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亲华和反华概念落后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5月2日,澳大利亚前总理、前外长陆克文以私人身份到访中国,在对外经贸大学发表题为《中西合力构建共同未来》的演讲。演讲后,陆克文接受了媒体采访。  亚太没有“大头”  据扬子晚报网报道,记者:你在演讲中提到中国周边环境比较稳定,但是中国最近与菲律宾在南海地区存在冲突,这让很多人对南海地区局势感到担心,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陆克文:按照历史的标准,(中国)现在的安全形势其实不错。在历史上,中国与韩国的关系不好,但是现在很好;跟日本的关系,历史上非常不好,但现在也很稳定,尽管存在一些小冲突,比如钓鱼岛问题,但按照广泛的安全标准而言,(两国)关系也不错。  在东南亚,一般而言,中国与各国关系依然不错,包括越南和菲律宾。当然在南海,几个国家关于领土存在分歧,但是澳大利亚人认为,各国应按照有关国际法规则,以外交和国际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最近各国取得了一定进展,中国已经跟东南亚机构直接谈判。我们不是居住在天堂上,而是在地球上,所以肯定有问题。  记者:你认为应该由谁来充当亚太地区的领导者?  陆克文:我在演讲中提到了康有为先生100多年前提出的“大同”概念,胡锦涛主席也提出了“和谐世界”概念,这和康有为的“大同”有类似之处。(亚太地区)没有肯定的“大头”。  “老外要掌握亚洲语言”  记者:你被誉为西方第一位能流利讲汉语的大国领导人,会说中文给你的政治生涯带来了什么帮助?  陆克文:现在我们面临全球化,因此这一代人必须学习外语。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等以英文为母语的国家,必须开始学习外语。我近15年以来一直在澳洲鼓励年轻人学习外语。  就我跟中国领导人关系而言,汉语非常有用。如果我会说汉语,我们之间的沟通就会更加自由和随便。当然在正式会议上我会用英文,但我们吃饭时会用中文谈到私人的事情。我认为语言的能力会越来越有用。  但是我强调,有些西方国家期待亚洲国家应该学习欧洲语言,但是欧洲人不应该学习亚洲语言,这种概念完全落后。老外包括我在内,应该掌握一些亚洲语言,尤其是汉语。  澳要做中国“诤友”  记者:一方面你为两国关系做出很大贡献,另一方面,有媒体曾报道称,你形容自己在对华关系上是“残酷的现实主义者”,甚至有人形容你“知华但不亲华”,你怎么看?  陆克文:我在担任澳大利亚总理时曾发表过两个演讲,一个是在北京大学,一个是在我的母校澳洲国立大学。第二个演讲的题目就是《不是磕头、不是冲突,用第三种轨道与中国接触》,这第三种轨道就是我今天演讲提到的“诤友”。

