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政策打“经济牌”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
对于南海问题,中国一向反对南海问题国际化,在领土问题上主张双边解决,反对多边解决。香港《经济日报》27日报道称,上周东盟外长会议上,东盟各国施压中国同意《南海各方行动宣言》,使南海问题有国际化的趋势。中国外交部智囊、外交学院副院长秦亚青表示,这并非中国一方妥协,各国均有让步,但在领土问题通过双边或多边机制解决方式上,中国不会退让。  这次中国与东盟就南海宣言达成共识,是各方承诺不以武力解决南海问题,当中包含了各方的想法和妥协,也包括中方对核心问题的重大表述,没有任何一国不得不失。“让步不是一方的,而是各方的,所谓让步应理解为一种更加合作的姿态。”秦亚青称:“中国在坚持双边解决解决方面不会让步,不会同意国际化解决。”  据他解释,多边解决不是指中国和东盟各国之间来解决,而是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争议拿到联合国或国际法庭去解决,“这不仅因为中国有信心有能力通过双边解决,而且变成国际化问题更加不利于纠纷的处理。”在我们看来,这位智囊人士对“国际化”和“多边解决”的解释与过去有所变化,过去不让步的中国与东盟多国共同解决,现在已经成为可能。  从秦亚青的表态看,中国的立场并不强硬,只希望通过“经济牌”来影响对方。他说,中国手中的“牌”是形成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的利益共同体”,“这张牌不是为了去威胁对方,而是更好地促进利益互通,这样在处理问题时自然而然就会考虑对方”,在当今时代依存度高就是“压舱石”,保证双边关系不会翻船。

  此次会议是2007年以来举行的首次中国-东盟高官会。东盟秘书长素林透露,这是近5年来中国和东盟首次举行以南海问题为主题的高级别工作磋商。

  相关专题:越南菲律宾在南海与我再起争端

  《宣言》是中国和东盟国家于2002年11月签署的一份政治文件,宗旨是维护南海稳定、增进互信和推进合作,为有关当事国最终和平解决争议创造良好条件和氛围。《宣言》签署以来,中国同东盟国家召开了两次高官会,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并已召开6次会议,决定开展南海防灾减灾、海洋搜救、海洋科研等6个合作项目,其中中国承办3个项目,东盟国家承办3个项目。

  2002年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之所以是一个好文件,首先是因为中国和东盟成员国强烈意识到,解决南海问题需要和平、友好与和谐的环境,需要为解决分歧和争议创造有利条件。各方在文件中明确承诺,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探讨建立信任的途径。近10年来,中国积极推进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及后续行动进程,力争尽早取得实质性进展。遗憾的是,个别国家并未对此予以配合。

  佟晓玲表示,下一步中方将致力于加强同东盟地区的互联互通,拓展自贸区合作空间,进一步为中小企业搭建平台。同时在扩大投资,加强人文交流、青年交流等方面进一步做工作,以传承双方之间的世代友好。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的立场是一贯的,也是鲜明的。上世纪80年代,中国就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中国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此外,日本JX日矿日石开发公司昨天宣布,越南石油开发公司将向该公司转让在越南北部近海新矿区的50%权益中的20%,双方已签订转让合同。该矿区预计原油储量达8000万桶,试开采工作将从8月开始。该矿区将成为包括Rang
Dong油田在内的JX日矿日石开发公司与越南合作的第4个矿区。

  我们不赞成把双边争议的问题放到多边场合,反对外部大国插手南海问题,这既不表明中国理亏,更不意味着中国惧怕什么。我们坚持这一主张只是不想使问题扩大化和复杂化。

  中国东盟关系健康

  巴厘岛上空弥漫的“南海问题热”有明显针对中国的色彩。不过,围绕南海问题还有另一个大国的身影,这就是美国。去年的东盟外长系列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公开称南海岛屿领土争议事关美国国家利益,此后南海问题一路升温。就在巴厘岛会议前,美国军舰开到越南,美国和越南海军联合军演仍在进行中。马上要在巴厘岛亮相的希拉里·克林顿又将有何高论,人们有理由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中国驻东盟大使佟晓玲表示,亚太地区国家中大部分都是发展中国家,谋发展、促合作是共同的期望。总体上中国和东盟国家间的合作仍处在健康的发展轨道上。

  南海争端不符合中国和东盟的根本利益。我们把南海问题放到本地区未来共同发展繁荣的高度去考量,就一定会更充分地理解和平协商共同解决的意义。现在需要做的是给南海争端降温,全面推动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为南海问题的最终解决营造一个好的环境。

  搞航行自由研讨会

  现在的东盟的确需要进一步推动内部政治、经济和外交等诸多方面的整合。然而,期望借南海问题国际化来加强内部整合、提升国际影响力,显然是不切实际的。这样做,轻则会影响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关系,重则会“伤及这一地区所有国家的利益”。

