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旗集团老板意外回归 又一温州企业主不告而别

今年以来,浙江较多的中小企业倒闭,但仔细分析可以发现,不少企业是因盲目多方投资而陷入绝境。温州乐清的三旗集团,原以电缆为主业,但在货币政策扩张期间频频投资房地产、酿酒等多行业,最终破产。还有当地的霸力集团,这家企业南下广西投资数千万开矿,最终资不抵债,老总外逃。  最近刚刚倒闭的天石电子,据其合作伙伴透露,这个行业像这样的企业一年赚三五百万是没有问题的。但天石公司在多个地方都有投资项目,一些项目并没有让天石带来好的效应,成了天石倒闭的导火索。而且天石公司在生产环节上的一个重要手续一直未获批,导致银行对其部分信贷资金进行压缩,公司使用了其他一些非正规的融资手段,可能是造成该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而且该公司老板还介入股市,今年股市下跌加速了企业的死亡。  中央电视台在调查中听到较多的温州企业家认为,以前社会资金很充裕,一些企业盲目扩张,部分企业并不是倒在原有的产业上,而是倒在盲目做大的道路上。在2010年,乐清市政协曾经做过这样一项调查,被誉为低压电器之都的柳市镇,全镇规模以上的企业,70%以上利润却不是来自电器,而是来自其他投资。这与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对民间借贷的监测结果基本一致:在温州的融资中介机构借贷市场中,借贷资金用于企业经营的比例,由去年末的30%下降到20%。

6月24日晚上,在一场温州当地经济界人士云集的帕累托公共政策沙龙上,绝大多数来宾完全没意料到,前不久传出倒闭消息的三旗集团董事长会突然回归,并否认了此前的倒闭传闻。昨天,记者拨通了陈福财的电话,确认了他的这次公开露面。

央行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存贷款基金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相应调整。调整后,金融机构人民币一年期存款利率达3.5%,一年期贷款利率达6.56%。这是继去年以来央行的第五次加息。央行的举措表明目前依然处在紧缩的货币政策通道中。而民营企业比较集中的江浙一带纷纷闹起了钱荒。

一边是陈福财的回归,一边又有企业主出走。同样是在以电器闻名的乐清,半个月前,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叶建乐忽然出走,等着发工资的工人和债主已经把工厂搬空。

钱荒 中小企业很受伤

中小企业资金链紧张的现象仍在继续。一位与记者熟悉的企业主感叹,这段时间,他对这类消息特别敏感:每出走一个,对大家的信心,都是一种打击。

在浙江嘉兴,记者碰到了鹿邦羊绒制品有限公司的老总叶松海,由于急需扩大生产规模,此时他正在同嘉兴银行的工作人员紧急商谈有关银行贷款的事情。看到记者到来,他就这样抱怨:现在企业没法干了。

三旗集团老板意外现身温州

浙江鹿邦羊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松海告诉记者:在银行(贷款)收紧的这种情况下面,我们做企业,也就是说是什么呢?前怕狼后怕虎,中间坐着一个二百五,这个二百五实际上是指我们。

三旗集团的前身是乐清华通线缆厂,创办于1984年。企业创办后发展一直都很顺利。1988年,企业变更为浙江三旗电缆电线有限公司,1994年,三旗集团正式成立。三旗最辉煌的时候,拥有各种紧密型和松散型的子公司30多家。

叶松海的抱怨让记者感受到了当前中小企业生存的艰难:由于原材料上涨、用工成本增加,特别是融资困难等因素的影响,目前在浙江,有很多中小企业都因资金紧张而濒临倒闭。

今年清明节后,有媒体报道,三旗集团的产业涉及电缆、电线及葡萄酒的生产和房地产投资,多元化的投资导致其资金链断裂。三旗集团位于乐清北白象镇的厂区里,出现了其他租用厂房的企业,而陈福财本人也去向不明,当地传言,三旗集团已陷入倒闭境地,与之互保的几家企业,也开始质疑三期集团的财务状况。

我们现在停都停不下来,停下来是不可能,最起码有这么多的员工,要是说关掉又放不下这个面子,所以说在这里面也是忧心忡忡。为此,台州市经委副主任金永定用这样两个字来形容这些企业当前的现状: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拨打陈福财的电话,此前一直都处于短信呼状态的电话,终于接通。电话那头,陈福财的声音显得非常疲惫。陈福财向记者确认,上周五晚上出席了沙龙活动,此前几个小时,他还约谈了当地媒体一位记者,在小范围内为倒闭传闻作了解释。