  ■ 人物

摘要: 4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北京大学用中文发表演讲。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 4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澳州总理陆克文北大中文演讲
反对抵制北京奥运[图/视频]4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北京大学用中文发表演讲。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4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中)在北京大学用中文发表演讲。北大校长许智宏(右)向其赠送肖像画。第一个能说流利中文的西方领导人——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9日抵京,开始其对中国为期4天的正式访问。上午,他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点击进入现场视频]  此次访华是他作为澳大利亚总理的第一次中国之旅。他将用4天游历三地:北京、三亚和博鳌,将出席于4月12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08年年会开幕式。  据悉,陆克文此次访华,主要讨论引人关注的贸易和气候问题。  北大现场  武警为演讲特别出勤  上午9时许,记者就在北大沿途看到有武警执勤,约200米一岗。北大西门附近的一名武警告诉本报记者,他今天是为了陆克文在北大的演讲而特别出勤的。  北大西门为特别入口,所有入行车辆都需出示提前申请到的通行证才能进入。  校长楼前,来听演讲的北大物理系等学生都持票排队入场。一楼门厅设了特别安检门,所有来宾需出示证件登记,随身物品要放在传输带上经过仪器扫描,确认安全才可进入。  调侃引来热烈掌声  陆克文的演讲在北大西门校长办公楼进行,能容纳1000人左右的演讲厅座无虚席。  预定演讲时间为上午10点半,但上午10:20,陆克文就偕夫人在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及外交部有关人员等人的陪同下提前抵达演讲现场。陆克文总理的全中文演讲提前开始。  满面笑颜、一套深色西服、标志性的白发,陆克文的出现赢得了同学们的阵阵掌声。  “尊敬的北京大学校长——”一开口,陆克文标准的普通话着实让已经有心理准备的同学们惊讶不已,场内掌声不断。  “校长说我说流利的普通话,客气了,我的汉语是越来越差。”陆克文谦虚道,并调侃说起了中国古话:“中国有句话叫,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老外说中国话。”陆克文的一句调侃,让本来活跃的气氛更是轻松,同学们又一次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  不同意抵制北京奥运会  随后,陆克文介绍了自己对中文产生兴趣的经过。  他说,在10多岁时,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大学里学习了汉语、中国历史,甚至还学习了中国书法。“但我的汉字写得很难看,现在更不能说了。”陆克文再次谦虚起来,在演讲台上摆手,同学们给他以掌声鼓励。  他说,目前中国经济及各方面的增长使世界一些国家产生焦虑。“我们需要理解焦虑和产生的根本。我在此提议,同学们,你们是中国融入全球的一代,我盼望中国未来在加强国际秩序方面作出积极贡献。”陆克文呼吁说,“同学们,你们肩负着中国的伟大责任,你们将决定世界如何看待中国。”  同时,他也提到,有人呼吁因为西藏问题而抵制奥运会。陆克文坚定地说“我不同意抵制北京奥运会”。  他同时表示,澳大利亚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  陆克文“中国通”背景有利两国关系发展  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专家时殷弘教授向本报记者分析说,陆克文的“中国通”背景能为中澳两国的关系发展产生有利影响。  一方面,陆克文精通汉语,对中国很熟悉,不论是中国的文化还是历史,他都有一种亲近感,这点有助于加深他对中国的了解。  时殷弘称,更重要的是,陆克文更倾向于维护和加强两国之间的友好互利关系,这将有助于中澳间的经贸合作。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  陆克文1957年生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他曾就读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能讲流利的中文。  1984年至1986年,他在澳驻华使馆工作。之后,他曾任毕马威公司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等职。  2006年12月,他当选为澳工党领袖。2007年11月24日,他当选为澳联邦政府第26任总理。(来源:法制日报)

  陆克文

  第26任澳大利亚总理及澳大利亚工党领袖。2007年12月至2010年6月出任澳大利亚总理,2010年9月至2012年2月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2012年2月27日之后,陆克文只保留澳大利亚国会后排议员的公职。

  陆克文能说中文普通话,被称为第一位能讲流利汉语的西方领导人。

  5月2日,澳大利亚前总理、前外长陆克文以私人身份到访中国,在对外经贸大学发表题为《中西合力构建共同未来》的演讲。演讲后,陆克文接受了包括本报在内的三家媒体采访。

  亚太没有“大头”

  记者:你在演讲中提到中国周边环境比较稳定,但是中国最近与菲律宾在南海地区存在冲突,这让很多人对南海地区局势感到担心,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陆克文:按照历史的标准,(中国)现在的安全形势其实不错。在历史上,中国与韩国的关系不好,但是现在很好;跟日本的关系,历史上非常不好,但现在也很稳定,尽管存在一些小冲突,比如钓鱼岛问题,但按照广泛的安全标准而言,(两国)关系也不错。

  在东南亚,一般而言,中国与各国关系依然不错,包括越南和菲律宾。当然在南海,几个国家关于领土存在分歧,但是澳大利亚人认为,各国应按照有关国际法规则,以外交和国际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最近各国取得了一定进展,中国已经跟东南亚机构直接谈判。我们不是居住在天堂上,而是在地球上,所以肯定有问题。

  记者:你认为应该由谁来充当亚太地区的领导者?

