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持续升值 跨境资金追逐中国资产动力增强

本周,市场将聚焦韩国央行、印尼央行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陆续召开的货币政策会议,而由于看好亚洲经济体的经济发展态势,同时亚洲与其他发达经济体逐渐拉大的息差吸引国际资金流入,亚洲货币最近几周持续上涨。其中,新加坡元兑美元汇率在11日的亚洲汇市中上探至1.25517∶1的30年来新高。韩元、印尼盾兑美元汇率则在4月8日分别刷新过去30个月和近4年的高点。  西班牙对外银行在最新发布的《亚洲经济观察》表示,亚洲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以及市场对于该地区经济前景的乐观情绪,导致亚洲货币近日连续走高。同时,有迹象表明,外国资金开始重新流入这个地区。这是因为亚洲经济体强劲的增长动力抵消了诸如欧洲央行上调利率、高油价担忧持续、日本供应链冲击等负面影响。  此外,有分析人士称,由于日本央行在“3·11”地震后维持实际零利率不变,并出台超宽松货币政策,近期日元的走低和其他亚洲货币汇率上涨的现象,也反映了日元套利交易有所抬头,即拆借低利率日元,转投其他高利率地区。

人民币升值预期再次升温。4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升至6.2586,创下新高;询价交易市场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升至6.1986也再次刷新高点。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业内人士指出,在人民币升值、发达国家货币宽松背景下,资金再次追逐中国资产的动力增加,2013年我国跨境资金净流入规模可能反弹。

随着美元指数重拾涨势并升破94关口,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逼近6.40一线。从全球视野看,在这一轮美元反弹过程中,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调幅度明显小于美元指数升幅。与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纷纷遭遇“重创”、非美发达国家货币大幅贬值相比,人民币近期表现抢眼。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自4月以来连续升值并迭创两年来新高,充分显示人民币的坚挺状态。

市场 人民币升值预期再次升温

截至5月25日23时30分收盘,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6.3920,较4月17日下降1.76%,同期美元指数涨幅约5.4%,最高触及94.3。今年以来,美元指数累计上涨约2.18%,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上涨1.85%。总体而言,今年人民币随美元双向波动特征依然明显:在美元指数下跌时,人民币汇率上升幅度相对更高;在美元指数上涨时,人民币汇率跌幅相对更低。这表明,人民币汇率预期仍保持平稳。

美元对人民币即期汇率一开盘就创出6.2004的高位,并一度强于离岸人民币的价格水平。最终在询价交易系统收盘时报6.1986,较上一交易日下跌94个基点,再次刷新历史低点,且为连续第三日走低。全日交投区间为6.1986至6.2080元。

图片 1

根据汤森路透提供给《经济参考报》记者的数据,自今年2月春节假期之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改此前1个月的贬值趋势,再次呈现出比较明显的单边上升趋势。2012年人民币兑美元全年升值0.25%,而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幅度已经超过0.3%。

人民币缘何持续坚挺?主要有三方面因素支撑。首先,年初以来中国经济运行稳健,货币政策维持稳健中性,为人民币汇率企稳提供坚实基本面支持,这也是人民币稳中趋升根本原因。继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8%实现良好开局后,4月经济延续稳中向好态势,尤其是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7%,1-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均创近四年以来同期新高。市场对经济预期进一步修复。

据路透社援引一位交易员的话说,中间价和即期汇率再创新高,市场预计后期人民币还会继续走高,使6个月以上远期结汇有所增加,美元卖盘的增多也使远期报价承压。中信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专家刘维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则指出,中国公布的国内经济数据较为稳定,虽然好转程度没那么强,但也不是很差。另外,美元指数上涨放缓,步入震荡期,这些因素都一定程度上支撑了人民币呈现出较强的走势。

其次,人民币近期相对美元虽有所走弱,但对于一篮子货币而言,人民币汇率仍在持续走强,使人民币成为机构眼中的“避险货币”,跨境资金流入成为人民币汇率升值助力之一。

刘维明还说,最近亚洲货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出集体走强的趋势。人民币与亚洲货币的相关性也在逐步加强,这也能部分解释人民币最近的迅速升值。跟踪亚洲地区除日元以外最活跃十种货币的彭博-摩根大通亚洲货币指数显示,自3月22日以来,该指数上升了0.2%。根据彭博新闻社汇总的数据,3月24日至3月30日,马来西亚林吉特上涨0.6%,涨至3.0938林吉特兑换1美元;韩元上涨0.7%,达到1111.35韩元兑换1美元。

由于此轮美元升值势头迅猛,市场预期普遍不足,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受到影响。4月中旬以来,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双双下降逾20%,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兑美元贬值幅度超过17%,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相对美元贬值幅度也均超过10%。主要非美发达国家货币贬值,4月17日以来,英镑兑美元汇率累计下降约7.26%,欧元兑美元累计贬值约5.9%,日元兑美元贬值约3.8%。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为322亿美元,较1月显着回落,但是这一数额相较2012年的1月至11月来说,仍处较高水平。与此同时,2月代客远期结售汇仍呈现25亿元的净结汇状态。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这显示当前市场仍处于单向结汇状态,企业对于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并未改变。

