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2016年亚洲企业信用质量将恶化 银行和主权评级缓冲亦将接受考验-…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之风险,目前为国内金融体系最严重的三大风险之一。近几年来,通过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地方债务得到快速增长。比如,从2007年末至2013年中,地方债务从不足5万亿元上升到近18万亿元。也就是说,在短短6年时间里,地方政府债务总额增加3倍以上,特别是近一二年增长更快。如果得不到有效抑制,地方政府债务危机不可避免  5月的上海有些闷热,比天气更热的是在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大礼堂里举办的首届国际信用研究会议上的气氛。在这里,来自美国、欧洲、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的学者分享了6篇研究论文,这6篇论文由12位国际知名金融学专家组成的评审团从全球信用市场研究人士提交的149份论文中遴选而出。  在SAIF执行院长张春看来:“2014年是中国信用市场发展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信用债零违约现象的打破,代表着中国信用债市场的风险状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国信用风险防范和管理面临重大挑战。”  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市场机制的建立与完善以及资本市场的迅速发展,现行的信用评估体制与方法已难以满足经济改革发展的需要。因此,中国亟待结合国际市场经验,开展信用市场的深入研究。为此,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穆迪公司在中国成立了学术顾问委员会,邀请SAIF学术委员会主席、院长王江,执行院长张春和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严弘担任顾问,就中国信用市场发展开展学术合作与研究。“穆迪学术顾问委员会在纽约、伦敦都有类似的学术顾问委员会。”穆迪结构融资部董事总经理胡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中国信用市场发展达到了一定规模,但是,相关的学术研究仍处于初级阶段。我们希望将国际经验与中国投资者进行分享。”  超日债不是雷曼兄弟  3月4日,*ST超日经历了最为跌宕的一天,各方本已谈好的付息方案,在当天上午戛然而止,之前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当晚,“11超日债”因无力偿还8980万债息,宣布违约,成为我国债市第一个违约案例。  远在夏威夷大学任教的金融学副教授艾菁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惊讶,但随之而来的是惊喜和期待。在她看来:“中国终于有第一单信用违约了,这是个好消息,对市场是正面的影响。”和艾菁一样,张春也对第一单信用违约的发生表现得十分激动。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发布的国内首份《信托公司兑付风险评价报告》就指出:“信托公司兑付风险客观存在。”彼时,张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产品出现损失而且赔偿金额超出信托公司的实际承受能力时,必然会有信托公司打破这种默契,出现兑付问题。信托规模的迅速扩张必然导致违约风险的增加。”超日债印证了张春的判断,也让人想起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  2008年9月15日,在次级抵押贷款市场(次贷危机)危机加剧的形势下,雷曼兄弟最终丢盔弃甲,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暴露了美国金融业高企的系统性风险。“超日债不是雷曼兄弟,不会引发系统性风险。”穆迪亚太区首席信用总监Michael
Taylor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超日债的违约是第一次公司债的违约,投资者开始意识到证券市场存在风险。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在这起事件中表现出比以往更加容忍的态度,采取了一种以市场为主导的政策,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可能发生更多违约事件。”  Michael
Taylor进一步分析说:“这样的预期反映出中国政府立场的转变,而不是系统风险。中国经济需要调整,债务杠杆必须要降低。与此同时,去杠杆化也是经济重组的过程之一,在几大要素间需要达到平衡,因此需要降低信用增长速度,和一个更好的信用定价包括更好的审核制度。”  “打破‘刚性兑付’潜规则的趋势其实存在正面影响,能够支持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张春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信用风险会影响到定价,这样债券市场在配置资本的时候会更加有效率。我们在进行改革的时候胆子要再大一点。”  事实上,就在Michael
Taylor接受记者采访之前,穆迪发表了一份新的特别评论报告《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造成短期挑战,但多数受评公司可应对此风险》。报告指出,中国目前的经济结构调整为内地多个行业带来短期经济与信用风险,并可能会导致民营小企业违约数量上升。  “中国政府已开始走上经济结构调整的道路,从出口和投资导向型经济转变为消费促增长的模式。”Michael
Taylor说,“虽然结构调整有利于中国的长期宏观经济稳定性,但短期来看,信贷收紧和经济增长放缓对多个行业造成重大财务压力,尤其是民营小企业。”  根据最新的报告:更多违约事件,主要是负面趋势更明显的钢铁、矿业和房地产等行业。
近期发生的财务压力事件是某些公司自身的问题、政策重点变化和经济活动趋缓共同造成的结果。  “以房地产业为例,我们注意到在销售萎缩、库存上升和流动性趋弱的情况下,房地产开发商面临越来越大的信用挑战。”Michael
Taylor认为,“受评房地产开发商也属于非投资级别企业,反映了这些处于周期性行业的企业在另一轮行业衰退之际所面临的挑战。但是,多家开发商已利用境外债券市场融资,因此其资产负债表流动性并未显著恶化。”  Michael
Taylor的基本假设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所产生的风险是可控的,但在极端情况下,也可能发生无序的调整。他进一步指出,“信贷收紧造成的经济影响可能会高于目前的预期。违约与重组的溢出效应引发极大的波动性。”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如果出现经济结构无序调整,由于中国政府自身的信用度会显示出极大的抗压能力,原因是其有财政空间来吸收大量新增债务。”Michael
Taylor表示,“这些债务可能会在中央政府支持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大型银行的过程中从或有负债变成实际债务。”