难,困难,一个难字,相当难,那么另外一个字,他们在挺,在挺嘛,(你估计他们能挺到什么程度)我想,能挺,这个就要看政策的底线到什么程度。

一位当天晚上也在沙龙活动现场的人士向记者透露,陈福财对此前的一些报道,表示并不认可,三旗并未倒闭,只是碰到财务危机。

6月20日,国家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今年以来的第六次上调,也是去年以来的第12次上调,至此,我国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已达到21.5%的历史高位。中小企业从银行拿钱的路子越来越窄。

三旗变卖固定资产还债

周德文是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他认为:血液(资金)如果流尽了,那你这个企业肯定是死掉的,跟人体一样,所以它可能如果资金的短缺,或者资金链的断裂,会成为压跨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晚参加了这次沙龙的人士向记者转述,陈福财表示一直想将三旗公司做大做强,2006年,他在江苏太仓租下750亩地,组建葡萄种植园和葡萄酒生产基地,同时三旗集团开始了产业扩张,在国内多个城市进行工业生产基地的布局,投入固定资产累计超过1亿元。但是,各个投资项目产出并不大。

在温州乐清的新光工业园区,记者看到,因资金链断裂,这家名为浙江天石的电子公司就已关门歇业。

陈福财认为,三旗集团这次的财务危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宏观政策紧缩,导致融资成本提高,投资固定资产的资金过大,以致企业的资金链变得异常脆弱。今年第一季度,三旗集团的一笔银行贷款出现逾期未还。同时,此前三旗在银行的贷款,是和另外几家企业互保,但其中一家企业突然撤保,导致三旗措手不及。

天石那个线路板厂倒闭了,老板也跑了,工资发不出来,他厂里的东西都给工人搬走了。门卫这样告诉记者。

三旗集团资金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是事实,但还没有到资不抵债的地步,作为主业的电线电缆的生产和销售也在正常运转。陈福财在论坛上说,他已经卖掉了手上的两块地产和部分房产,并争取到明年底前还清所有债务,他也希望能和三旗集团互保的企业,一起渡过难关。

在现场,记者看到,整个天石厂区已被破坏得一片狼藉:厂名被抠掉,牌子被砸烂,不锈钢扶手被撬走,就连埋在墙里的这些电话线也未能幸免。

又一老板因资金链断裂出走

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原销售部经理王建石告诉记者:天石在温州地区,知名度很高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变了个情况,很多人,就是旁边的这些朋友啊,真的都想不到这个事情。

就在陈福财重新出现在温州时,他的一位乐清同乡突然消失不见。

然而,天石公司破产的消息未了,温州知名餐饮连锁企业波特曼和港尚记倒闭的消息又来,原因为何?知情人告知:同样是由于资金困难。

几天来,位于乐清新光工业区的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正在被没领到工资的工人和债主们一点一点搬空,甚至连不锈钢楼梯扶手、铝合金窗框、墙内的电线铜丝,都被拆走。

这样的企业很多,特别是小企业,因为它一旦资金链断裂,那么它就会出现停工,有的半停工,坚守在那儿。周德文认为。

这是一家创建于1994年、主营电子线路板等产品的企业,前几年经营不错,员工多的时候有好几百人。但是,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开始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据当地人透露,截止到目前,整个温州已有近20%的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停工停产。而全国工商联对广东、浙江、江苏等16个省的最新调研发现,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其生存状况甚至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还要艰难。为此,国家银监会台州监管分局局长林奇十分担忧:台州企业的投资意愿已经大大下降了,大大下降了。那么你如果再紧缩下去,可能投资的意愿还要下降,还要下降的话,就会影响你台州一些企业今后发展的能力。

曾为天石公司提供担保的一家企业负责人透露,他和另外几家企业一年前已为天石公司担保过数百万元贷款,当时由于天石公司还款及时,在续贷时他们继续为其担保。今年6月9日,天石公司的贷款到期后未能按时还贷,银行找到担保人,他才知道天石公司的老板叶建乐跑了。

