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面对全球外包浪潮 中国服务正渐行渐近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随着服务外包政策陆续到期,商务部等有关部门已经在研究到期政策的延续性,并抓紧研究制定新的产业政策。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近年来,中国服务外包行业发展迅猛。2011年,我国企业承接服务外包合同金额323.6亿美元,同比增长64.5%。其中,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238.3亿美元,同比增长65.0%,比上年提高22个百分点。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国际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2011年我国承接服务外包占全球的23.2%,比上年提高6.3个百分点。  仅今年1-7月份,中国企业承接服务外包合同金额已达320亿美元,同比增58.1%,金额总值已经基本达到去年全年的水平。同期,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额为223.5亿美元,同比增长47%。  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服务外包行业的发展显得鹤立鸡群。姜义茂说,全球经济危机之下,服务外包行业逆施而上,尤其是离岸服务外包发展迅速,这与发达国家在经济危机时缩减成本,提高发包数量不无关系。  为促进服务外包行业的发展,近些年来政府出台了大量扶持政策并批准了一批服务外包示范城市。这些政策也是促使服务外包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随着政策在今明两年陆续到期,企业很关注政策是否会延续或者有哪些新政策出台。商务部服务贸易司处长姜义茂25日在第四届中国服务外包交易博览会新闻发布会期间透露,商务部等有关部门已经在研究到期政策的延续性,并抓紧研究制定新的产业政策。  据了解,商务部将从服务外包全产业链的人才培养、开拓国际市尝知识产权保护等多方面入手,研究相关支持政策的延续性。  在姜义茂看来,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服务外包行业是先进生产方式的代表,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先遣部队,发展服务外包产业不仅仅是作用于行业本身,更对整个中国经济有战略性的影响和带动作用。  【编辑:林容】

10月17日,商务部服贸司负责人介绍了2016年1-8月我国服务贸易及1-9月服务外包发展情况。

根据服务外包产业十二五规划纲要所设目标,承接离岸外包业务执行额年均增幅保持40%左右,今后服务外包还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

该负责人指出,2016年1-8月,我国服务贸易继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实现服务进出口总额347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其中,服务出口11893亿元,同比增长11.2%;服务进口22821亿元,同比增长31.9%。

近日,财政部下拨5.4亿元专项资金,以支持我国2013年度承接国际服务外包业务。

该负责人介绍,1-8月我国服务贸易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服务外包产业是我国承接国外有关企业非核心业务进行管理经营的一种现代服务业,具有信息技术承载度高、附加值大、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吸纳大学生就业能力强等特点。发展服务外包产业,有利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优化出口结构、增加高校毕业生就业和扩大国内消费。

一是规模持续扩大,占外贸比重稳中有升。年初以来,我国服务进出口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其中3-8月增速超过20%。截至8月底,我国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为18.1%,比去年全年提升2.7个百分点。

商务部服务贸易和商贸服务业司副司长万连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6年以来,在一系列鼓励政策作用下,我国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业务增长迅猛,成为服务贸易发展的新增长点。2007~2012年业务增长了近20倍,2013年1~6月同比增长39%。根据服务外包产业十二五规划纲要所设目标,承接离岸外包业务执行额年均增幅保持40%左右,服务外包今后还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

二是传统行业出口仍占优势,高附加值出口增速较快。一方面,我国旅行、运输和建筑三大传统行业服务出口合计达6750亿元,占我国服务出口总额的56.8%,仍具有规模优势。另一方面,以计算机、技术和广告等为代表的高附加值服务出口快速增长。其中,计算机服务出口1076亿元,增长22.7%;技术服务出口547亿元,增长23.1%;维护和维修服务出口233亿元,增长58%;广告服务出口210亿元,增长71%。

面对全球外包浪潮,中国服务正渐行渐近。

三是服务进口快速增长,服务贸易逆差有所扩大。1-8月,我国服务进口22821亿元,增速达31.9%。其中旅行服务进口14960亿元,同比增长近50%,是带动服务进口扩大的主要因素。1-8月,我国服务进出口逆差达10928亿元,比去年同期扩大2773亿元。

政策支持助力外包发展

另据统计,2016年前3季度,我国企业签订服务外包合同金额6535.8亿元人民币,增长14.5%;执行金额4529.2亿元,增长10.3%。其中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4402.3亿元,增长16.8%;执行金额2950.2亿元,增长7.8%。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数据显示,2008年~2012年,我国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额由46.9亿美元增长至336.4亿美元。2013年上半年,承接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273亿美元,执行金额193.4亿美元,同比分别增40.8%和39.7%,保持较快增长势头。