  然而,有些看到过只有一页纸内容的指导原则的外交官表示,这些原则并没有处理在战略性和石油、天然气潜在储量丰富的水域造成国与国关系紧张的最棘手问题。东盟方面则希望当天取得的共识能促使双方分阶段地达成妥协,尽快启动与中方的谈判以制订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行动规范。

  和平协商共同解决这一原则立场,源自中国的时代观。基于和平、发展是当今时代两大主题的判断,邓小平开创了改革开放伟业。牢牢把握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中国坚定不移地走在和平发展道路上。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不仅壮大了中国的综合国力,同时也让中国人的心胸更加开阔、处理复杂问题时更有耐心,“睦邻、安邻、富邻”周边外交政策已经成为中国外交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称,协议文件中没有提及有关争议将在多国框架还是在当事国双边框架内协商解决,双方决定暂时不讨论协商框架的问题。关于制定规则的讨论汇总成的报告的级别问题,中国原来主张汇总为事务级水平的报告,但最终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协议文件采纳了东盟方面的意见,写有“每年在部长级会议上作报告”的措辞。中国和东盟打算在中国-东盟外长会议上通过这一协议文件。

  我们相信,中国与周边国家有能力、有智慧妥善处理南海问题。(钟声)

  让步为防美国插手?

  巴厘岛会议前,东盟个别国家竭力推动搞出一个“有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甚至通过媒体放风“希望在美国和日本等国的合作下解决该问题”。姑且不去评论这一倡议的初衷,在目前的南海问题氛围下,如此“强力推动之举”有现实基础吗?联系到个别国家试图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来对中国施压,我们有理由提出这样的问题:所谓“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真意何在?是不是要在约束中国的同时,放开自己的手脚?不成熟的“行为准则”会不会无法产生“约束力”,反而使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中方与会高官、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振民在会上阐述了中国积极支持开展南海合作的立场,建议各方将今后的工作重点转入开展《宣言》框架下的务实合作。中方提出了一系列合作倡议,包括举办关于南海航行自由的研讨会,成立海洋科研和环保、航行安全与搜救、打击海上跨国犯罪等三个专门技术委员会,并承诺继续承办已确定的3个合作项目,得到了各方的积极响应。会议同意适时继续举办落实《宣言》高官会,并在中国举办第7次联合工作组会议。

  东盟个别国家和中国之间关于领土和海洋权益的争议是客观事实。每一寸领土都是神圣的,对小国如此,对大国也一样。不管问题本身有多敏感,但并不可怕,更不会成为一个死结。通过非和平手段解决领土争端的时代已经过去。早在60年前法国和德国就通过推动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了结历史宿怨,并在此基础上逐步探索出欧洲一体化道路。富有智慧的亚洲国家同样有能力切实维护南海稳定,将南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早日彻底消除南海争端。

  据东盟外交人士向日本媒体透露,东盟方面在19日晚的会议上就做出一定让步达成协议,同意将中方反对的部分条款从指针案文移至注释部分,并决定在20日的磋商中要求中方接受。

  南海问题是19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的一个主要议题,东盟是否搞出了“有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成为记者会上最火爆的提问。

  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将于今天至23日参加东盟地区论坛系列外长会。中国驻东盟大使佟晓玲昨天表示:“南海争议升温并非由中国而起,而是区域内其他国家有意炒作,以及外部势力别有用心、个别方面挟外自重的结果。在南海问题上,中国采取的都是正常行动,没有做任何有损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新华社称,各方认为,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20周年,明年又将迎来《宣言》签署10周年,应充分利用这一契机,让合作成为南海主旋律,共同将南海建设成为联系中国-东盟国家的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

  张喆

  今年是中国-东盟对话关系20周年。今年前5个月,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总值1408.2亿美元,增长26%。从去年起,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从今年4月起,东盟超过日本,成为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

  9年过去,中国和东盟高官就解决南海的领土争端方面迈出了最初的一步——中国和东盟昨天终于就落实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简称《宣言》)指针案文达成一致。但各国就该海域主权划分达成更广泛的协议似乎仍遥遥无期。

  日本媒体认为,此次中国之所以会在这一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可能是打算向东盟显示意欲解决南海问题的合作姿态,尽可能阻止美国插手这个问题。

  越南谈判代表范光荣说,这是最终达成用于解决南中国海争端的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的“重要和良好的开端”。

  昨天上午,中国与东盟在印尼巴厘岛举行了落实《宣言》高官会。为履行2002年签署的《宣言》,双方就规定今后合作方向的指导方针达成了共识,今天将交由各国外长批准。“几分钟前,东盟和中国高级官员会议就落实《宣言》的指导方针达成一致。”中国方面的代表、中国外长助理刘振民说,“这对于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合作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文件。”刘振民主管边界与海洋事务。新华社称,当天的会议成果“为推动落实《宣言》进程、推进南海务实合作铺平了道路”。

  新华社称,在当前形势下,各方都认识到,尽快结束指针问题磋商,积极落实《宣言》,推进务实合作是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需要,是发展中国-东盟关系的需要,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相关专题:越南菲律宾在南海与我再起争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