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保山市副市长解丽平:借势“桥头堡”打好旅游牌

本报记者 朱耘
北京报道  地处西南边锤的云南省保山市,似乎一直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实际上,保山市坐拥优良的工业资源和旅游资源。  随着云南“桥头堡”战略的深入推进,保山将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在“十二五”期间,保山如何玩转“工业”和“旅游”两张牌,实现和谐发展?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云南省保山市副市长解丽平。  借势“桥头堡”战略  《中国经营报》:胡锦涛总书记在考察云南时提出了把云南建成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这是新的国际形势下对中国对外开放所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在桥头堡建设中,保山处于怎样的位势?  解丽平:保山自身的区位条件、资源丰富、市场枢纽优势,决定了保山在桥头堡建设中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从区位上看,毗邻两亚(东南亚、南亚)、连接三亚(东亚、南亚、东南亚)的区位条件,是保山面向西南开放的最大优势;从市场枢纽的地位看,中国生产的机电、医药、轻工、纺织、化工、食品、金属制品和纸制品等在周边国家受到普遍欢迎。保山作为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连接点,具有枢纽辐射作用;从资源条件看,保山自有资源相对丰富,又毗临缅甸、尼泊尔、泰国、印度等矿产、水能、生物资源均较富集地区。  总体而言,在桥头堡建设中,我们要借助优势资源,建设加工制造基地。由于产品离国际市场近,运输半径小,产品生产、物流成本低,竞争力强,有利于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有利于更好地发挥保山区位优势。  《中国经营报》: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贸区正式建成,这个巨大经济体将成为继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自由贸易区,区域内投资和贸易将得到迅速增长,这将给保山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解丽平:
保山市正在利用区位优势,抓住一切发展机遇。如今,我国面向东南亚、南亚开放、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国家西部大开发及东部地区产业梯度转移以及“两强一堡”建设都在加快。保山将借助众多的发展机遇,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合作,融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还将深化大湄公河次区域和孟中缅印次区域合作,拓展与缅甸在工业、农业、旅游、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相对比较而言,保山具有五大投资优势:保山具有清洁能源优势,水能资源丰富。同时,中国企业在境外开发的清洁能源大部分能源要输送回国内,保山是重要的、必经的中转站;通道口岸优势。保山有国家级口岸1个(腾冲猴桥口岸),省级通道4个,而且保山处于瑞丽、畹町等口岸中心地带,距离均在260公里范围之内,具有辐射联动优势;是便捷的区位交通优势。现在已建成使用2个机场,
2条高速公路和出境公路;还有劳动力资源优势。现在保山每年有10000多高职以上学生在读。还有富余劳动力80多万人,仅去年一年向市外输出劳动力就达47万人次,市内劳动力平均价格为每人每年10000元左右;政府也以高效服务招商引资,全力打造诚信服务型政府。  差异化旅游发展  《中国经营报》:云南省是我国旅游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之一,正所谓“七彩云南,旅游天堂”。大理、丽江、西双版纳等,都有其各自的特色每年吸引诸多游客旅游。作为并不太出名的保山市,游资源也很丰富,你们如何打造自己的“旅游名片”?  解丽平:旅游业是保山确定的五大支柱产业之一。2008年云南省委、省政府将我市腾冲县列为“云南旅游产业改革发展综合试点”,是我国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以县域为单位,以旅游产业为试点的地区。这几年,我们着力打造推出了9张旅游名片:观火山、游湿地、品古镇、购翡翠、泡温泉、打高尔夫、访密支那、登高黎贡山、瞻善洲森林公园。这9张名片,单看哪一张,都能在其他地方找到,但是能在一个地方把这些元素都看到,恐怕只有在保山,特别是腾冲的景点之间,车程均不超过半小时,景区、景点的集聚性和综合性是保山旅游的竞争力所在。  现在保山一直在打造生态旅游城市,这是与云南其他地区所不同的,保山旅游产业的定位是要做中国一流、世界知名的休闲度假健康旅游目的地,吸引游客来这里放松身心,辅以观光旅游,更多发展回头客。如今,以腾冲县为龙头,隆阳区和龙林县两翼带动。在2010年有共计620万人次到保山旅游,总收入30.76亿元。  《中国经营报》:保山定位于休闲度假旅游,这与丽江的观光旅游或一些城市的商务会奖旅游不同,保山为何做出这样的定位?在引导投资者建设方面,政府做了哪些工作?  解丽平:由于保山旅游的特质和路途远、交通成本高等因素,来保山度假的人士多为长三角、珠三角及一线城市的人为主,他们选择住高星级休闲度假酒店,会因为对翡翠、泡温泉、打高尔夫球等兴趣多次到保山腾冲旅游度假。为此政府一直在引导酒店投资者,建设特色化、个性化休闲酒店和商务会展酒店,鼓励差异化发展。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对保山既有的开放发展格局有什么样的影响?新形势下,保山如何抓住“一带一路”战略机遇,积极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充分发挥“开放前沿、关键节点”的区位优势,形成保山全方位大开放经济格局?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课题。在刚刚结束的“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西南论坛”上,诸多专家学者结合保山实际,为保山在新机遇下的发展建言献策。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提升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水平的伟大战略构想,为中西部发展提供了新机遇,具有深远历史意义和重大现实意义。在与会专家学者们看来,对于保山这样一个既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之要冲,又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沿边地区来说,“一带一路”将为保山以互联互通为抓手融入新丝绸之路建设带来重大利好和机遇。