该负责人指出,1-9月我国服务外包发展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服务外包快速发展,与中央和地方政府政策支持密不可分。万连坡指出,近年来,国务院先后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问题的复函》(国办函[2009]9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鼓励服务外包产业加快发展的复函》(国办函[2010]69号)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复函》(国办函[2013]33号),给予了税收减免、培训和资质认证补助、公共平台建设等一系列支持政策;各部委从工时制度、教育试点、放宽股权限制等方面为产业发展提供了很多方便;地方政府积极性也很高,除了下力气落实中央政策外,还进一步探索创新,在引进人才、孵化培育企业、加强国际宣传、促进在岸外包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一是我国承接全球主要发包市场业务保持较快增速。美国、欧盟是我国主要的离岸发包市场,前3季度,我承接美国的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636.8亿元,增长0.8%;承接欧盟的执行金额465.4亿元,增长12.3%。香港地区仍是重要的发包来源地,前3季度发包业务额519.1亿元,增长29.2%。

自2007年起,中央财政设立承接国际服务外包业务发展专项资金(以下简称专项资金),重点支持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服务外包企业取得国际资质认证,鼓励开展服务外包人才培训等。

二是我与中东欧国家服务外包合作呈良好态势。前3季度,我国企业承接“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服务外包执行金额471.6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我国企业与中东欧国家加强信息技术服务、工业设计等领域合作,承接服务外包执行金额18.7亿元,增长26.9%。

7年来,中央财政累计安排并拨付专项资金达31.5亿元,其中支持企业人才培训22.52亿元,补贴服务外包企业新录用大学以上学历的员工培训达51万人次;支持服务外包人才培训机构1.25亿元,补助培训人员达25.15万人次;支持企业获取国际资质认证2.53亿元,支持认证项目1264项;支持21个试范基地城市服务外包公共平台建设5.2亿元,平均每个试范城市累计享受中央财政资助近2500万元。

三是东部沿海省市继续引领离岸服务外包业务发展。前3季度,东部沿海省市承接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2752.2亿元,增长7.9%,在全国占比达到93.3%。

万连坡特别强调,要把服务外包作为一个产业来推动,形成包含财政、税收、投融资、知识产权保护、人才培养等一系列政策在内的完整、完善的产业政策体系。

四是长江经济带中上游省份服务外包业务增长迅速。前3季度,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承接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2225.2亿元,增长5.8%,占全国的50.5%;执行金额1783.7亿元,增长3.9%,占全国的60.5%。

中国须跨越5年关键期

五是服务外包示范城市产业集聚效应显着。前3季度,服务外包示范城市承接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4402.3亿元,增长17.4%,占全国的93.9%;执行金额2950.2亿元,增长5.4%,占全国的93.3%。

在离岸外包业务中,美国、欧盟、日本和中国香港是主要市场。2013年1~6月,我国承接美国、欧盟、日本和中国香港的外包执行金额依次为47.1亿美元、32.9亿美元、24亿美元和23.3亿美元,占执行总额的24.3%、17%、12.4%和12.1%。对日外包同比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近20个百分点。

万连坡表示,我国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业务发展潜力较大,但与此同时,产业的国际竞争也愈发激烈。金融危机之后,全球正进行新一轮产业转移和调整,许多新兴国家和地区都将服务外包作为了发展机会和发展重点。而我国人力等资源成本又不断上升、汇率变动加速。我们需要充分发挥人才、基础设施、商业环境、市场潜力等方面的优势,积极应对挑战。印度是博士生,那么中国还是小学生。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这样比喻到。他说,从纵向发展来看,中国已跃升为全球第二大服务外包承接商,发展速度很快。但横向相比,我国服务外包还存在小、散、乱、差的现状;我国喜欢追求大而全,而国外更加注重精细化;同时我国仍缺少外包中介红娘。而印度在欧美等国的留学生达到几百万,他们熟悉了解国外市场,成为连接印度与国外市场的桥梁。现在,中国是承接世界外包最好的时机,如果未来3~5年发展不起来,不但会受到欧美等国外包回流的冲击,而且还会被马来西亚、菲律宾等新兴外包国家所赶超。魏建国不无担忧。他认为,现在我国发展服务外包有足够的支持政策,但是仍未被很好地利用,有些企业要么对政策知之甚少,要么浅尝辄止,没有持之以恒。

文思海辉公司副总裁刘京誉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我国外包发展已进入深水区,有很多事情不是企业所能完全解决的,而是需要来自政府高层的力量和智慧发挥作用,需要国与国之间的谈判,需要高层之间的沟通协调。

刘京誉建议,中国向美国提供了信息服务业市场,相应地,我国政策层面是否应与美国沟通,引导其向中国开放外包市场。他说,很多在华发展的大型外资企业,往往将外包业务发往本国或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政策层面应争取将其留在国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