作为全国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浙江不光中小企业繁多,各类银行也为数不少,比如说台州,它就是全国拥有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最多的地级市。按理说,这里的中小企业融资应该更为宽松一些。但实际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

对于叶建乐的出走,有一种说法是他在股市中亏掉了巨额资金。但一位熟知内情的当地企业主称,由于某些原因,天石公司在生产环节上的一个重要手续一直未获批,导致银行对其部分信贷资金进行压缩,因此企业资金紧张,公司使用了其他一些非正规的融资手段,可能是造成该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

银根一紧再紧 贷款难上加难

昨天,记者拨打天石公司老板叶建乐的手机,始终是关机状态,而公司登记的固定电话,已经办理了停机保号的业务。据悉,与天石电子有债务关系的银行已与为天石提供担保的相关企业进行洽谈,并对抵押物向法院提交财产保全申请。

在浙江台州以人电动车公司,和前不久停产前那种人来人往、生产紧张的场面相比,现在的厂区已一片萧条:办公楼空空荡荡,房间内脏乱不堪。惟有这些广告好像还在昭示它们昔日的辉煌。

企业主出走打击经营信心

台州市大宇机械有限公司员工这样告诉记者,它们工人就有四五百个,包括这些办公室每一间都是满的,就是可能资金链出了一点问题。

去年初以来,回收流动性等一系列措施,使得银行信贷额度全面紧张,银根紧缩背景下,中小企业融资难更显突出。从早前的波特曼咖啡,到三旗集团,再到天石公司,企业由于资金链断裂,老板被迫出走,也在不断上演。

采访中,记者获知:浙江以人已经成立11年了,发展势头一直不错,然而由于银根紧缩,从去年开始,经营资金出现短缺,以至于到今年4月企业停产时,不光生产原料没钱买,就连工人的工资也发不出来了。万般无奈,老板尹小东只好宣布关门。

这种不告而别,首先牵连到的就是相连的互保企业。为了保证企业资金正常运转,在融资上,温州许多中小企业都会形成互保关系,也就是说,其中一家企业向银行贷款时,将由其他若干家互保企业中的一家为其担保。于是,一旦一家互保链条上的企业,由于资金紧张而未能及时还贷,形成的资金缺口,就可能形成更广的传导效应。三旗集团和天石公司的困境,都已显现出这一问题。

金融方面嘛肯定有原因了,是吧,不然的话我们不会资金困难,你说是吧。(什么时候就开始感觉到的呀)从去年。(从去年去年几月份呀。)下半年吧。(下半年,需要贷款多少呀?)需要几千万吧。为筹借这几千万资金,尹小东说,他跑遍了台州市的大小银行,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另一种影响则是无形的。一位温州的企业主说:这几天还有传闻说,有家连锁影楼的老板也出走了,这类消息对大家经营的信心,都是一种打击。

不好贷啊,申请了他们不会给我们,也想过其它办法,但是都说没办法。不得已,尹小东只好关门了事。一次又一次地银根紧缩,使得中小企业贷款难上加难。

本报(都市快报)将持续推出中小企业生存状况的调查报道,敬请关注。

中国工商银行台州分行行长王国才这样跟记者说:现在准备金率到了21%,那么我们就工商台州分行来说,今年前五个月,我们的贷款增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四分之一。相对于企业来说,融资的总的难度来说是有点增加。

见习记者胡轶笛

在浙江嘉兴银行,董事长许洪明给记者算了笔帐,截止到目前,该行的小企业信贷放额度已较往年正常情况减少了近4.3个亿,按户均500万元的小企业贷款规模来看,至少会有80多家企业受到影响。

中小企业相对就是说它的融资的能力比较弱,他更加需要银行的支持。

为此,嘉兴银行专门发文严控6千万元以上的大额授信,还通过在全国首次创新保易贷贷款模式,将更多的中小企业纳入到服务中来。

章张海是嘉兴银行副行长,他跟记者说:保易贷说白了就是为小企业贷款买了一个保险,当小企业最终发生风险的时候,由保险公司负责补偿,这样大大降低了银行对小企业贷款的风险。

然而这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根据浙江省的有关统计,截止到目前,在全省230多万家大中小企业中,仅有20余万家获得了银行贷款,覆盖率不足10%。同样该省《2011年第一季度全省中小企业经济运行分析》指出:与去年同期及第四季度相比,今年13月,全省中小企业融资更不景气。

