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大力推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和畜牧业生产

“看着黑黑的有云,就是下不来雨。风一吹,云就走了。”
34岁的饶建军来到村口水井旁的大树下,一屁股坐在石头围坎上,摸出一支烟点上,看着天空发了一阵呆。  云南,巍山县,南诏镇,茨芭村。从去年9月中旬起,巍山全县就没有见过一滴雨。  再过10天,饶建军就要和云南众多干旱地区农民一样外出谋生。从2010年年初起,云南开始实施针对旱灾的“云南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特别行动”(以下简称“特别行动”),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云南每年通过“特别行动”转移劳动力超过200万人。  但随着干旱的持续,短期的转移就业变得常态化。在农民们看来,年年外出务工,回归原先生活状态无望,其实是过上了一种“移民”生活方式。  他们开始受到语言、生活习惯等差异的困扰,外出挣钱变成了痛苦的抉择,而干旱对工业生产的影响也在削弱本地企业消化劳动力的能力。  重旱  巍山是一个彝族回族自治县,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大县,也是云南省内一个挂得上号的贫困县份。茨芭村是一个小村,全村只有400多口人。  饶建军家只有三分七厘地,是全村土地最少的一户。这三分七厘土地上全种的是蚕豆。但此刻这些蚕豆藤在阳光下枯萎蜷缩,没有水,蚕豆也难以生果。  饶建军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村里高处有一个面积10来亩的水塘。这本是该村和邻近村子的唯一一个农业灌溉水源,但大旱已经让这个水塘基本干涸,最高时能达到5米深库容的水位现在降到不到1米,水塘出水口的位置高于水位1米多。  茨芭村和巍山县的其他村子一样,小春主要种植蚕豆、小麦、油菜,而大春则是水稻和玉米。“小春肯定是完了,大春估计也没有戏。”从重庆黔江到茨芭村来落户的杨军亲眼目睹了连续三年干旱给当地农业带来的摧毁性灾难。  沿着巍山县公路两侧,全是大片大片枯死的啤酒麦。“不要说庄稼,就是山上栽了10年的松树人工林都给旱死了。”  而在县农业局局长陈家武的办公室里,各乡镇汇报上来的灾情损失数据不断在上升。截至2月底,该县已经有超过25万亩农作物受灾,绝收超过6万亩,全县超过6万人和5万头牲畜出现饮水困难。  流经县城的阳瓜江许多河段已经干涸断流。在太阳的暴晒下,河床纵横干裂。  被迫转移  茨芭村只是云南连年大旱的一个缩影。  为了应对干旱带来的农民生计问题,2010年3月云南省政府开始推出“云南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特别行动”,在政府主导下,将受灾地区的农村劳动力大规模转移到省内外务工。  记者了解到,过去两年,“特别行动”每年都促成了超过200万受灾地区农村劳动力离开家乡,加入打工大军。

今年一季度,云南实现生产总值1490.06亿元,同比增长15%。在百年一遇的特大旱情中,这一增长速度大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可谓“重旱增长”。

本报讯
面对特大干旱对农业生产造成的严重影响,我州按照“小春损失大春补、种植损失养殖补、农业损失务工补”的思路,采取措施扎实抓好农村劳动力转移和畜牧业生产。
在农村劳动力转移方面,我州通过加大技能培训力度,不断提高外出务工人员的综合竞争力,积极拓宽农民就业渠道,确保农民务工收入明显增加。同时,认真贯彻落实好省农业厅启动的农村劳动力转移“特别行动计划”,我州已举办招聘会16场、培训5600人,并通过招聘会渠道成功转移农村劳动力2.5万人,以实际行动完成省下达的举行40场招聘会、培训4.52万人、转移4万人的任务。
在畜牧业方面,结合“科技入户工程”,全州积极开展养殖技术培训指导,通过充分发挥基层畜牧兽医技术推广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和专业合作组织的作用,努力提高规模养殖场和专业养殖户应对干旱灾害的能力。据了解,今年以来,全州完成猪瘟强制免疫254.6万头次,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免疫233.3万头,牲畜O型“W”病免疫456.4万头,禽流感免疫896.4万羽,鸡新城疫免疫865.4万羽,有效保障了畜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2009年入秋以来,云南遭遇了秋——冬——春连旱的特大旱情,近1000万人、近200万头牲畜饮水困难,农作物受灾面积达4730.6万亩,全省夏粮因灾减产60%。由于干旱缺水,云南省内河流、湖泊水位下降,多条河流出现断流,工业生产用水、用电紧张,生产困难重重。同时,食品类价格大幅上涨,带动CPI环比一路走高,一季度云南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2%,通胀压力增大。

面对困难,云南积极应对,采取一揽子计划,全力抗大旱、保增长、保民生,坚定不移调结构、增投资、扩消费,确保经济快速增长的势头不因旱灾而改变。

针对大旱导致农业减产,云南省政府提出“小春损失大春补”的方针,通过改变农业种植结构,扩大晚秋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全力确保春耕正常进行。

针对农民减收的困难,云南省积极开展实施“全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特别行动计划”,加大旱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增加农民务工收入,组织举办招聘会约300场,新增转移农村劳动力几十万人。

针对旱灾导致物价上涨的压力,云南省积极从省外调粮、调蔬菜,打击市场屯粮哄抬物价等行为,保证市场粮食、蔬菜充足供应,避免物价过快上涨。

针对由于干旱缺水导致的水电供应不足的问题,云南省改变过去的“西电东送”,组织从广东倒送云南电量,同时叫停高耗能等产业,保证工农业生产正常用电需要。

在一系列抗旱救灾的坚实举措下,云南广大农民群众实现了“减产不减收”,一季度全省农民人均现金收入同比增长10.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同比增长了13.9%。

目前,虽然旱灾尚未完全解除,但云南经济却从重旱中率先突围,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同时发力,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完成727.17亿元,同比增长24.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1.13亿元,同比增长18.8%;外贸进出口总额完成23.95亿美元,同比增长80.6%。

虽然农业生产受旱灾影响较大,但在一系列政策推动下,一季度云南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135.68亿元,同比增长2.2%;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更是实现大幅度增长,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711.47亿元,同比增长19.6%;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642.92亿元,同比增长12.5%。

云南经济在旱灾中实现快速增长,保持了去年三季度以来从金融危机中恢复后GDP两位数增长的良好势头,让人欣喜。不过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云南产业结构调整却显得步履沉重。2008年以来,云南省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并在2009年第三季度取得了重大突破,第三产业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云南的三次产业结构从“二三一”变为更合理的“三二一”。

但在保增长的压力下,云南省第二产业迅速增长,去年末及今年一季度,南三次产业结构重新恢复到“二三一”。同时,投资也远远高于消费和进出口,且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快于消费的增速。因此,在重旱之下,云南主要靠投资和工业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并未改变,促进消费,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经济结构调整依然任重道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