  陆克文:我在演讲中提到了康有为先生100多年前提出的“大同”概念,胡锦涛主席也提出了“和谐世界”概念,这和康有为的“大同”有类似之处。(亚太地区)没有肯定的“大头”。

  “老外要掌握亚洲语言”

  记者:你被誉为西方第一位能流利讲汉语的大国领导人,会说中文给你的政治生涯带来了什么帮助?

  陆克文:现在我们面临全球化,因此这一代人必须学习外语。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等以英文为母语的国家,必须开始学习外语。我近15年以来一直在澳洲鼓励年轻人学习外语。

  就我跟中国领导人关系而言,汉语非常有用。如果我会说汉语,我们之间的沟通就会更加自由和随便。当然在正式会议上我会用英文,但我们吃饭时会用中文谈到私人的事情。我认为语言的能力会越来越有用。

  但是我强调,有些西方国家期待亚洲国家应该学习欧洲语言,但是欧洲人不应该学习亚洲语言,这种概念完全落后。老外包括我在内,应该掌握一些亚洲语言,尤其是汉语。

  澳要做中国“诤友”

  记者:一方面你为两国关系做出很大贡献,另一方面,有媒体曾报道称,你形容自己在对华关系上是“残酷的现实主义者”,甚至有人形容你“知华但不亲华”,你怎么看?

  陆克文:我在担任澳大利亚总理时曾发表过两个演讲,一个是在北京大学,一个是在我的母校澳洲国立大学。第二个演讲的题目就是《不是磕头、不是冲突,用第三种轨道与中国接触》,这第三种轨道就是我今天演讲提到的“诤友”。

  当然中国跟澳大利亚会有不同的观点。我拿一个装着3/4水的瓶子来打比方,中澳双边关系就是这3/4的水,不同的观点就是那1/4的空瓶。

  如果“亲中”就意味着我要100%同意中国的意见,那就是假的;而“知中”有两方面概念,一是我知道中国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积极变化,因此我支持中国,二是我研究了贵国的历史和文明。“亲中”和“反中”这些概念是落后的,对现代全球化的现实没有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出“诤友”的概念。在我心里,我支持中国、中国人民、中国文明和中国政府的对外开放和改革的政策路线。但有分歧这是正常的,包括在中国国内也有。

  “留学生在澳很安全”

  记者:你开通中国微博已经两个礼拜了,感受如何?

  陆克文:上边有很多好故事,有时能听到平时一般媒体上没有的故事,比如,前段时间发生在悉尼火车上的中国留学生遇袭事件。在我用微博联系他们以前,很多有关人士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警察获悉后,很快进行了处理,但是别的部门没有知晓(移民局)。所以我觉得社交网络很有用。

  记者:留学生在澳大利亚现在面临犯罪率升高、人身安全受伤害、种族等问题,你怎么看?

  陆克文:我不这样认为,在墨尔本,我们曾有过印度学生的伤害案件。不是因为他们是印度人,而是因为他们总是在深夜彻夜工作,打工赚钱,然后第二天早上4点坐火车回家。这个时间对所有人来说都不安全。根本上来说我们还是西方国家中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对外国学生而言还是很安全的。他们在澳大利亚获得了更好的学习经历,我希望他们能同时享受一段安全的时光。

  “中国网友很直接”

  记者:你的微博上有近16万的粉丝,但是你只关注了3个人,为什么不在网上关注其他人呢?

  陆克文:我关注别人,我只是用我的方式。在微博上我关注了我的女婿,还有一个来自浙江的律师,他总是向我提出很多直接的问题。我每周都会上微博,所以(关注更多人)不着急。

  记者:你觉得微博将对中国社会产生什么影响?

  陆克文:上世纪80年代我在中国居住时,当时华人一般非常客气,如果有不同观点,大家都会“绕着圈子”表达。但现在,我发现沟通气氛非常直接且健康。有的网友直接指出我在不同场合说过一些(立场)不同的言论,批评我自相矛盾。最好就是有更多的老外能开通微博,听中国网民的话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