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核电危机或为光伏发展提供巨大空间

核电危机再次袭来。  继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后,9月12日法国再次发生核电站爆炸事故,已造成1人死亡、4人受伤。尽管没有核泄漏,但是此次爆炸再次把核电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究其原因,法国此次核电站事故让全世界都绷紧了神经,因为该国是世界上核电应用最为普及的国家,核电发电量占据全国总电量的70%以上,也一直是中国发展核电之路的样本。  在日本福岛事故之后,多位核电专家对笔者表示,日本的技术为一代半技术,而我国的核技术多为两代或两代半技术,从理论上看是万无一失的。一位专家甚至列举了法国发展核电的例子,称我国有些核技术就是向法国购买的,“很先进,无须任何担心。”法国核电站的爆炸则让上述解释显得底气不足。  在核电发展的道路上,众多国家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在今年3月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股核电反思潮,日本民众多次游行抗议政府继续建设核电站;德国宣布将暂时不再建设新的核电站;美国和大多数有核电站的欧盟国家也开始收缩核电计划。相比之下,中国依然选择了坚持核电发展的道路,在新的“十二五“规划中,核电仍是重头戏。  据笔者了解,将于今年年底出台的“新能源‘十二五’发展规划”中,我国核电将得到快速发展,到2015年装机将达4300万千瓦。而到2020年,将达到9000万千瓦,并力争达到1亿千瓦。  同时,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核能市场,在建的核反应堆有23座,计划建设的有120座,从沿海到内陆,几乎每个省份都追捧着核电。而在日本、法国发生两次严重的核电站事故之后,我国核电产业的主流专家也没有发出任何质疑之声。  我国推动核电发展主要有三股力量,一是以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等为首的核电站建造者和运营商;二是以东方电气、上海电气等为龙头的核电设备制造企业;三是有着强烈利益诉求的地方政府。正是这三股力量,将我国核电推向了勇往直前的“大跃进”状态。  如今,我国核电装机容量为1000万千瓦,按规划到2020年,装机容量将达到1亿千瓦,市场规模将近1万亿元。由此可见,核电发展空间巨大,而这块蛋糕也将被上述三方力量所分食——运营商坐享核电一本万利的生意,供应商获得数百亿的大单,地方政府则因为核电项目刺激了GDP,三方皆为共赢。值得担忧的却是,民众或承担着核电未知的危险。  实际上法国举国推动核电实属无奈之举,因为法国资源匮乏、国土狭小,核电是唯一出路。而我国除煤电、水电之外,还有光伏发电、风电、潮汐发电等多种选择,没必要重点发展核电。在新能源规划中,到2015年我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1000万千瓦,只有核电的23%。  有鉴于此,在如今核电危机源源不断之时,我国应采取更加稳妥安全的路线,用光伏、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取代部分核电。  核电有风险,建造需谨慎,如今,我国的核电之路已到反思、调整之时。

日本核电危机已经逐步淡出了公众视野,但由此引发的对整个能源结构、尤其是对新能源发展的反思却没有平息。业内人士认为,核电安全性问题的暴露,给正快速发展的光伏等新能源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他们建议说,应更科学地研究调整我国的能源战略,大力推动我国优势能源产业,尤其是光伏发电在新能源应用中的比重。

