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水利“一号文件”到目前仍是一纸空文

中央关于加快农田水利建设的“一号文件”颁布已近半年,各地落实情况如何?尤其是关于10%的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田水利建设这一靴子是否落地,事关农民增收、农村稳定和未来粮食安全的大局。但据报道,湖南、宁夏、河南等中西部省份水利厅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一号文件提到的资金至今尚未落实。湖南省水利厅规计处处长葛国华称,湖南水利建设至今仍靠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拨款,省内自筹部分则主要靠水利建设基金和水资源费。  此外,出于平衡各地区财力差异的目的,原水利部副部长翟浩辉表示,今年两会之前,水利部在研究制定统筹方案,方案计划把全国用于农田水利建设的土地出让收益的30%上缴中央统筹,然而,时至今日,这一方案仍未出台。社科院农发所研究员于法稳前两月去湖北、山东、黑龙江等地调研农田水利建设情况。他调研的总体印象是“乱象一片,问题丛杂”。许多贫困县申报一些水利项目的时候,由于水利部有下拨资金必须有地方资金配套的要求,一些地方不得已只能在项目申请时伪称配套资金已经到位,实际上没有。  “这就导致很大的问题,一个水利项目,按照台面上的规定,地方配套800万,省里配套800万,中央下拨800万,台面上的账有2400万,但实际省级和地方级的配套都没到位,实际到位资金只有上面下拨的800万。而水利项目的设计费、监理费则是按照台面上的2400万总账按比率收费的。也就是说,实际投入农田水利建设的资金由于这些不必要的阴阳账而大大减少。”于法稳称。实际上,这种情况我们在当初“一号文件”出台之初就表示过类似的担忧,土地出让金这块蛋糕不是那么容易切的,尤其在目前土地调控趋紧,地方土地财政收入大幅减少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全年水利投资未完成目标的原因是,去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所提出的“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提取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在实际执行中没能较好地落实。
2…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水利年”投入创新高
要从根本上扭转水利建设明显滞后的局面,推进水利跨越式发展,投入是关键。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明确提出要…

全年水利投资未完成目标的原因是,去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所提出的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提取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在实际执行中没能较好地落实。

水利年投入创新高

2011年我国落实水利建设投资3341亿元,虽比2010年增加了1013亿,但并未达到预期投资目标3600亿。该目标是水利部总规划师周学文去年10月透露的。

要从根本上扭转水利建设明显滞后的局面,推进水利跨越式发展,投入是关键。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建立水利投入稳定增长机制。一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创新政策措施,大幅增加投入,强化资金监管,全国水利投入稳定增长机制加快建立,水利建设取得长足发展,引起全社会瞩目,2011年堪称水利年。

水利部人士对本报表示,全年水利投资未完成目标的原因是,去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所提出的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提取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在实际执行中没能较好地落实。

投入增长机制加快建立

上述水利部人士称,2012年全国水利投资的目标是3600亿,中央和省级对土地出让收益的提取统筹部分,将继续向农业大省、产粮大省的农田水利建设倾斜,而与此相关的具体统筹政策将在今年两会召开前后正式出台。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发挥政府在水利建设中的主导作用,将水利作为公共财政投入的重点领域,各级财政对水利投入的总量和增幅要有明显提高。

提取10%未达标

据水利部统计,2011年,全国水利投资为3452亿元,其中中央投资1141亿元,首次突破1000亿元,相对于2010年增幅为15.9%;地方投资2311亿元,首次突破2000亿元。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水利投入均创历史新高。

去年1月中央一号文件提出10年投资水利4万亿的规划,折合下来是平均每年投资4000亿元,虽然一号文件中提出上述土地出让收益提取的资金支持政策,但全国土地收入主要集中在区县级政府,中央和省级政府对此并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

创新政策措施,拓宽投入渠道,2011年各地水利建设投入亮点频现:

另外,按照官方统计,中国土地出让收入主要集中在东部,且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而中西部对农田水利建设资金的需求就占70%,希望这些地区靠提取土地出让收益来支持农田水利建设基本是空谈。据了解,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大约是2万多亿,比2010年土地收入预计减了三成。

甘肃明确各级财政每年新增水利投入按新增财政收入的5%至10%提取;

上述水利部人士表示,去年7月召开中央水利工作会议之前,大部分省政府仍热衷投资具有较高收益的城市水利建设项目,对提取土地出让收益支持农田水利的积极性不高,而在中央比较关注的河南、黑龙江、安徽等产粮大省,对农田水利的投资依然薄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地方本身没有多少资金可以进行配套。

江苏要求市、县财政确保当年可用财力的2%至4%用于水利工程建设;

为此,国务院在去年7月召开了中央水利工作会议,希望协调中央相关部委以及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使得下半年中央和地方对水利建设资金来源能够细化、落地。

