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滹沱河:石家庄水源地深陷高尔夫污染之忧

近日,本报接到群众举报,称在河北省藁城市存在一个披着“生态园”外衣的高尔夫球场。  群众举报的高尔夫俱乐部名为石家庄滹沱河高尔夫俱乐部。随后记者在网上查阅该高尔夫俱乐部的相关信息,发现有关石家庄滹沱河高尔夫俱乐部的相关信息非常少。但记者从某招聘网站上发现该球场发布的招聘信息,在企业介绍中这样写道:“河北富润地产集团成立于2000年,是集房地产开发、房地产咨询策划销售、高尔夫球场运营管理于一体的集团公司。总部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育才街56号,下设3家分公司:河北富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元地产咨询公司、石家庄滹沱河生态园科技有限公司。石家庄滹沱河生态园科技有限公司是河北富润集团下属的高尔夫球场运营公司,该球场位于石家庄市滨河新区,毗邻滹沱河畔,东临机场路,南临307国道,交通便利,环境优美。总占地
1800多亩,拥有18洞标准杆72杆,球场总长度为7350码,是石家庄市唯一的国际级锦标赛球场。球场从2009年6月开始建设,今年5月份正式投入运营。”记者还发现,就在接到群众举报的前5天,石家庄滹沱河高尔夫俱乐部还在招聘球童和客户经理等职位。记者随即拨打了该公司的联系电话,被告知石家庄滹沱河高尔夫俱乐部位于石家庄藁城市境内的石家庄(藁城)现代农业农业观光园内。  6月28日,记者一行前往该地进行实地调查。记者驱车赶到观光园园区,在其园区内看到有小型农场、采摘园等,但未发现挂有高尔夫球场或生态园牌子的场地。直到从观光园西瓜采摘园一个工作人员口中了解到采摘园隔壁就是高尔夫球场,记者这才注意到一墙之隔的这块场地。场地为狭长体,四周被铁丝栅栏围起来,记者驱车十多分钟才绕其场地一周。栅栏内临路的地方都是凸起的草皮和沙坡,可以看见大面积的草坪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眺望园内可以看到在场地内有人工湖和大小不一的障碍沙坑。在该无名场地的几个拐角,都有2个人或站或坐,警惕地向外张望。场地只有一个未悬挂任何标志的大门,紧锁着,大门内的两名保安更是机警地注视过往车辆。记者推测,此地就是神秘的滹沱河高尔夫球场。  记者以购买高尔夫球场“会籍”为名来到此高尔夫球场入口,一靠近那扇大门,便被保安拦下询问来意,记者说明是要打球,保安回答说此处没有高尔夫球场,这里是农业生态园。在告知已经和球场工作人员电话预约过以后,一名保安警惕地向车内张望,让记者稍等,另一保安则去通知相关工作人员。不一会儿,从高尔夫球场内走出一名戴眼镜、短发的女子,警惕地询问记者:“你们是来干什么的?”记者:“我们过来是想办理高尔夫俱乐部会籍,想打球。
”短发女子再问:“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有没有预约过呢?”记者:“我们打过电话,说让我们到这边来,你们这边不是高尔夫球场吗?怎么说是农业生态园呢?”这时,该女子迅速拿出手机,核实记者是否有过电话预约。经过核实后,该女子说:“我向你说明一下吧,为了配合政府的调查,正往上报这个项目呢,现在暂时不能打球。”记者:“那什么时候能打球?”该女子回答:“上级对我们说是到本月底或下月初,你要咨询什么问我就行了,要不咱先上里面待会!”同时示意保安打开大门,邀请记者进入。记者与这位短发女子交谈时,正是中午12时左右,记者观察到陆陆续续有高尔夫球场的工作人员从球场大门旁边的小门走出。  此后,记者马上赶到藁城市国土资源局了解滹沱河高尔夫俱乐部情况。办公室刘主任对记者说,主管领导都外出开会,他也不了解具体情况。6月30日,记者再次来到藁城市国土资源局,再次被告知领导不在。在藁城市行政服务中心,记者向藁城市发改局一位工作人员了解关于生态观光园里的高尔夫球场的立项相关情况,该工作人员对记者明确表示,观光园那个球场他只是听说过,高尔夫球场是国家明令不能批准建设的项目,藁城市发改局绝不会为其立项,并且发改局也从来没有接到类似的报批项目。记者从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上了解到,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育才街56号的,是河北富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物业管理,建筑与装饰材料的销售。记者查询石家庄滹沱河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结果显示成立时间为2009年12月21日,经营范围为:苗木新品种的研究、园林绿化、园林观光服务,健身器材销售,餐饮服务。  在当前国家如此的严厉政策下,一个在国务院明令禁止文件下发5年后开始开工建设,在国务院明令禁止文件下发7年后正式营业的高尔夫球场,已经习惯了淡漠地对待本来不可违抗的国家权力。近期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环保部、住建部等11部委又联合发文针对高尔夫球场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综合清理整治工作,而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为了配合政府,这几天不能打球”而已。而在这一无奈现象的背后,还有怎样的故事,本报将继续关注并进行追踪报道。