台州市大宇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郭雪青告诉记者:比如说以前贷款贷了500万,现在可能是要300万了,你不可能贷给你500万,这余下的200万你到哪里去筹,你买设备、买厂房也来不及,对吧。(你可以朋友之间拆借一下啊)拆借一下,它自己也很困难,到哪里拆借。

面对如此现状,采访中,素以为中小企业贷款服务见长的包商银行董事长李镇西坦言:中小企业融资难已经是个老问题了,只不过由于今年银根紧缩,使其更加突显而已。为此,他给记者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在我国现阶段,占企业总量不足0.5%的大型企业,其贷款数已占贷款总数的50%,而占企业总量88.1%的小型企业,则还不足20%。这是为什么呢?

李镇西是包商银行董事长,他这样认为:我国的第三产业一直发展不够充分,那么与之相适应的配套政策还不够完善,那么大银行更不把它当做自己的一个主要的服务对象,那么中小银行实际也不重视这一块。

而更加重要的是,这些银行也不愿意和中小企业打交道。由于一无抵押,二无担保,三无真实、规范的财务报表,加之贷款数额较少,银行担心贷款给他们,坏帐风险大,管理成本也大!

我们给大企业贷款,你贷几个亿,几十个亿,那么几个人就可以做到了,那么我们为这么多众多的小企业和微小企业,个体工商户服务,那恐怕就要走街串巷,要需要许许多多的人,为这些许许多多的不同的客户群体来服务,所以这个投入的精力,包括我们的交易成本,管理成本都会加大。

记者在包商银行采访,正好碰上该行的微小企业信贷员王静来到这家小超市进行放贷调查。在现场记者看到,为了摸清它的家底,王静和同事竟然把超市中每一种物品的名称、数量、价格等都要登记下来,然后将之纳入包商专门为之设计的财务报表,再结合店主以及他人提供的信息,最后判断出这家超市是否真正具备还款能力。整个过程十分烦琐。

那为这个群体服务,恐怕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人力,我们自己号称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这么一个工作。

于是,银行趋利避险的商业属性便将中小企业挡在了门外,特别是在国家银根不断紧缩,银行变得更加挑剔的这种大背景下,中小企业贷款也就难上加难。在绍兴银行城中支行,记者就看到了这样一种中小企业排队等候贷款的现象。

绍兴银行城中支行工作人员带领记者观看了已经办理或者即将办理的中小企业的档案资料,地上全是他们即将办理的。

为此,许多中小企业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到银行贷款已基本不可行。

同样的紧缩力度,小企业感受到的紧缩力度更大,因为他的融资渠道比较单一。它把这个信贷这一条渠道到一紧缩下来之后,他没有其它的可供选择的,也没有什么可供抵押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巴曙松给出了专业的看法。

和中小企业打交道成本高、收益低是商业银行必须面对的难题。同样面对贷款需求,贷给大中型企业是很多银行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记者了解到,资金短缺是造成一些中小企业关门倒闭的主要原因,但是在这个原因的背后还另有隐情。

规模扩张 中小企业资金紧张

在浙江临海大田街道办事处,一提到珠光钢构公司的倒闭,很多人都说意想不到。

珠光钢钩公司保安告诉记者连工人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作为台州最大的钢结构生产企业之一,珠光钢构倒闭前曾有6家企业,400多名员工,是当地有名的明星企业,然而就是这样一家明星企业,却在今年5月间突然关门歇业了。在现场,记者看到,公司大门被帖上了封条,办公楼内一片狼籍,仅剩的这几盆绿植也因无人浇水而干枯致死。

浙江临海大田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卫星这样告诉记者:我们政府第一时间反映就是报告我们当地的市政府,那么市政府牵头,法院、相关部门组织人,先把它的资产给保全起来,然后我们这边人马上派人进驻,把它员工这一块的遣散员工工资的垫付政府把它垫付下去了。

好好的一家企业为什么就倒闭了呢?采访中,好多人都说:是他们的资金出了问题。

卢立新是珠光钢构公司留守负责人:可能银行资金紧缩了这一块,有一点困难,(银行怎么个紧缩法,那怎么会影响到企业呢)打个比方说,贷个一千万你紧缩到七百万,那三百万(企业)就是有缺口了。

