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税起征点大幅上调 中国小微企业减负

“小企业下一步减税方案已经送交上层部门,目前正等待审批。”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宋兰在两会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这是继2011年11月,财政部发布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之后,政府再一次降低对小微企业的税收。  小微企业再次调高起征点  一份名为《关于强本固基、维护实体经济坚实基础的提案》成为今年政协“一号提案”,由民建中央、农工党中央、全国工商联联合提交。该提案直接指出,目前民营企业的税费负担偏重,成为阻碍其生存发展的重要因素。这是全国政协史上第一次由多个党派团体共同合作提交提案。  在提交这份提案之前,工商联曾经组织多位代表赴四川等省进行调研。政协委员、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向记者表示,“目前,小微企业的减税政策覆盖面太小,只能普惠到年销售额在6万元左右的企业,我希望国家能够进一步放宽税收制度,对十几万元销售额的小微企业就不要再收税。鼓励他们发展。”  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的重点提案也是企业减税,“在2011年财政部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之后,表面上看是帮助小微企业解决了一定的问题,而实际上,起征点设置太低,并没有真正做到减税。比如,在四川新的政策出台后,整个四川为中小企业减税只有1000多万元,这样的政策,实际意义不大”。王均金说。  至于为小微企业减税的额度,“有人建议是从5万元到10万元。”宋兰表示。  重税压倒实业  两会之前,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曾通过微博广泛征集民意,并由此形成了他的一个议案“企业减税改革”。李东生坦言,“中国目前的税负确实是比较高,压力非常大。”以TCL为例,2011年TCL集团净利润是16.7亿元,但税收是42亿多元。  在议案中,李东生提出八条建议,其中包括大范围推广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逐步调低增值税税负:将17%的基本税率降为15%,将实行13%税率的降为11%,对生活必需品实行5%左右的低税率或免税;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实行更低的增值税率;进一步降低企业所得税;规范收费行为,减少地方费用的费种,必要时将一些地方费用并入中央统一纳税等。  过去一段时间,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收到许多来自消费者的投诉,“凭什么联想的某些产品在国内的销售价格要高于国外市场?”杨元庆以中美产品的价格差异举例。在中国定价1万元的商品,其中17%的增值税要交给国家,企业收的钱只有83%、即8300元。美国没有增值税,向消费者征收消费税,消费税的比率因州而异,从5%至10%不等,最高不超过10%。因此,同样的商品在美国,商品价格为8300元左右,消费者在结账时再交纳最高10%的消费税为830元,总价为9130元。通常,在消费者的认识中,两地的商品价格分别为1万元和8300元。  但是对于大企业的税收政策,宋兰并没有表态。  结构性减税启动  鉴于两会保护实业,减税的呼声不断,财政部也做出了表态。  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戴柏华表示,今年将从五个方面进一步实施结构性减税政策。包括减轻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税收负担;加大税收政策支持力度,落实新的个人所得税法,提高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和调整税率结构;稳步推进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扩大物流企业营业税差额征税试点范围;实施较低进口暂定税率等。  相关数据显示,在呼吁结构性减税的这几年,税收及财政收入的增速及其在GDP中的比重并没有降低。相反,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年年超预算增长。去年财政收入首超10万亿元,达103740亿元,增长24.8%,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2%。一位政协委员直接指出,“现在国家财政收入是税收的2到3倍,国家已经有能力减少税收,支持实业了。”  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表示赞同小企业营业税和增值税纳税起征点提高到10万元。

  去年税收近9万亿的规模引发各方对减税政策的强烈呼吁。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戴柏华昨日接受访谈时称,今年将从减轻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税收负担、稳步推进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等五个方面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

财政部2011年10月31日发布公告,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增值税、营业税起征点均有大幅上调。

  两会频现减税呼声

专家指出,此举旨在贯彻国务院关于支持小型和微型企业发展的要求,减轻小微企业税负,对小微企业的发展将有明显的作用。

  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税收总收入完成89720亿元,同比增长22.6%。

修改后的实施细则从11月1日开始在全国全面实施。

  连年20%左右的增速引发公众对减税政策的广泛关注。减税也成为今年两会的热议话题,不少代表、委员提交了关于减税的提案和议案,并在两会发言中呼吁减税。

大幅度上调是减税的体现

  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近日指出,高增值税导致国内商品贵;全国人大代表、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表示,应总体降低企业税负,并继续提高个税起征点;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称,政府收入占GDP比重已不低,对小微企业的减税力度还可加大;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在提案中称,大幅度、大范围减税不仅是当务之急,而且力所能及。

从总体上看,增值税、营业税的起征点上调,应该说是一种减税策略的具体体现。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孙玉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起征点,是指没到这个点之前不缴税,到这个点之后才缴税。事实上,这个起征点的确是力度比较大。而且我国增值税条例的实施细则是针对个人、个体户,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意味着个体户这部分经营者税收负担可能会被很大程度地减轻。