云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教授汪戎结合当前国内外经济市场环境对当前保山经济现状给予了客观的分析和判断,他认为,由于受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影响,诸如房地产、矿业、商贸、旅游等产业出现波动,增速放缓,保山经济需要找到新的发展动力。他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下保山经济发展战略性选择的新思考和新见解:保山要在新的历史机遇下,充分利用沿边区位优势、资源优势,进行产业结构升级,向全面开放型经济转型,为全市经济发展提速。他建议,保山要将远期战略规划与近期战略突破结合起来,将贸易转型与产业升级结合起来,将带动全市与沿边联动结合起来,将政府推动与企业主导结合起来。当前以腾密经济合作区建设为突破口,“水陆并进”,拓展缅北市场。同时打造中国出口缅甸和南亚的各种专业性市场,拓展中国对缅出口的主要通道,建设适应南亚市场的出口加工工业区,以此大力调整全市产业结构,形成面向南亚市场的出口加工基地,稳步全面调整全市的农业、工业、服务业的市场方向和资源配置,为远期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及中缅印大通道建设战略铺就不可替代的位置和强劲的发展动力。
云南大学大湄公河次区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刘稚则从不同角度解析了保山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比较优势。从区位来看,保山地处中国陆上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重要枢纽,目前保山正在积极参与推进中的中缅互联互通工程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项目和早期收获,由此决定了保山在“一带一路一廊”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先发优势。从资源禀赋来看,保山是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的富集地带,且与境外有着一定的相似性和互补性。保山不仅自然矿产资源丰富,同时旅游已成为国内新的旅游热点。更为重要的还有保山的文化资源,保山历史上就是中国通往东南亚、南亚的民族文化走廊,中原文化、边地民族文化、东南亚南亚及海洋文化等多元文化在这里交流碰撞,形成了极富特色的哀牢文化、腾越文化、永昌文化、边地文化、侨乡文化。保山又是全国全省重点侨乡,40多万在外侨民80%集中分布在东南亚国家,拥有深厚的开放合作人脉基础。保山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充分发挥区位优势,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提升国际竞争力和带动周边地区发展。
从现实发展来看,21世纪以来,围绕云南省建成通往东南亚、南亚的国际大通道的目标,保山市就提出并逐步完善扩大对南亚开放的一系列战略构想,着力加以推动。2003年提出了“走向南亚·保山先行一步”战略。2007年,明确提出“把保山打造成为中国走向南亚第一市”中长期战略目标。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保山对外开放已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一是国际大通道建设稳步推进。大保高速、保龙高速、保腾高速建成通车,腾冲机场建成通航并显现带动效应,大理至瑞丽铁路保山段建设正着力推进,保腾铁路已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腾冲机场改扩建已启动。出境通道建设进展顺利,“十一五”期间先后建成腾冲至密支那、腾冲至板瓦两条二级公路。二是着力搭建中缅印地方合作平台。保山市与密支那已缔结友好城市,初步建立了地方政府间边境工作协调合作机制,积极促成缅甸联邦政府同意将与腾冲猴桥一级口岸对应的缅方甘拜地口岸升级。保山市多次组团对印度进行友好访问,对印度的贸易实现了新的突破。三是积极“走出去”参与合作开发。四是双边教育、卫生、文化、旅游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日趋活跃。保山与缅甸克钦邦地方政府已达成开展腾冲——密支那跨境旅游的合作协议,出境旅游人数逐年增长,保山旅游国际化迈出了实质性步伐。
“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在国家战略中找准自身的定位和发展方向,这是新形势下保山进一步扩大开放、加快发展的重要路径。”刘稚阐释说,保山虽然有独特的地缘优势,但沿边开放处于形式单一、经贸往来和经济合作水平较低的状态。因此面对当前的新形势、新机遇,保山要在“一带一路”战略的总体框架下,充分发挥保山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特别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中的比较优势,以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为抓手,联合省内外各相关方力量,积极推进与缅甸、印度等周边国家的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促进区域互联互通和一体化;促进产业园区、贸易投资、旅游、能源、人文交流等领域合作,带动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升级,从而形成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的强劲动力,形成我国沿边开放的重要增长极。