本文出自

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贸易顺差达441.5亿美元,接近去年全年的五分之一。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表示,从国际上看,尽管中国经济在上升,但是必须清醒地看到,国际市场乌云密布。日本央行事实上正在挑起新一轮的货币战争。中国贸易顺差的上升将成为借口,针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今年会骤然上升,期望人民币汇率像去年那样基本稳定是极其不现实的。

实际上,3月20日,美国101位议员联署提出迫使人民币升值的议案,要求允许美国企业以个案形式申请对中国产品征收抵消性关税。此议案内容与2010年众议院通过的和2011年参议院通过的议案相似,但前两个议案并未获得国会最终批准。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市场人士都认为人民币升值趋势将持续很久。刘维明认为,目前的人民币升值是前一轮大趋势的末端,从市场的角度讲,升值意味着市场参与者在寻找人民币的价值高点和可容忍区间。所以,从升值的节奏上看,可谓是“小心翼翼”,而不是“坚决肯定”,带有强烈的测试意味。

人民币兑美元的境外市场的NDF数据似乎也侧面印证了这点。汤森路透提供的数据显示,最近NDF在6.3左右震荡,仍然低于即期市场的水平。

星展银行财资市场部高级副总裁王良享4月2日撰写报告指出,人民币汇价持续高企。但从2005年汇改至今,兑美元只升了33%,相比1985年广场协定后,日元兑美元于两年内升值90%,只是小巫见大巫。不过,中国出口增长已从过去10年间的20%,回落至10%的可持续水平,人民币升值幅度将减慢至每年约2%至3%。

资金 发达国家持续货币宽松

汇率是一个相对的指标。目前,包括日元、英镑在内的全球主要货币仍保持弱势,而美元后期也存在反弹乏力的可能。这无疑也从另一方面加大了人民币后期升值的压力。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发布的《2013年二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指出,一季度,在全球主要央行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推动下,国际金融市场大幅反弹,全球经济复苏力度增强。展望二季度,全球经济低于潜在增长率的复苏态势将会持续。通胀压力减轻,主要经济体央行将会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本周被称为汇市的“Big
Week”。除了澳大利亚联储已宣布继续维持当前利率水平不变,包括日本央行、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也将相继举行货币政策例会。市场普遍预期,履新的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将在首次货币政策例会上,宣布更为大胆激进的货币宽松措施,比如扩大资产购买规模和将购入标的从短期国债扩大至长期国债。

近一段时期以来,日元出现了持续贬值趋势。截至3月,日元兑美元汇率为96,较去年9月贬值了25%。中行报告指出,日元贬值的主要原因在于政策推动。日本安倍政府上台以后,将通货膨胀目标从1%提升至2%,并明确提出了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压低日元汇率的主张。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增加了外汇市场上日元的供给,压低了日元汇率。在“弱日元”政策作用下,日元继续走低的可能性很大。

而市场预期英国央行也将再度扩大资产负债表规模,由目前的3750亿英镑扩至4250亿至4500亿英镑,未来英镑可能会继续受到打压。

更重要的是,美元指数也存在反弹乏力的可能性,而美元若翻转,则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将更大。进入2013年以来,美元开始走强,到3月中旬,美元指数达到76,是两年半以来的新高。不过,中行报告指出,目前仍存在影响美元走势的不利因素:一是3月1日生效的850亿美元政府减支措施可能会对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构成拖累,进而抑制美元的反弹。二是量化宽松政策在推动美国经济复苏中的作用能否持续,如果其对经济刺激效果有限,那么美元反弹可能后继乏力。

刘维明认为,美国将维持目前弱复苏的态势。他指出,美国经济目前很难在充当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其对自身风险的抵抗能力也没那么强,若出现意外的风险,则美国自己也难抵御。虽然最近房地产业的数据比较好,但和历史平均水平相比还差很远,而美国的制造业的情况也还不够稳定。不过,他表示,美国为了自身持续债务融资的需要,包括吸引资金继续回流的需要,美元需要坚挺。

预期 资金净流入可能反弹

而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资金再次追逐中国的资产的动力也在增加。

路透社援引一名交易员的话说,资金要看在哪里有更高的回报率,美国一般,欧洲肯定不行。从投资角度也就中国固定资产、城投债的收益在世界范围来说是比较高的,还比较稳定。

从中行报告引用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美发达经济体股票市场高涨,带动大量资本流入,一改去年资本净流出局面。新兴市场资本流入同样强劲,前两个月股票市场资本净流入已达到376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大规模;债券市场的资本净流入为135亿美元,与2012年基本持平。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由于美联储所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可能造成美元不断贬值,因此又把资金从自己国家驱赶出去,流到回报率较高的地区和国家。中国面临外资可能比较大规模流入的情况。现在资金主要流入巴西、印度尼西亚,准备要进入中国。

不过,刘维明指出,从长期来看,资金已经过了追逐中国概念的时期,资金流入中国追逐的也是能够使其套利的资产,即使流入,可能也是短期的。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发布报告称,“2013年我国跨境资金净流入规模反弹和双向变动的内外部因素依然存在……发达经济体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并没有得到根治,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国内经济回升进程也可能反复。未来一旦风险再次积聚和爆发,新兴市场经济体又将被动承受资本流出和本币贬值的压力。”

相关文章