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专家热议中国经济和货币政策走向

当前国内市场对宏观政策的争议颇多,这也加大了宏观政策决策的难度。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日前表示,考虑到经济只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放缓、通胀上升压力依然严峻,央行将不会放松货币政策。经济增速放缓是政府为了抑制通胀趋势和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而实施的宏观调控的必然结果。  吴晓灵认为,过去两年中国货币供应高速增长实际上为通胀创造了条件。如果今年不回归稳健的货币政策,通胀压力就不可能消除。今年不超过7.5万亿元的信贷规模应该是底线,而16%的广义货币(M2)增长目标,相对于4%的通胀和8%的经济增速目标来说应该算是宽松而非紧缩。不过,由于要保证前两年开工项目的后续资金,而信贷投放规模又有所控制,一些生产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资金显得格外紧张。在有限的资金当中,要在在建项目和企业生产,在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资金分布方面作适度调整。而为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需要下马。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增速放缓是必然的结果。  吴晓灵认为,如果不提高对经济增速放缓的承受力,调控将会半途而废,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种矛盾会继续积累。在我们看来,吴晓灵对宏观政策及未来形势的看法是极有见地的!宏观政策就是要着眼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关键问题,不要因为短期市场波动而受干扰。如果宏观政策只盯着微观变化,那叫什么宏观调控?

除4月份工业增加值环比下滑1个百分点以上以外,显示中国经济出现减速迹象的数据增多:企业的存货明显上升;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5月初值创下了数十个月以来新低。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上有关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非主流看法开始抬头,希望央行停止收紧政策的呼声也在增大。

北京9月19日电—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称,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中国经济将面临更大的挑战,2012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将成为大概率事件,但不能再走信贷和财政”双扩张”的道路,而应通过优化货币政策和金融政策着力点,促进经济发展平稳转型.

推荐阅读

图片 1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3月17日在南京拍到的图片。 REUTERS/Sean Yong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中国金融时报周一援引她指出,今年实行的积极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等,总体保证了国内经济平稳发展.但是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通货膨胀和财政债务的压力,这意味着政策不能再走信贷和财政双扩张的道路.

对此,5月28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在出席“中国金融理财师年会”时表示,经济增速放缓是政府为了抑制通胀趋势和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而实施的宏观调控的必然结果。如果不提高对经济增速放缓的承受力,调控将会半途而废,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种矛盾会继续积累。与本报记者连线的几家外资银行专家也持有类似看法。澳新银行环球市场部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认为,在通胀压力依然很大的情况下“鸣金收兵”调控将功亏一篑,央行也将轻易失去艰难得到的“通胀鹰派”的信誉。

吴晓灵给出明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有:外需减少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更大转型压力;落实”十二五”(2011-2015年)规划,实现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的转变,会使一些产业减速;此外,房地产调控,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发展战略调整,也会减少投资拉动的动力;同时政府投资能力受限,内需增长乏力,而外资减少使得经济增长的动力减弱.

政府调控是经济减速主因

“面对这样一种经济环境,走双扩张道路已经不可能,否则只能积累矛盾,”吴晓灵指出,”如果中国政府再次放松银根和财政发债的约束,未来将面临大量债务,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有13亿人口且没有建立起完整社会保障体系的国家来说,将会是很大的问题.”

在曾经担任央行副行长的吴晓灵看来,过去两年中国货币供应高速增长实际上为通胀创造了条件。如果今年不回归稳健的货币政策,通胀压力就不可能消除。她认为,今年不超过7.5万亿元的信贷规模应该是底线,而16%的广义货币增长目标,相对于4%的通胀和8%的经济增速目标来说应该算是宽松而非紧缩。不过,由于要保证前两年开工项目的后续资金,而信贷投放规模又有所控制,一些生产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资金显得格外紧张。在有限的资金当中,要在在建项目和企业生产,在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资金分布方面作适度调整;而为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需要下马。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增速放缓是必然的结果。

她并认为,未来几年中国为了实现经济结构的转型,保持3%至5%的通货膨胀率是必要的,并可能是一个常态.

刘利刚和法兴银行经济学家姚炜也认为,导致当前经济增长放缓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政府的政策,经济减缓说明央行的紧缩政策已开始奏效。另外,姚炜认为利润挤压和日本地震造成的供应链中断打压了经济。

在通货膨胀从适度通胀到恶性通胀的边缘之间,她给出的政策建议是,以控制通货膨胀和保就业为目标确定货币政策的取向,从目前通胀趋势和就业状况看,货币政策应保持稳定状态,”不宜放松,…也不宜做大的调整”.