新加坡、2016年2月1日—中文新闻稿为英文的翻译件。如有出入,以英文稿为准。

金融市场违约序幕已经拉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公开数据和多家研究机构获悉,今年将有4万亿至5万亿元规模的信托产品集中到期,并且还将有接近3000亿元的企业债面临兑付。

关于获穆迪评级的非金融企业,该报告称和2015年一样,2016年企业信用质量将下降,导致产生进一步的评级压力和违约,而获穆迪评级的投机级企业将首当其冲。

今年1月,中诚信托、吉林信托先后出现30.3亿元、9.7亿元信托产品逾期无法兑付;3月4日,超日太阳公告“2011年公司债券第二期利息无法按期全额支付”,成为首例企业债违约;3月7日,总部位于山西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集团被媒体曝出未能偿还的逾期银行贷款达30亿,银行上门追债;3月11日,上市公司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披露净利润亏损的年报,天威债券自当天起停牌。

不过强劲的资本缓冲、健康的融资环境和政府支持将为银行最终评级提供缓冲。

业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进一步深入,传统的能源、重化工以及新能源等行业均陷入低迷期,在流动性偏紧的背景下,借新还旧难度加大。并且,许多实体企业依然面临着低利润和高负债的局面。金融机构如果加大融资支持,很可能将承受着坏账风险的压力,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投资的增长。

在提交反馈的与会者中,新加坡和香港分别有88%
和65%的与会者最担心大宗商品和能源行业2016年的信用质量。

多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二、三季度将是债务偿付高峰期,而涉及房地产、煤矿、钢贸等行业的偿债压力加大。目前,投资增速放缓是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结果,期间政府会给予债务违约一定的容忍度,但同样需要警惕市场的连锁反应,包括企业互保链风险和资金高利率风险。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称,由于市场对中国 经济增长放缓和美国
利率正常化进程的担忧加剧,2016年亚洲信用市场将面临挑战。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公布国内首份《信托公司兑付风险评价报告》显示,以流动性支付能力指标衡量,信托行业整体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如果到期损失比例为5%,将共有14家信托公司存在偿付困难,资金缺口75亿元;达到20%时,存在偿付困难的信托公司数量上升至50家,资金缺口也将达到1156亿元。”

市场人士亦被问及哪些行业
(包括大宗商品、能源、房地产、金融机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汽车、零售以及电信、媒体和科技)
2016年所面临的下行风险最大。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初到2013年第一季度信托产品发行量快速增长,而这一时期发行的信托理论上都将在今年陆续到期,这将有4万亿至5万亿元的规模。具体而言,“2014年基建信托到期量约1.4万亿;房地产信托到期量约6335亿元;产业信托到期量约1.7万亿元,为三大类信托中到期量最大。”海通证券姜超统计称。其中,产业信托方面,今年有49款涉矿类信托产品到期,规模接近100亿元。