清算的结果似乎也在证明这一点:初步统计,截止到停业为止,珠光钢钩公司共有各类欠款4.7亿元,其中金融机构2.7亿元,民间借款1.72亿。面对这么庞大的数字,李卫星说,当地政府也想不到。

作为我们基层政府,也不晓得他能有那么大的贷款额度,有两亿多的贷款,但是它名下的企业加起来,这个销售一年也只有不超过1个亿的销售,那么大的资金,我们第一时间就感觉是它的那个资金发生了问题。

然而这仅仅只是表象。为实现跨越式发展,采访中,记者获知:最近几年,珠光钢构一直都在进行多元化扩张,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还未消退期间,已经拥有4家下属企业的它又投巨资创建了浙江昕昕游艇公司,当时由于货币政策相对宽松,资金筹措相对容易,珠光钢构风光一时。

以前的话,我们根据我们发展业务量很好的,它(银行)根据企业发展,(贷款)都是平稳地过渡,卢立新说。

然而伴随银根的抽紧,珠光钢构开始遭遇资金难题。特别是它这个新上马的豪华游艇项目,竟成了珠光钢构最致命的投资,采访中,记者获知,由于该项目一直都处在试运行阶段,资金缺口很大,据统计,珠光钢构公司仅为之借款就有7000多万元。以至于到今年5月,伴随国家银根的再次收紧,外表风光的珠光钢构公司不得不关门歇业。

我们的感觉,它是扩张的太快,那个肯定是负债比较大,目前这个整个资金的状况肯定是发生了问题,才会出现这么重大的变故。

无独有偶,浙江以人的倒闭也是如此。采访中,作为这个公司所在地的领导,台州市横街镇党委书记陈荷兰告诉记者:

它老板应该说很努力,但是它投资规模就是有点偏大,主导产业利润又薄,这个加速了它这个企业倒闭的速度。

浙江以人公司也成立10多年了,但由于自身实力的限制,一直没有做大,为此,头几年,它便借国家货币政策宽松之机,在全国各地成立分公司,开展多元化经营,实施大规模扩张,范围涉及担保、光电以及电动车等多个行业,企业负债很多,资金缺口很大。今年4月,伴随国家银根的不断紧缩,浙江以人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宣告停业。

在采访中,陈荷兰表示:多元化经营,有些产业就冲击比较大,影响到主导产业这一块,然后企业就维持不住了。

其实,珠光钢构和浙江以人两家公司的故事只是当前我国中小企业为何产生钱荒的一个缩影。为应对金融危机,2008年第三季度,国家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小企业借机发展,扩张迅猛;而为防范通胀,今年国家又连续6次提高准备金率紧缩银根,国家货币政策的这一松一紧,冷热不均,致使那些还没来得及从扩张周期中撤出的中小企业,资金短缺,生存艰难。为此,经济学家谢国忠坦言:

中国现在那个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6%,中国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是不会增加16%的,所以这个钱从标准来看的话,在国际比上按常理来说的话,中国的货币环境很宽松的,那为什么大家觉得钱就那么紧张呢?就是过去钱很多,生出来很多那个要钱的人。所以我觉得就是把银根紧缩看成是引起这个问题的根源是错误的。

银根紧缩使得中小企业贷款难上加难,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的中小企业都在向记者抱怨国家的银根紧缩政策,但伴随采访的深入,记者发现除国家金融政策的限制外,中小企业融资难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中小企业融资 钱途在哪里

走进温州,随处可见这样一些寄售店、典当行和担保公司,采访中,记者发现,名义上它们都是做这些行当的,但实际上他们从事的大多都是民间借贷生意。

温州某寄售店老板跟记者说:利息看朋友,有的贵,有的便宜,贵的能贵到多少?(一万元利息)借一万一天利息恩对一般正儿八经的话,一般都这个价,乐清贵点,乐清四十五十。

按照这位老板的说法,记者大概算了一下,借一万元,一天利息是50元。如果借100万元,一年之后连本带息要还280万元,转化为年利率也就是180%,而这还不是最高的,据知情人透露,在温州,目前个别民间借贷的月利率已经高达2毛,转化为年利率也就是240%。

我们做这行也不是做了一年两年了,都做了很长时间了,因为我们这个说实在的话,高风险,高利润,本来就是这个道理都在这里,是不是?

