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路漫漫 改革须同步

前央行行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戴相龙26日在第二届智库峰会上表示,人民币国际化需三步走,即使人民币成为贸易结算货币、全球投资货币和国际储备货币,这一过程需要15-20年。他认为2015年人民币可成为SDR的重要货币。  戴相龙称,人民币国际化按照其功能可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人民币成为贸易结算货币,二是成为全球投资货币,三是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而题中的要义是人民币汇率和利率的市场化。戴相龙认为保守估算这一过程需要15-20年,届时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要达到世界储备货币的一定比例,这一比例与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例相当。“2015年人民币将成为SDR(Special
Drawing
Rights——特别提款权)的重要货币,在结算中广泛使用,在交易市场广泛使用。”  戴相龙如此表示。他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要大力发展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市场。他认为,今后金融改革重点应该是国际化,围绕人民币国际化,进行利率汇率改革,让更多金融机构走向全球。

* 人民币国际化方向不改,然复杂性及艰巨性加大

今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篮子,与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一起成为五大国际储备货币,这标志着中国在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性获得正式认可。不过,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人民币被IMF官方认定为“可自由使用货币”,但“官方身份”未必自然产生国际货币的“市场地位”。业界分析,正式“入篮”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会进一步提速,但要真正成为向美元看齐的国际硬通货,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图片 1

人民币地位获国际认可

2010年11月7日在北京拍到的人民币与美元现钞图片。REUTERS/Petar Kujundzic

2015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将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权重为10.9%,成为仅次于美元和欧元的第三种储备货币。

* 专家把脉开药,推进市场化改革是关键

“人民币这次加入SDR的意义堪比当年中国加入WTO。”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告诉记者,“自去年IMF批准人民币加入SDR,到如今正式生效,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在国际货币市场上获得了官方的认可,更具权威性。目前,国内和国际各方也都做好了准备,接下来会进入到实际使用的阶段。”

* 国际化须与实体经济,国内外金融改革相联系

据了解,从今天开始,IMF成员国的SDR储备当中有一部分将自动用人民币计价,具体规模取决于其在IMF的SDR分配份额和IMF在去年11月确定的SDR货币篮子构成比例。SDR不能在全球外汇市场上交易,而仅仅是各国央行所持有的一种名义上的储备货币。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撰文分析,目前SDR的总量为2040亿,按9月28日的汇率折算相当于2850亿美元。各国央行可以自主增加其外汇储备中的人民币资产,但这并非强制要求,而且这个过程可能早已开始,并会在未来数年中逐渐推进。

作者 沈燕/赵红梅

倒逼国内金融体系改革

北京11月10日电—欧债危机愈演愈烈,无疑让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漫漫长途更显复杂和艰巨.若要迈向终极目标,单边推进恐风险重重,与国内外金融改革共同推进应是上策.

纳入SDR的深层价值在于助推人民币实现真正的国际化。多位业内人士预测,加入SDR后,人民币有望在跨境交易中“舞”出精彩。

在北京召开为期两天的国际金融论坛2011年全球年会上,有专家并预测,或许在未来10年内会有一些国家选择人民币为储备货币,但比重并不会太大,美元还将是全球首位的储备货币.

“长期来看,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机构接受认可人民币,企业有望直接用人民币进行结算,规避汇率风险,国内企业会因此获益更多。”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累计发生7.23万亿元,同比增长10.38%,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29.36%,规模全球占比也从2014年第四季度的3.04%提升至2015年第四季度的3.38%。

“人民币的国际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中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挑战,各种各样的危险的一个过程,”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称.

值得注意的是,加入SDR在短期内也将给国内金融市场带来挑战。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王家强认为,虽然人民币已“入篮”,达到“可自由使用”的标准,但随着金融市场更加开放,利率市场化程度会更高,双向波动特征会更加明显,也将倒逼国内金融体系改革。

他建议,人民币国际化应坚持三个原则,包括跟整个中国参与国际事务,整个参与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以及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单边的过程.