  财政部重申减税措施

孙玉栋分析,我国现在税收每年增长速度过快,其中像增值税、营业税这种流转税,因为本身权重比较高,所以它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对税收增长的贡献率比较大。然而,我国目前对流转税的依赖程度比较高,如果调低流转税税率,包括提高它的免征额的话,很多的纳税人因此就会受益,而受益主体主要是低收入人群,效果将是直接和明显的。

  昨日,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戴柏华表示,今年将从五个方面进一步实施结构性减税政策。包括减轻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税收负担;加大税收政策支持力度,落实新的个人所得税法,提高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和调整税率结构;稳步推进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扩大物流企业营业税差额征税试点范围;实施较低进口暂定税率等。

至于起征点上调后,企业减税幅度有多大,地税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财政部的政策只是规定了一个范围,还需要市地税部门确定具体额度,才能实施。

  事实上,上述减税措施多数在去年底发布。此前,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今年两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表示,今年将进一步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减轻企业和居民的负担,落实好已经出台的各项减税措施。

直接缓解小微企业困境

  财政收入连年超预期

这次政策受益群体面积大,包括最底层的个体工商户,如流动摊贩和集贸市场固定摊贩。这是应对通货膨胀和减轻小微企业税负的重要举措,既照顾了需要照顾的人群,同时对国家财政收入影响又十分小。社科院财贸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认为。

  从2004年开始,结构性减税一直在进行。去年,在减税呼声中,财政部相关官员亦多次强调继续采取结构性减税措施。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安体富称,结构性减税算总账必须是减税。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观点表示认同,他表示,此次两部门调整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幅度主要针对小型微型企业,体现了我国运用税收手段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导向。

  从去年的数据来看,税收及财政收入的增速及其在GDP中的比重并没有降低。相反,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年年超预算增长。去年财政收入首超10万亿,达103740亿元,增长24.8%,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2%。

孙玉栋认为,实施细则的修改实际上是与小、微型企业贷款难问题相辅相成的。给小、微型企业减税,小规模的这些经营者,个体工商户的经营者,他的税收负担因此就会有一个很大的减轻,自然增加了可用的现金流。与此同时,通过这种税收的手段,可以使一部分资金回流到实业投资上来。

  李剑阁在提案中称,近十年财政实际收入年年大幅度超过年初的预算。现在各级政府在财政收入超收方面展开着竞赛,有的地方财政收入年增速甚至超过40%。

白景明表示,国家之所以在税收方面扶持小、微型企业是因为,小、微型企业现在数量比较多,他们都是处于成长期的企业,还不成熟。而对于公民自己投资、利用自有资金的小、微型企业来说,已成为吸纳就业的一个重要渠道,对促进我国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 相关

步入结构性税改时代

  专家热议减税规模

扶持小、微型企业的发展,实际是我国结构性减税的一个具体体现。白景明强调,我国目前正在进行的税制改革是税制的规范性问题,有些应该减税,有些也应该增税。此次对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的调整,是政府税收政策对小、微型企业的定向发力,是一种政策性的扶持。而同时对资源税的增加,是着眼于全局和国家的长远战略。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认为虽然一直在提减税,但往往不是实质性减税。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也认为,在实际工作中,许多税收政策的调整体现了减税和增税两个不同观念的战略博弈。而未来不仅应在文件中继续坚持“结构性减税”的战略,更重要的是在实践中落实这个战略。

财政部在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的起征点外,还同时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依据《细则》,原油、天然气税率分别按照销售额的5%征收;焦煤的税率为8元/吨。

  在减税的实质动作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建议,2012年就把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控制在10%以内,至少可以给全国企业和居民减少1万亿元的负担。

白景明认为,资源税改革实际在一定意义上是一种增收效应,从量改从价,就是现在石油和天然气从量改从价,是有增税意义的,但是增税也不是很高。

  经济学家谢国忠也呼吁,中国需要立即减税1万亿元人民币来提高效率。许善达则建议减税规模数千亿,并且让这些钱落到小微企业和个人(主要是工薪阶层)手里。

孙玉栋表示认同,他补充,像明年1月1日开始的车船税的改革也是增税;像消费税,比如高档奢侈品的消费税负会增加。如果我们说房地产税推开的话,也肯定是一个增税的结果。孙玉栋认为,这样的税制改革能体现出调整什么、扶持什么,能使我国的税制变得更加中性化。

有人说,我国现在才刚开始对小、微型企业财政政策发力,实际上并不是这么回事。白景明强调,我国财税政策一直对小、微型企业是扶持的,这次出台的很多税收政策,是原来已有政策的延续,在2008年,增值税就已经从6%的税率调到3%。而现在修订的实施细则,只提到了从2011年11月1日起开始执行,没有说到什么时候截止,这也充分说明了,扶持小、微型企业是一个长期的政策取向。

关键词:小微企业两税起征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