高风险、高利润,然而这些民间借贷留给中小企业的却只有高风险:珠光钢构公司就是其中的一例。为获取企业周转资金,采访时,记者获知,截止到该公司停业为止,珠光钢构公司从民间借贷的资金竟然已达1.72亿元。

因为有好多的民间借款人到。它厂里面追款,那么我们才了解到,它是在民间有一部分借款。李卫星这样说

然而让珠光纲构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利率高昂的民间借贷却将它送进了企业倒闭的坟墓:为此,记者给它算了这样一笔帐,如果按照当地6分的民间借贷月利率来算,这1.72亿元民间借贷,珠光钢构光利息每天就要还34万元,但据知情人透露,2010年,其整个公司每天的总产值还不到30万元。很显然,珠光钢构公司无力偿还。

就是他的不动产也只有一个亿上下的资产,但是他已经在银行已经融到两个多亿的资金了,应该是在银行里面的空间没有了,他为了把企业生存下去,只有从民间那里转,倒过来,倒来倒去想把他的企业倒活,那么这样子,民间这么大的成本,你倒,肯定是倒不回来。

民间借贷找死,不民间借贷等死不断收紧的国家银根迫使愈来愈多的中小企业将手伸向了民间借贷。然而现实却是,伴随国家银根的不断抽紧,民间借贷的利率也是水涨船高。根据温州市有关部门的统计,较往年相比,虽然当地中小企业的年投资回报率已经由过去的8%到10%急剧回落到现在的1%到3%,但同期民间借贷的年利率却已升至72%到96%,个别的甚至还会达到240%。面对这高昂的利率,有专家说:民间借贷就像一杯毒酒,中小企业可以暂时解渴,但却注定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巴曙松解释说,一旦一紧缩之后,他有侥幸心理,说我干脆就积点高利率的这个融资高利贷来维持一下。这个资金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可能这个调控一持续下去之后,可能持续两个月,三个月可以,但是三个月、四个月、五个月、六个月,它实业部门很难提供这么高的盈利水平来支持这么高的民间融资。

不借钱开不动机器,借了钱又还不起利息。钱途在哪里?面对中小企业融资难,采访中,有专家坦言:从经济发展的长远角度考虑,国家还是要尽量保持货币政策的相对稳定,切忌忽冷忽热,冷热不均。其中最根本的还是在于改革当前的金融体制,大量发展民间金融,通过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并举,在全国尽快形成一个成熟、开放的中小企业融资市场。

比如说鼓励更多的大企业,让它去直接融资,去发债,然后挤压银行的这个利差,逼着这些银行能够转向给小企业(服务),通过竞争,通过金融体系改革,逼着这些银行眼睛向下,给更小规模的这些企业去服务。所以服务于中小企业仅仅靠号召可能还不够,需要靠金融改革,需要靠放松直接融资管制,来倒逼银行更多适应这样一个新格局,把他逼着只好地去面向中小企业,去研究中小企业,它才有生存空间的时候,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度才会逐步地降低。

骤冷骤热的国家货币政策,让那些还在迅猛扩张的中小企业,突然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资金压力。在目前传统的金融体制下,这些中小企业已经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为了维持企业生存,一些中小企业不得不求助于民间高利贷。

半小时观察:高利贷无异于饮鸩止渴,但是对于被融资所困的中小企业来说的确也是无奈之举。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因为中小企业天生就存在着经营不规范、财务不严谨、银行贷款成本高等不利因素。但是这些难题都是一些技术层面的原因,可以逐步改善。而此次中小企业资金吃紧、甚至濒临倒闭的一个重要原因,则是由于货币政策骤热骤冷之后产生的后遗症。

在资金面宽裕的情况下,资金的成本相对较低,自然会鼓励一大批企业低成本扩张。而就在企业还处在扩张通道的时候,骤然收紧的货币政策一下子就把那些浮在水面的鱼儿拍死在沙滩上。

当然企业的风险意识也很重要。香港巨商李嘉诚历经多次金融风暴,其屹立不倒的秘诀之一就是低负债,通常负债率不超过20%,这和我们一些企业动辄超过百分之百的负债率形成鲜明对比。

大量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休克、倒闭,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负面效应。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而言,稳定而持续的货币政策至关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