿,再后来发现董建乐和董建武不见了,两人已经携资2亿元出逃。媒体援引爆料人的说法,萍钢欠了不少原材料供应商的货款,多的1000多万元,少的也有一二十万。昨日晚间,萍乡安源区政府万姓主任介绍称:“现在政法部门同时启动了司法程序,对厂里的设备封存并进行了财产保全的工作,同时青山镇政府对钢厂拖欠的员工工资已经垫付发放了。”但她表示,因为汇报对拖欠员工工资数额初步核实没有具体数额,其也无法提供具体数额。值得玩味的是,从年初至今,钢价跌幅已达600~700元/吨左右,其中,4月份国内吨钢销售平均利润仅为0.43元/吨。同时,随着今年银行“钱荒”的扩大化,现在钢厂也要面临十分困窘的局面。可以说,萍钢的事件并非个例。此前,曾有唐山民营钢企老板因巨额债务“跑路”。对此,中国钢材网分析师秦芬芬认为,随着钢价的不断下跌,钢厂的日子也不好过,“一方面,面对铁矿石的高位运行,钢厂停炉或者检修更加亏损;另一方面,因钢价倒挂,商家亏损等问题,钢厂也不得不考虑产品的销售问题,陷入水深火热中”。“尤其是民营钢企,资金成本是很大的问题,原来钢贸商本身会分去钢厂一半以上的库存压力,是钢厂的蓄水池,现在钢贸商垮了,仅此一点,对众多中小钢厂都是致命的。”中物联钢铁物流专委会副秘书长盛志诚分析。目前,涉事公司所在的萍乡市青山镇党委、政府已启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派出工作组赶往企业,安抚职工情绪,垫付工人工资,安排专人对债权人、货物供应商、农民工等人员进行接待登记,并加强现场巡逻确保公司资产安全,防止突发事件发生。钢铁业“寒冬”远未结束

七八月或是行业洗牌期

6月24日下午,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下称“萍特钢铁”)突然停产,其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已“消失”几天。次日,紧闭的大门口聚集了一两百个原材料供应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都有货款在萍特钢铁,多的高达千万元,少的也有一二十万。

6月25日,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跑路”的消息既显得意外,似乎又顺理成章。在“钱荒”来袭的大背景下,身处行业寒冬期的钢铁行业无疑雪上加霜,而小型钢厂极有可能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负责人走了,厂里也空了,我家几十万的货款可能要打水漂了!”其中一位原材料供应商刘良材显得有些着急。

“萍特钢铁作为首个以停产、传闻老板携款跑路的钢厂典型样本,意味着钢铁行业大洗牌加剧,而由此造成的洗牌风暴将波及到其上下游行业,目前来看这一轮洗牌将主要集中在二三线钢厂之间。”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李智告诉记者。

“我们主要运送废铁废钢进去,不用现金,都是在收据上签个字证明有过交易,然后等他们公司财务汇款过来。”刘良材有些懊恼,“虽然之前经常拖欠我们的货款,基本上会拖半个来月,但没想到这一次是这样的结果。”

从贸易商到小钢厂

多方信息显示,萍特钢铁已连续亏损数月,员工工资两月未发,资金链断裂。如此多的变故并非毫无征兆,据萍乡市宣传部门《关于江西萍特钢铁有限公司突然停产的有关情况说明》的通告,6月24日之前,萍特钢铁多次召开股东大会商议策略,不仅未能达成共识,反而争执纷起,多次不欢而散。

愈演愈烈的钢市风暴,终于开始从贸易商蔓延到了小型钢厂。

《说明》称,企业相关负责人因未作任何交待就相继草率离开,造成职工及外界认为是携款潜逃。当地政府已与企业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对方充分认识到草率返闽行为欠妥,并即刻委托人员返厂。

具备年产80万吨特种钢生产能力的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一度曾是萍乡市安源区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而正是这家发展本来还算不错的小型钢企,日前也陷入了老板跑路的风波之中。

记者昨日多次拨打两位当事人电话,均无法接通。萍乡市委宣传部称,安源区政府正在处理这件事,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

江西省萍乡市宣传部门6月25日对外通报,该市萍特钢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于6月24日停产,200多名企业职工工资无着落。随后根据媒体的披露,该公司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携款2亿元跑路,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此事不仅在在供应商、企业员工中引发震动,多家当地银行也被卷入。据萍乡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银行内部人士透露,此前中国银行萍乡分行、工商银行萍乡分行分别向萍特钢铁授信5000万、2000万。记者拨打电话求证,并未得到回应。