“我周围的人都购买了会员卡,都是为了投资。”  普洱茶、茅台酒……中国富人追捧出来的下一个泡沫可能是高尔夫球会员卡。  高明是一家公司董事,热爱高尔夫球,他发现了这张会员卡的投资价值:“上海美兰湖高尔夫俱乐部球卡最低时才15万元,但最火爆的时候可以炒到120万元。”  目前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可谓一卡难求。以上海为例,18洞标准的球场一共也才20个,一个球场的标准容量约400余人,但多数已经超过了800余人。  这就导致一些高尔夫俱乐部的二手会籍涨价惊人。上海佘山高尔夫球俱乐部会籍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一手会员卡2007年就销售完了,现在二手会员卡售价250万~255万元。  当然,投资也有风险,高明这些天就很担心,他买了一家俱乐部的会员卡,但这家俱乐部最近暂停营业了。  会籍之外还需上万元年费  记者曾以购卡者身份致电上海美兰湖高尔夫俱乐部询问办理会员卡事宜,该俱乐部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俱乐部一手会员卡早在2008年就已售完,目前只有二手会员卡,价格在68万元左右,而之前销售的会员卡价格在30万~65万元价格不等。  “之前二手卡价格还要高一些,目前有所走低,但是我们预计2015年价格会回暖。”上述人士说。  记者了解到,美兰湖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终身有效,但这张会员卡只是打球资格凭证,每次进场打球还另收服务费360元,以及每年需要缴纳年费1.2万元。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上海佘山高尔夫球俱乐部。该俱乐部会籍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俱乐部会员卡2007年就已售完,目前二手会员卡售价250万~255万元。会员每次打球需要另收服务费400元,以及每年1.32万元的年费。  “由于美兰湖、佘山这样的高尔夫球场举办过汇丰、宝马等顶级国际高尔夫球赛事,会籍价格不断上涨。”高明告诉记者,“由于需求旺盛,商家会一批批地卖,先卖100张,若卖得好便暂停销售,拖一段时间涨价接着卖。”  炒作已成高价推手  在商业圈,高尔夫早已不只是一项单纯的运动项目,而是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交功能。  “现在已经不流行饭局、酒局,很多商界人士都将办公室搬到了高尔夫球场。”高明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说,“打球的几个小时你可以和球友深度沟通,从中可以看出球友的性格和人品,从而找到自己的商业新伙伴。”  上海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商界精英,高尔夫球场火爆在所难免。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目前有高尔夫球场地32个,其中训练场8个,9洞球场4个,18洞标准球场20个。  “这里即使拥有全国非常多数量的高尔夫球场,还是供不应求。”高明说。据他了解,上海很多18洞标准球场会员高达800余人,但这类球场标准容量仅为约400余人。

5月2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位于石家庄市北部中华大街、胜利大街与滹沱河交汇处,在滹沱河水面中央河心岛看到,岛内高尔夫球场绿草茵茵,大片的别墅群掩映在碧波中。  石家庄市政府公开资料显示,河心岛周围滹沱河水域一直是石家庄市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地和一级水源保护区,且具有行洪、补水的功能,在生态环境方面也对当地产生着极大的影响。  然而,据知情人透露,河北申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申能公司”)在这里打着体育公园的名义兴建国家明令禁止的高尔夫球场以及低容积率的别墅项目。  有专家认为,高尔夫球场草皮在维护过程中需要喷洒大量的化学农药,残留农药通过地下渗透无疑会给周边水源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同时,别墅生活区的建成,生活污水、垃圾也会对水源地的保护构成威胁。  饮用水水源地建设高尔夫和别墅  滹沱河,被称为石家庄市的母亲河。  2007年11月起,石家庄市斥资62.34亿元对其进行综合整治。计划建成集防洪保安、生态建设、旅游开发、水源地保护等多功能的德政工程与民心工程。  河心岛就位于滹沱河综合整治工程一期改造的1号水面中央。  当地村民称,河心岛原来是一片林地,属正定县正定镇3个自然村集体所有,塔元庄约700亩、大孙村约300亩、西柏棠约500亩。  “2011年初,政府征地说是建生态公园,当时听了还挺高兴,但是慢慢地好像变了味,建起了只有少数富人才能享有的高尔夫球场和别墅,现在我们想到岛上游玩都困难。”正定县塔元庄一李姓村民告诉记者。  据记者调查了解,征地后,政府并没有直接对河心岛投资整治,而是交由申能公司整体开发建设。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9日,注册资本6000万元。申能公司成立后不久,便开始了河心岛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但截至目前,该球场未取得任何建设手续,属典型的违规球场。  5月26日,记者驱车前往河心岛,在最西端的唯一入口处并未受到保安的拦截。不过,保安告诉记者,早上8点到下午5点半之间可以进岛,这是岛内工作人员上班的时间,除此之外,一律不得进岛。  “前几年的确不让进岛,只有买别墅或者高尔夫会员才能进入,普通市民是不能登岛游玩的。”经营出租的赵师傅回忆称,“我从小就在石家庄长大,小时候滹沱河常年四季几乎没水,不像现在这样;五六年前政府开始治理,现在环境好多了,河心岛几年前还是一片片树林,听说政府要建成休闲生态公园,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就成了高尔夫球场和别墅了。”  记者走进岛内看到,原来的树林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假山、各种景观树木、花草。在售楼部旁,占地庞大的高尔夫球场映入记者眼帘,粗略估计亦有三四百亩。一名工人正在给草坪喷水,放眼望去,果岭、沙坑、球道、零星树木分布在高低起伏的球场上。虽是炎热的下午,但球场上仍有三三两两携带球具的玩家在球场穿梭。  据售楼人员介绍:“现在看到的是9洞高尔夫球场,这只是整个岛规划的一部分。东半岛规划为别墅区,大约占整个岛的三分之一面积,目前开发的只是一期,大概百余套别墅去年开盘,目前已经封顶。西半岛主要由高尔夫球场、网球场、体育运动馆等构成。”  “从申能公司成立到河心岛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时间来看,恰逢国家对高尔夫球场从严清理整顿之时。”一位熟悉河心岛开发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2011年4月,由11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紧急发往各地,这是继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之后再次以专项文件的形式规范高尔夫球场的建设问题。  该《通知》明确要求:“对于自然保护区或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建设的高尔夫球场,非法围垦河湖影响防洪安全的球场、非法占用公共资源建设的球场,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要重点督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