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险扩大令惠誉下调中国本币主权评级

国际著名评级机构惠誉12日将中国的长期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的展望从稳定调整至负面,并确认中国的长期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A-”。惠誉还确认中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
”,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确认中国短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F1”,国家上限评级为“A
”。  惠誉在报告中称,中国信贷增速过快,房地产估值急剧上升,并且近期通货膨胀压力的出现,增加了宏观金融稳定性面临的风险,也扩大了由银行业和地方政府产生的主权或有债务的规模,促使惠誉将中国的本币主权评级的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  惠誉的亚太区主权评级团队主管Andrew
Colquhoun说,“惠誉预期银行系统可能会需要得到主权的部分支持。虽然时间和规模难以预测,但是银行系统在美元化较低的情况下,这种支持可能会更多地对主权的本币信用状况带来较大的压力。”  在惠誉看来,随着政府寻求逐渐减少对投资和出口主导型增长的依赖,中国经济仍在经历着深刻的变化。近年来国内家庭和企业杠杆率上升,相应的信贷快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在管理这次转型的过程中同时要保持高速和稳定的经济增长,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金融危机以来,时不时有国家被评级机构下调国家信用评级,但一向处在全球经济增长前沿的中国昨日也被惠誉下调了部分主权信用评级,惠誉下调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经济转型可能面临的波动以及不断积聚的地方债务风险。

12月14日 –
评级机构惠誉在一份最新报告中指称,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评级展望大致为稳定.亚洲新兴市场国家与全球高收入国家的平均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差距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八个级距缩窄至五个级距.

根据惠誉于4月9日发布新的主权评级报告,确认中国长期外币信用评级为“A+”,同时将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展望为稳定;另外,惠誉确认中国短期外币信用评级为F1。

“11个亚洲新兴市场国家中有九个国家的评级展望为稳定,但稳定并不意味着静止不动,”惠誉亚太地区主权债信评等主管Andrew
Colquhoun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动荡不可避免.那些透过增强资产负债表并改善经济基本面的主权国家正在加强缓冲,这些国家会看到正面的评级行动,反之亦然.”

长期外币信用评级维持A+

2013年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前景持续良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料高于全球新兴市场均值.直至2014年,地区经济年增长率预计为6%-6.5%,高于全球新兴市场均值的4.7%.但2012年预估被下修.2012年下半年,许多经济体在出口放缓带动下走软,说明高收入国家的最终需求对亚洲新兴国家仍至关重要.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惠誉在昨日的评级报告中维持中国长期外币信用评级为A+,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仍然非常稳健,惠誉认为“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远远超过以外币计价的负债,中国在2014年以前不存在外币偿债压力”。

该地区两个大国–中国和印度则例外.中国的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可能被下调,因中国正在应对2009-2010年信贷刺激措施的后果,惠誉预计,这些措施可能将使总体信贷规模与GDP之比从2008年底的128%,升至2012年底的190%.惠誉还预计,一些债务将进入主权资产负债表.中国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展望为稳定,因外币资产负债表异常强劲,而且2012年9月底外汇储备为3.3万亿美元,使中国外币债信评级获得良好支撑.

惠誉称,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截至2012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为3.38万亿美元,而同期的外币债务只有340亿美元。

印度发行人违约评级为”BBB-“,展望为负面,惠誉认为若不加快经济改革,并缩减预算赤字,印度中长期经济增长潜力将逐步恶化.惠誉提到近期政府推出的改革计划,以及最新的财政整固承诺,但仍认为2014年大选前改革可能难有进展.

政治稳定也是惠誉维持对中国A+评级的原因之一。惠誉认为,“中国实现了新一届政府的平稳交替,尽管世行给中国在治理水平方面的分数很低,但基本的政治稳定仍然是可以保证的。”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不过,惠誉认为中国经济当中存在着潜在的不确定性,“中国由投资拉动型经济转向更多的内需拉动可能会导致中国的经济波动。”惠誉在其评级报告中表示。

惠誉尽管维持了中国A+的长期外币信用评级,但其表示,从人均收入角度评估,中国仍然低于其同类评级国家,整体的发展水平仍然低于A评级国家的中数水平;另外,惠誉还在评估中纳入了政府治理水平,惠誉援引世行的评估框架,认为中国的治理水平仍然大幅低于A级的平均水平。

长期本币信用评级遭下调

与长期外币信用评级维持在A+不同,中国长期本币信用评级意外遭惠誉下调。惠誉在昨日发给本报记者的报告中,将中国的长期本币信用评级由原来的AA-下调两个级别至A+,下调原因主要在于中国不断积累的金融系统风险。

惠誉在报告中指出了三大风险:首先是社会融资规模的过快增加,尤其是影子银行的快速膨胀;其二是快速增加的地方政府债务,而且地方债务的不透明度对中国金融体系造成潜在风险;其三是中国财政收入占GDP比重低于A类评级国家,而且波动性较大。

据惠誉统计,截止到2012年底,中国的信贷总量与GDP比值为198%,在2008年底的基础上增长73个百分点;根据最新统计,惠誉认为,从2012年2月份至2013年2月份的12个月中,只有55%以银行贷款的形式存在,而这个数值在2009年为76%。非银行贷款系统的社会融资规模快速增长在金融稳定角度而言是个不断增长的风险。

惠誉表示,从信贷规模来讲,2009年末到2012年6月底,从实际规模而言,中国是世界上信贷扩张第二快的国家,仅次于卡塔尔;2012年,银行给私有部门的信贷量为GDP的135.7%,在所有惠誉评级的新兴市场中居于第三位。

在地方债务方面,惠誉的评估结果是,截止到2012年底,地方债务规模为12.85万亿元,占GDP
25.1%,在2011年底23.4%的基础上增长1.7个百分点。“中国地方政府因为关联的企业和其他平台债务问题还有大量的或有债务。”惠誉指出。

惠誉评估,2012年底,整个中国政府债务规模占GDP比重为49.2%,比A级国家中数水平的51.2%偏低。

除了规模,导致惠誉下调中国长期本币信用评级的原因在于地方政府及其平台之间的借贷行为并不透明,“我们认为这是中国与其他A类国家相比存在巨大差距的地方。”

另外,值得大家注意的是,一直处于超GDP增速的中国财政收入不仅没有给中国主权评级加分,反而成为向下拉分的因素,“2012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23%,低于A类国家中数水平的33%,而且比其A类同伴更具波动性;另外中国与其他A类评级国家相比,在管理通胀方面的能力一直比较弱。”惠誉在其报告中指出。

海通证券固定收益类研究员姜超认为:“惠誉下调中国主权评级AA-至A+,对离岸债券不利,对国内高等级债券有利。”

另外有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鉴于中国国债市场的开放程度不高,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下调并不会产生实质影响,因为购买中国政府国债的参与者主要是中国的商业银行,这些机构是不太依赖海外评级机构的评级来决定在国债市场上的头寸问题的,受影响的主要是外资机构,但外资机构购买的中国国债只有几千亿,相比中国政府债券8万亿人民币的存量,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参与规模非常有限。”

此外,在报告中,惠誉还提出了提高或下调中国评级的情境。

惠誉表示在以下两种情况下,惠誉将上调中国评级。这两种情况为,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中国经济成功转向一个更加可持续的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另外,如果中国能够提高其官方数据的透明度,尤其在地方政府负债水平方面,中国的评级可能会有所改善。

反之,惠誉则会进一步下调中国信用评级,“中国经济增速在大幅且持续放缓导致失业率提高,而且金融体系也会随之出现问题,社会稳定也会受到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