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诉黄光裕内幕交易索赔案开庭

《证券法》民事赔偿司法解释缺位  黄光裕内幕交易索赔案再审陷僵局  经过近1年后的等待后,
“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再度开庭。  7月24日上午9点,中关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两位股民诉黄光裕、杜鹃内幕交易赔偿纠纷一案在北京二中院开庭审理。  这是继2011年9月7日,股民起诉黄光裕、杜鹃内幕交易索赔案撤诉后,又提起的同类诉讼。  虽然《证券法》明确规定,“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是由于至今没有出台配套的司法解释,如何计算投资者的损失、如何证明原告的损失与内幕交易具有因果关系,由谁来承担举证责任等问题都没有具体的依据。  这使得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件长期被拒之门外,未能进入司法程序。  黄光裕被诉内幕交易民事赔偿一案,被人们寄予厚望,希望此案能为司法实践积累经验,促进内幕交易司法解释尽快出台。  举证交锋  在7月24日的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并未到庭,而是由双方的代理律师出庭。  记者了解到,当日庭审的焦点问题是,如何证明股民损失与黄光裕内幕交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以及由谁负责举证。  原告方提供的证据也较为简单,仅有3份证据,分别为股票账户、资金股份对账单以及黄光裕案一审判决书、二审判决报道。而被告方黄光裕则提供了32份证据。  原告方代理律师张远忠对记者表示,原告方的三份证据已经充分证明股民因为黄光裕内幕交易受到了损失。比如资金股份对账单证明了原告买卖中关村股票的事实、以及因被告的内幕交易行为导致原告投资受损的事实。  而黄光裕方面的代理律师对此观点,提出了异议。黄光裕代理律师李默认为,虽然《证券法》第76条规定,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只有投资者的损失是因内幕交易造成时,内幕交易行为人才对投资者承担赔偿责任。而从目前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无法证明这种因果关系。  黄的另一位代理律师付三中表示,原告方提供的证据,证明黄光裕、杜鹃交易中关村股票的行为是如何给原告方造成损失。  他认为,系统风险是原告甚至被告股票损失的根本原因。两名原告主张交易中关村股票损失的期间为2007年8月底~2008年11月,此间正是美国次贷危机引起国际性金融危机时期,这次金融危机导致国际证券市场和中国证券市场大幅下跌。  在下跌过程中,中国A股市场各板块下跌幅度均超过70%,中关村所在的房地产板块下跌则超过了80%。  “中关村股票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系统性风险造成的,而不是内幕交易所致。”
付三中说。  对此问题,张远忠认为,对于证明股民损失与黄光裕内幕交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举证问题,被告方应当承担更多的举证责任。原告要能承担证明自己有交易、有损失、对方存在证券欺诈行为的即可。  “证券欺诈具有国际共通性,美国法律及规定,此案案件由被告方负责举证,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应当依据国际惯例进行审理。”张远忠说。  黄光裕方面的另一位代理律师许敬斌则表示,原告方提出的
“依据国际惯例”是无理要求。他认为,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件中的举证责任,各国规定不一致,根本不存在所谓国际惯例。  “此案的举证责任,应该依据中国民事诉讼法中
‘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证明责任应在于原告。”
许敬斌说。  经过一天的开庭审理,这两起案件暂无结果,法院将择日再审。  700万来由  “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起因是两年前的一份刑事判决。  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案终审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两亿元。  2010年8月,黄光裕刑事案终审判决后,民事赔偿诉讼接踵而至。多位因购买中关村科技而遭受损失的股民,准备向黄光裕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由于现行的国内法律不支持
“集团诉讼”,受损失的中小股民只得逐一起诉维权。2011年2月23日,股民李岩诉黄光裕“内幕交易赔偿案”由北京二中院正式立案。  此后,此案的诉讼经历可谓一波三折。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1
休庭后,黄光裕夫妇的代理律师李默和赵国华接受采访。

>

昨天,中关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两位股民诉黄光裕、杜鹃内幕交易赔偿纠纷案,在市二中院开庭。黄光裕方的代理律师认为,股民提供的证据尚无法证明其有损失,即便有损失也和黄光裕内幕交易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主要是由系统风险所致。