“桥头堡”;云南发展战略;西部开发10年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桥头堡”,对于云南省腾冲县林瑞木业公司的董事长李强来说,无疑意味着更多的财富。他拍着一块立在办公室门口的布满花纹的实木门板说:“如果云南的大通道建起来,这些产品运到印度就不用再绕道上海黄埔口岸走海路了。”

李强经营实木家具出口生意有5年多,现在每个月都有1到2个集装箱货柜,每个货柜装800扇木门,大多是从上海和广州运出去。他说:“如果通过与腾冲接壤的缅甸到印度,至少可以节省一半的路费。”

随着云南省“桥头堡”战略的实施,李强的期许在不久的将来将变为现实。

云南省商务厅厅长熊清华说:“今年是云南‘桥头堡’建设的起始之年。‘桥头堡’战略为云南进一步发挥中国通往东南亚、南亚重要陆上通道的优势,深化与东南亚、南亚和大湄公河次区域的交流合作,带来了重大契机。”

云南省与越南、老挝、缅甸三个国家山水相连,这个地处西南边陲的省份,远离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但云南从古至今都是中国陆路进入东南亚、南亚的重要通道。这里有25个边境县、90余条边境通道和100多个边贸互市点,已建在建国家级和待批国家级口岸有20个。

“建设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桥头堡’,是国家开放战略的重要部署,是中央对云南的战略定位,是云南加快发展的重要机遇。作为中央为云南量身定制的发展战略,内涵十分丰富,”熊清华说。

按照熊清华的介绍,面向西南开放的‘桥头堡’战略,面向的是印度洋周边的广阔地区,包括东南亚、南亚、中东和非洲东部地区。对于云南来说,它涉及兴边富民、西向贸易通道建设、经贸交流平台建设、产业结构调整和提升、新兴市场开拓。对于中国来说,它与能源安全、战略安全、周边外交等密切相关。

近年来,云南积极参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孟中印缅区域经济合作,推进与周边国家“通路、通电、通商、通关”进程,拓展对外开放的深度和广度,进出口贸易快速发展。

目前,云南省中越、中老泰、中缅和中印4条国际大通道境内段全部实现高等级化;铁路“四入省一出境”的格局已经形成,“八入省四出境”的铁路网络已经纳入国家规划;云南民用机场已经开通12个,投入使用的民用机场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开通国内外航线210多条,全省民航年旅客吞吐量居全国第4位。建设中的昆明新机场,定位为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的西南枢纽门户机场。

作为中国参与湄公河开发的主要省份,云南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目前昆明到泰国曼谷的国际大通道已经基本贯通,澜沧江-湄公河航运合作取得重要进展,“蔬菜换石油”“鲜花换水果”“冷果换热果”的贸易进展顺利,铁路、能源等领域的合作也取得实质性进展。

云南省省长秦光荣说,依托“桥头堡”战略,云南要实现建设成为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的西南陆上通道的目标。这个通道既是交通的通道、又是经济的通道、更是文化的通道。云南要建设两个基地,东部产业转移承接的基地和中国面对东南亚、南亚出口产品加工的基地。要把中国、东南亚、南亚这三大市场连接起来,云南在其中可以发挥平台和桥梁的作用。

据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介绍,云南构想依托交通基础设施、电力输送通道,加快构筑昆明-河口-河内、昆明-磨憨-万象-曼谷、昆明-瑞丽-曼德勒-仰光、昆明-腾冲-密支那-印度雷多四条经济走廊,配套优势产业布局,实现通道走廊向经济走廊的转变。

目前,云南-泰北合作机制、云南-老北合作机制、中越五省市经济合作机制等都已正式实施。中国红河-越南老街跨境经济合作区,磨憨-磨丁跨境经济合作区,瑞丽-木姐跨境经济合作区也在计划中。

一周前,中缅油气管道工程中国境内段在云南省安宁市开工。同时,作为中缅原油管道配套建设项目,云南省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在安宁市奠基。秦光荣说,中缅油气管道项目不仅将在中国西南地区开辟新的油气资源陆路进口通道,项目还将填补云南成品油生产空白,带动化工、轻工、纺织等产业发展,推动云南产业结构调整,培育新的支柱产业。

“桥是大通道,头是大前沿,堡是大基地。”对于桥头堡建设的内涵,秦光荣给出这样的解释,它是“通道、基地、平台和窗口”,就是要把云南全力打造成中国向西南开放的国际通道、产业基地、合作平台和文化交流的窗口。这个战略将使中国进一步加强与印度洋周边地区的合作,从西南方向开辟一条传播和平与友谊、促进经贸往来的战略通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