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周小川称应引导储蓄盈余流向新兴市场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日前发布的《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会会刊》中指出,应采取适当措施,引导储蓄盈余更多地流向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周小川说,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并不希望看到国际储蓄过多地流入,国际储蓄应有更理想的去处。实际上,新兴市场储蓄流向发达经济体,这既不合理,也不符合这些发达国家寻求增加储蓄的愿望。  他说,由于东亚国家储蓄率的调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效果,而在油价没有出现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产油国的高储蓄率仍可能维持在较高水平。所以,全球范围内的储蓄不平衡仍会在今后一段时期内存在,这是客观事实。  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使储蓄合理流动,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提高配置效率。为此,可以考虑把储蓄盈余更多地引向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因为这些经济体是未来全球经济中的高成长点,其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但缺乏发展必需的资金。但周小川的表态显然并不意味着中国外汇储备将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而流向新兴市场。而储蓄盈余更愿意流向发达经济体,则和不少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政治环境、金融政策较大的不确定性有关。

周小川:全球经济再平衡调整可能出现六种情景

北京7月3日电—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周五表示,中国当前应努力扩大消费,城镇化取得重大进展,并希望部分剩馀储蓄更多地流向发展中国家.

北京7月3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3日在首届全球智库峰会上表示,全球经济不平衡通过调整,走向再平衡可能有6种情景。他强调指出,对不同情景的分析和政策取向也有所不同。

周小川在全球智库峰会上称,中国结构调整的最优选择是扩大居民消费,”但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周小川说,情景一即美国家庭储蓄和总储蓄率上升,中国居民消费也在上升,全球不平衡得到校正。但结构调整会涉及许多难题,并不容易。同时,不能根据刚拿到手的短期数据,就认为这个问题能轻易得到解决。

而在目前收入分配格局一时得不到显着变化的情况下,一个次优选择是维持和扩大投资率,他说.但工业投资过多会导致产能过剩.

情景二则是美国家庭储蓄率上升,不需要那么多的中国出口产品,中国将更显产能过剩,设备利用率降低,就业下降,使中国进入GDP低增长阶段。我们应力争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情景二的一个变种是,可能由于通货膨胀导致实际有效汇率的变化,从而实现调整。

周小川表示,中国尚有一个颇具潜力的投资领域–城镇化发展.

情景三是美国家庭储蓄率上升,中国居民消费有所提高,但幅度不够,同时城镇化投资增加,两者之合力使过剩储蓄及其外流充分下降。在此过程中,可以设想城镇设施、住房和服务业得到较大发展,对未来的消费和就业形成支撑。这也是一个可接受的选择。但要对城镇化的投融资方式和工具进行相应的改革,比如多年来都在讨论的市政债券等议题。

“它为未来的人口迁移、消费条件和服务业发展打下基础.毕竟,中国的城镇化是未来将持续多年的发展趋势.”

情景四是美国家庭储蓄率上升,不再需要那么多中国出口产品,同时,中国通过“走出去”投资,向其它发展中国家转移一部分产能,包括制成品出口产能。从南北关系来讲,这将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及其未来消费的提升。这一情景也是一个好的方向。届时,中国的贸易顺差不再是主要矛盾,而美国是否转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持大额贸易逆差将成为一个重大考验。

他还表示,中国储蓄率基数相当高,还可能会有部分剩馀储蓄,希望能在国际金融组织体系和国际货币体系的支持下,更多地流向发展中国家,带来更普遍的全球增长.

情景五是美国总储蓄率的提高并不那么顺利和持续,包括健保改革或许会不顺利,公共消费仍居高不下;而中国的调整较为顺利,部分产能转移出去,对外贸易实现比较平衡,或者尚存的过剩储蓄不再流向美国,而是分流到其他国家。此时,美国可能对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和产油国仍存在贸易不平衡和储蓄流动问题。

周小川乐见美国家庭储蓄率今年5月升至近7%,并表示”这能否代表持久性的发展,还需要谨慎判断”.

情景六则是大家的调整都不成功,当前国际经济不平衡的格局还持续,贸易保护主义会越来越严重。

–发稿 吴婧;审校 黄凯

“可能还有多种多样的情景,我们不一定都能穷尽,最后也可能出现某些情景的混合。”周小川说,我个人认为要看到难度,不能过于理想主义,较现实的混合型出路可能是:中国通过加大改革力度,扩大消费,城镇化取得重大进展;但考虑到中国储蓄率基数相当高,还可能会有部分剩余储蓄,希望能更多地流向发展中国家。这就需要国际金融组织体系和国际货币体系的支持,以使全球生产率和收入分配得到改善,带来更普遍的全球增长。

周小川强调说,这种增长应是绿色的增长。另外,从人口的角度看,发展中国家也将是全球总需求的重要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