  •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2首案索赔额从155元

    增至几十万之后撤诉

    张远忠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候表示:“9月19日第二批股民6人连同李岩共7人,索赔金额已经上升至600余万元。”对于索赔具体金额如何测算得来,张远忠表示,比较繁琐且并不想透露太多。张还表示,首案虽撤诉但是只是为了重新起诉且首案股民李岩绝对不会放弃和退缩。

    2010年8月,黄光裕内幕交易罪被终审认定后,李岩成为首位向黄光裕提起民事索赔的股民。

    根据李岩的说法,其2007年6月13日,以每股10.39元的价格购买了500股中关村科技股票,并于两天后以每股10.08元全部卖出,损失155元。李岩认为,他卖出股票的行为与黄光裕夫妇购买股票的行为是同一时间的反向交易,其损失与黄光裕夫妇的内幕交易行为存在因果关系。依照《证券法》相关规定,他起诉要求黄光裕夫妇赔偿损失155元。

    该案件于2011年9月6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二中院)审理,在首次开庭时,李岩的代理律师张远忠当庭提出增加诉讼请求,称由于黄光裕夫妇的内幕交易行为,造成李岩在2007年6月进行了不恰当交易,加大了交易成本,要求追加佣金和印花税损失共计240余元,同时申请增加李岩另两次交易的损失共计几十万元。

    当时,黄光裕夫妇的代理律师认为,原告方未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追加诉讼请求及相应证据,按照法律规定,法院不应允许。黄光裕方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此举为炒作行为。”之后,审判长宣布休庭,称合议庭将对这一问题进行合议。

    对于在庭审过程中提出追加诉讼赔偿金的诉求,张远忠表示:“新增的诉讼请求将不再简单按照实际损失值来计算,而是根据可得利益损失来计算,将包括投资差额损失和投资差额损失部分的佣金、印花税、利息之和。具体的索赔金额我们还在进一步核算中,计算方式和过程非常复杂,初步估计至少达几十万。”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张远忠律师当时表示,“作为国内首例内幕交易索赔案,我们的证据十分充分,相信法庭最终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这个案例的判决结果以后可以起到很好的借鉴作用。”

    司法破冰谜题待解

    9月6日上午,北京二中院再次开庭审理了针对黄光裕内幕交易行为的首起民事索赔案。虽然《证券法》明确规定“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是由于至今没有出台配套的司法解释,法院在如何计算投资者的损失、如何证明原告的损失与内幕交易具有因果关系等问题都没有具体的依据。因此,黄光裕被诉内幕交易民事赔偿一案被人们寄予厚望,希望能为司法实践积累经验,促进内幕交易司法解释尽快出台。

    由于针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至今没有出台司法解释,鲜有中小投资者维权成功的案例。记者询问很多律师后发现这类案件的结局基本一致,即投资者因内幕交易起诉维权的案例均以调解结案,没有司法判决。

    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叶林对媒体表示:“结果如何更多地要看证据,尤其是原告证明因果关系的证据”。叶林还认为,如何证明这种因果关系是本案的关键。目前披露出的信息尚未表明原告在证明因果关系上提出了何种证据。理论上,黄光裕3.09亿元的账面收益均是其应当赔偿投资者的数额,但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们要想真正获得赔偿,并不容易。

    作为内幕交易民事索赔领域的“破冰”之案,本案所包含的损失金额计算困难以及如何界定因内幕交易受损等难题,注定了其破冰之旅难免变数横生。

    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案的进程及结果可能会引发更多人对黄光裕的起诉。业界大多数律师认为此案为标杆性案件,若一旦有结果将影响深远。据了解,黄光裕在实行内幕交易行动期间,中关村约有13万股民,他们都可能成为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的潜在原告。

    资料链接

    2007年4月至2008年5月7日

    在“拟将中关村与黄光裕经营管理的北京鹏泰投资公司进行资产置换”事项中,以及在“拟以中关村收购北京鹏润地产控股公司全部股权进行重组”事项中,黄光裕购入中关村股票,账面累计获利3.09亿元。

