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app微软张亚勤:最大的危机是“去市场化”的心态

金融危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国际分工格局变迁。“后危机时代”,面对全球产业转移的新趋势,企业家可能面临更新的经营挑战和风险。如何评估和防范风险?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亚勤在海南博鳌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专访。  《中国经营报》:金融危机是否影响了国际分工格局?你认为全球产业转移出现了什么样的趋势?  张亚勤:金融危机对整个世界的产业格局和经济格局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我引用基辛格的一句话,他说:“很多年前就知道中国、亚洲会成为世界新的经济中心,经济危机加快了这种从西到东的产业转移。”其实,我自己认为经济危机本身对中国来讲是一种机会,这使中国企业更快地国际化。但是经济危机也带来了很多负面的东西,一个负面是一些企业过度自负,认为西方市场经济是失败的,于是就不学习西方了,这是一种误解。另一个负面就是一些企业家、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员们认为市场化没那么重要了,更多时候要靠政府这个“看得见的手”。像通货膨胀、经济过热这些现象可以用“看得见的手”调整,但是如果IT等产业发展也“去市场化”,那中国的未来是没有出路的。  《中国经营报》:最近一段时间,涨薪潮遍及珠三角、长三角。曾经一直靠低廉劳动力价格为优势的外向型代工企业正面临成本升高的考验。微软的代工企业所受到的影响是否会影响到整个微软产品的价格以及它在全球的重新布局?  张亚勤:我们确实有一些游戏机、PC外设等硬件产品在中国制造并销往全球,但是总体来讲微软属于高技术型公司,对价格没有那么敏感。中国过去30年靠低人力成本、以牺牲环境和高能耗的模式发展,现在这个模式不能再复制了。这个其实和经济危机没有太多关系,中国发展到这个阶段,当沿海城市进入发达型城市的范畴里,就必然面临这个问题。有两个解决办法,一个是改变产业结构;另外一个是把制造业转移到西部、中部。在转移的过程中一定要有新的战略思考,比如说高能耗、对环境有大污染的产业应该慢慢让它消失掉。  随着中国企业逐渐走出去,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创新,创新不仅仅是技术创新,还包括商业模式的创新,用户、市场的创新,光靠模仿是没有未来的。不过企业在短期内肯定会有压力,但是与这些危机相比,我觉得最大的危机是“去市场化”的心态。  《中国经营报》:你如何评估未来的经济风险?  张亚勤:整个经济正处在恢复的状态,但各有差异。在美国,不管是IT产业、金融产业,还是基础工业,都在恢复中。欧洲相比较而言恢复得稍微缓慢。中国是另外一种状况,由于中国在经济危机的时候游资较多,消费拉动并不是十分明显,从而引起了通货膨胀。但我对中国的经济还是充满了信心。

Win7之家:张亚勤:Windows7对全球经济发展有促进作用

【据《华西都市报》 2008年10月17日报道】
中外软件巨头蓉城热论金融危机,虽欧美外包订单减少,但国内需求扩大,软件企业仍有很大机会

夏季达沃斯9月10日-12日在中国大连召开。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兼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在独家对话新浪财经时表示,IT是创新中心,Windows7可能是全球走出危机的催化剂。张亚勤认为,经济危机还没结束,但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对于此次达沃斯年会的五个主题,他表示都很有价值,是对目前整个经济发展的对应,有反思,有前瞻,
有助于形成全球未来发展模式。他最关心的是科技进步和创新,很想听听与会的学者、经济及政治界人士的见解。张亚勤认为创新、科技推动经济增长,电报、电
视、手机、互联网等技术创新,无不给世界带来巨大推动,科技进步是推动社会的最重要动力,生产力发展最根本的是科技革命。他表示,科技创新目前呈现出两个趋势,一个是加速,比如PC和互联网的创新越来越快;一个是全球化,中国和印度已经成为主要的创新中心。在科技创新的领域中,张亚勤最关注信息技术的创新,关注云计算。他认为在各创新领域中,IT是创新中心,因为它能融入各个产业,甚至包括农业和公共服务
业。IT对整个经济的推动具有放大效应。信息化已经推动了工业化发展,未来IT对经济的影响会越来越大,甚至包括能源和环境领域。张亚勤介绍说,微软虽然也受到此次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但微软认为经济危机反而有可能是一个机会,微软在经济危机期间对创新方面投入更多。今年微软的研发投入预计达到95亿美元,同比增长15%,研发投入金额排行全球首位。他预计,微软即将推出的Windows7操作系统,作为一个平台产品,不仅对微软有很大促进,对各产业也有很强的幅射作用。IDG认为,Windows7可能成为中国和全球企业走出危机的催化剂,据IDG测算,微软的Windows7每收入一美元,微软的中国合作伙伴们就可以赚27美元,放大效应27倍。对于全球经济复苏,张亚勤表示,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金砖四国出现了更强的复苏迹象,正在引领全球走出经济危机,金砖四国在全球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张亚勤最近碰到了基辛格,基辛格表示,这次危机加快了全球经济格局改变进程,经济中心向太平洋地区转移。不过张亚勤自己还是认为世界将呈现多极化,北美、欧洲、还有亚洲的中国和印度将成为三个重要经济中心,而中国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对于经济去杠杆化,张亚勤也非常关注,他表示,美国过去的发展有三个重要特点:创新、全球化、过度投入和消费,前两个是好的,过度投入和消费就是杠杆化了,中国应对杠杆化带来的危机引以为鉴,不要在金融方面过度创新,银行也不应过度贷款。