亚洲主权评级方面,穆迪称尽管相关主权国家和地区的增长前景、政策稳定性和有限的对外脆弱度为其稳定评级展望奠定了基础,但各主权国家和地区所建立的信用缓冲在更为不利的宏观经济环境下将接受考验。

多行业资金压力掣肘投资增长

会议上与会人士参与了投票,大多数新加坡 和香港
的市场人士同意穆迪关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程度较预期更为严重将是2016年亚洲增长前景所面临的最大风险这一观点。

美银美林预计,“2014年中国政府将清理日益攀升的地方政府和企业债务,部分债券和信托产品违约的可能性将大增。”不过,在此过程中,由于中国的许多债务合同都由第三方担保,一旦贷款者无法履行承诺,也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该投票结果与穆迪观点保持一致,即有大宗商品业务敞口的受评亚洲企业情况较差。具体而言,穆迪对亚洲煤炭和钢铁行业的展望为负面。

穆迪评级机构信贷官钟汶权表示:“如果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约,就可能出现连锁反应。因此政府会采取措施,不让此类平台在现阶段倒下。”

“主权国家和地区以及银行主要在境内实施融资,且受评企业存在自然对冲或采取财务对冲条件下,外汇敞口将在一定程度上下降。但增长疲弱且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将与汇率大幅波动共同作用,从而令该地区信用风险上升。”
Rahul Ghosh补充道。

影响

但宽松的货币政策、本地债券市场和银行体系稳定的融资环境,以及可控的融资需求应能避免违约率显着升高。穆迪指出今年亚洲高收益债券违约率将不会回升至2009年14%的峰值水平。

房地产、煤矿、钢贸等行业资金压力增大

亚洲银行方面,尽管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将恶化,银行显示仍有一定的评级缓冲。由于经济增长放缓,企业和家庭杠杆方面的担忧加剧,大多数银行体系的问题贷款将继续攀升。具体而言,穆迪对中国、香港
和蒙古 银行体系的展望为负面。

除此之外,3月份,浙江房企兴润置业资金链断裂让35亿元债务浮出水面,其中涉及银行信贷24亿元,多家房企亦不断曝出资不抵债传闻。

Michael
Taylor称中国近期推出的刺激措施以及所实施的市场干预表明中国政府仍以经济增长和维稳作为首要任务,但其政策重点有可能以改革进程和系统性去杠杆延后为代价。

在债市方面,自2012年以来,共有679只产业债被下调评级或给予负面展望,其中,金属冶炼、煤炭、化工等行业合计占比达到24%。

“中国政策的三难境地正对亚洲地区信用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Michael
Taylor补充道。

从投向上看,申银万国研究所给出的数据显示,房地产、基础产业和工商企业这三类信托分别占整个信托规模比例为51
.77%、26 .74%和17.97%。

(以下新闻稿由穆迪提供)

“由于企业向银行贷款时没有足够抵押品,往往采取互保联保的形式。如果某一个领域风险爆发,确实会对担保链形成很大的影响。银行能够采取的办法是,对某家企业集体授信,确定一个整体额度,再分头放贷,这样就对该企业整个信贷资金有一个掌握,以防止通过互保、联保的方式给企业多头授信,滋生风险。”于学军对《经济参考报》记者称。

具体而言,主权国家和地区对外健康度将接受考验,原因是资本流动将对收支平衡状况造成影响,而随着政府采取货币与财政措施以应对内部经济增长放缓和外部冲击,其政策空间将遭挤压。

承压

2016年1月22日,穆迪将全球120家油气企业和55家采矿企业列入评级下调复评名单,以反映价格下跌、需求疲弱且相关行业产能长期过剩等不利因素。

预警

Michael Taylor和Rahul Ghosh是在题为《亚洲信用 – 地区基本面将接受考验 –
关于2016年亚洲信用市场的常见问题》(Asia Credit — Regional Fundamentals
Put to t he Test: FAQ on Asia Credit in 2016) 发表之际作出上述表述的。