    2010年5月18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黄光裕犯内幕交易罪、非法经营罪和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亿元。三项罪责中,黄光裕因内幕交易罪获刑9年,被罚6亿元。另外,法院以内幕交易罪判处黄光裕妻子杜鹃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亿元。

    2010年8月30日

    北京高院对黄光裕案进行二审宣判。对黄光裕的判决维持不变。其妻杜鹃被改判缓刑,即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当庭释放。黄光裕内幕交易案,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内幕交易案,产生出内幕交易案中的最大罚金。

    2010年9月

    股民李岩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内幕交易民事赔偿诉讼。

    2011年1月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

    2011年9月6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并未出结果后休庭。

庭审于上午9时30分许开始,因旁听席位满员,记者没能进入庭审现场。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记者了解到,去年法院受理的起诉黄光裕夫妇的股民共有四位,但在上周,有两位股民临时撤诉,仅剩下李岩和吴先生两位股民,他们的索赔金额分别为89万元和500余万元。股民代理律师称,另两位股民撤诉有特殊原因,准备充分后会再起诉。

李岩是第一个起诉黄光裕的股民,去年,他在第一轮起诉时索赔金额为155元。撤诉后,他将索赔金额增加至89万元。李岩称,2007年6月,他购买了中关村科技股票,卖出后造成了损失。他认为,是黄光裕夫妇的内幕交易行为造成他进行了不恰当交易。

昨天上午,法庭就李岩起诉的案件进行了调查和证据交换,双方初步发表了质证意见,但没有进行到庭审辩论阶段。下午开庭的是吴先生起诉的案件。目前,上述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庭审聚焦

举证责任和因果关系成焦点

股民的代理律师张远忠认为,此案是新类型案件,法院基于什么原则来分配举证责任,以前没有经验。他建议法院参照国际通行的做法,即要求被告方来排除股民的损失与内幕交易行为人之间的因果关系,让被告承担更多的举证责任。“作为原告方,只需要证明我有交易,我有损失,你有证券欺诈行为就可以了。”张远忠认为,如果按此原则,股民的举证责任已经完成。

黄光裕夫妇的代理律师对此有不同看法。黄光裕的律师付三中称,原告提供的证据尚不能证明其有损失,即便有损失,股民也没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与黄光裕夫妇的行为有因果关系。

付三中说,原告主张交易中关村股票损失的期间为2007年至2008年。而在该期间,正是中国乃至全球因遭遇国际金融危机而发生股市崩盘之时。正是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和国家宏观调控带来的股市大幅下跌,导致股民蒙受较大损失。

由于汇率、利率等金融政策、国内和国际的突发事件、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变动等所引发的系统风险,是整个市场或者市场某个领域所有参与者所共同面临的。“如果股民投资的损失是由系统风险造成,损失不应该由内幕交易行为人承担,否则就构成了风险的转移、损失的转嫁。”

对于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杜鹃的代理律师赵国华提出,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就是“谁主张谁举证”。原告律师所称的举证责任倒置问题,并不是全球通称的国际惯例。赵国华称,按照中国的法律,如果股民能证明其损失与内幕交易人存在因果关系,被告才应该承担,但因果关系的证明在于原告,而不是被告。

案中案

原告律师遇袭被告方称不知情

昨天,原告律师张远忠是拄着拐杖前去参加庭审的。他告诉在场的记者,在开庭前数日,他曾受到袭击,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并怀疑是被告方所为,并在法庭上将此事提出。

对此,黄光裕的另一名代理律师李默在庭后表示,对于张远忠遭到袭击一事,他们事前并不知情,当庭知道后也很惊讶。李默称,他们已经向法庭说明,张远忠自己要对事情本身负责,相信有关国家机关也能尽快查清事实。他们认为,张远忠无端地向黄光裕一方提出怀疑,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张远忠的这种表述,如果造成被告方不利影响,或者造成其他负面东西,我们也会追究他散布这些内容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和后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