广西提出十二五期间财政预算用于水利的资金年平均增幅在10%以上,自治区本级预算内基建投资每年安排不少于12%用于重大水利项目前期经费和水利建设,并保持适度增长;

在上述会议上,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水利部等部门被要求尽快研究在中央层面统筹部分土地出让资金支持贫困地区农田水利建设的政策措施,同时地方也要出台相应省级层面的支持农田水利的具体办法。

湖南明确各级财政每年新增水利建设投入资金与财政收入增长保持同步;

农田水利应占20%

山西提出进一步增加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投入水利建设额度;

前水利部农村水利司司长冯广志告诉本报,在2011年全年水利总投资3341亿元中,农田水利建设大约占到20%左右。

河南决定从城市建设维护税中按20%比例划转水利建设基金。

冯广志表示,从目前来看,农田水利设施薄弱依然是解决中国粮食安全问题的突出硬伤,农田灌溉最后一公里问题依然十分突出。

刚刚过去的2011年,是全国各地治水兴水高潮迭起的一年。各级地方党委政府、中央各有关部门,立足国情审视水利,因地制宜谋划良策,结合职能狠抓落实,对水利的认识高度、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前所未有,全社会大干水利热情高涨,水利改革发展形势喜人。水利部部长陈雷说。

按照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水利部等方面的统筹规划,整个十二五期间,全国水利总投资大约是1.8万亿元,其中来自中央的财政拨款占到一半。据冯广志介绍,2012年乃至未来几年,国家对水利投资的思路还是主投农田水利设施建设,每年对农田水利的投资都将占到水利总投资的20%左右。

10%政策掷地有声

冯广志表示,仅仅是对去冬今春的农田水利建设,计划投资指标就超过2400亿元,较上年增加10%以上,具体到与粮食安全密切相关的小型农田水利建设方面,目前中央财政已经确定今年对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建设专项补助的资金是200多亿,比2011年多了74亿。中央将通过大力发展高效节水灌溉,完善农田灌排设施等推动农田水利建设提速。

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提取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被认为是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含金量最高的政策。2011年,各地相继出台了贯彻落实的政策文件,大部分省份明确从土地出让收益中计提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有些省份的计提比例还高于10%,比如贵州为12%、山东为10%至20%。为避免土地出让收益计算繁琐、土地开发成本难以监控、操作困难等问题,一些省份直接规定从土地出让收入中按一定比例计提农田水利建设资金,如云南按土地出让收入5%计提;宁夏按土地出让收益10%或土地出让收入5%计提;浙江按土地出让收益10%或土地出让收入2%计提;安徽规定按土地出让收益10%计提,且计提数不小于土地出让收入2%。

为解决土地出让收益与农田水利建设任务不匹配的问题,目前有多个省(区)已明确实行省级统筹,如云南省级统筹50%、广东(含深圳)45%、宁夏40%、四川30%、湖南20%、安徽20%、浙江(不含宁波)20%、广西10%、河南统筹比例不低于10%。

金融支持不做短板

为落实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加强对水利建设的金融支持,水利部与中国农业银行联合出台了关于加强对水利建设金融支持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农业银行将水利作为重点支持行业,根据水利项目性质和区域特点,进一步增加水利建设信贷资金规模,切实扩大水利项目金融支持的范围和力度。

为贯彻落实中央一号文件,各地也积极探索创新金融支持措施。截至目前,有20个省份建立了省级水利投融资平台公司,一些省份出台了具体的金融支持政策,如江西明确对公益性水利项目参照中央基本建设贷款项目贴息标准给予支持,由管辖工程的所在地政府财政负责贴息,可以当地未来土地出让收益作为还本付息来源,解决公益性水利项目现金流不足的问题;广西提出鼓励符合条件的地方通过水利收益权质押贷款用于水利建设,给予优惠利率和延长贷款期限,对农村供水等公益性项目实行政府贴息贷款。

广泛吸引社会资金投资水利是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明确要求。2011年,各地出台了一系列吸引社会资金投资水利的政策措施。天津提出保证水利工程建设土地供应,对企业购置专用节水设备的投资给予税额抵免;内蒙古提出非政府资金投入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享受西部大开发和发展非公有制经济、自治区发展民营经济和民办水利的各项优惠政策;安徽提出鼓励企业投入资金用于城镇段的中小河流治理,并给予政策优惠。此外,各地还积极鼓励农民参与农田水利建设,加大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力度,充分调动农民兴修农田水利的积极性。

这些钱用到水利建设上,对水利部门来说,目前面临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怎么把这些钱使用好,并且高效使用。水利部总规划师周学文表示。

据介绍,水利部严把资金监督管理关,健全完善了一系列加强资金监督管理的制度和办法,与审计署共同构建了水利资金免疫系统,探索了一条通过科技手段加强资金监管的路子。同时水利建设已经纳入中央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监督检查的一项重要内容。监察部、水利部还建立了联合监督检查机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