欧美外包订单减少国内软件企业面临洗牌

中软国际首席执行官陈宇红昨天透露,“最近3年,中国的软件外包业发展十分迅速,行业排名前面的公司雇员都有上千人的增长。”据咨询机构IDC分析,2007年中国BPO市场规模达到10.6亿美元。

海辉软件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孙振耀向本报表示,从来自美国的应用型软件外包订单来看,最近出现了下降的趋势。“一些美国客户要求降低执行的订单金额。怎样去保证我们的利润呢?必须从加强管理角度出发,进一步控制自身的成本。这对企业来说是个考验。”孙振耀说,自己在IT业打拼了几十年,看过了多轮周期性起伏。而每一次起伏都潜藏着机会。“中国软件外包业大大小小有3000多家企业,我觉得金融危机的到来,在某种程度上会起到大浪淘沙的效果,经过了考验的公司将会显现出竞争力。”

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称,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他感觉到来自欧美的高端外包需求已经减少,尤其是欧美银行业的服务外包订单。但这些高端领域恰恰是目前中国外包企业所接单比较少的,因此相应来说,对中国软件外包业收入总的影响并不会很大。“中国软件外包业不会出现负增长前景。”孙丕恕透露,浪潮集团已经在业务架构上采取了抵御性措施,除了软件外包之外,浪潮还涉足了软件人才培训,并瞄准正在放大的国内需求市场。

孙丕恕认为,金融危机对中国软件外包业的另一个影响在于人的心态。“以前是个企业就想上市,浮躁。现在得面对现实了,IPO难了啊,做企业的人心态都要平和一些了。”

微软承诺对华外包不会减少四招应对经济低迷

作为论坛发起人,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中国公司董事长张亚勤也分享了自身的经验。“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碎的时候,微软也没有减少研发,反而投入更多的研发力量进入新的领域。”

张亚勤表示,微软今后面向中国的外包不会减少而会增加,并且会有两位数的增长率。金融危机对于微软中国的业务不会有太大影响。同时,微软在中国的研发还会继续增长,还将继续招聘新员工。

张亚勤也向本土企业提出避开金融危机影响的四点建议。第一是建议企业要谨慎,一定要保持正向的现金流,把业务做整合,烧钱多的部门可以砍掉。第二点建议企业调整产品服务模式。他举了个例子,客户本来IT预算是100%,现在只有50%,但又想用这50%做相同的事情,所以如果企业的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如能够满足这样的需求,将会是很有生命力的。第三点,企业要趁目前打造相对的竞争力,最好和竞争对手拉开点距离。

最后一点,张亚勤认为,企业应该有一个长期的战略。历史上的几次金融危机和经济萧条,每次恢复之后都是井喷式的增长。企业要打造自己的硬实力和软实力,当经济恢复的时候还能继续生存。

扩大内需采购成都优势进一步凸显

成都市信息化办公室主任刘勇认为,未来5年中国软件及外包发展将面临极其关键的时期,会进入快速成长和逐步成熟的阶段。目前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不会成为主流,而中国内需市场将是非常重要的爆发点。仅成都在未来3年之内,由于各类信息化建设方案的实施,估计采购市场需求将有500亿元的规模!

张亚勤也认为,全球经济危机对于成都本地的软件外包发展也许更是契机,本地的丰富人才资源、低流动性,本地比沿海发展更低的性价比,都可以成为吸引跨国公司在本地进行软件发包的因素。他建议成都企业在发展软件外包时,一定要继续重视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知识产权是软件外包业中最看重的部分,如果你不重视,肯定拿不到项目!”

张亚勤表示,微软也将进一步加大对中国合作伙伴的参股力度,微软也计划和成都市政府合作着手建立一个软件人才培训平台,帮助本地培养更多的软件架构师和项目管理人员。

张亚勤还透露,把这么多软件大腕邀请到成都参会,希望他们今后把更多的业务放在成都。
记者罗曙驰摄影报道

昨日,来自国内外近20家软件外包一线企业的大腕云集成都,参加“2008微软软件外包事业高峰论坛”。美国金融危机对于这一行业的影响,成为企业家们热论的话题。目前严重依赖海外市场订单的中国软件外包业,将面临怎样的考验?被列为中国软件外包服务基地之一的成都,又将面临什么变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