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争夺战升级 历史透露攻防双方还有什么招

鄂武商A(000501.SZ)控制权大战近日硝烟再起。  武汉市国资委旗下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商联”)与浙江银泰集团旗下的浙江银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浙银投”)你来我往,第一大股东位置更是屡有更迭。  4月14日,伴随着浙银投再次增持而获得第一大股东位置,鄂武商A原第一大股东武商联祭出绝招,拟对下属三家上市公司鄂武商A、武汉中百(000759.SZ)、武汉中商(000785.SZ)策划重大事项,武商联旗下三子也集体停牌,业内普遍猜测,武商联此举很可能要以鄂武商A为平台,以吸收合并的方式将三者合而为一。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武汉市国资委近几日连续召开非常规性会议,“我们这个层面不可能知道(停牌因由),都是国资委方面在商谈。”4月15日,武汉中百董事会秘书彭波告诉记者。  “银泰系”意外举牌  2011年4月14日,鄂武商A公告称浙银投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浙银投与关联方共持有鄂武商A总股本24.48%的股权。  这意味着自4月6日浙银投增持后,短短3个交易日内,浙银投再次增持鄂武商0.65%的股权,合计330万股,而以鄂武商这三个交易日成交均价18.5元/股计算,浙银投此次增持耗资约为6105万元。  “原本预计配股方案通过证监会审核后,银泰方面之前阻挠鄂武商配股的目的已经破灭,不会再增持。”鄂武商内部一位高层告诉记者,浙银投此举“出乎意料”。  在4月6日的公告中,浙银投通过累计增持,以23.83%的控股比例暂时成为鄂武商的第一大股东,然而领先优势仅仅保留了1天。4月11日,鄂武商公告称,4月8日,鄂武商原第一大股东武商联与武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武开投”)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商定双方在鄂武商所有对董事会的安排和股东大会表决等决策方面保持一致,武商联由此与武开投成为一致行动人,鄂武商的第一大股东地位也由此再次回到武商联手中。  武开投并非武商联在鄂武商争夺战中唯一的“伏兵”。  3月29日,浙银投通过增持,以22.72%的比例成为鄂武商第一大股东,这次增持也使得沉寂近6年的鄂武商争夺战再次吹响号角。  3月30日,鄂武商公告称,武商联与武汉经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经发投”)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为一致行动人,而后者则持有鄂武商总股本的0.12%合计60万股,“银泰系”刚刚获得的第一大股东就此易手。  截至4月14日,武商联、武汉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经发投、武开投、武汉汉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汉通投资”)等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鄂武商A总股本的23.83%,而浙江银泰百货、浙银投等“银泰系”共计持有鄂武商A总股本的24.48%,以0.65%的微弱优势暂居第一大股东位置,“是否引起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公司尚待核实”。鄂武商A公告称。  武商联绝地反击  经发投、武开投这两支“伏兵”并未能阻止“银泰系”的疯狂攻势。  截至4月14日,浙银投在二级市场再次增持,浙银投与关联方共持有鄂武商A股权占鄂武商A总股本的24.48%。不过,“银泰系”的弹药似乎并不充足,根据百大集团(600865.SH)公告,“银泰系”旗下银泰百货、杭州银泰奥特莱斯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共计减持所持有的百大集团1881万股,减持价格在8.33
元至8.84 元,套现约为1.6亿元。

就在中商联减持后,陈景庚、解勤、庞筠、陈锦勇四位自然人于2010年二、三季度前进入十大流通股东的名单中。资料显示,他们征战资本市场的行径常常与浙江股票联系在一起。

攻擂方:银泰百货

其次,银泰系更想拿到鄂武商在武汉成熟商圈的物业。鄂武商门店多在核心商圈且具自有物业的优势,在地价持续上涨的今天尤为明显。据悉,银泰百货今年初表示要在5年内于湖北开20家门店;另外,银泰系在武汉还有众多的商业地产项目。

面对宝能系对万科控股权的争夺,此前一直低调的王石最终还是坐不住了。先是王石在17日公开表示不欢迎宝能系,随后万科在18日更是直接“亮剑”,公告宣布股票午后停牌,并称筹划股份发行,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及收购资产。

截至目前,市场并未传出两者谈判结果,津劝业的控制权争夺暂时归于平静。有人士担心,如果中商联与天津国资谈不拢,作为第二大股东,其退出或将给津劝业带来新的震荡。

攻方战术一:增持股份

鄂武商:

鄂武商控制权争夺

值得注意的是,在增持津劝业前半年,中商联还在逢高减持津劝业,而一些一直关注浙江股票的自然人却在加仓,并现身津劝业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袁东

自4月11日鄂武商配股方案获证监会通过后,公司股票连续两天放量上涨,银泰系有可能借机增持争夺控股权。而在多次签署一致行动人之后,武商联有哪些牌可以应对,仍然值得关注。好戏正在上演。就在今日(4月13日),根据百大集团简式权益变动公告,银泰系持有鄂武商的股权比例已达24.48%,再次成为鄂武商的大股东。

在2004年,银泰百货作为战略投资者,被引进到武汉。按当时的计划,武汉拟将三家商业上市公司的股权整合在一起,成立武汉大商业集团,银泰百货出资5亿元,成为武汉大商业集团的二股东,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武商、中商和中百三家上市公司的经营和管理。

解勤、庞筠二人在钱江生化股东名单中同时出现,陈景庚、陈锦勇则是浙籍“东方通信”的股东。巧合的是,中商联的实际控制人应泽从也是一位浙江籍富商,他出生于浙江温州,是天津应大董事长,而中商联为天津应大投资集团下属专门投资地产、商业的公司。

守方战术:三特索道定增反击

几经较量,4月11日,鄂武商A又公告,银泰系4月6日通知公司,其持有公司的股权达到23.83%。这再度迫使武商联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来增加持股比例。最终,武商联及关联方国资公司、汉通投资,一致行动人经发投、开发投合计持有鄂武商A23.99%的股权,保持公司控股权不被剥夺。

在2011年,武商联与一致行动人发出要约收购,以5.38亿元增持5%股权,并最终以10%的持股优势,逼退银泰系。

有分析指出,对于中商联而言,津劝业只是其众多投资标的中的一个,但是津劝业却是天津国资委旗下唯一一家商业类上市公司。津劝业的大股东劝业华联为国有独资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天津市国资委,旗下资产除了劝业场外,还有中原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商场、天津百货大楼集团有限公司等未上市的商业资产。如果天津国资委有意整合商业资源,津劝业就是一个绝佳的平台。因而,面对中商联的争夺,劝业华联集团通过增持和同天津国资公司达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力保控制权。

在2005年,浙江银泰系作为战略投资方进入鄂武商(000501,SZ)后,银泰系持股达18.11%,成为鄂武商第一大股东。

因为大商集团的股权分散、利益不统一,使得大连国商仅以领先0.01%的股权得以控制大商股份,有人士担心,如果有产业资本看好大商股份,购买深圳曼妮芬、浙江红蜻蜓、波司登手中股权,那么大商股份也将面临与津劝业、鄂武商等相似的命运。更何况,目前公司管理层为实现MBO一直向大连国资施压。

守擂方:武商联

2009年6月5日,大商国际将持有的大商股份10%股权无偿划转给大连国商。之后,大商集团开始改制。2009年9月,大商集团100%股权在大连产权交易所挂牌。大商集团改制及增资完成后,深圳曼妮芬、浙江红蜻蜓、波司登及大连大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股份制改造完成后的大商集团的30%、25%、20%、25%股份。而大连大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大商集团和大商股份主要管理层设立。

结局:面对武商联与一致行动人发出要约收购,银泰系高价出售鄂武商股份,获利1.35亿。而武商联保住了鄂武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大商股份:

守方战术三:提出要约收购

最后,地方国资重组百货业预期。鄂武商是武汉国资委打造武汉商业航母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拿到了鄂武商的控股权,就可以与武汉国资委进行利益博弈。

攻方战术二:继续增持股份

在此期间,武汉商业整合也在缓慢进行中。起初,武汉国资委成立了武商联集团,用于整合鄂武商、武汉中百、武汉中商三家上市公司,并承诺三年内解决同业竞争。但是,4年过去了,武汉的商业格局依然维持现状。在外界对武汉商业整合慢慢失去耐心的时候,银泰系暴起再次夺权,而武汉国资方面则不断通过停牌来寻找新的一致行动人以应对。控股权争夺由此白热化。