集体缄默!  这是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之后,中国3大核电集团(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集体表现。  在中国核电发展的黄金时期,因日本福岛核危机事件让本来高歌猛进的中国核电事业“戛然而止”。有多位核电业内人士分析,中国核电的发展可能因日本核危机而遭遇“冰冻”,发展形势不容乐观。  3月1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悉,业内知名核电专家已被集结北京钓鱼台,紧急商议中国核安全事宜。更有消息称,国家准备在未来几年停止审批2代和2代半核电技术,但对于这些说法,本报未能获得证实。  中国核电遭遇“冰冻”  3月1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应对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有关情况的汇报。  会议决定,立即组织对我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该会议决定发布后,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连线中核、中广核和国核技,但相关人士均拒绝对该会议决定做任何解读。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核电集团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从事核电事业30多年,终于看到了中国核电的腾飞,没想到现在遭遇了这个事件(日本核危机),很伤心,这几天上到老总,下至员工,我们都没有好好休息,压力极大。”  在这位核电集团高层看来,中国的核电发展很可能因日本的核危机事件而遭遇“冰冻期”。据了解,中核、中广核已经开始了对旗下核电站的全面安全检查。  与上述核电集团高层一样悲观的是,在“十一五”时期大力申报核电站的一些地方政府。湖南、江西多位能源局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了“话题敏感,不愿多谈”的态度。据了解,湖南、江西正在建设中的核电站已经停工。  然而,受日本核危机连累的,不仅仅是3大核电集团和准备上马核电项目的地方政府,与核电相关的各类产业也被“连累”。  3月17日,在发布国务院常务会议内容之后,受此消息影响,早盘核电板块全线暴跌,南风股份逼近跌停,东方电气、中核科技、沃尔核材跌逾5%。这个政策对核电股构成利空,反过来对光伏、风电、生物质发电、清洁煤发电等新能源股乃至传统的水火电个股构成利好。  记者了解到,3月17日,东方电气、中核科技都召开了紧急会议,但是否调整下一步企业的发展战略现在尚属未知。  不过,我国著名核电专家汤紫德对本报记者表示:“日本核危机不会影响中国核电的发展,中国核电也不会因噎废食。”  此前,国家环保部和国家能源局的领导也曾就日本核泄漏事故有过表态。3月12日,国家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我国发展核电的决心和发展核电的安排是不会改变的。  不过,3月13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在前往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考察时表示,安全高效地发展核电,是实现未来清洁能源发展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有关方面要认真分析总结日本核电事故的经验教训。  张力军和刘铁男的不同表态耐人寻味。  中国核电曾
“大跃进”  事实上,在日本福岛核危机事件之前,中国的核电发展正处于“黄金阶段”。  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在建核电机组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国家,是世界公认的全球新一轮核电复苏的“领头羊”。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正在运行的核电机组有13台,总装机达到1080万千瓦;占世界核电总装机容量(3.75亿千瓦)的2.88%。在建机组达28台,装机容量达3097万千瓦,占全球在建核电总规模的40%以上。  2007年国务院颁布了我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下称《规划》),提出到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并有1800万千瓦的在建装机容量。  2010年,国家再次调整《规划》内容,《规划》指出,到2020年和2030年我国核电的装机将超过8000万千瓦和2亿千瓦,按照当前核电装机不1080万千瓦计算,这意味着未来10年核电装机容量将翻8倍左右,10年期间投资额将超过6000亿元。

“咱们的光伏,老外的核电”

“咱们的光伏,老外的核电”是业内对我国掌控这两大新能源类型核心技术现状的基本描述。

作为新能源产业的重要代表,光伏产业在我国发展迅速,并成长为国际新能源市场上举足轻重的力量和全球光伏产品的主要生产国。成都新能源产业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申林博士介绍说,目前,国内从事光伏产业的企业数量达到580余家,从业人数约为30万人。2009年,我国多晶硅、硅片、太阳能电池和组件产能分别占据全球总产能的25%、65%、51%和61%,这一比例在2010年进一步上升;光伏产业出口创汇金额约为158亿美元;涌现出一批诸如天威新能源、无锡尚德、英利等大型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并跻身国际领先行列。

根 据 欧 洲 光 伏 协 会 的 统 计
,2009年,全球太阳能电池企业10强中,我国企业占据4席。天威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正飞对记者说,这是一个“中国水平”能代表“世界水平”的产业,已成为我国为数不多的、可以与国外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参与竞争的产业,也是我国最有希望在全球范围内培育竞争优势的一个战略性新兴产业。

与之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在建的核电站均是引进外国的核电技术。我国的核电设备主要制造商,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高峰向记者介绍说,目前我国在建和将建的核电站,主要是利用了美国和法国的第三代核电站技术。

近年来,记者曾多次围绕我国核工业发展进行专题调研,其业内专家基本一致的看法也是,我国在核能研究和开发上并不比国外晚,但近40年来在核能开发与应用上却与国外水平差距越拉越大。