万亿金融债务进入偿付高峰期

穆迪副总裁/高级研究分析师Rahul
Ghosh表示:“对于亚洲信用市场而言,2016年亚洲多数经济体增长将趋于停滞或放缓,并且资本流动剧烈波动,这将对亚洲地区受评债务发行人带来冲击,而企业发行人受影响最大。”

有机构测算,目前,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和船舶等五大产能过剩行业总负债规模约7.7万亿元,其中有息负债总规模约5
.15万亿元,银行贷款占绝大部分。如果这些行业在未来两年整体去产能化率达11.2%,按照5万亿元的总贷款规模计算,预计将产生不良贷款约5700亿元。

该穆迪报告亦覆盖了于2016年1月在新加坡和香港召开的穆迪年度亚太展望会议的投票结果。该会议共吸引两地来自大型投资者、中介机构和债务发行人在内的300多位业内人士参与。

华宝证券分析师胡立刚指出,“今年除了房地产信托外,还需要特别关注工商企业类信托,这类信托名义上资金用途多为补充企业流动资金,而实质流向较难监管,还款来源往往不明确,存在较大的风险隐患,尤其是民营背景的融资人,往往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陷入民间高利贷等资金困局。”

穆迪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信用总监Michael
Taylor表示:“迹象正变得越来越明显,中国政府很难在将经济增速保持在6.5%以上的同时成功推行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并且确保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

风险暴露恐生连锁反应

据统计,2014年全年共有1706只企业债(含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将产生派息或兑付现金流,现金流合计2770
.72亿 元
,其中派息现金流1796.39亿元,占比64.83%,兑付现金流974.34亿元,占比35.17%。从2月开始,企业债派息与兑付现金流连续4个月维持在200亿规模以上。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也在近期对媒体称,“2014年是企业债券偿债高峰”,并且,发改委预计今年将有1000亿元城投债券到期兑付。

□记者 蔡颖 北京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银行针对房地产贷款强化了名单制管理,同样,信托公司也对房地产项目风险评估更加严格,一些煤矿项目基本很少再做了。现在对于风险较大、资金流状况偏紧的行业,金融机构都比较谨慎。”新华信托一位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称。

摩根大通在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预计,“2014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从2013年的19
.6%下降至18.6%。考虑产能过剩、地方政府财力有限、房价上涨速度放缓以及信贷紧缩等因素,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均将放缓。今年,制造业投资料将增长18%,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
8 .9 %,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至16%。”

“国务院早已确定了五大产能过剩行业,这五大行业中的钢铁、船舶、水泥、平板玻璃,江苏省是重要生产基地,因此这几个行业治理产能在资金流动方面确实会面临一定压力,给银行信贷偿还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近两年都会比较突出。”江苏银监局局长于学军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就房地产市场而言“房地产行业贡献了16%的GDP,近40%的政府财政收入,1/3的投资总额。并且,房地产行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33%,银行贷款余额的20%,新增贷款的26%,政府收入的39%。如果房地产投资增速急剧放缓,经济增速也将承受压力。”野村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分析表示,“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和资金收紧,信用风险开始被引爆,刚性兑付被打破,这有利于金融产品运作的市场化。但那些对接高风险行业的金融产品兑付压力也引发了市场担忧。

专家称,债务违约黑天鹅事件出现概率或增加

实际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一个核心提法就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摆在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是,如果市场本身是扭曲的,那么其资源配置的效果肯定不是最优的。以非银行融资为例,其高速发展背后的很大一部分动力不是来自于金融资源的优化分配,而是由于监管套利等不当因素。”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分析称,“未来,要健全中国金融体系的市场机制,必须尽早打破刚性兑付的怪圈,并且强化监管措施以抑制监管套利等不当行为。”

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认为,今年基本建设投资增速可能大幅下滑,其次是实体企业在厂房设备投资方面也会大幅下滑,再次就是房地产投资下滑。

金融债务再临偿付高峰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