事实上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在抗击宝能系。虽然王石及万科管理层都站在了华润这边,不过从目前的股权结构看,宝能系持万科股份比例达22.45%,远高于华润的持股比例。而争夺双方应该都还藏有后手,最终万科的控制权将落入谁手还很难讲。

2003年4月24日,上海市一百、华联、友谊及物资四大集团合并,成立百联集团。百联集团按不同业态对下属公司资产重新整合,初步形成两个百货集团、一个连锁集团和一个物流集团,在业内被称作“百联模式”。合并后,百联集团迅速稳坐全国商业龙头老大地位。这使得武汉国资委羡慕不已,跃跃欲试。

守擂方: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发展总公司

银泰系多年来对鄂武商控股权虎视眈眈,主要是受三大利益驱使。

2013年,湘鄂情实际控制人孟凯及其旗下的克州湘鄂情突然举牌三特索道(002159,SZ),并高调宣称将谋求公司控股权。

有深圳一家私募机构称,在津劝业新进的流通股东中,有多家股东系浙江资金,这不是偶然现象。有人士甚至认为,提前埋伏的浙系资金,很可能是联手炒作。自津劝业上演股权争夺战后,其股价涨幅曾一度接近30%。

此次,武商联及关联方与武汉经发投、武汉开发投、武钢实业等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以0.04%微弱股权优势保住控制权。

改制一年之后,大商股份的业绩得以扭亏。2010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243.43亿元,同比增长15.03%;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22亿元。但是国泰君安认为,公司净利润率远低于其他公司,改制的成果尚需要长期释放。

在第一次的控制权争夺后,虽然平静了几年,但是在2011年3月至4月,银泰系通过二级市场连续增持,欲从武商联手中抢夺鄂武商控制权。

“中商联要想成为第一大股东,此前有很多机会。”业内人士指出,2006年4月17日,劝业华联将其所持有的4387.81万股转让给中商联,占公司总股份的15%。此后,通过减持,劝业华联的持股比例由33%下降至11.6%。但中商联却在2010年上半年减持津劝业,2010年一季度,中商联曾大幅减持津劝业634.52万股,其中,2010年2月5日至3月15日减持418.27万股。令人意外的是,减持正好发生在股价大幅拉升之时。

在A股历史上,争夺控股权的案例并不鲜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此为您一一盘点。而争夺各方们使用的各种招数,此后也许都会被用到。

与鄂武商控股权的白热化争夺相比,津劝业的控股权争夺已趋于平静。

结局:孟凯退出三特索道股权争夺,持股比例逐渐下降。而三特索道控股权由此前的武汉国资委转给武汉本地民企当代科技。

地方国资与民营二股东的关系也有例外的情况,大商股份(600694)是大连百货行业的名片,可大连国资委对于大商股份的控制权似乎并不执着。

2013年4月9日三特索道发出公告,孟凯在一个多月时间完成两次举牌。两次举牌后,孟凯持有三特索道的股份达到10.04%,并有意成为三特索道大股东。

银泰咬住肥肉不松口

攻方战术:增持股份、两度举牌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业绩乏善可陈的公司,津劝业二股东天津中商联控股有限公司与大股东天津劝业华联集团有限公司却打着“推动上市公司做大做强”的口号,在今年年初展开了一场津劝业控股权的争夺战。尽管津劝业董事长张立津表示,两大股东交往5年多来,合作得很愉快,不存在经营理念上的巨大差异。

攻擂方:湘鄂情实际控制人孟凯

和平夺权下波涛暗涌

面对浙江银泰系的“逼宫”,武汉国资公司与天泽控股有限公司结为一致行动人,夺回第一大股东地位。

2010年11月15日,中商联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了津劝业1709.57万股,占总股本的4.11%,使其持有津劝业的股权达11.56%。而当时劝业华联集团持有津劝业股权11.6%。其实,中商联只需再增持0.05%,就可以获得津劝业的控股权。但中商联还是选择十天后再出手。

不过,始终未能进入武商集团最高决策层的银泰系开始了对控制权的进攻。

大商国际的母公司大商集团早已改制成民营公司,也就是说,地方国资仅比民营资本多出0.01%。市场甚至揣测,大连国资方面是否还会继续减持。2010年,国商公司通过多次减持,其持有大商股份的比例由10%降至8.81%,仅比二股东大商国际多出2.91万股,如果二股东有心增持,早已将大商股份的控制权揽入怀中。