记者随后曾试图通过多种方式和当事人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前均未得到回复。

资金断裂股东现分歧

据此前萍乡当地媒体的报道,很多供货商在向萍钢讨债过程中,一直遭到推诿,再后来发现董建乐和董建武不见了,两人已经携资2亿元出逃。

作为江西省首家特种钢企业,萍特钢铁也是萍乡安源区的纳税大户。

“经过调查后现在可以确认,公司在经营中的确有负债的现象发生。”一位在萍乡调查的公安机关人士向记者透露。

根据资料显示,江西萍特钢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投资3亿元,现有职工232人,其中从贵州等地的外来务工人员97人,本地务工人员135人。系安源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萍乡十大重点企业之一。法定代表人董建乐,是一家集炼钢-轧钢为一体的特钢联合企业,目前具备年产80万吨特种钢生产能力。

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李智告诉本报记者,不像大型钢铁集团企业,萍特钢铁仅是处理废钢、工艺简单的二三线小钢厂,这些企业在财务数据、内部运营上都极为隐蔽,即使出现问题,包括供货商、经销商在内,也会在炸弹爆炸的那一刻才知晓,所以,一旦爆发,方式往往比较极端。

2010年该公司进行过升级改造,投资1.8亿元特钢轧线项目正式投入生产。项目达产达标后,可年产优特钢80万吨,预计年产值可达20亿元以上,年创利税8000万元以上。

“萍特钢铁的破产对都在硬撑着的钢铁厂来说或许是一个好事,通过市场淘汰落后产能、经营不善的企业,这势必会给那些实力强、产品质量好的企业让出一部分市场,而接下来,钢铁行业中的洗牌将会加剧,很多经营不善的二三线钢厂将在这次大浪中死去,目前对大型钢铁企业来说受影响不会太大。”李智分析。

然而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进入今年以来,萍特钢铁越来越吃力。据接近萍特钢铁的一位人士透露,萍特钢铁已经连续数月巨亏,员工工资也已两个月未发放。

事实上,萍钢的事件并非个例。

直到6月25日,因资金链发生断裂,萍特钢铁停产了。安源区政府也证实了萍特钢厂受钢铁行业不景气影响,运营出现问题。萍特钢铁突然停产,还有一个导火索——股东发生严重分歧,各自负气而走。

就在今年5月末,唐山地区多家小型钢厂由于经营始终不见起色,外加上环保环评不通过,被迫关闭高炉,导致经营受困,资金破裂,最终倒闭。

据公布的《说明》显示,各股东都年轻气盛且经验不足,所以不仅未能达成共识,反而争执纷起,多次不欢而散。均未作任何交待就相继草率离开。

“在现在这个环境下,跑路的或许不再单单是贸易商,那些小型钢厂的老板看来也要加入这个队伍当中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感叹。

得知这个消息后,原材料供应商们更加着急了。刘良材还在萍特钢铁的这笔货款是五六月份的,此前他也时不时地打电话给萍特钢铁出纳人员,但都得不到确切的回复。

中物联钢铁物流专委会副秘书长盛志诚则对外表示,现在的钢企,尤其是民营钢企,资金成本是很大的问题,原来钢贸商本身会分去钢厂一半以上的库存压力,是钢厂的蓄水池,现在钢贸商垮了,仅此一点,对众多中小钢厂来说都是致命的。

他和其他原材料供应商一起,走上了讨要货款之路,然而一直遭到推诿。直到6月24日,他们再也联系不上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开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随着钢企的盈利一降再降,整个资金回笼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越来越多的钢厂,尤其是小型钢厂都将面临着巨大压力。”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告诉记者,“在接下来的第三季度,尤其是7、8两月是钢材消费的传统淡季,很有可能将成为中小钢厂加速洗牌的时间段。”

“董建乐和董建武两兄弟是福建长乐市金峰人,来这也好几年了,突然就失踪了,走得很隐蔽,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们携款潜逃。”刘良材说。

资金链悬崖

然而昨日下午,萍乡安源区宣传部表示,目前董事长和总经理已经回到家乡和股东进行协商,不存在“老总携巨款出逃”。

“一方面钢价持续下跌,钢企的效益逐月下降,考验了很多小型钢厂的经营能力。”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沈一冰告诉记者,“另一方面钢厂普遍面临向银行还贷的压力,再加上现在银行资金短缺,不大愿意接收承兑汇票,而这又是钢厂最主要的结算方式,因此进一步加剧了钢企在资金上的压力。”

