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各省GDP之和超全国5.7万亿 地方数据疑造假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地方经济看起来总是比中央乐观,至少数字上是这样。自1985年国家和地方层面分别核算GDP数据以来,地方统计总和一直高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总量,不仅呈现出“1+1>2”的局面,而且有递增的趋势。  2012年,全国各省(区、市)核算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达到57.69万亿元,比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2年初步核算的GDP51.93万亿元高出5.76万亿元,相当于多出一个广东省的经济总量。  据媒体报道,2009年各省份GDP之和较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高出2.68万亿元;2010年高出3.2万亿元,2011年高出4.6万亿元,加上去年的5.76万亿元,这一差额几乎每年增加1万亿元。  然而,中央政府正力图淡化对GDP的追逐,党的十八大报告就明确显示,“十二五”规划把经济增长预期目标确定为7%,结构改革优于单纯经济增长。  6月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  报道援引中部地区某工信系统官员的话称,地方对GDP的热情显然要高过中央,因为中央政府更关心经济的发展,但地方政府则对“官帽子”更加看重。  日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致信企业负责人和统计人员,痛说“假史”,指出一些地方仍然存在统计造假现象,并列举了多种造假劣迹,“个别地方在联网直报中仍然存在干预企业真实独立上报现象,有的编造企业虚假数据,有的要求企业填报虚假数据,有的代填代报企业数据,少数企业也存在统计违法行为,有的未按国家规定填报资料,有的被动填报虚假资料”。  针对GDP的央地数据差异,中国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专家徐逢贤表示,地区GDP增速高于全国、地区GDP总量大于全国,这主要由两方面原因造成:一是因为地方和中央在统计口径上稍有不同,地区存在重复计算;二是GDP增长与地方政绩考核紧密挂钩,各地追逐GDP高增长,以至于数据“注水”。  一位统计系统人士对此表示,目前经济处下行阶段,地方造假的可能性比经济上行阶段时大,统计数据真实性则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企业基础经营数据是国家问诊经济的最主要依据,这也是马建堂再次致信的主要原因。  报道援引某位官员的话称,统计造假显然不是统计部门的责任,因为在现有GDP考核下,经济增长目标也是层层下放的。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 ,地方GDP之和为何要打九折?

近日,全国31个省的人大会议相继召开。各省级政府都向当地人大提交了过去一年的经济发展答卷。有记者发现,去年全国各省核算出的GDP相加总量达到57.69万亿元,比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2012年初步核算的国内生产总值51.93万亿元高出5.76万亿元,相当于多出一个广东的经济总量。这种现象已经持续多年。

  根据国家统计局2月22日发布的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初步核算中国2012年GDP为519322亿元,比上年增长7.8%。这个数字放之全球相当不错,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最新预测,2012年世界经济增速预计3.2%,其中美国2.3%,欧元区-0.4%,日本2.0%,俄罗斯3.6%,印度4.5%,巴西1.0%,南非2.3%。

据介绍,自1985年国家和地方层面分别核算GDP数据以来,地方统计总和一直高于全国的GDP总量,不仅呈现出“1+1>2”的局面,而且有递增的趋势。例如,2009年各省GDP之和超出全国2.68万亿元;2010年各省GDP之和超出全国3.2万亿元;2010年31省区市GDP超出全国总量3.5万亿元;2011年31省区市GDP总和超出全国总量4.6万亿元,而2012年地方GDP之和竟然超出全国5.76万亿元之多。

  同时,人们再次注意到,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初步核算数,依然低于31个省市区在地方“两会”上公布的各地GDP之和。根据各地政府工作报告,2012年地方自行统计的GDP总和为57.66万亿,国家统计局核算数相当于给地方统计数打了九折。

针对统计数据造假的问题,国家统计局、监察部、司法部曾联合部署全国统计执法大检查活动。检查组要求“严肃查处统计违法违纪行为,处理一批顶风作假的责任人,坚决遏制在统计上弄虚作假的现象”。2012年3月,国家统计局还曝光了地方政府干预企业统计数据上报造假的案例,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多次强调惩治和预防统计弄虚作假行为。但是,地方GDP总和高于全国数据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而且呈现递增趋势,不知是统计技术差异,还是执法力度不够?
有的地方在统计GDP时搞双轨制:“摆政绩时是一个数字,要补贴时又是一个数字”,甚至身兼“百强县”、“贫困县”两个头衔。如果没有扎实的经济发展与民生的改善,表面上的GDP繁荣,非但没有意义,还可能误导宏观决策,挤占民生空间。而有的地方官员还躺在GDP政绩的沙发上沾沾自喜。统计数字注水、GDP层层加码,地区之间互相攀比的现象屡见不鲜。

  自1985年国家和地方分别核算GDP数据以来,地方统计总和一直高于全国总量,2009年地方统计高出全国2.68万亿,2010年高出近3.5万亿,2011年高出4.6万亿元。

在笔者看来,不仅统计数据要打假,GDP核算体系也要转型。针对GDP注水的问题,取消地方GDP统计的呼声不断。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全国人大委员吴晓灵都提出了类似建议。马建堂曾表示,统一核算地方GDP非常重要,国家统计局会同地方统计局对2010年前两个季度GDP统一核算进行了试点,有了初步方案,正式征求有关部门和地方意见后,按程序报批。时至今日,GDP统一核算体系仍然没有下文。

  对这一问题,2011年初国家统计局的口径是,各地数据存在重复计算问题,比如一家大型公司总部所在地计算各分公司营收之和,分公司所在地又将其营收纳入统计。另外,出口与消费统计数据不易失真,但投资究竟有多少最终转化为实物工作量,要更加仔细。

要挤出统计水分,除了掀统计检查风暴,设计制度补丁以外,修正官员政绩评价体系尤为必要。只有痛下决心改革政绩评价体系,保持对官员政绩考核的连续性,增加民众对官员绩效评价的话语权,让地方政府不单纯对GDP负责,也对生态环境、公共服务、民生福祉、可持续发展负责,才有望修正官员的GDP政绩观,逐步摆脱中央与地方GDP打架的尴尬,实现政府职能的华丽转型。

  2012年初,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说,目前各地GDP汇总之和高出全国核算数约10%,主要是分级核算中重复计算问题以及原始数据存在差异。将来实现企业“一套表”联网直报后,国家掌握第一手的企业真实数据,谁算差距都不会太大。

  但统计部门也承认,行政干预所带来的地方数据造假也是产生“水分”的原因,如地方政府要求企业上报数据要与统计局的数据保持衔接,让统计工作为“政绩”服务。

  笔者最近接触到一些企业,有的反映出口退税的“水分”(如不实出口),有的反映收入确认的“水分”(如相关企业对开发票),有的反映纳税中的水分(为完成指标而先征后返),笔者也看到一些地方领导讲话中反复强调GDP、固定资产投资等指标的重要性,压指标压任务。如果都讲真话实话,可以肯定,我们相当一部分部门和企业的增长已是“透支性的增长”。

  只能增,不能减;指标越高越好,超额越多越好,预期越乐观越好。这种单向度思维该变变了。如果还靠透支,现在越好看的数字,将来就是越难看的代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