孟凯“进军”三特索道未果

根据大商股份2010年的年报,公司第一大股东、由大连国资委控制的大连国商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数为2588.87万股,占总股本的8.81%。而截至去年末,第二大股东非国有法人大连大商国际有限公司持股2585.96万股,占总股本的8.8%。

守方战术二:继续联合一致行动人

武汉商业之发达有目共睹。截至2005年底,武汉市国资委下属的武汉国资公司掌控的鄂武商、武汉中百、武汉中商三家公司总资产分别为33亿元、28亿元和23亿元。组建商业集团打造商业航母,武汉国资委的信心满满。

几乎是在孟凯高调宣称将夺取三特索道控制权的同时,三特索道抛出了针对现有股东以及部分高管的定向增发计划并获通过,以阻止孟凯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

这一背景下,2005年7月,武汉国资决定引入银泰系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武汉行业航母的打造。2005年进入鄂武商之后,银泰系便迅速增持直逼武汉国资的控制地位。虽然在2006年底争夺控制权失败,但银泰系也未退出,而是等待反扑的时机。

守方战术一:联合一致行动人

股改之后,又经过持续一年左右时间的较量,银泰系取得了鄂武商22.62%的股权,以微弱劣势屈居第二股东,并由此开始了与武汉国资4年的僵持。

3月29日,鄂武商A公告,浙江银泰投资有限公司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浙银投与关联方共持有鄂武商A股权达22.72%。银泰系持股比例从而超过了鄂武商第一大股东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一致行动人持有的22.69%。

先是津劝业(600821)第二大股东增持夺权,时隔不久银泰系强攻鄂武商A(000501)控股权。2011年以来,偃旗息鼓多年的百货业控制权之争再度打响。前有现金储备诱惑,后有商业地产增值预期,机制僵化的地方国资系百货资产,早已被进取的民企觊觎。而在股权分散的背景下,国资系百货引入民企战略投资者,就如同“引狼入室”,狼与主人的斗争反过来可能推动百货业的资源整合及市场化进化。

经过一番争夺之后,中商联与劝业华联的实际控制人天津国资开始谈判。据知情人士介绍,中商联跟政府表达的态度很明确:如果中商联执掌津劝业,他们就会努力把上市公司做好;如果劝业华联不愿让出控制权,那中商联愿意退出。退出的路径包括,协议转让给劝业华联或天津市国资委及其下属企业,或直接通过二级市场减持。

大商股份2009年6月之前的控股股东是大商集团,大商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大商国际持有大商股份18.8%股权。而大商集团是大连市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

王荣

不同于鄂武商的优良业绩,最近10年,津劝业净利润累计亏损1.0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股东权益从7.51亿元降至5.52亿元。公司每年只有不到2%的净资产收益率。

走到如今这一步,却是武汉国资当年一手造成的。

而大商的改制也被业界寄予厚望。长期以来,大商股份一直被市场看作是优质资产,认为改制后,管理层持股可以激发其积极性,有利于上市公司的潜力。

这已不是银泰系第一次对鄂武商控股权发起进攻。2006年初,鄂武商公布股改方案,经过股改,武汉国资公司持有鄂武商股份将由29.75%降为17.23%。而银泰系通过二级市场购买、收购未过户法人股以及享受股改对价等手段,到2006年4月3日鄂武商实施股改方案时,持股比例已达14.72%。

不过,改制当年,大商股份的业绩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2009年,公司销售收入211.63亿元,同比增长12.27%,但是,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16亿元,同比减少150.16%。业界将这份年报解读为:地方国资对管理层的激励没有达到预期。根据改制增资结果,按大商集团持有的大商股份8.8%股权算,分到大商大连投资名下的股权仅2.2%,而且还是间接持有,与管理层一直谋求的MBO目标相去甚远。

津劝业:

[NEXTPAGE]

不过,大商股份的二股东也与大连国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股东的持股比例是公司管理层与地方国资斗争的结果。

中商联找借口虚晃一枪

首先是鄂武商丰厚的现金储备。年报显示,鄂武商2010年营业收入105.37亿元,净利润2.94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共持有19.84亿元货币资金。“如果能够以1亿元的增持成本,获得近20亿元资金的使用权,这足以促使缺钱的银泰系争夺控股权。”业内分析人士如是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