具体从中国经济减速的最新证据来看,首先,中国企业的存货数量已经出现了明显增长。增长不仅仅存在于原材料领域,从企业半成品以及成品数量来看,各项库存均强劲增长,这与金融危机后企业不愿意保有库存形成鲜明对比。其次,刚公布的汇丰制造业5月初值下滑0.7个百分点至51.1,创下了10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她并表示,近三年巨大的货币存量和今年预定的货币信贷目标,与经济发展要更加注重质量的要求是相适应的,当前货币政策从总量上是适合的,但结构上有问题.故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和金融政策着力的关键,不是量的扩张而是要搞好现有货币资金和金融资产的盘活.

“硬着陆”观点属杞人忧天

对此,她建议,要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给中小企业增加股本融资的渠道,建立资本市场升级降级的机制,让市场选择上市企业;并给公司以债务工具的选择,让更多的大型企业和优质中小企业到债券市场上融资,从而把有限的贷款资源让给不具备发债条件的企业.

经济学对库存上升有不同的解释。一方面,库存周期明显上升可能意味着销售已显著下滑,从而造成产品积压。另一方面,通胀预期的高企也可能增加库存,因为通胀将推高各项产品的未来价格,提前生产将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并在未来获得较为可观的收益。

同时,要改进银行贷款管理方式,减少企业过桥贷款压力,减少市场资金人为紧张和信贷市场的寻租机会;并放开信贷市场,引导民间借贷阳光化.

刘利刚对库存上升是否预示经济“硬着陆”不以为然,称“硬着陆”的说法是杞人忧天。他说,“从最新的零售数据来看,似乎销售下滑造成产品积压的现象尚不存在。同时,库存也只是重新回到一个历史均值而已。另外,通胀压力也表明,厂商的议价权还很大,因而库存上升并不表明产品积压。”刘利刚认为,库存上升可能表明中国生产厂商对经济前景较为乐观,愿意增加库存以应对未来可能的需求增长。

–发稿 曹巍浩; 审校 张喜良

更重要的是,最新的消费、投资和贷款数据势头迅猛,表明中国的内需依旧较强,这些都不支持经济“硬着陆”。不仅如此,作为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也在逐步恢复:4月份中国重返较大规模的贸易顺差,出口快速增长,同时也表明第一季度强劲的进口并非“投机”需求。刘利刚表示,其实“电荒”的过早到来,本身就说明中国经济还没有明显减速。而从判断中国经济走向的另一个重要指标——市场流动性来看,尽管过去几个月M2增速已明显下滑,信贷增量也远不如过去两年强劲,但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水平一直较为平稳,这从某种程度上表明市场并不“差钱”。刘利刚认为,在实际负利率继续恶化的状况下,中国的经济增速仍保持在两位数,表明货币政策仍较为宽松。这与吴晓灵的看法不谋而合。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通胀高企提高货币政策放松门槛

记者注意到,高盛已将2011年中国GDP增幅预测值从10.0%下调至9.4%,其中计入了低于预期的一季度GDP增长,并将二、三、四季度预测值分别从8.8%、9.5%、9.7%下调至8.0%、9.0%和9.3%。高盛还将2012年GDP增幅预测从9.5%小幅下调至9.2%,略低于趋势水平。根据高盛的预测,通胀率将在6月份触顶于5.6%,且在8月份之前可能不会降至5%下方,今年年均通胀率为4.7%。

正是考虑到经济只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放缓、通胀上升压力依然严峻,吴晓灵和几位外资银行专家都认为央行将不会放松货币政策。

吴晓灵表示,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出炉后中国经济政策将面临一个关键时期。“我们是承认经济调控的必然结果,还是按照心目当中的一种经济增速来调整和改变调控政策,将是中国经济能不能平稳实现转型的关键。”“如果我们心目当中还是以9%、10%的GDP增速作为正常的标杆,就会认为偏离了自己的目标,就会在速度的压力之下放松对信贷和货币的调控。其结果只能是进一步累积通胀压力。”吴晓灵说。她还呼吁对理顺资源能源价格而带来的价格上升提高容忍度。

高盛经济学家乔虹表示,徘徊不去的通胀压力提高了政策放松的门槛。即便在通胀问题不很严重的2010年,当4月份经济增速首次跌破趋势水平之后,决策层仍花了几个月时间才了解了增长减速程度,到7月底才放松政策予以应对。而今年的通胀担忧显然甚于去年,决策层可能希望看到经济增速更明显的下滑才会放心地调整政策。刘利刚预计央行仍将在二季度加息一次,人民币在未来几个季度将出现快速升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