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军克钦军要地被攻占 威胁袭击中缅油气管道

缅甸北部的克钦独立军士兵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日,缅北战局突然发生变化,克钦独立军27日公开承认,缅甸政府军已于一天前攻占其司令部驻地拉咱城外的战略要地卡垭。缅北局势发展至此,中国西南边陲的维稳压力和人道主义援助责任骤然增大。  据环球时报报道,克钦独立军一名高层27日对记者称,他们接下来将在克钦邦全境,尤其是山区全面展开游击战、袭扰战,任何在克钦境内的目标都不再安全,“包括将于5月30日开通的中缅油气管道”。此外,刚刚改善的美国和缅甸关系也因缅北战事承受新的考验。  克钦独立军一名高级前线指挥官27日告诉记者:“卡垭高地是拉咱的门户,门户失守,拉咱就无险可据,克钦军民只能退至山中。”据这名指挥官透露,之前宣布停火的缅甸政府军一天也没有真的停过军事行动,“顾及中国和美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压力,缅甸政府军只停了几天的重炮与空中攻击,但地面部队的攻势从来没有中断过”。“26日中午,3000缅军精锐在战斗机、武装直升机和105榴弹炮、120迫击炮、107火箭炮的掩护下,突然向卡垭发起激烈的攻击,两小时后夺占了卡垭。”
克钦《今日瓦邦》总编苏方东说:“卡垭攻防战一共持续了33天,缅甸政府军出动战机和直升机400余架次,发射炮弹2万余发,缅军与克钦独立武装死伤1400余人。”苏方东承认,装备落后、后勤补给严重不足的克钦独立军最终不得不放弃卡垭战略要地。苏方东甚至表示,缅军此次得手与“俄罗斯军事专家小组的幕后指点有关”。  一直随同克钦独立军在前线进行战地采访的英国广播公司记者乔纳森-黑德27日称,卡垭高地失守意味着拉咱失去了最后的屏障:“那里距离拉咱市中心仅3公里,这中间不再有任何的防线。”美联社27日引述克钦独立军发言人约瑟夫的话说:“政府言而无信,一边宣布停火一边不断向克钦独立军发起攻击,我认为,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占领位于拉咱的克钦独立军司令部。”  家住克钦拉咱市内的中国商人赵先生27日向记者证实了此前的一个传闻,即一旦克钦武装被迫撤离拉咱,会炸掉拉咱的“一些房子”!如果成真,势必会造成极大的边民恐慌。一旦拉咱发生“失控事件”,大量边民将拥入中国境内,给云南当地政府造成极大的人道主义援助压力。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副县长张明和宣传部副部长龚健蓉告诉记者,盈江县政府已经确定4个临时安置点,可以同时容纳万名左右的边民。不过,这对于聚集在边界线附近近10万流离失所的缅甸边民来说,显然还远不够。记者还得知,持续不断的战事已经给中缅边境克钦地区一些地方造成长达1个月的停电,这意味着边民聚集的难民营内各种条件正趋恶化,给中国西南边境维稳和人道主义援助造成压力。  【编辑:林容】

缅甸克钦独立军27日公开承认,缅甸政府军已于一天前攻占其司令部驻地拉咱城外的战略要地卡垭,本月19日对外宣称“停战”的缅甸政府也宣布了攻占卡垭的“重大胜利”。缅北局势发展至此,中国西南边陲的维稳压力和人道主义援助责任骤然增大。