“墙外香”的光伏“国内香”的核电

天威新能源是一家以光伏发电产品为主并快速成长的国有控股企业,在全球光伏市场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位居全球十大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行列,但该公司生产的产品全部销往欧美市场,国内订单极少,这也是目前光伏行业的普遍状况。

天威新能源的市场占有现状就是我国光伏产业市场状况的一个缩影。相关统计显示,2008年我国太阳能电池产量超过2000兆瓦,其中97%以上出口,主要出口对象为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家;2009年和去年,出口比例虽然减少,但仍占九成以上。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和欧洲光伏协会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电力装机总容量为87.4万M
W,其中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仅300多M W
,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占电力装机总容量不到万分之四。

但核电在我国的发展速度却快得惊人,就连我国核电设备主要制造商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都觉得“前两年的步伐快了些”。高峰说,前两年,国家批复同意建设的核电项目速度太快,以致我们产能都有些跟不上,还需要向国外厂商分包一些。据介绍,目前东方电气在手的核电订单也已经超过400亿元,其中有1/3订单来自于因日本核电危机而被国家暂停建设的核电项目。

调整新能源战略大力推动光伏产业应用

日本核电危机爆发之后,新能源业内人士和专家建议应充分吸取日本核电危机教训,重估核电风险与环境成本,调整目前以核电为重的新能源战略,大力推动我国优势能源产业光伏发电在新能源应用中的比重。

一、重估核电风险与成本,尽快调整“国家新能源发展战略”。

高正飞说,过去我们把核能作为安全、清洁能源主要是从自身技术演进和安全概率上讲的,但日本的核电危机却表明了一旦遇到不可预知的天灾,核能出现的事故仍然是不可避免的,与其他能源相比,其微小事故都可能是是一场可怕的生态灾难且难以逆转。如果将这些潜在风险成本计算在内的话,目前光伏发电相对略高的成本就不算什么了。

高正飞介绍说,日本核电危机爆发后,国外已经形成了对核电重新评估的趋势,德国关闭了7座核电站,加拿大已经初步放弃两个计划中的核电项目,近期将派出代表团与天威新能源接洽准备采购光伏设备,改上太阳能发电项目。他说,我国现在暂停了新批、新建核电项目,而我国此前向国际社会做出控制碳排放目标的承诺并不能修改,所以有必要尽快调整我国目前以核能为重的新能源发展战略,并制定光伏、核能、风电、水电协调并重的新能源发展战略和具体的应用目标与实施计划。

二、以切实举措大力推动光伏发电在国内市场应用。

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难产”,被业内人士和相关专家认为是国内光伏市场狭小的症结所在。四川省双流县新能源产业推进办公室主任蒲贵森介绍说,尽管国家曾先后启动了“牧民光明计划”、“金太阳工程”等光伏发电的补贴政策,但这些装机容量较小,且这种特定、临时性的补贴政策具有不确定性,对国内光伏市场应用开发推动力有限。他建议,政府应尽快出台光伏发电上网电价的政策法规,科学、有效地推进国内光伏市场的健康发展。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太阳能学会光伏分会主任赵玉文也认为,法规、政策是光伏产业发展初期的最大推动力。他说,国外的实践证明,制定明确的上网电价是最有效、最具可操作性、最科学的推动新能源应用举措。

三、对我国现有电网进行智能化改造,以适应新能源技术应用。

高正飞介绍说,我国地域辽阔,且有较大面积的沙漠、戈壁,这些地方是建立光伏发电厂的最佳场所,既能保证充分的阳光照射又不会消耗优良的国土资源。赵玉文也表示,我国每年新建建筑的面积巨大,如果从现在开始有计划地进行光伏建筑一体化工作,利用屋顶、幕墙进行发电,对于我国的节能减排事业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但由于太阳能光伏发电还属于调节能力差的能源,昼夜变化、气象条件变化以及季节的变化均会对发电产生影响,所以其接入对电网接纳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他们认为,要实现以发展清洁能源为目标的新一轮“能源革命”,必须建立起能够适应清洁能源间歇式发电特点,具备信息化、自动化、互动化特点的“智能电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