据一位投资了萍特钢铁200万的股东称,萍特钢铁的股东大多都和董事长一样,是福建金峰人。“前几年金峰全镇人正兴起办钢厂的热潮,投资上亿元的厂都有几百家,现在每家每户基本上都有投资。”他称,“我们是一个村的,但这几天并未见到他们两人。”

事实上,尽管钢市在6月出现了一波小幅的反弹,但是由于缺乏实质利好的支撑,涨了没多久又重回下行通道之中,随着传统淡季的到来,各大钢厂还纷纷下调了自己的出厂价格。

债务压顶贷款难

数据显示,宝钢7月份冷热卷、中板价格下调了170-200元/吨,已经连续两个月下调出厂价格;武钢下调7月份板材价格200元/吨;首钢下调板材价格60-200元/吨;鞍钢下调冷轧、中板价格100-120元/吨。

目前,青山镇政府政法部门启动了司法程序,对萍特钢厂里的设备封存并进行了财产保全的工作,同时青山镇政府对钢厂拖欠的员工工资已经垫付发放了。

“现在钢厂普遍对后市还是比较悲观的,需求的疲软导致销货不畅,经营上的压力拖慢了钢厂资金回笼的速度。”刘新伟告诉记者。

但萍特钢铁的债务成了棘手的问题。“现在很有可能政府要接管这家公司,估计要重组。”萍乡当地一位知情人士称。

银行方面,由于“钱荒”的到来,自顾不暇的银行已经不会像从前那样为钢企进行“输血”了。

据萍乡一位银行人士透露,此前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所在萍乡的分行分别向萍特钢铁授信5000万、2000万。“授信就是指商业银行向非金融机构客户直接提供的资金,这笔资金还是挺大的,现在萍特钢铁这种情况,两家银行也比较着急。”他说道。

沈一冰告诉记者,在经历“钱荒”后,银行体系在货币发放上将出现结构性调整,钢铁、水泥、电力等行业中的“三高”企业将面临信贷融资的更多限制。

随后,本报记者致电两家银行求证,但并未得到回应。

“对于小型钢厂来说,本来获得银行贷款就比较困难。”沈一冰说,“小型钢厂通常都是民营企业,因为我国没有利率市场化,考虑到风险因素,银行更愿意把钱贷给风险更低的国企,而现在随着钱荒到来,小型钢企能够从银行贷到钱则变得更加困难。”

今年年初,萍特钢铁来到上述人士所在的村镇银行,想做存货质押。安源区区长甚至电话推荐,“可想而知是在别的行都贷款不到了。但为什么会贷款不到,这样的企业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资质不好而贷款不到,而是已经贷款额度很高了。”他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环保的压力也成了加剧小型钢厂资金压力的重要因素。

“当时我们去考察,发现这家钢厂完全粗放经营,就是处理废钢,很简单的加工处理。对我们银行来说,技术含量低又是高耗能企业风险较大。”上述银行人士随后补充道,“不过当地政府很扶持这个企业,积极在各个银行奔走”。

在5月唐山小型钢企倒闭的过程中,环保方面给小型钢企带来的压力非常明显。据了解,当时唐山市政府下发通知,决定关停取缔首批199家严重污染企业及落后设备。刘新伟告诉记者,本来一些小型钢厂的规模就不大,关停了设备几乎就使得他们无法正常开工,从而导致在经营上严重受困,影响到了本来就薄弱的资金链。

据了解,青山信用社也并未向萍特钢铁提供借贷款。连续数月的亏损,再加上借贷无力,萍特钢铁发展举步维艰,最终资金链断裂。

另一方面,目前不少银行在审批管理信贷业务时,都把企业的环保信息纳入了贷款审批的参考依据之一,对于环保不达标和高耗能企业的授信总量实施严格控制。“这进一步加剧了小型钢厂贷款的难度。”沈一冰说。

不过,不少市场人士认为,现在的资金链紧张对于整个钢铁行业来说不一定完全是坏事。

“和以往靠行政手段来干预产能的做法不同,新一届政府认为通过市场、通过资金层面来自然淘汰那些落后的产能可能会更有效果。”刘新伟说,“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上显示了国家调控钢铁产能的信心,对产业结构调整将非常有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