摘要:
针对中国派出军队至中缅边界地区的传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4日表示,中方已采取必要措施,加强边境管理,保护中方边民人身和财产安全。14日,中缅边界那邦口岸看上去还算平静。缅甸政府军14日再次将炮击目标推进至靠近中缅边界的拉咱地区。拉咱和中国云南盈江县边镇那邦仅一河之隔,也是去年12月末缅北爆发新一轮冲突以来,克钦民族地方武装设置的临时指挥部所在地。从14日上午开始,《环球时报》记者在那邦镇连续听到枪击和重炮声,距离非常近。克钦独立军发言人伦杜14日对外宣称,政府军发射的3枚炮弹落入人口密集的拉咱,致3名平民死亡,6人受伤。针对中国派出军队至中缅边界地区的传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4日表示,中方已采取必要措施,加强边境管理,保护中方边民人身和财产安全。“缅北战事离中国边界越来越近”,《纽约时报》15日的报道这样称。14日的炮击发生后,拉咱出现短暂慌乱。人们在街头奔跑,伤者被抬上车,送往医院救治。克钦独立军发言人伦杜说,这是缅军第一次直接炮轰拉咱。对此,法新社15日援引缅甸总统发言人叶图的话说,政府不掌握相关信息,但缅军没有“有目的地攻击平民”。而中国边界一侧的那邦,重炮轰响清晰,那邦百姓聚集到国门前的大街上,议论和观望。炮击发生1小时后,那邦到拉咱的中巴车恢复运营,边关正常,没有拉咱百姓拥入的场面。15日,炮声仍在边界地区回荡,在拉咱经营工厂的中国云南保山人赵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有飞机轰炸了拉咱山头上的克钦中央总部,他已让手下工人回到中国一侧,“我这里离国门很近,非撤不可的时候,也来得及”。云南省相关部门设于那邦的前线指挥部负责人14日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去年12月末,缅方3枚炮弹落入中国境内,此后没有类似情况发生。但那邦离拉咱实在太近,这名负责人说,虽然中方做了最大程度的应急准备和完整预案,也难以防止对面的战事波及那邦。“最坏的情况将是,缅北冲突的地面战场烧至边界,届时炮弹可能误入中国一侧,缅北难民也将大规模进入那邦。”15日,在缅北拉咱山区,由近百帐篷及板房构成的克钦难民营已经容纳了很多从战区跑到边境的克钦人。此外,还有克钦人投奔中国这边的亲戚或暂居在那邦宾馆。拖着一家7口的克钦人拉朗说,“临时过来躲躲战火,等安稳了再回去”。中方指挥部负责人未向记者透露目前在那邦躲避战火的具体人数,仅说“远没有数千那么多”。《环球时报》记者所见,三四平方公里的那邦镇中心秩序井然,本地人生活如常,目前的避难人数似乎没给那邦造成压力。中方在此筹备的四处难民安置点尚未启用。针对外界热传中国派兵至中缅边界,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那邦镇有关情况显示,往边境方向设卡增加,边防驻守力量增强。但在通往那邦的唯一一条曲折山路上,过去几日记者未见到任何武装部队或运载人员装备的军用车辆,那邦镇中心目前主要守备力量是一支人数不少的特警队,他们全副武装,24小时巡逻,用录像装备实时观察记录。当地前线指挥部负责人1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说,这是定期的边防演练,并非为缅北战事而来,“事态本身也没到那个程度”。不过,这位负责人没有透露这支从德宏拉练到那邦的特警队何时撤离边界地区。中方要应对的危机不止是缅北的战事。过去20天里,中方指挥部的危机处理还包括10日云南景颇族在那邦的一次聚集。那邦当地人向《环球时报》描述,当天,四五百名外来的景颇族人一路从镇政府门前走到国门。当地指挥部负责人表示,德宏州内的景颇族自发聚集那邦,想了解对岸战事及克钦人的真实境况。“景颇和克钦同根同源,不少家庭有亲戚关系,听说消息后,州内景颇族相约着非到前线看看,看了情况,听了介绍,他们基本安心了。”该负责人称,“境内景颇族自发组织武装,要越界对克钦进行军事援助”的传言“完全失实”。从15日下午15时开始,缅军派出至少8架战斗机配合105榴弹炮和120迫击炮,继续不间断猛轰拉咱的门户阵地卡垭山,试图为进入拉咱扫清障碍。克钦独立军一名消息人士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缅甸政府从中部地区抽调的精锐山地战部队已抵达缅北,将于近日投入作战。克钦独立军将在中央战区,即克钦第五战区加强战力投入,以主动进攻代替防御,以消灭政府军的空军战机为主。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缅北约4000平方公里的山区是缅军和克钦武装的长期对峙交火地区,这一地区山峦重叠,树密草深,可守可攻,缅军一时不易得手。克钦独立军15日还释放出消息称,破获了缅甸政府军布置在中国一侧的3-5人间谍小组,小组潜伏在那邦宾馆内,负责为炮兵提供目标修正数据。

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