未来可持人民币漫游世界

他指出,未来10年,人民币国际化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积极参与国际货币体制的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SDR特别提款权并不是一个“高冷”的概念,它也将给老百姓“买买买”带来便利。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张礼卿亦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将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目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人民币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有四个基本前提,持续繁荣的国际贸易;发达的国内金融市场;货币要稳定地趋于升值,但升值不能过快;以及较为开放的资本账户.

“以前出国大多需要在国内提前把钱换成美元、欧元。未来,随着人民币被更多国家接受认可,揣着人民币就可漫游世界。”鲁政委说。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以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为基础,有序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包括逐步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范围扩大到全国,开展外资银行以人民币增资试点,并支持香港企业使用人民币到境内直接投资等.

随着人民币加入SDR,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将增强,国外企业和个人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也会提高,从而推动人民币广泛用于出境旅游、留学、贸易和投融资等跨境交易中。

今年8月,中国国务院领导人高规格到访香港,并宣布一系列刺激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的实质利好举措,再度彰显了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雄心壮志.

日前,央行授权中国银行纽约分行担任美国人民币业务清算行,人民币国际化再下一城。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分别授权在吉隆坡、曼谷、悉尼、卡塔尔、智利、南非等地建立了人民币清算行,国际化进程捷报频传。

**国际化难度加大,改革须同步**

据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8月,人民币继续超越加元,稳坐世界第五大支付货币的位置,支付额占全球支付的1.86%。其中,除了亚太地区,欧洲成为全球第二大人民币支付区域,英国则是此区域最大的人民币支付中心,法国是欧元区最大的人民币支付中心。

很显然,相较以往学者们热烈憧憬人民币国际化的远景时所表现出的乐观,此次在欧债危机背景下的国际会议上,专家与学者们更多提到了人民币国际化所面临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推进改革是必然选择.

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也表示,任何一国的货币在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过程中,都要经历很大的挑战和风险,包括资产泡沫和国内经济的大幅动荡.

“人民币国际化对中国的经济政策和价格体系的要求很高.如果国内的利率、汇率以及能源、土地等价格存在很大程度的扭曲,资本大幅流入、流出将对实体经济造成很大危害”.汪涛称.

因此他建议,在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过程中,要加大力度推行国内的一系列改革.

高盛前经济学家胡祖六也指出,宏观政策、汇率政策、金融稳定会遇到新的问题和挑战.但若能保持比较审慎的宏观政策,有效监管、特别是金融机构和企业风险的有效管理,风险完全可控和避免.

他认为,中国应实行有序的开放,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以及资本的跨境流动,尽管这会带来新的风险.

他并称,那种认为中国实行资本管制,对金融经济就可以高枕无忧,”这其实是自欺欺人”.

**路径分步走,时间有长有短**

至于如何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终极目标以及所需时间,专家们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戴相龙认为,人民币国际化要分三步,第一步扩大人民币在境外贸易中的结算的作用,使人民币成为商品进出口的计价工具.中国现在已经开始用人民币来计价计算,规模达到1.6万亿元,今後发展会很快.

第二步则是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使人民币成为投资货币.今後五年到十年出现人民币可兑换是具备条件的.第三步则是通过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使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他认为,国际结算货币成为国际货币时间比较长,而人民币要真正实现国际化可能要三个五年的时间.

张礼卿表示,资本项目完全开放并非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一个开放的资本账户固然有助于国际化,但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不应要求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因为现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完全开放资本账户.

他预计,人民币可能在10年内成为一些国家储备货币的选择,但在国际储备货币中,人民币的比重不会很大.

这一观点与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沈联涛相似,後者也预计,10年内一些国家会选择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但在这一过程中,美元还是全球首位的储备货币.

截止9月末,中国外汇储备已达3.2万亿美元,稳居全球外储最多的国家首位.

–审校 林高丽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